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一百七十二章 致谢酒和谢罪酒
    ****************************************************************************************

    “虽然还是有点无法释怀,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不过也罢,艾卡莱伊你能给我解释到这个份上,我已经很高兴了,谢谢你把我当成朋友。”

    我用心颇为险恶的在朋友二字加重一点语气,企图把【闺蜜】这层关系覆盖掉,要是恶龙蕾娜知道我和艾卡莱伊竟然成了闺蜜这种关系,怕是会被她嘲笑一辈子。

    “不对,吴凡阁下怎么能把我要说的话给抢先说了呢,这样可不行,真是的,这不是让我更加难为情吗?”

    性格温和的艾卡莱伊忽然露出些许娇嗔不满状,说出的话也让我摸不着脑袋。

    “为……为什么?不是应该我向你道谢才对吗?能够把这样的秘密告诉我。”

    “吴凡阁下似乎完全忘了更前面的内容,我说出这个秘密的前提不是因为你帮忙劝服了蕾娜,使得她原谅了父亲,我才能和父亲重归于好吗?”

    “为什么你觉得是我劝服了那头小母龙,或者应该这么问,为什么你认为我能劝服那头暴躁小母龙?”虽然艾卡莱伊说的是事实,但我就不懂了,她是怎么猜出来的。

    “因为我很了解蕾娜。”看着一头雾水的我,艾卡莱伊笑着给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便闭口不言。

    “如果是由你去劝说蕾娜,让她原谅你的父亲,她肯定会答应的更快。”

    我歪头想了想,感觉这个功劳不能要,毕竟这里面可是藏着自己的私心,对神器的妄想,被艾卡莱伊知道了,自己的形象就要大跌了,虽说感觉我现在在她心目中也没高到哪去,大概是笨蛋救世主这种感觉吧。

    “不,吴凡阁下弄错了两件事,首先,就算我和蕾娜的关系再怎么好,这种事唯独没办法我去劝说,其次,就算我不顾一切的去劝说蕾娜,就算她碍于和我的感情原谅了父亲,那也不是打从心底的原谅。”

    “好像很复杂的样子,第一条我还能稍微理解,第二条是怎么回事,恶龙蕾娜也没有小心眼到这种程度吧。”

    我困惑的挠了挠头,感觉艾卡莱伊说的很深奥,到是并没有觉得她哪里搞错了,想要去指正,该说是直觉呢,还是对她的智商的信任呢?

    “这里就请容我卖一个关子,吴凡阁下自己好好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吧。”艾卡莱伊食指轻轻竖在唇上,对我轻眨了一下眼,模样俏丽妩媚。

    是因为今天喝了酒的关系吗?感觉平时稳重成熟的艾卡莱伊有一种别样的媚惑女人味。

    “还是不是很懂,这么说来,连你也做不到,岂不是说我现在劝服了恶龙蕾娜,也不是真正的劝服了她,她心里对瓦尔凯米特大叔依然心存芥蒂?”

    “说原谅就能立刻原谅,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芥蒂肯定还是有的,但绝对不会长留在心底,因为这是唯独只有吴凡阁下你才能做到的事情。”

    “哈……”我傻愣愣的看着艾卡莱伊,感觉今天的她每一句话都充满玄学,而我,就是那个头冒问号的非洲酋长。

    “所以,请允许我表达最真挚的谢意吧,还是说……吴凡阁下对我的谢意不屑一顾?”

    艾卡莱伊再次把身体前倾,纤纤素手给我递过来一杯温润美酒,似乎想以这杯酒表达她的谢意。

    我发现坐在喝了酒的艾卡莱伊侧边,是一个不大明智的感觉,但此时形势所迫,也容不得我多想,再犹豫岂不是寒了她的心?

    手忙脚乱的从艾卡莱伊的素手中,接过玉杯,先干为敬,嗯,是碧丝的味道,特地为我酿的喝不醉的酒。

    心里升起一丝暖意,我将空杯递回给艾卡莱伊,然后看到她将杯子置于身前。

    咦,咦咦咦?

    难……难道说……我刚才喝的杯子是……是艾卡莱伊一直喝着的?

    不不不,等等,我要冷静,或许巨龙并不介意这种事呢?对,艾卡莱伊就算再怎么知书达理,聪慧知性,也是一头巨龙呀,巨龙的三观怎么可能和人类一模一样。

    想到这里,我强行冷静一波,故意不去看她重新将杯子倒满,然后自斟自饮的一口喝下,生怕自己的视线会忍不住被娇唇和杯沿的交触点深深吸引,想入非非,露出失态表情。

    “说来,其实我还有一个很好奇的地方。”呵出一口幽香酒息,艾卡莱伊忽然开口。

    “噫!!!”

    “吴凡阁下怎么了?”

    “不,没什么,有点走神了,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还有一个好奇的地方想要请教吴凡阁下。”

    “说……说吧,只要我知道的。”定了定神,我伸手比了一个请字。

    “吴凡阁下到底是怎么劝说蕾娜消气的?我很好奇,就算是你,想要做到这种事也很困难吧?”

    “……”艾卡莱伊又在说些玄学话语了,什么叫【就算是我】,搞的我好像和那恶龙蕾娜有什么特别的,比她还要深的交情似的。

    “我才要问艾卡莱伊你呢,为什么你会觉得那头小母龙会那么……恕我用一个不好的词语形容,为什么你会觉得她会那么的歇斯底里?丧心病狂?要生气到这种程度,连你都劝不了的程度,我看她也没多生气,要对瓦尔凯米特大叔喊打喊杀的样子啊。”

    “啊啦,这不是又回到刚才的问题上面了吗?吴凡阁下就那么想知道原因吗?只是很抱歉,我还是没办法向你解释,这种事得你自己去领悟才行。”

    “至于喊打喊杀……”艾卡莱伊头一歪,做了个萌萌的动作:“关于这一点,吴凡阁下可就真的没有我那么了解蕾娜了,她要是真正生气的话,绝对不会喊打喊杀。”

    “感觉你这话说的有点渗人,你的意思是说她平时对我喊打喊杀的,懂不懂就挥拳揍人,难道还是示好的表现?”我打了一个冷战,按照艾卡莱伊这样的说法,总感觉恶龙蕾娜难道还有不为人知的黑化形态?

    “这个嘛,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也不是很清楚哦,吴凡阁下觉得呢?”轻点下巴,艾卡莱伊冲我露出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笑。

    “算了,我们还是别讨论这件事了,女人心海底针,以我的智商理解不了。”见失态逐渐hlod不住,我连忙转移话题。

    “那么,吴凡阁下能告诉我吗?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理由说服了蕾娜?”

    我:“……”

    艾卡莱伊:“……”

    “十分抱歉。”下一刻,我上半身pia一下贴地,摆出谢罪姿势。

    “为……为什么忽然要道歉?”艾卡莱伊也被我吓了一跳。

    “其实……其实是这样的……”

    我见瓦尔凯米特大叔说好的礼物,以及和恶龙蕾娜的分赃行径统统交代了,不交代不行,实在没办法面对艾卡莱伊的信任目光,就算现在瞒着她,以后肯定也会被她知道,倒不如现在坦白了,说不定还有挽救形象的机会。

    “是吗,原来如此……”听完了我供述罪词之后,艾卡莱伊喃喃一句,忽地咯咯脆笑出声,我愣愣的抬头望着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艾卡莱伊如此……如此豪迈的笑容,不过还是很好看,并没有损及丝毫她的古典美人画风就是了。

    不不不,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怒极而笑?

    小心翼翼的窥视着艾卡莱伊的笑容,好像不是,但为什么她要笑呢,要么是生气要么是原谅,有什么值得那么好笑的地方吗?

    一小会儿,艾卡莱伊的笑声渐敛,那张写满温雅知性的面庞正对过来,静看着我。

    “艾卡莱伊你……你没事吧?”

    “诶,没事,我只是很开心,吴凡阁下能够向我坦白,以及……以及你和蕾娜分赃的事。”说到这里,她又是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

    “不生气?”

    “为什么我要生气呢?”

    “这……生气的原因是我是为了这种自私自利的理由来劝说你。”我低下了头。

    “吴凡阁下会不会把我们巨龙想象的过于高尚了?我们巨龙呀,可是比你们人类更贪心的存在,尤其是对闪闪发亮的东西,无利不早起,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可……可是……”

    “再说了,就算没有父亲拿出的【神器】利诱,难道吴凡阁下就不会想着试图让我们父女重圆?”

    “也……应该也会吧。”

    “那不就行了。”艾卡莱伊双手合十,啪的轻轻一声,似乎想给这个结论一锤定音。

    “总觉得还是难以释怀,艾卡莱伊你呀,对我太宽容了。”我用力拍了拍后脑勺,有点没办法面对艾卡莱伊身上闪耀的人性光辉,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女神呀。

    “如果吴凡阁下真的觉得抱歉的话……”白龙少女歪头想了想,忽然把空杯子递到我的手中,笑道。

    “那么,就以酒谢罪,怎么样?”说完,又是俏皮的冲我眨眨眼。

    “就这么简单?”

    “呃……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可就为难我了,我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好的好的,就这么办吧。”见艾卡莱伊露出苦恼之色,我连忙打住,让心地善良的她想些惩罚人的办法,岂不是在难为她,要是换成恶龙蕾娜的话,估计脑海里已经闪过了一百个以上的让我受苦的办法。

    “那么……来,我给你满上,三杯哦。”

    “没问题。”我豪气冲天的拍拍胸膛,这不是碧丝酿的酒么?别说三杯,三坛我也能喝下。

    是不是……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艾玛不管了,干了这杯酒!

    一口气连喝三杯,眼见艾卡莱伊收回杯子,这件事貌似也就这么划下句号了,真是可喜可贺,完美圆满。

    只是,虽然没有醉,但是借着酒兴,我觉得我必须说点什么。

    “艾卡莱伊,你已经知道为什么那头小母龙会被劝服了?”

    “嗯嗯,已经完全懂了。”又回到自斟自饮状态的艾卡莱伊,抿嘴偷笑着点了点头。

    但是我还不懂啊,又不好意思问,真是好气啊!

    不管了,国际惯例,先黑恶龙蕾娜一波!

    “你得说说恶龙蕾娜才是,你说她身为一头巨龙,手头上的好宝贝那么多,为什么还要来压榨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