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一百一十八章 你们这是要去结婚吗?
    ****************************************************************************************

    “咦,这就要?也太突然了吧。”听到艾卡莱伊的话,我心里一慌,下意识的重新整理仪容。

    不,等等,我那么慌张干嘛,我和恶龙蕾娜是那种关系,她的父亲应该知道吧,艾卡莱伊应该告诉过他吧,那个叫哈迪叔叔的家伙,所以怎么看都是在走个过场而已,我这一慌,不就搞的真跟去见岳父大人一样了么?

    想到这里,我不断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眼角余光撇到恶龙蕾娜,吓了一跳,这货怎么比我还要慌的模样?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那头笨肥龙,昨天不是还说有事,之后再说吗?怎么忽然就要见了呢,这明明就是在犯规,在搞突袭,太过分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好呢?冷静,一定要冷静才行!”

    慌得一逼的恶龙蕾娜,急的像是热锅蚂蚁一样,原地打转绕着圈圈,愁眉不展,不断嘟嚷着。

    喂喂,你这反应,不是让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的我,又开始慌起来了吗?

    “二位。”见我们都一副慌得不行的样子,艾卡莱伊展颜露笑,忍俊不禁的说道:“我想应该没什么值得慌张的事情吧,尤其是你,蕾娜,就当是带着朋友去见哈迪叔叔一面,像往常那样就行了。”

    “哈?怎么可能,带上这种家伙!”恶龙蕾娜一手指着我,一边面对着艾卡莱伊,蹦出三尺高。

    “我怎么了我,我给你丢人现眼了吗?”我怒了,什么意思,想开干吗少女?

    “好了。”眼看我们两个又有吵起来的趋势,艾卡莱伊神色一肃:“现在就算慌张也于事无补,还好哈迪叔叔没说要你们立刻就去见他,晚一些也没关系,不如乘着这点时间,你们先去做一些准备如何?”

    哦哦,不愧是艾卡莱伊,想的真周道,说的没错,是应该给我一点时间冷静下来,好好考虑一下对策,恶龙蕾娜的父亲么?应该不会像恶龙蕾娜那么难对付吧,恶龙蕾娜如此娇蛮,想来她的父亲也应该是个女儿控,说不定我们之间会有共同的话题。

    最后,我们依照艾卡莱伊的吩咐回了房间,做好最后的整理准备,当然,是各回各的,我和这恶龙蕾娜没什么好商量的。

    见这对不消停的组合终于暂时安分下来,艾卡莱伊也是大松了一口气,目光随即落到她的拍档身上,含笑走上去。

    “碧丝。”

    “嗯?”碧丝头一歪,不知道拍档叫住自己想做什么。

    “吴凡阁下……跟你道歉了吗?”

    “……”无言的点了点头,碧丝脸红了。

    “就这样原谅他了吗?”

    “没事的,艾卡莱伊,谢谢你为我担心,如果是长老大人的话……”

    鼓起最大的勇气,碧丝细若游丝的低声喃喃道,这份死死压抑着的感情,也只有在面对和她心心相印的拍档艾卡莱伊时,她才能如此坦然去面对,去倾诉。

    “我家的碧丝真是太善良,太胆小了,明明是个大好机会却不懂得珍惜。”从后面轻轻搂住碧丝,艾卡莱伊发出一声深深叹息。

    “艾卡莱伊,你在说些什么呀,我不是说过吗?我和长老大人……是不可能的。”碧丝感受到拍档的这份温柔,眼睛一酸,心下感动,却又忍不住气急的跺了跺脚,生怕被别人听见。

    “是的,是的,我知道了,因为是长老大人,所以没关系,反正碧丝你这辈子,身和心,已经早就非他莫属了,被看光了也无所谓,对吗?”艾卡莱伊没好气的说道。

    “艾卡莱伊,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可就不理你了。”碧丝羞的脸蛋变成一个大红苹果,实在难耐,只好用双手紧紧捂住发烫的脸颊。

    转眼间,却又觉得自己说的话太重,太过分了,明明艾卡莱伊是在关心自己才这么说,所以,从指缝之中,她细弱蚊吟的解释道:“心的话,早已经属于长老大人了,无论是这辈子,还是以后,身体……我这样的平凡女人……怎么配得上……当然,但是,要是……呜呜呜,我在说些什么呀。”

    不堪娇羞的碧丝,甩开艾卡莱伊的怀抱,一头扎进自己的房间里,肚子品味这份青涩的暗恋去了。

    “碧丝啊……真是的,事到如今还是摆脱不了自卑感,是不是该让她立个大功,树立一些自信比较好呢?”艾卡莱伊低声喃喃着,露出沉思之色。

    有时候仔细想想,要是自己能代替蕾奥娜,完全取代公主殿下那份感情,和吴凡阁下在一起的话……会不会是皆大欢喜的局面呢?为了守护黄金龙血脉不至于断绝……啊啊啊,难道说要和蕾奥娜竞争?要和公主殿下抢男人?

    想到深处,沉静的艾卡莱伊,俏脸也不禁抹上了几缕滚烫绯红,她连忙打住絮乱的念头。

    事情还没有定性,怎么能这么快下结论,先见过哈迪叔叔再说吧。

    这么想着,她轻轻拍了拍脸颊,也跟着进了房间,去做她该做的准备,或许艾卡莱伊自己也没意识到,她在最后,似乎并没有完全否认“和公主殿下抢男人”这种可能性出现,并且,相当心安理得,理直气壮的样子。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时间终究不会随我们的着急而缓慢下来,眼看天色已经接近黄昏,总不可能等到晚上再拜访吧,我在房间里折腾了许久,最终找出心细如发的侍女小娇妻维拉丝给我偷偷准备的一身装扮。

    短腰修身,突出壮硕上半身的深棕外衫,配上贴合的同色长裤,衣服上莫名的多了一些小装饰,比如说银光闪闪的肩章,比如说金色的穗线,比如说金色绣纹封口,看起来好像是哪国的帅气王子风度翩翩人模狗样的装扮。

    喂喂,维拉丝同志,这真不是拿我和阿尔托莉雅结婚时穿的那套出来改款的?

    然后是背后的雪白披风,我已经懒得吐槽了,随便照了一下镜子,生无可恋的出门。

    “咦,吴凡阁下,已经准备好了吗?嘛,这不是挺帅气的吗?”迎头撞见艾卡莱伊,她看了一眼,双手合十微笑道。

    “谢谢你的安慰,我心领了。”无力罢了罢手,从她身旁路过,紧接着欧娜菲妮她们也跑过来安慰我,让我打起了不少精神,话说恶龙蕾娜呢?

    念头刚刚升起,她的房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名我不认识的美少女。

    卧槽,这股金闪闪的气息……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谁,我在哪?接下来要去做些什么?

    只见房门走出一名高贵不可侵犯的紫发少女,一身银色百褶礼裙,长摆及地,两只小手轻轻叠在腰前,双目轻柔闭合,仅仅是身上散发的高贵温雅气质,就令人耀目动容,完全就是从哪个深闺里走出来的,礼仪端庄气派十足的公主殿下。

    那修长的睫毛微颤了颤,缓缓睁开,连这个细微的动作,都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露出的一双漆黑眼眸,和我的讶然目光对上之后,似乎飞快闪过一抹得色,随即瞪大,露出怒色,大小姐公主殿下的气质,瞬间荡然无存。

    “哈?你这是什么打扮,沐猴而冠,就不嫌害臊吗?”将我一副正经八百的衣装,她不顾身上穿的礼服,蹦跳起来。

    直到开口,我才终于确认,眼前这家伙真的是恶龙蕾娜,不是别人冒充的,火气也跟着蹭蹭上涨。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学不来就别学,真是白瞎了那么好的裙子,要是艾卡莱伊穿上去的话……”

    我脑补了一下,那真是美极了,简直就跟唯美的画卷一样。

    “看我不撕了你这张狗嘴吐不出象牙的烂嘴。”恶龙蕾娜大怒,吵架吵不过,就想动手,可惜才刚刚迈出一步就打了个踉跄,这不是明摆着么,穿成这样还想打架?衣服不打算要了么。

    我刚想开口讽刺,说些你看,你这样的家伙就完全不适合穿这样的裙子之类的话,却被艾卡莱伊的恳求目光打断,算了,不和这家伙计较。

    但是,我要着重强调一下这个但是,因为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水晶,又是水晶,嘴里嚼着什么跑出来,看看我,又看看恶龙蕾娜,蠢蠢的把头一歪。

    “你们两个穿成这样,是要去结婚吗?”

    “呃……”艾卡莱伊一拍额头,发出最绝望的叹息,她终于意识到,这趟旅行最大的错误,就是把水晶给一起带回来。

    我和恶龙蕾娜齐齐沉默三秒,然后一声不吭的调头,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后再次出现,身上已经换回了日常的装扮。

    “果然还是这样的衣服更让人安心。”恶龙蕾娜感叹一句。

    “是啊,莫名其妙的就冷静下来了,穿上熟悉的衣服,感觉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我摸了摸心口,也是长吁一口气。

    “这样才是水晶熟悉的蕾娜老大和笨蛋饲主啊。”水晶看了,也是连连点头,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将蕾娜老大和笨蛋饲主从奇怪的状态中拯救回来了。

    然而,当她回过神,我和恶龙蕾娜已经逼近到她眼前,不断掰着手腕,面目狰狞的看着她。

    “你们……你们想做什么,水晶可都是为了你们好,没有做错事,水晶什么也没做错,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水晶?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年纪还小的水晶?!”

    话落音,又是熟悉的男女混合双打节奏,水晶的惨叫声隔着老远都能听到,这次艾卡莱伊依然没有出面制止,看来这蠢萌吃货已经是作死作到天怒人怨了。

    最后,捂着通红屁股,呜呜抽泣的水晶,终于意识到了维拉丝饲主的好,无论自己做错什么,大不了就是顶缸,而且随着自己的顶缸技巧越来越纯熟,还能顶着缸四处溜达,和笨蛋冰块玩耍,哪像面对眼前这对一言不合就打屁股的凶恶男女。

    打了一顿水晶后,虽然手掌红肿,但莫名的完全平静下来,瞄了恶龙蕾娜一眼,似乎也和我差不多,我们难得的目光交流了一句——莫非,以后只要心里慌张不安,就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发泄抚平内心?

    正在怀念维拉丝饲主,抽泣不断的水晶,莫名的又是屁股一寒。

    “好了,都准备好了吗?我们出发吧,碧丝,你也一起来吧,哈迪叔叔也想见见你,还有水晶,这下不用害怕了吧,哈迪叔叔可比我爷爷好说话多了,不会禁止你做这做那,所以不用躲起来了。”

    艾卡莱伊用看破一切的目光语气,接连说道。

    “喵,我们可以不用跟上了,可以喵?”这时候,菲妮善解人意的开口说道。

    “抱歉,这次哈迪叔叔并没有提到你们的名字,可以的话,剩下的诸位可以帮我看看家吗?拜托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