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一百六十章 每天醒过来都能见到陌生的天花板
    ****************************************************************************************

    离开梦境之后,不知道睡了多久,意识终于昏昏沉沉的清醒过来,费力的睁开眼,正如那把咸鱼剑所说,又和陌生的天花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大……大人,长老大人醒了……长老大人醒过来了!”

    还没等我来得及仔细瞅上几眼这天花板和以前相比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旁边就传来一阵慌慌张张的踉声,好像是谁嗖一下子站起来,将凳子弄倒,紧接着又被倒下的凳子绊倒的声音。

    真是个冒失鬼,就不能再冷静一点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要多学学我,已经能够在醒过来的第一时刻,拿古往今来的陌生天花板一一做对比了。

    大人?

    一瞬间,我以为声音的主人是维拉丝,有着相似之处,但是不过下一秒,我就认出来了。

    是碧丝才对,真是的,不已经是伪领域级的大高手了吗?怎么还会被凳子绊倒。

    我吃力的坐起来,打算下床将冒失鬼小侍女给拉扶起来,身体出乎我意料的要好一些,本以为得尝试几次才能坐起,却一次给完成了。

    不过,也只做到了这种地步,不是不想尝试下床,而是碧丝已经飞快站了起来,制止了我的动作。

    “长老大人,你的伤还没好,还不能起来。”

    温柔细软的声音,却带着坚定的恳求语气,似乎如果我不按照她说的做,她就会这么一直的,一直的用小动物的乞求眼神盯着我。

    “还……还行吧……身体……”大概是躺的太久了,嗓子一阵干涩冒烟,我冲眼前的碧丝眨了眨眼,挤出笑容。

    “能给我……点喝点水吗?给我水喝……我就乖乖躺下……”

    “啊……好的,好的,长老大人稍等,很快就好。”

    根本不需要听完,光是听到我嘶哑的声音,碧丝就已经转过身去倒水了,又是急急忙忙的,小心点啊碧丝亲,伪领域级大高手要是再被一张凳子绊倒,可就要被绿林酒吧的家伙们当做一辈子的笑话了。

    这时候,房门忽地被敲了敲,不等应声,一帮子大大小小的美少女就鱼贯冲进来,走在前头的可不是暴力毛躁的恶龙蕾娜,她没有直接一脚把门踹开而是先礼貌的敲了门,就已经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

    虽然是先走进来,但先开口的却是紧随其后的艾卡莱伊。

    “长老阁下,你的身体如何了,还好吗?”

    “连我们联盟的药师一道也深谙的你,难道看不出吗?只不过是例行受伤这种程度而已,躺躺就好。”

    “例行受伤……长老阁下真是的,到了这种时候还要开玩笑。”艾卡莱伊那张沉稳俏丽面庞,也露出了淡淡的哭笑不得之色。

    “你受的伤很严重,严重到放在别的人类冒险者身上早就死了的程度,别以为只是**上的创伤就不在乎。”

    听到艾卡莱伊说的那么严重,碧丝吓的小手一颤,差点把杯子砸到我头上。

    “艾卡莱伊,你之前可不是这样对我说的。”

    “这个嘛……”眼看在拍档面前暴露了,艾卡莱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还不是担心你太紧张了,毕竟你可是……不管怎么说,你看,你的长老大人现在已经安然无恙了,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能绷着一张脸呢?”

    “这是两回事,艾卡莱伊,以后可以不要这么欺瞒我吗?虽然我知道我容易受惊吓,你是关心我才这么说,但是唯独……唯独这种事……”说着说着,碧丝的眼眶就湿润泛红了。

    “好好好,我保证,我保证不欺瞒你了,拜托别哭了,你看你的长老大人都渴坏了。”

    艾卡莱伊双手合十,连连投降,我在一旁看的好笑,没想到这对龙骑士组合竟然会出现这么有趣的一幕,稳重成熟的艾卡莱伊,在性格柔弱的碧丝面前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到艾卡莱伊的话,碧丝连忙又回过头,准备给我喂水,忽然,她反应慢一拍的羞红着脸,再次回过头去纠正一句。

    “才……才不是……不是我的长老大人,艾卡莱伊你真是的,太喜欢作弄人了。”

    不辩解还好,辩解完了后,碧丝更没有办法面对我,死死低着头,似乎想让笔直垂落的乌黑刘海将她的通红面庞完全遮住,才将水递上来。

    “……”

    那啥,碧丝亲,人类的眼睛呢,是只能流泪,没办法喝水的,所以说……

    “啊啊,真是看不下去了,都是因为你这笨蛋德鲁伊,才老是磨磨蹭蹭磨磨蹭蹭的,连喝口水都喝不上,看我的。”

    出乎意料,恶龙蕾娜忽然在这时候爆发了,一把抢过碧丝的杯子,不怀好意的朝我逼近。

    “你……你要做什么?”我声音颤抖。

    “当然是这样,喝!”她忽然一伸手,捏着下颚把我的嘴巴强行撬开,然后把杯子里的水灌进来。

    呃……该怎么说呢,虽然动作是很粗鲁,但倒水的时候却意外的很细致,和碧丝那般温柔的喂是没法比,但至少没有想象中的被水呛着。

    但是,这样对待病号真的可以吗?

    一杯水喝下,干涸的喉咙得到了缓解,我正想出声抗议,这恶龙蕾娜却不给机会,转身就跑到人群后面躲起来了,啧,算你机灵,否则今天我就仗着自己病号的身份,吐槽模式火力全开,把你的脸羞气成猴屁股咯,看你敢不敢真的对我挥舞拳头。

    “表哥喵?”在恶龙蕾娜之后,菲妮小伪娘凑前上来,歪头看着我,一副颇为不解的样子。

    “你为什么老是受伤喵?”

    这个问题问的很深奥,我也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老是要受伤。

    陷入沉思片刻,忽地,我看了看菲妮,再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菲妮,变得咬牙切齿。

    “还不都是你这悲剧帝乌鸦嘴的关系!”

    本来悲剧帝和准悲剧帝凑到一块,就准没好事发生了,这货在考验之前还毒奶了我一口,没死就已经是万幸了。

    “喵呜喵!”被我凶狠的目光吓了一跳,菲妮连忙悲鸣着跑开了,今个儿要不是没办法起床,我非得用龟甲缚将你吊在门口上辟邪!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钻出一只蠢萌水晶。

    她大步走过来,目光带着坚定,是有什么重要的话想对我这个饲主说吗?

    “饲主,水晶有话要说。”

    “嗯啊?什么话?”我得承认,我被她的气势稍稍镇住了。

    “只要信仰9之神教,饲主就能无病无痛了,相信水晶,无所不能的9一定会拯救饲主那可悲的智商和运气。”她高举双手,虔诚的说道。

    你先治治你的脑袋吧。

    “好了,下一个。”我面无表情的挥手示意,这货被洗脑了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吗?虽说是我的责任,但能笨到这种程度也着实惊天地泣鬼神了。

    “长老大人肚子饿了吗?我这里炖了一点热汤,不介意的话尝一尝吧。”欧娜将热汤递给还在害羞的碧丝,冲她眨眼暗示。

    “长老大人,我……我那个……”恰西看着空无一物的手,慌张失措。

    “有这份心就好了。”我冲恰西压压手,让她冷静下来,就算你们给我带来慰问品,我现在也吃不下呀,如果是汤的话倒还好。

    “好了,长老阁下还要继续多休息养伤,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碧丝,能劳烦你继续照看长老阁下吗?”

    见差不多了,身为主人的艾卡莱伊出声,带着一群人鱼贯而去,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恶龙蕾娜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临走前凶巴巴的瞪了我一眼,水晶也有话,不过我知道她想说什么,看来等身体恢复以后得给她反洗脑一下才行。

    碧丝还是很害羞,不过至少能正常给我喂食了,喝下欧娜炖的热汤后,身体一阵暖洋洋,倦意来袭,在小侍女的温柔照料下,我重新躺下,迷迷煳煳的又睡着了。

    一晃数天过去,在第三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能够变身cosplay熊,进入伤势愈合的起飞阶段了,身体那是好的特别快,转眼就已经能吃能喝,偶尔还能下床,在碧丝的搀扶下出去晒晒太阳,简直棒棒哒。

    只不过,在养伤这一点上面,碧丝十足就是维拉丝的翻版,只要我一天没有痊愈,她就会紧盯着,时时不忘让我多休息,这小侍女实力变强了,盯人的本事也见长,真是一点作死的空隙都找不到,一天二十四小时,十六个小时都睡的晕乎乎,完全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混吃等死生活。

    虽说这是我的人生终极目标,但碧丝也太夸张吧,她是不是看过一些奇怪的书,比如说《走进农村致富路教你在养猪场里成为亿万富翁》之类的。

    这不,今天又是睡的迷迷煳煳,睁开眼,肚子饿了,本以为很快就能听到碧丝亲的温柔声音,吃到热乎乎的美味,没想到迎来的却是冷冰冰的目光。

    转头一看,我吓了一大跳,怎么是恶龙蕾娜坐在床边上,难道是她在照顾我?不不不,与其说是照顾不如说是监视吧,那副凶巴巴的表情。

    “碧丝呢?”我问道,左右张望,寻求小侍女的温柔。

    “很失望是不是,不是碧丝而是我。”恶龙蕾娜将上半身压过来,面带着看不出一丝笑意的笑容。

    “当然是……咳咳,不是了,一般失望而已。”我轻咳数声,感觉到了杀意,身体已经好转了许多,难道恶龙蕾娜已经忍不住她的暴力拳头了?不好,我得悠着点,不能太作死。

    “哼,你到是挺诚实的嘛。”

    “哪里哪里。”我干笑数声,然后是良久的沉默,我们俩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或者说都在等待对方开口,气氛异常古怪,以前只要我们两个凑到一块,不是斗嘴就是打架,根本消停不下来,哪经过这样的尴尬沉默,简直让人浑身难受。

    当然,沉默的原因,恶龙蕾娜我不知道,我自己这边我是知道的。

    那场考验,虽然不知道在自己昏迷过去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让自己每每回想起来,都能感受到和在梦境中跟那把咸鱼剑求抱抱一样等级的羞耻了。

    难道这就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另类版本么?为什么自己会在心底深处呢喃出那样的羞耻话语,这不科学,我和这恶龙蕾娜明明是势不两立的对手,这样的设定才对,就算换了编剧也不能乱改呀!

    现在,我最大最大最大的希望,就是希望恶龙蕾娜没有听见,没听见我当时在心底深处的那些话语,我也不指望她完全没有听到,毕竟那时候处于朦朦胧胧的心灵感应我还是知道的,她的一些声音我也听到了。

    只希望至少的至少,那些最关(羞)键(耻)的话别被她听见就行了。

    然后,我就可以狠狠羞辱她一番,你这暴力小母龙,当时趴在我胸口上哭的稀里哗啦,那副柔弱的样子,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哦,快点跪下来求我,我才会考虑不说出去。

    虽然感觉这样说肯定会被揍的很惨就是了。

    当某德鲁伊这么一边羞耻着,一边幻想着的时候,蕾奥娜的心思几乎也是一模一样。

    这笨蛋,应该没听见吧,应该没听见我当时的话,还有我做的那些莫名其妙举动,他应该也没察觉到才对,这不可能,就算再怎么生气,自己堂堂的龙族公主,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说出那种话,一定是被一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给操纵了,变得身不由己。

    回想起当时,自己不仅软弱的趴在这笨蛋德鲁伊胸膛上哭诉,到最后甚至……甚至还……还主动的……啊啊啊!!!别想起来了,别再想起来了混蛋,我不要我不要,那绝对不是我!!!

    脑海里的画面定格在某一幕,蕾奥娜顿时羞臊的不断拍打脑门,似乎这样做就能将脑子里的羞耻画面给拍散。

    虽然说认为这笨蛋德鲁伊完全感觉不到,是不可能的,毕竟那时候自己也感应到了一些东西,但至少,至少那些关键的话,尤其是自己在神秘的东方力量操纵下做出来的那莫名其妙不知廉耻的奇怪举动,他应该没有察觉到才对。

    如果察觉到了,就用物理手段让他忘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