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一百五十八章 天平的审判
    ****************************************************************************************

    波光粼粼的湖面,一条近米长的大青花鱼在水面上游曳,为了享受更加温暖的阳光,忽然用力摆尾,从水中矫健的一跃而起,带起朵朵浪花。

    就在它升到最高处,即将回落水中的时候,忽然静止不动,包括那四溅的水花,也诡异的停留在半空,反射出流光溢彩。

    花丛之中,一只嗡嗡的蜜蜂在勤劳采蜜,看中一朵怒盛的鲜花,徐徐飞去,即将落下的时候,也忽然静止,高速扇动的翅膀由极动变为极静,离花芯只有不足一毫距离的细足,变为了咫尺天涯。

    天空之上,苍鹰翱翔,正要飞扑猎物,当那双巨大的翅膀展开一瞬间,同样变为一座雕像,静静的停留在半空。

    龙巢之内,一头气势浩瀚,散发出的龙威比瓦尔凯米特还要强大数倍的巨龙,正蜷尾熟睡,不知道做着什么好梦,美的鼻孔冒泡,伴随着它的唿吸,泡泡时大时小,忽地梦呓一声,泡泡啵一下应声破裂。

    画面,恰好停留在“啵”的瞬间,就仿佛是一张被拍下来的照片。

    龙之乐园的时间流逝,在这一刻彻底停止了,无论是天空,大地还是水中,无论是活物还是死物,无论是强大如一头巨龙,还是渺小如一粒尘埃,全部全部都被夺走了时间,陷入了永恒的静止与寂静。

    就连龙之乐园那两位地位最高,实力最强的存在,哈迪和菲克斯,两张老脸贴在镜子上,表情和瞳孔也陷入了停滞状态,一动不动,听不到心跳声,感觉不到生命气息的存在。

    简直就好像是……好像是整个龙之乐园,被摄入到了静止的画中世界。

    然而,在这极静的画中世界当中,骤然的,却有什么微微动弹了一下。

    那是被瓦尔凯米特……不,是被至高龙撞飞,然后一分为二的某一个人,指头轻轻一颤,然后,从静止的世界之中苏醒过来。

    瓦尔凯米特的动作,停留在手没入至其胸膛之中的瞬间,也跟着陷入了时间静止状态,但是,伴随着身体主人的动弹和苏醒,它似乎也被惊动了,惊醒过来,瞬间抽回了手,因为极度的惊骇,面庞上甚至出现了颜艺扭曲。

    连龙王哈迪也要毕恭毕敬的,堂堂的巨龙之主,竟然像受到惊吓的小孩一般,身体后仰,一屁股坐在地上,连连蹬腿,想要离远一些。

    随即,它似乎才终于反应过来,领悟了逃跑的真正姿势,忽地,瓦尔凯米特赤红的双目恢复原色,再次陷入永恒的静止。

    显然,附着在瓦尔凯米特身上的至高龙意志,跑了,就这么怂包的,屁滚尿流的跑路了。

    但是,诡异的静止世界,并没有因为它的跑路而重新恢复过来,被它惊醒过来的存在,依然不慌不忙的按步骤完成着苏醒动作,从手指微微动弹,到睁开双眼,缓缓坐起,然后站立起来。

    那双眼,是金色之眼,比蕾奥娜身上散发出的金色光辉,更加纯净,更加威严,这双金色之眼的瞳心,是一把圣剑。

    身体缓缓地从地上站起,站起,再站起。

    给人一种它正在不断的站起,不断变得更加高大的感觉。

    不,并非感觉,而是【事实】。

    这具身体,就是在不断的变得高大,更加高大。

    眨眼间,考验世界崩溃了,连惊天动地的毁灭景象都来不及上演,就像被戳穿的泡沫一样,无声无息的瓦解,连一粒灰尘也没有留下。

    被这具不断升高长大的躯体,硬生生给撑破了,就好似一个破烂丑陋的袋子,根本没有资格,不被允许装入华贵璀璨的皇冠。

    还在不断变得更加高大,更加庞大的身体,在撑破了考验世界后,瞬间出现在龙之乐园,直至顶天立地。

    脚踩着大地核心,头磕着天空穹顶,真正意义上的,物理意义上的顶天立地,如同一把笔直插在地上的,连接着天与地的利剑,之前被客人们所惊叹的万丈剑峰巨龙巢穴,在其脚下就像是一颗颗刚冒出尖芽的小草。

    宛若……不,是真正的圣神!

    巨人般的身躯,深深唿吸了一口,气息化作风云,声音状似雷响,在时间陷入静止的龙之乐园,化身至高无上的存在。

    而后,那仿佛能一口吞下日月星辰的嘴巴,轻轻颤动,张开,恍若造物旨意的声音,响彻每一个角落。

    “奥里西斯,你磨磨唧唧做了那么多,不就是想要见我吗?怎么,我出现了,你反倒跑了?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说完,不等回应,身躯向前方伸出了右手,五指一抓,自手腕以下部位凭空消失,没入了某处空间。

    当这只参天大手收回来的时候,上面已经多出了、拎着了三条不断蠕动挣扎的蚯蚓。

    不,是三个头连着一副身体,在眼前的巨人面前,大小宛若蚯蚓一般的初始之龙奥里西斯。

    “圣……圣剑大人饶命!!!”再也不复在哈迪面前的威严神秘,在安琪儿面前的暴躁愤怒,奥里西斯嘴巴一张,就变成了软骨头,大声求饶。

    拎着它的巨手,缓缓抬起,直到与眼睛平视,双方目光乍一接触,奥里西斯就像被万箭穿心一样,倒吸一口冷气,三个脑袋焉了下去。

    那到底是一双什么样的可怕瞳孔,金色之轮中心,那一抹圣剑之影,就像是斩断命运的利刃,瞬间就让被这双眼睛注视着的奥里西斯,感觉到自己好像经了无数次生死轮回,就差没吓尿了。

    “你想要对我说的话,就只有这些?”顶天立地的巨人……不,显而易见的,是占据了这副身躯主导的艾弗利亚,无喜无怒的平淡问道。

    “不……不是的……当然……我……我只是……只想知道……只……只是有点好……好奇……您……那个……”奥里西斯死死低着头,结结巴巴,哆嗦的说不出一句完整话。

    “噢,我明白了。”将小蚯蚓一般的初始之龙,拉近一分,吓的它再次屁滚尿流的同时,艾弗利亚的语气终于有了丝丝感情波动,带着嘲讽笑意。

    “好奇心是如此的芬芳诱惑,让你不能自已?”

    “对……对的,就是这样,就是这么回事,您也知道,我们巨龙一族的好奇心很旺盛!”三个脑袋,小鸡啄米的连连点头,紧接着,在艾弗利亚沉默的注视下,再次哑然失声,脖子越缩越短。

    “难道,你那不负责任的主子就没有再三提醒你,巨龙一族百万年来的所有悲剧,几乎都是由你们那失控的,过于旺盛的好奇心所导致吗?”

    曾经被安琪儿戳破,使得奥里西斯恼羞成怒,发出震颤龙之乐园的怒吼的话,此时再由艾弗利亚面带嘲讽的道出,却只能让奥里西斯羞愧捂脸,眼巴巴,结巴巴的发出微弱辩解。

    “这种事情……我……我也知道……但是……但是失去了好奇心的巨龙……没有了好奇心的巨龙……不就完全是……是另外一个物种了吗?”

    又是良久的沉默注视,让奥里西斯心惊胆战的缩起三个脑袋,最后,一声叹息发出。

    “罢了,也没办法责怪你们,要怪就怪那家伙,为了追求所谓的个性,赋予了你们极端的性格和兴趣,当初就应该狠狠砸一砸它的脑袋,让它将巨龙和天使稍微中和一些。”

    艾弗利亚的自言自语,似乎让奥里西斯想起了什么,它一个激灵,三个头嗖嗖抬起,激动的开口。

    “圣剑大人,圣剑大人,您听我说,我们这一次的目的,就是为了……”

    “住口!!!”

    一声震彻星空的怒喝,将奥里西斯吓成了脸色惨白的雕像,不明白眼前这位为何喜怒无常,说发火就发火。

    “井底之蛙,妄论苍穹。”艾弗利亚的声音变得冰冷无比。

    “你们在背后做的那些小动作,以为我不知道吗?”顿了顿,那抹镶嵌着圣剑瞳心的金色之眸,微微眯起。

    “那……那……为何您……”

    “我不会做什么。”不等奥西里斯开口,艾弗利亚便打断道。

    “不会对你们所做的一切,加以评论,加以阻止,更不可能参与你们那虚妄可笑的计划,我只是一个旁观者,就算你们因为你们的妄行,致使三界毁灭,也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

    奥里西斯陡然被拉近,蚯蚓般的渺小身体被那双圣剑之瞳牢牢所慑。

    “看在大家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不,是我想代替某个笨蛋,提醒你们一句。”

    “你,安琪儿,还有你们背后的主子,应当认识到,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有朝一日,你们所做的一切,必将置于审判的天平之上,你们手上沾染的罪孽,必将接受最公正最严厉的裁决,曾经侥幸逃过一劫的你们,这一次,将!无!人!幸!免!”

    看着已经被吓晕过去的奥里西斯,艾弗利亚仰望天空,沉默良久,最终随便一塞,将手中的可怜三头蚯蚓塞了回去,那顶天立地的身躯,也瞬间化作了漫天的金色光点,消失不见。

    滴答一声。

    时钟的齿轮重新转动,龙之乐园被停滞的时间随之恢复正常。

    哈迪和菲克斯茫然相望,目光隐晦的交流起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

    “别问我,我也正想问你。”

    “好像是至高龙大人出现了。”

    “然后呢?”

    “然后发生了什么来着?别问我,你不是一直自诩记性很好吗?”

    “这根本就不是记性好不好的问题!”

    “总而言之应该是至高龙大人弄出来的,算了,那位大人的想法还是别去琢磨了,它想告诉我们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们。”

    这么交流完毕后,两人忽然异口同声:“蕾奥娜(瓦尔特)呢?”

    连忙回头往镜子里一看,里面已是一片漆黑。

    “不好,我弄出来的临时考验世界崩溃了。”哈迪大惊失色。

    “咦,哈迪你快看。”还是菲克斯镇定一些,眼角余光忽然发现了三道身影,一个不差,不是好端端的躺在屋子的不远处吗?

    “看来又是至高龙大人的杰作。”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最后,两人只能又把这口黑锅扣到至高龙身上。

    “算了,还是先把他们安顿好再说吧,艾卡莱伊,能拜托你吗?”菲克斯唤醒了还在发呆的艾卡莱伊。

    “当然了,请务必交给我,除了那个衣衫不整的奇怪大叔以外。”艾卡莱伊笑了笑,面无表情的踩着**上半身的瓦尔凯米特,将另外两人抱起,冲哈迪和菲克斯行了一礼后,飞快离去。

    哈迪:“……”

    菲克斯:“……”

    “这未免也太可怜了吧,看来瓦尔特是注定要背这口黑锅了。”

    “哼,活该,剩下的事情你收尾,我先把这逆子囚禁起来,免得他又跑了。”菲克斯嘴里恶狠狠的哼唧着,将瓦尔凯米特抓小鸡似的一提,大步离开。

    “这可真是莫名其妙,该怎么判定这场考验好呢?”目送老友的傲娇身影离去,哈迪回过头,烦恼的揉起了太阳穴。

    要不……去问一问至高龙大人?话说回来,它到底现身做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总感觉好像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想不通,唿唤至高龙大人也得不到回应,哈迪不断拍打着额头脑门,一副老年痴呆症发作的苦不堪言模样,摇头晃脑个不停……

    ……

    天堂,圣乐园深处。

    泰瑞尔笔直伫立于石碑面前,指尖轻柔的抚摸着上面的古老纹理和神秘文字,背后一双光翼无声摇曳。

    “百万年了,奥里西斯为什么就吸取不了教训呢?要是能这样做,我早就做了。”兜帽笼罩下,传出她的喃喃叹息。

    刚才,在艾弗利亚仰望天空的时候,那双圣剑之瞳所投出的目光,可是直接穿梭了无尽的空间向她投过来,瞬间感觉到心脏要被刺穿一般,直到现在还忍不住心悸。

    这份跨越三界也能躺枪的悲剧,让泰瑞尔……不,是安琪儿,也忍不住要抱怨一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