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一百六十九章 分赃万岁
    ****************************************************************************************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都有点吓人了。”

    就在这时,额头上传来温润的柔软触感,让我忽地回过神来,和恶龙蕾娜关切的目光对上,她一副被吓了一大跳的表情,额头上的触感正是来自她的手心。

    “不,没啥,谁让你打了不好的比喻。”

    本来想生气,可是触及到她的眼神后就什么气都没人,只能怪自己太大惊小怪了吧,一个不小心就回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段虚假回忆。

    “哈?怪我咯?明明是你自己一惊一乍才对,就算把维拉丝她们宝贝的像什么似的,也用不着只是这么一提及就摆出这副脸色吧!”见我神色好转,还摆出苦巴巴的表情抱怨,恶龙蕾娜顿时跳脚,放在额头上的小手往下一探,想要捏住鼻子。

    “想的到美。”我一闪身,反手去抓她的头发。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说的就是你这种蠢蛋。”见我的挑衅之举,恶龙蕾娜脆声笑着,转眼间,两人就以不碰到房间的任何摆设为前提,以普通人肉眼难以看见的迅勐动作和身法,周旋打闹。

    “等等,快要别闹,我可不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出现在这里,先把正经事做完再说。”打着打着,我忽然想起了瓦尔凯米特,想起了神器,一个激灵,连忙高举休战牌。

    “总而言之,你现在应该能理解了吧,能理解的话就随我一起去劝说劝说艾卡莱伊。”

    “为什么你能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出这句话,我什么时候能理解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原谅瓦尔特那家伙了?”虽然停下了打闹,但恶龙蕾娜却扬着傲气的眼神,在这件事上寸步不让。

    “所以说为什么你会生那么大的气,明明是我一直被揍,瓦尔凯米特故意避开了你好不好。”想起那场战斗,我还要咧咧嘴,虽然不是不能理解这样做的想法,但那位白龙大叔,可是使劲的逮着我来揍,直到我倒下去为止,恶龙蕾娜一下正面攻击都没挨着,待遇差别也该有个限度可以么我的朋友?!

    不过,这么仔细回忆起来的话,说有太大的怨念,到也没有,毕竟我挨揍挨惯了,一身皮粗肉糙的不当肉盾也是浪费人才,而恶龙蕾娜一看就知道娇气,虽然论防御她可能比不逊色cosplay熊多少,但感觉就是没办法想象她被暴揍的模样。

    所以说,如果瓦尔凯米特一开始使用正确的战术,先挑恶龙蕾娜这个软柿子捏,将她先揍趴下的话,或许我会更加苦恼,以及……呃,更加生气?没办法,好歹这家伙也是我名义上的龙骑士拍档,拍档挨揍了当然会生气不是么?

    咦,等等,这么说来的话……

    蠢笨如我,脑海终于闪过了一道灵光,或许可能估摸大概猜到了恶龙蕾娜生气的源头,她刚才不是还拿维拉丝举过例子吗?为什么我会没注意到呢,不不不,一般都不可能注意到吧,毕竟这家伙对我的态度那么恶劣,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往这种方向想去。

    “咳咳!”

    “干嘛?有屁快放!”见我一副欲言又止的便秘表情,恶龙蕾娜杏目圆瞪,你看看,这头暴力小母龙就从来没给我摆过好脸色,能怪我一开始没想到么?

    “那啥,是这样的,咳咳,该怎么说好呢,嗯嗯,总而言之就是……今天天气真是好啊。”几下抓耳挠腮,我结结巴巴的看向窗外。

    “哈?”恶龙蕾娜显然被我的神转折惊呆了。

    “总之就是……那啥,不管怎么说……谢谢了,为我生气。”

    “什什什……什么?你在说些什么,真是让人莫名其妙,完全听不懂好不好。”呆愣片刻,蕾奥娜脸蛋忽地冒出两抹醉人红晕,滚烫滚烫的。

    “谁在为你这种家伙而生气,我只是……我当时只是,对了,我当时只是在对我自己生气罢了,如果平时能再努力一点的话,就不会被瓦尔特这种家伙戏弄了,可恶,回想起来还是觉得有气!”

    “……”我说,瓦尔凯米特好歹也是四翼强者,可不是【这种家伙】而已的程度,你就算平时努力了,该被他戏弄也还是会被戏弄,醒醒吧,天已经大亮了蕾娜同志。

    “就算,就算是……”一手叉腰,右手气势威凛的指过来,脸上两抹红晕更深邃几分:“就算真有那么一点点点点点点你说的那种生气,那也是因为我们俩是龙骑士拍档,我只不过是礼貌性认为要生一点气才像话,必须这么做才行,不得已只能生一点气了,你可不要想歪。”

    “好好好,我知道了,咱们言归正传好么。”做了一个双手下压的安抚手势,我心里却在偷笑,哎呀不好,忽然觉得这样的恶龙蕾娜有点萌,好想抱一抱,怎么办,我这种人还有救么,在线求解,挺急的。

    “既然你只有那么点点点点点点礼貌性的生气一下,更多还是在气你自己,那干脆原谅瓦尔凯米特不就得了,你不觉得为了你这点点点点点点点生气,他很可怜么?”

    “我不想跟你这种混蛋说话了,滚蛋。”恶龙蕾娜莫名的生了大气,冲我娇喝一句。

    “好吧,咱们换一个角度想想,就算抛下瓦尔凯米特那种混蛋不管,站在艾卡莱伊的角度为她着想,她们父女俩并没有深仇大恨不是么,好不容易能够见上一面,现在却形同陌路,我想艾卡莱伊心里一定也很难受,就算表面上没说,谁心里不期望着阖家团圆?难道我们就不能为了她做点什么,艾卡莱伊可是帮了我那么多忙,又是你的青梅竹马,于情于理你过意得去吗?”

    我不为所动,继续耐心地劝说着恶龙蕾娜,劝着劝着,连我也感觉是这么回事,又回想起苦逼的大师兄和卡洁儿之间的父女关系,使命感蹭蹭的上涨起来。

    或许是我的诚心打动了恶龙蕾娜,她渐渐冷静下来,面露思考之色,然后重新抬起头,一眨不眨的打量着我。

    嗯哼,是不是要对我刮目相看呢,没错,我就是这种为了友人可以两肋插刀的东罗格第一男子汉,纯爷们!

    我身上的美德,似乎还有很多没有被恶龙蕾娜知晓,隔了个三五秒,她非但没有停下紧盯着我打量的举动,角度还开始踱起来,围绕着我打转,进行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打量。

    “干……干嘛这么盯着我,有什么问题吗?”我开始额头冒汗,就算是国宝也没有这么打量的,住手啊喂!

    “不对劲。”一直没开口的恶龙蕾娜,在第n次踱回正面的时候,终于停止了她的奇怪举止,开口道。

    “哪里不对劲?”

    “我一开始以为你是被艾卡莱伊姐姐的魅力迷惑住了,**熏心的想要对她献殷勤,可是转眼一想不对,你没这个情商。”

    我:“……”

    应该为这句话感到高兴还是生气?心情很微妙。

    “所以说……”

    “所以说?”忽然间恶龙蕾娜的目光似乎变得锐利起来,给人【我已经看穿了一切】的感觉,让我忍不住退后几步,心虚到了极点。

    岂料她的话锋忽然一转:“可以,帮你一起说服艾卡莱伊姐姐,我答应你就是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去就找艾卡莱伊吧。”大喜之下,我立刻得意忘形,拉着恶龙蕾娜就要迫不及待的去找人。

    “果然我猜对了。”瞧见我这种两眼放光的反应,恶龙蕾娜微微一笑,打了个清脆响指。

    “帮你可以,但是得这个。”她将打响指的那只小手递到我面前,摆了一个我十分熟悉的动作,那是老酒鬼或者法拉老头经常在我面前摆的动作。

    名为分赃的手势。

    “你……你在说些什么啊,啊哈哈哈,我不是很明白,还有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是很明白。”压下内心的慌乱,我我四处张望,就是不敢直视恶龙蕾娜此时那沼跃鱼一般的眼神目光。

    “算了,看来你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帮我这个忙了,其实我一个人感觉也有三五分的把握,还是先试一试吧。”

    说完松开恶龙蕾娜的小手,拔腿欲跑,可恶,差点偷鸡不成蚀把米,我的神器怎么可能和你这只小家子气的小母龙平分,白日做梦!

    “这样真的可以吗?”背后,恶龙蕾娜慢悠悠的声音传来。

    “不管已经发现真相的我,就这么去找艾卡莱伊姐姐真的可以吗?就算你真的说服了她,到时候我不小心,比如说喝醉了啊,或者是睡意朦胧的时候,不小心在她面前透露了口风,说你是被瓦尔特用好东西收买了才那么卖力,你猜猜你在艾卡莱伊姐姐心目中的形象会下降到什么程度?”

    急忙逃窜的脚步来了一个原地急刹车,我气急败坏而又无奈的掉回头。

    “可恶,我明明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为什么会被你看穿,这一点也不魔法!”

    “哼哼,你太天真了,像你这种头脑简单的笨蛋,哪怕是屁股一撅,我都知道你要放什么屁,还想瞒得过我的眼睛?”

    打了胜仗的恶龙蕾娜昂首挺胸,神气之极,说的话也是十分粗鲁,没有一点淑女风范。

    “我说蕾娜同志,蕾娜大人。”硬的不行,我改用软的。

    “你看,你已经有那么多好宝贝了,就别跟我斤斤计较了行不,瓦尔凯米特也未必能拿出什么好东西,这么一想到底值不值还是一回事,你要擦亮双眼,不要为了虚无缥缈的东西赌上一切。”

    “没关系,我是一点也不稀罕那玩意,只是为了看你这吝啬德鲁伊的苦巴巴表情而已。”

    “现在看也看了,就住手吧。”

    “不要,我想一直看下去,永远看下去,所以分赃,没有第二个选择。”

    “……”

    想我堂堂罗格第三吝啬,竟然被剪羊毛了,好气啊!

    “好吧,但是事先说明,如果好东西只有一件的话,得放在我这里,你有使用权,已经不能再让步了。”

    “成交。”笑眯了双眼的恶龙蕾娜,没有继续跟我计较下去,一大一小两只手心在空气中交错一拍,达成了不可告人的py交易。

    “还不快点带我去找艾卡莱伊。”

    “瞧你火烧屁股的样子,怪不得娜娜叫你猴子。”鄙视了我一眼,恶龙蕾娜走在前头带路,没走几步又回过头。

    “瓦尔凯米特到底说要给你什么好东西,让你那么急切。”

    “我怎么知道?”

    “哈?你不知道?”

    “是啊,他说了按照我们人类的习俗,求人办事应该送礼,所以打算给我一点礼物,我想他出手大方,怎么也会是好东西才对。”

    “瓦尔特那家伙虽然性格恶劣,但出手的确是不小气,但你也未免也心太大了吧。”

    “没事,我这个人,想来就是那么莽……不对,应该这样说,我这个人,对于朋友向来是给予无条件的信任。”

    “得了吧,等你什么时候实力赶上了瓦尔特,再跟他称朋道友,就凭你现在的实力,放在平时他都懒得正眼瞧你。”

    “虽然这是事实但请别说出来,再说了你不是比我更弱么。”

    “我不同,我以后肯定会比瓦尔特那家伙强,他敢小看我他就死定了。”恶龙蕾娜得意的扬了扬小拳头,真不知道她是打哪来的底气,还是说在巨龙一族里银龙的阶层要高于白龙?

    “我以后肯定也比会比他强。”我不甘示弱轻哼一声,胸膛一挺。

    “真的?”

    “假的,这辈子估计是没指望了。”挺起不到三秒的胸膛,瘪了下去。

    “你吹牛到是也给我吹久一点啊,这么快就泄气了算什么?”不知为何恶龙蕾娜反倒是露出了不满之色,大概是我放弃的太早,她都还没来得及出言打击我。

    “怪我咯,这是上帝的锅好不好,人类是不可能达到四翼层次的,当年的塔拉夏都没有,我就更不可能做到了。”

    “当年的塔拉夏虽然没有达到四翼境界,但据说他的实力可不会逊色于现在的七巨头,你到是也给我再争气一点如何?好歹有我的龙骑士力量增幅。”

    “你给我争气一点才对,实力快快提升,这样一来我能得到的增幅也就多了,可以不劳而获,躺着赢过瓦尔凯米特也不是梦。”

    “惊了,像你这么咸鱼的救世主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住口,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咸鱼!你知道咸鱼为人类做了多大贡献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