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三章 最后一关——依旧是熟人
    ****************************************************************************************

    当看到白龙降临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反应,除了吐槽恶龙蕾娜的乌鸦嘴属性以外,就是这头白龙的身份。

    该不会是艾卡莱伊吧?

    不能怪我这么想,第一关的考官是水晶,家里的蠢萌宠物之一,第二关是五色战队,对蕾娜而言是小弟兼伙伴一样的存在,也就是说第一第二关的都是我们的熟人。自然而然的,当白龙的身姿倒映在我的眼中时,脑海中也下意识的将它往熟人的身份上边靠。

    但是在看到白龙的第二眼,我就否决掉了自己的猜测。

    不是艾卡莱伊,绝对不可能是艾卡莱伊。

    首先最大的区别,体型就完全不同了,这头以威武之姿出现的白龙,体型绝对要比艾卡莱伊大上三倍不止,虽然比不上骸骨巨龙那七拼八凑起来的巨无霸体型,但在我们的眼中,它展开的双翅几乎遮挡住了整个天空,也是庞大之极。

    其次就是体态,艾卡莱伊的白龙本体形态我见过,拥有着女性的玲珑有致曲线,纤细,柔和,优雅,苗条,丰满,高贵等等一切可以用在人类女性身上的赞美词,都可以用在她身上,而那覆盖全身的精致细密鳞片,即使是靠近看也看不出丝毫缝隙,完全的天衣无缝,就似披上了一袭白色的华丽绸缎。

    总结一句,哪怕是以人类的审美观来看艾卡莱伊的白龙本体,也会被她的美丽所倾倒,可以说,艾卡莱伊的美已经超越了物种界限,恶龙蕾娜也马马虎虎差不多吧。

    而眼前这头白色巨龙呢?

    第一眼给人的冲击感是强,很强。

    第二眼的冲击感是大,体型庞大。

    第三眼的冲击感是阳刚,充满了男性的阳刚,比起身体曲线优美的艾卡莱伊,它的体态更倾向于尖锐,锋利,粗犷,强壮,几乎让人一眼就能识别出来,这应该是头雄性白龙,要是万一不幸是雌性,那么只能说它的女汉子属性吊炸天。

    在我和恶龙蕾娜震撼不已的目光注视下,自天空上方的巨大雷霆漩涡之中出现的巨大白龙,振动着遮天的双翅,缓缓降落,翅膀扇动之间刮起的狂风,就已经让我难以承受。

    当它那庞大的体型,终于缓慢降落在地,四足着地时,明明是如此庞大的体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但是,给我的感觉,当它的四足落地那一刹那,整个天地就好像被它给硬生生踩“矮”了几分,在它面前,自己本就渺小的体型,也跟着又缩小了几分,几乎变成了蚂蚁。

    更令我窒息的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仿佛降落在我面前的不是一头巨龙,而是一轮烈日,整个呈现在我面前,放射出数万度的高温,爆发出剧烈的白光耀斑,那一刹那,我除了闭目低头,什么也做不到,耳中嗡鸣震响,视线一片白炙,身体如同浸泡在熔浆之中,光是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就已经完全破坏了我的五感,让我变得像是盲人聋子一般。

    这才是真正的,仅用气势就击败了对手啊,这种感觉我曾经感受过,在当初的教廷山争夺战当中直面安达利尔的时候,不,眼前这头白龙的压迫感比安达利尔还要强烈,四翼,绝对是四翼级别的超强者!

    这一刻,我的内心是绝望的,明明已经反flag反毒奶了,为什么还是出现了自己最不想遇到的状况,是因为我这个准悲剧帝的反flag,比不上菲妮这个真悲剧帝的一口毒奶,还是本来已经顺利避开了菲妮这口毒奶,却冷不防的在最后一刻被恶龙蕾娜给正面喂了一口?

    我艰难的扭过头,哪怕双目被灼瞎了,也要将一抹悲愤的目光朝恶龙蕾娜投去,她内心的震惊似乎也不必我小,瞧她瞪大双眼看着眼前这头白龙的傻样,难不成这头白龙还是她失散多年的父……啊呸,是哥哥。

    紧接着,她一句话差点让我歪倒,你们还真是熟人呀。

    “瓦尔凯米特,是你?你回来了?到底什么时候?”

    虽然无法直视宛如一轮烈阳般的白龙,但是,我能察觉到它的目光正在注视着恶龙蕾娜,随即,光芒一闪,那股熊熊的烈阳气势忽地去了九成不止,让我终于可以在它面前抬起头。

    那头巨大的白龙小时了,取而代之的是站在我们面前的一位白袍中年大叔,看似一丝不苟的认真面庞,却又突兀的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错觉?

    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位大叔有点面熟?到底是在哪里……不不不,除了那几位以外,我根本不可能认识其他巨龙吧,当然你非得提起当年的黑龙艾利亚斯我也没办法,总之不可能是它。

    “啊啊,回来了,刚【回来】不久。”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杆烟枪,抽了一口,吐出白烟,这个叫瓦尔凯米特的中年白龙才散漫的应道,果然不是我的错觉吗?他那股和严肃外貌不怎么相称的玩世不恭感,而且似乎还特别咬重了回来两个字,意有所指,让人莫名其妙。

    我不能干看下去,至少先把内心的疑惑解决一两个再说。

    “恶……咳咳,呃,蕾娜呀,这位是……”

    “你看着不觉面熟吗?”恶龙蕾娜指着对方,反过来问我。

    “你怎么知道,我还觉得奇怪呢,明明只认识你们几个,却对这位大叔产生了眼熟的感觉。”

    “那是当然的事情吧,他是艾卡莱伊姐姐的父亲,亲生父亲啊!”

    “什……什么?!”我当时呆住了,看看对面露出戏谑表情的白龙大叔,又看看恶龙蕾娜,脑海中又浮现出了艾卡莱伊的容貌,对比之下,我重重一拍手心。

    可不是么,被恶龙蕾娜这么一提醒,顿时就豁然开朗了,这股即视感就是来自于艾卡莱伊,眼前这位大叔,的确和艾卡莱伊有几分神似的地方。

    再回想起艾卡莱伊的爷爷白龙菲克斯,我更加确定,这对父子俩几乎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只不过菲克斯显得更苍老稳重一些。而从这位白龙大叔身上感觉到的违和的严肃沉稳感,也是从菲克斯那儿继承来的。

    “可……可是艾卡莱伊不是说过,她的父亲早在她出生没多久就擅自离开了龙之乐园,这些年来父女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她最后一次见到她的父亲还是在……在十几年前还是几十年前来着?不是说过这样的话吗?”

    “没错,所以瓦尔特叔叔这样冷不防的出现在我面前,我也很惊讶啊。”

    看着一脸茫然和不敢置信的恶龙蕾娜,我张大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剧情……实在意外的爆表有没有,龙王大人准备的这份【惊喜】,是不是有点太沉重了?

    接受考验的两个人尚且如此,在镜子面前看着的围观群众,就更是炸开了锅。

    “爸爸?是爸爸?”

    “这个逆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有脸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我面前,岂有此理,我非得教训他一顿不可!”

    菲克斯一看到自己的儿子,顿时就像见到了杀父仇人……呃,这么形容似乎有点微妙,总之是很生气,一改儒雅沉稳的性格,变得脾气火爆起来,撸起袖管就要踏入考验去找他的二字真人pk。

    “菲克斯,等等,你冷静点,就是因为你老是这样,瓦尔特才会受不了离家出走不是吗?”哈迪连忙拦住了老伙计,要是真让菲克斯冲进去,这场考验可就彻底砸了,菲克斯可是六翼级至强者,他要是暴打四翼级的瓦尔特,两位考验主角就连围观的资格都没有。

    “这能怪我,还不是因为这逆子不争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打从他出生以来,就没让我顺心过,直到有了艾卡莱伊,我这颗伤透的心才稍微愈合了些。”菲克斯捶胸顿足,气的白胡颤抖。

    “人各有志,我也不觉得瓦尔特有什么大错,就是太……咳咳,太叛逆了一点。”

    “何止是叛逆,我曾经将所有的心血和精力倾注到他身上,希望他就算不能接我这个大长老的班,也不求顶天立地,至少能成为一头沉稳威严,受族人尊敬的巨龙,待我老后成为这个家的顶梁柱,他却完全逆着我的意思,凡事都要和我作对,你说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会生出这么一个逆子?”

    “冷静点,老伙计,至少瓦尔特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是吗?虽然性格是忤逆了一点,小时候那股调皮劲儿一点也不逊色于小蕾奥娜,但我觉得他的内心还是受到了你的影响,绝对不会为非作歹。”

    见老伙计的暴走停不下来,哈迪也只能苦心劝慰。

    “如果只是你说的这些到还好,这逆子,走就走了,眼不见为干净,可是这小混蛋,我当初为了他,几乎把一张老脸腆进去了,才求得霍格尔那老家伙将她的宝贝女儿,也就是艾卡莱伊的妈妈洛伊尔嫁给这小子,那可是我们白龙一系最漂亮最温柔的花朵儿呀,因为这事我不知道受了多少年轻族人的怨念,本以为性格温柔恬静的洛伊尔会让他收收心,更像样一点,没想到他把洛伊尔也给骗的团团转,不知道说了什么花言巧语,竟然跟他一起离家出走了,因为这事,这些年来霍格尔那老家伙给了我多少白眼,我赔笑了多少次你知道吗,你知不知道!”

    越说越是悲愤的菲克斯,仿佛要将这些年来受的委屈发泄出来,噼里啪啦的倒了一大堆苦水,不顾眼前阻拦着他的是最尊贵的龙王,伸手抓着对方的衣襟就是一通猛晃,将哈迪摇的七荤八素。

    看到暴走的爷爷,以及哀叫连连的哈迪,本来有一肚子问题要问的艾卡莱伊,露出了苦笑。

    虽然知道一些有关于父母的事情,也知道爷爷十分不待见爸爸,但是那么详细的了解到其中的因由,还是第一次,让艾卡莱伊不禁有种【难道这才是给自己的真正考验】的恍惚错觉。

    “爷爷,冷静点,就算要训斥爸爸,也等考验结束以后再说吧,现在可是蕾奥娜的考验。”

    哈迪连声劝慰,却都没有被菲克斯听进去,结果艾卡莱伊这一出声,菲克斯立刻就冷静下来,让哈迪大叹这一起共事了千万年的老伙计重【孙】轻友。

    “说的没错,迟点再找他算账也不迟,既然已经回来了,还能逃脱我的掌心不成?”捋了捋白胡子,恢复了平素儒雅沉稳气质的菲克斯,眼睛闪过一道严厉光芒,紧接着欣慰的看着艾卡莱伊。

    “还好,那逆子总算不是一无是处,至少给我留下了艾卡莱伊,也是因为艾卡莱伊的存在,霍格尔那老家伙才总算和我结束了冷战。”

    “原来如此,你这么一说我的确是想起来了,当年瓦尔特还没有将艾卡莱伊带回来的时候,霍格尔可是时不时就闹到你家门口,我都数不清调解过多少次了。”

    “外公他……应该不会吧!”艾卡莱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在她心目中,外公一直是十分疼爱自己的慈眉善目形象,从来没有见他发过火。

    “哼,别被他骗了,那老家伙暴躁的很,当年可是有暴龙霍格尔的外号,只有在你面前才会将脾气收敛起来,当年为了他的宝贝女儿,我们两个就差直接来一场生死对决了。”

    当年的黑历史,慈祥外公的爆炸外号,一一被爆料出来,纵使沉稳如艾卡莱伊,也不禁彻底惊呆,三观受到了极大冲击。

    “哈迪,是你将这混小子给弄回来的?我就不信他会自己乖乖回来。”

    “咳咳,就是这么回事,我寻思着瓦尔特出去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回来让大家见见,顺便也让他做点贡(苦)献(力),就直接把他给【召唤】回来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哈迪脸上飞快掠过一抹心虚的不自然之色,明明是六翼强者身体壮实着,却接连不断的发出咳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