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二百零三章 特别的想念方式
    ****************************************************************************************

    等大家坐定下来,我忽然想起刚才回忆起的一件事,对着水晶招了招手,她乐颠颠的坐到我旁边,乌黑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我那一份。

    “饲主终于良心发现,要给水晶投食了?”

    我二话不说将她横抱起来,放在自己大腿上趴下,然后举起巴掌就是一顿啪啪啪。

    “水晶又怎么了?”对这副景象已经见怪不怪的恶龙蕾娜,随口问了一句。

    “我又想起了上次在不死物区域的事了。”我一边打着水晶的屁股,一边应道,恶龙蕾娜露出恍色,对水晶投以毫不怜悯的目光,摇起了头。

    被莫名(至少她很莫名,应该是忘了那件事)打了一顿屁股的水晶气愤不已,蹭蹭蹭的踏着重重步伐跑到贝雅旁边坐下,远离开我,看样子是想和贝雅组成反吴联盟,要来个草船借箭,火烧连营之流的可怕阴谋了。

    “总是让你们做饭,可真是难为情了。”萨绮丽看着丰盛菜肴,谦虚了一句。

    “大家只是各司其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罢了。”碧丝涨红着脸蛋连连摇头,艾卡莱伊也笑着应对,她和萨绮丽坐在一起,真是道成熟靓丽的风景呀,和那边正好形成鲜明对比。

    我窥了一眼贝雅水晶联盟,心里孤高的冷笑一声,率先动起了筷子。

    “吴凡阁下,味道怎么样?”艾卡莱伊眼定定的看着我,问道。

    “嗯,很不错,这是你做的吗?”

    “大概只和碧丝学了一半的火候。”得到我的称赞,艾卡莱伊俏脸上绽放出开心笑容。

    记得一开始的时候艾卡莱伊的厨艺并不是很好,当然,也绝对不差就是了,我记得她曾经被已经被维拉丝她们的厨艺养叼了嘴的水晶吐槽过,但自从认识了碧丝后,厨艺值就飞快上涨,现在艾卡莱伊的手艺,已经能让水晶狼吞虎咽,再也无法挑剔了。

    有破绽!

    我忽然察觉到一道险恶气息,回过神来,碗里已经莫名其妙多了一块鸡屁股。

    “你就好好享用吧,你最爱吃的,不用感谢我,要打好关系不是么?”抬起头,恶龙蕾娜冲我露出恶作剧笑容。

    有破绽!

    乘着她开口欢笑,我夹起鸡屁股直接就塞到了她嘴里,哼,太嫩了,你这只小母龙还是太嫩了。

    恶龙蕾娜愣了愣,结果嘴里含着的鸡屁股下意识就咕噜一口吞了下去。

    “你……你这家伙啊!!!”咔嚓一下,怒火中烧的她将筷子捏断。

    “……”哼,真是愚蠢,因为怒火而丧失理智,将唯一的武器都弄坏了,应该没有多余的备用筷子才对,我看你怎么报复。

    我得意洋洋,正准备想收拾胜利的果实,冷不防什么东西塞了进嘴,呛的我直咳嗽。

    辣椒!是辣椒!给我水!!!

    接过艾卡莱伊递来的水壶,连喝了好几口,我才恨恨瞪向恶龙蕾娜,她手中不知道从哪来的一双筷子,再看看水晶,先是露出茫然表情,然后满不在乎的直接用小手抓着吃,我懂了。

    “呵呵,呵呵呵,看来你是决心要我和全力以赴的【打好关系】了。”

    “正是如此。”恶龙蕾娜弓着腰,筷子高高抬起,宛如锁定猎物的勐虎,露出战意熊熊的凛冽笑容。

    “看招!”

    “吃我这一筷!”

    餐布上方,筷影重重,硝烟弥漫,众人一脸淡定的在下方夹着菜,仿佛早已习惯。

    “关系真好呢。”萨绮丽面无表情的嘟嚷一句。

    “是啊,关系真好。”艾卡莱伊双手合十,笑着回应。

    “真龙骑士,指日可待?”

    “是啊,指日可待。”

    “才没有这回事!”两双筷子犹如交叉撞击的两把利剑一般,在半空僵持,我和恶龙蕾娜齐齐扭过头,向萨绮丽和艾卡莱伊矢口否认。

    “就知道往对方碗里夹,都不给水晶夹,饲主也是,蕾娜老大也是,都是喜新厌旧的大坏蛋。”水晶嫌这把火烧的不够旺,作死能力全开,跟着嘀咕了一句。

    下一刻,我按住水晶,恶龙蕾娜抬起巴掌,默契十足的开始了男女混合双打。

    “贝雅,救我!”水晶悲鸣的向新盟友求救。

    贝雅跃跃欲试,恶龙蕾娜她不敢动,我她到是有一百个胆子。

    怎么?想试试?

    我虎躯一震,狠狠瞪向蠢蠢欲动的贝雅,试图用自己不怒自威的王霸之气将她吓退。

    结果效果是达到的,但是为什么,贝雅会是一副像想起了什么般,满脸羞愤的紧捂着裙子往后退呢?这绝对可以列入暗黑大陆的十大不可思议之迷,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又是何人所为?震惊部快来上班啊混蛋!

    数日过后,和莉莉斯的沟通没有任何进展,正当我沮丧不已的时候,好消息终于有了。

    女孩们回来了,而且这一次就是回来全了,蒂亚和本子娜,小狐狸和塔莫娅,四人联袂回归。

    “你们该不会是一起去练了吧?”我狐疑的盯着一起回来的四人,拜托了,你们可都是世界之力强者,给怪物们一条活路行不行。

    “凡凡~~~”蒂亚先是欢唿一声,扑到我怀里,踮起脚尖亲热的啾了一下,看着她风尘仆仆的脸蛋,我也是既心疼又怜爱,低头和她的娇唇吻到了一起。

    “真是受不了这一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厌烦这种新婚夫妇一样的肉麻举动?”直到本子娜哀叹的声音传来,我和蒂亚才嘿嘿笑着分开。

    “还有小狐狸。”

    “不要。”

    见我张开双手作势欲抱,傲娇的天狐大人满脸羞红的尾巴一扫,咚的一声,我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塔……塔莫娅……”歪歪扭扭的,我向武帝大人投去求助目光。

    “嗯,要抱一抱是吧。”

    不,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等等等等,塔莫娅你想做什么?

    在我无语的目光下,武帝大人满脸笑容的双手支着我的腋下,给我来了一个举高高。

    “熊塔,怎么样,高兴吗?”

    “……”就算你这么问我……别人到是很高兴没错,你看大家都笑弯了腰。

    “难道说,我又做了没有女人味的事情?”见我默不出声,武帝大人神色一黯,飞快将我放下来。

    “不,怎么会呢,没有这回事。”一个踉跄着地,我呲牙咧嘴的连忙安慰,这也算……嗯,勉强算是一种另类的女人味……吧?

    话说……塔莫娅你该不会是在故意作弄我吧,应该不会吧,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所以请回过头和我对视,让我们真诚的交换一下彼此信任的眼神好么?

    我恶狠狠的回过头,目光瞪向笑容最是恶劣的本子娜。

    “哟,本子娜,欢迎回来,怎么不在外面多练一会,我看你的实力还未到家呀。”

    “哟,猴子,你好啊,我想念你了所以提前回来了。”

    说话的功夫,我一记空手入白刃,稳稳夹住了本子娜刺来的细剑,看着差一分就要刺人额头的剑尖,我目光深沉。

    “这就是你想念我的方式?”

    “准确的是,应该是我的剑想念你了才对。”

    本子娜嫣然一笑,没有丝毫的负罪感,她刚才绝对是故意的,故意说那样的话想让我分心,好让我额头开花,幸好我早就知道她的恶劣本性才没有上当。

    “那么想我,干脆把它送给我得了,免得你四处作案,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

    “你确定,真的要?”本子娜神色古怪的看着我,似乎只要我一点头,她随时可以松手,让我把这把剑拿下。

    有阴谋!

    我嗅到了阴谋的气息,该不会这把剑其实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可以意念控剑吧,她是想等我把剑留在身边,出其不意的控制这把剑随时给我来一手,绝对是这样没错!

    窥破本子娜险恶用心的我嘿嘿一笑,先放开了手:“不……”

    “有破绽!”

    下一刻,本子娜轻声一喝,剑尖闪过一片银花,而后一退,在腰间舞了个剑花,缓缓地,无比优雅地收回剑鞘之中。

    锵一声,当剑柄和剑鞘完全吻合,发出一声悦耳脆响的同时,我的额头上也同时嘶啦一声,喷血如泉。

    导演,这货为了耍酷,竟然不按照套路走,我被暗算了!

    捂着额头,我正要和本子娜大战一场,互相伤害,眼角余光瞅到恶龙蕾娜也来迎接了,顿时悻悻然的切了一声。

    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走着瞧。

    “凡凡,来,擦擦~~~”蒂亚温柔的像是一个妻子……啊呸,什么像,本来就是本德鲁伊的妻子好不好,她温柔的递上手帕,帮我将额头上的血渍擦干净,上面已经连疤痕都没了,本子娜虽然可恶,但每次的力道却控制的恰到好处,看起来鲜血直飙,伤害拔群,其实只要过个一两秒就能完全愈合以冒险者的体魄。

    “虽然我很想说一声谢谢,但如果你能阻止娜娜那家伙以后这样对我,我会更加感谢蒂亚你。”我深情款款,饱含心酸的握住赫拉迪克小娇妻的双手,血止住了,却换来了泪流满面。

    “咦,凡凡不是乐在其中吗?”蒂亚头一歪,萌萌哒。

    “什么叫乐在其中,你以为我是抖m吗?”

    “当……当然不是了,啊哈哈哈~~~”

    等等,你开口的那一声颤音,以及后面心虚的笑声是怎么回事?

    “啊,凡凡刚才问了我们为什么会一起回来对吧,想知道答案吗?一定很想吧。”

    “想是很想……”我心情莫名忧伤,总感觉有什么重要的话题被蒙混过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