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一百六十一章 都是套路
    ****************************************************************************************

    纷杂而相似的思念,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交织浮动着,形成了一种微妙氛围,沉默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最终,两人抬起头,目光相对。

    “咳咳!”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轻咳,然后齐齐愣住,齐齐瞪向对方,投去一模一样的意思。

    好嘛,有屁不早点放,还要等我先开口?

    “你先说。”

    “不,我看你刚才想的那么入神,一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还是你先开口。”

    “正因为经过深思熟虑,你这笨蛋才应该先说。”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我这的道理。”恶龙蕾娜凛然的挥了挥她的秀气小拳头,威胁之意满满。

    “好吧,你这暴力的家伙,迟早有一天会遭报应的。”我无奈,连病号也威胁,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还能不能让人感受到一丝温暖?

    “就算有这么一天,至少也不会在你这遭遇,更不会被你看见。”打了一场胜仗的恶龙蕾娜,昂首挺胸道。

    “那么,我要开口咯。”

    “等等,先让我做好准备。”恶龙蕾娜不知为何有点小慌张,深唿吸了好几口气,在我不耐烦的眼神催促下,才伸伸手,让我继续。

    “我想说的事情……”

    “嗯嗯。”明明已经是再三深唿吸了,蕾奥娜还是紧张的咕噜吞咽一口。

    “是有关于上次考验……”

    “嗯嗯。”不知不觉,小拳头攥紧了起来。

    “说完了。”

    “哈?”

    “我的话说完了,该轮到你说了。”

    “搞毛啊,你这叫把话说完?只开了个头好不好!”

    “是这么回事,但我只答应我先说,可没说要一口气把想说的事情说完,这不公平,要说大家轮流说。”我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你来打我呀,打我呀。

    “你这……”蕾奥娜气的咬牙切齿,但脑子里仔细一思索,这也未尝不是好办法,要是让这笨蛋德鲁伊一口气说下去,天知道从他那张嘴里会爆料出什么,还是一人一句,首先一个可以及时封堵住他的嘴巴,其次有个缓冲,能想想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于是,吞下这口怒气的蕾奥娜,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好吧,换我来说,其实我想说的也是有关于上次考验的事情,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又该轮到你了。”

    咕噜一声,我也艰难的吞咽着,死死盯着恶龙蕾娜。

    事到如今,双方差不多都意识到了彼此想要讨论的话题,十分一致,都是直指考验时发生的那件事,气氛忽然间就变得勾心斗角,剑拔弩张。

    这可是关系到尊严和面子问题呀,一个不小心就会酿成千古恨,在羞耻之中度过一生,未来永远都会被对方拿出这件事来压过一头,怎么能有丝毫闪失。

    说白点,差不多也该是时候确立龙骑士的主从关系了。

    想到这里,双方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冷笑,然后大眼瞪小眼。

    “你笑毛呀?”

    “你这笨蛋德鲁伊才是,笑的那么阴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哼哼,彼此彼此。”

    这么说完,双方再次冷笑一声,气氛诡异之极。

    “快点说,别想蒙混过去。”

    “我可没有一丝蒙混的打算,听好了,有关于之前的龙骑士考验……”我故意顿了顿,吊了一记恶龙蕾娜的胃口后,才接着开口。

    “说来也奇怪,在意识昏迷之前,我好像听到了一些谜之声,好了该轮到你说了。”

    眼看恶龙蕾娜不出所料的紧张地瞳孔骤然一凝,我笑颜大展,被点中死穴了吧,看本德鲁伊用智商慢慢碾压玩弄你,忏悔吧你这头暴力小母龙!

    “是吗?”扬了扬一缕秀丽紫发,蕾奥娜的眼神恢复波澜不惊:“确实很奇怪,我当时也有这种感觉,就比方说,不知道忽然从哪里冒出来的奇怪声音,好像要冲破胸腔,从心脏里传出来一样,捂着耳朵都没用,当时我呀,可是烦恼的很,好了我说完了该轮到你了。”

    看到那个笨蛋德鲁伊的笑容当场凝固,蕾奥娜扬眉吐气一笑,眼角上翘,投以挑衅目光。

    “啧,我这还有更加惊人的爆料,那谜之声音,好像还参杂着一些哭泣声,你说怪不怪,这要是在坟场里,我非得吓尿不可。”嘴角抽了抽,我马不停蹄的吹响反击号角。

    “哎呀呀,正好我这边也是呢,多么相似的经,那把声音恶心巴巴,肉麻兮兮的,好像在说一些很不得了的难为情的话,真看不出来呀。”

    “是吗?我更看不出来,那软弱无助的哭泣声,简直跟某人平时有着天壤之……嚯,干嘛呢?!”空手接住了恶龙蕾娜挥出的拳头,我咧嘴冷笑,终于忍不住暴露你的本性了么?愚蠢,我早有防备。

    “没什么,就是忽然想揍你这家伙一顿,就出拳了。”

    “你爸爸没教过你做人要讲道理么,是不是见谁不顺眼你就这么一拳揍过去?”

    “诶,我们巨龙就是这么性情耿直,不过从小到大,真正能让我这么不顺眼的,到目前为止还只有你一个。”

    “我该觉得荣幸?”

    “荣幸吧,这是巨龙的恩赐,来,乖乖把脑袋伸过来,我给你上祝福。”

    “你怎么不给自己上?!”我怒了,这货想揍人道理还一套一套的。

    “这样不大好吧,我要是还给自己上祝福,你岂不是会被揍的更惨?”

    “这么说来你现在给我上祝福,就是为了继续揍我?”

    “完全正确,感谢我吧,我可是为了双方的实力能够平衡一些,让你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才这么做,像我这么耿直和公平的巨龙,已经不多见了。”

    “那可真是多谢了,礼尚往来,我也给你一点祝福吧。”另外一只手忽然出击,被恶龙蕾娜轻而易举的接下,双方你接着我的拳,我接着你的拳,陷入了僵局。

    “我说,咱们能好好说话吗?故事还没有说完吧。”

    “不用了,我现在很确定一件事情。”

    “什么事?”

    “那就是用物理性手段,让你忘掉一些不该知道更不该想起来的事情,这件事。”

    “看来是没话好说……有破绽!”

    “天真!”

    下一刻,两人日常的扭打起来,被子瞬间被掀飞到一边,在床上滚做了一团。

    “快忘掉,快忘掉你这笨蛋,绝对不许想起来,一辈子也不许!”眼角闪烁着羞耻泪光的恶龙蕾娜,捏着我的嘴角,如是不断重复。

    “你才是,既然那声音如此恶心肉麻,乖乖忘掉不就好了?干嘛还要为难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你不是这样的人,醒醒吧,忘掉往事从头开始。”

    “鬼才要和你从头开始,看招。”

    “欺负病号算什么本事,喝,吃我一招彩虹小马踹!”

    “卑鄙,你这也叫病号,不是精神的很吗?”

    “当初那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家伙到底是谁,我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了!”

    “不用怀疑,忘掉就好了,乖。”

    “别一边用温柔的语气一边露出这么恐怖的表情,很吓人的!”

    “什……什么?谁吓人了,揍死你,揍死你这大笨蛋。”

    “你现在到底是想让我失忆还是打算揍死我?”

    “两样一起做。”

    “真是一头不折不扣的母暴龙。”

    “多谢夸奖了,来,现在跟我说说,还记得多少?应该忘的差不多了吧。”

    “想的到美,你以为你占据上风了吗?这么一闹我到是想起来更多,比如说可怜巴巴的,像是被抛弃的柔弱语气,说什么为什么不接受……”

    “啊啊啊,不许再说了,看我撕烂你这笨蛋德鲁伊的臭嘴。”两只小手往我嘴巴捏过来,这恶龙蕾娜还不忘在口头上反击。

    “这么说来,我也想起了一些更加肉麻恶心的话,比如说哎呀我只是不想让大家在眼前受伤什么的,明明只是区区一介笨蛋,还想要保护别人,更肉麻的是……”

    “哈!兔子蹬鹰!”

    “休想,你的招式我早就看破了!”

    因为刚才的爆料,床上砰砰啪啪,扭打的更加热闹激烈。

    就在这时,木门忽然吱呀一声被打开,艾卡莱伊探进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俩。

    我们也立刻停下了打闹,保持着现在的体位,扭过头去,和艾卡莱伊的呆滞目光对上。

    怎么了?有问题吗?又不是第一次见我们打架了,有必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吗?

    “那……那个,好像打扰了,你们继续。”面对我们的疑惑目光,艾卡莱伊神秘一笑,轻轻地,无声无息的缩回去,顺手也把门重新给关上了。

    艾卡莱伊是怎么了,反应和笑容都那么奇怪,还是说我们……我们?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两人勐地转回头,面面相对,就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嘴唇差点就擦上了。

    此时,我们终于意识到艾卡莱伊的反应为什么会那么微妙了。

    身体贴太近了呀喂!!!

    简直就像是被梨神附体了,完全想象不出来,为什么打架能打成这种体位,紧贴挨着的两具身体,就像是互相缠绕的耳机线,一时半会还分不开来,衣衫也是凌乱之极,如同连体婴儿般,互相之间的身体热度,肌肤温软,可以一清二楚的感觉到。

    如此爆炸的体位,让我们两个一时间呆住了,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应该立刻拉开距离。

    而且,是错觉吗?为什么,为什么我竟然……

    竟然会觉得……觉得眼前的嘴唇……眼前这一双湿润小巧,粉嫩剔透的嘴唇……有一点……有一点小小的……诱人?

    以前也不是没有挨的那么近,明明是毫无感觉的,为什么现在……到底是……身体好像有点控制不住,发自本能的想做点什么,就好像……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食髓知味?

    呆愣中,彼此之间本就已经离的十分近的嘴唇,似乎轻颤了一下,离的更近一分。

    对面那双明亮眼眸,也似弱不可察的迷离了一分。

    “咕噜。”

    喉咙本能的,发出类似饥渴的沙漠旅人看到绿洲之后,忍不住的干燥诱惑吞咽。

    就是这一声细微吞咽声,让我们两个纷纷惊醒过来,惊叫一声,不知道用了什么神奇的办法,八爪鱼般纠缠的身体瞬间就分开了。

    “你想做什么你这大笨蛋!”

    好一个恶龙蕾娜,暴力本性不改,刚刚分开就立刻一记回马拳,我也不甘示弱的还以一踢。

    “谁想对你做什么啊笨蛋!”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消停一点吧。”就在我们要秣马厉兵,继续开战的时候,艾卡莱伊适时的再次推开门走进来,熟练的将我们两个分开。

    我和恶龙蕾娜都是齐齐无语的盯着她,盯的艾卡莱伊有些心虚。

    此时此刻,我们只想问她一句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

    不是说劝架,而是出现的时机,简直就好像是在一旁看着,看准了机会才出现,不不不,基本上可以将【就好像】这样的字眼去掉,她刚才就是在偷窥吧,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但是十有**,她刚才就是在门后偷窥着才对!

    我和恶龙蕾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感觉心很累,很想死。

    都被看见了,已经……没脸见人了。

    见我们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自知理亏的艾卡莱伊讪讪一笑,目光落到我身上,想要转移话题般的发出惊声。

    “哎呀,吴凡阁下,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怎么能这样打闹呢?蕾娜你太不懂事了。”

    艾卡莱伊这么一说,我才忽然想起自己病号的身份,然后忽然感觉到身体上下传来抽搐般的剧痛,三分真七分假的惨叫一声倒下,在床上滚来滚去,哀嚎不止,瞬间就把碰瓷技能点到了max级别。

    “艾卡莱伊,我全身好疼,尤其是腿,感觉已经断了,都是这家伙,她伤害了我。”抱着腿打滚,我偷偷喵了艾卡莱伊一眼,继续哀嚎。

    “什……什么?我刚才明明没有碰你的腿,而且你刚才分明还踢的……踢的贼欢!”遭遇到了暗黑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例碰瓷,第一例救世主的碰瓷,以及第一例碰巨龙的瓷,如此之多的第一次,让蕾奥娜瞬间懵逼,反应不过来。

    “蕾娜!”艾卡莱伊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轻喝一声。

    “你给我站一边去,在吴凡阁下身体恢复之前,再也不许你踏入这个房间一步。”

    “呜~~~”在艾卡莱伊的瞪视下,蕾奥娜委屈悲鸣一声,乖乖站到了床边。

    “吴凡阁下,能让我看看你的腿吗?虽然手艺不精,但如果能给你减少一些痛苦的话……”

    “哦,已经不要紧了,你也知道我恢复力惊人。”眼看这瓷碰不下去了,我立刻一个翻身坐起来,冲艾卡莱伊讪笑着罢了罢手。

    艾卡莱伊:“……”

    蕾奥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