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八十五章 不是月神大人真的是太好了
    ***************************************************************************************************

    “爸爸爸爸,我们找到爱娃儿老师了。”双子公主匆匆忙的赶回来,显然是想告诉我这个消息,让她们的老师尽快振作起来,刚好见我起床,顿时眼前一亮,小跑飞奔,告知的同时还不往扑抱上来撒娇。

    “哦?我的公主殿下们效率可真高,她在哪,方便的话我现在就去找她吧,当然,也不能肯定可以开导她就是了。”想到爱娃儿固执的钻牛角尖属性,我有些头疼,这次就算用圣月贤狼去忽悠她,估计她也很难抛下内心的自责。

    “爸爸的话一定能行的。”双子公主对我信心十足的齐声说道,想了想,似乎觉得这样说会给我增加压力,又安慰一句:“一次不行也没关系,我们也会给爸爸帮忙,让爱娃儿老师打起精神来。”

    你瞧瞧,那抖m天使公主要是能有我家公主殿下们一半乖巧伶俐就好了,亏还是老师呢。

    双子公主告诉我的地方让我大感意外,这抖m天使好端端的,竟然跑到魔王殿去发呆,那可是我的羞耻点之一,话说回来为什么老是忘记要把它拆掉,不能再等了,等解决了爱娃儿这件事,立刻就挥起锤头化身拆迁办吧。

    我一边走向教廷山外部,一边想到,暂时而言,教廷山并不需要我这个魔王大人做些什么,或者出现什么难题必须聚集起大家一起商讨,所以魔王殿也是一直被搁置,一般不会有人来,就算天使巡逻队也不会经过这地方,大概是天然的对魔王这个字眼产生抗拒吧,毕竟是她们的死敌。

    真希望以后也别用到,用不到的地方拆掉也没问题,对吧,这很科学。

    怀揣着满满的拆迁杀气,我终于来到了这个在不断吞噬自己节操的地方,远远地,深处中央那张巨大的魔王座就让我产生了浑身无力感,这玩意的大小造型和中二程度,完全可以将安姐的骸骨王座比下去。

    爱娃儿就站在大殿的中央,背对着从门口进来的我,愣愣看着前方的魔王座,喂,我说你该不会是想上去坐一坐吧,如果真想请务必等我先掏出一枚记忆水晶备用,我对堂堂的天使公主坐在魔王座上的景色十分感兴趣,说不定可以拿来做成一幅画挂在家里。

    内心吐槽完毕,上前几步,发现爱娃儿还在发呆,并没有察觉到我的未经刻意掩饰的脚步声,看待呆的不浅,没办法,只好轻咳两声,声音在偌大的魔王殿里不断回荡,终于惊醒了这抖m天使公主。

    “长老大人。”她猛地回过头,看见是我,目光神色复杂的行了一礼。

    “听西露丝艾柯露说你在这里,所以过来找你。”我长话短说,直奔主题,直捣黄龙,杀了这天使公主一个措手不及,只见她别开眼神,有些畏缩,声音都出现了短暂结巴。

    “长老大人刻意来找我……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嗯,很重要的事情。”

    我紧紧盯着爱娃儿,让她越来越慌:“最近,你似乎没什么精神,大家都很担心,于是组织上决定了,让我来背这个……咳咳,不对,让我来试着开导开导你。”

    我也不拐弯抹角了,这抖m天使公主不笨,与其让她看穿不如自己说出口,直接摆明来意,我认为只要让她知道大家在担心她,把她当家人一样看待,这货钻牛角尖的劲儿多少也会收敛些。

    “劳烦大家担心了,都是爱娃儿的错。”听到我的来意,爱娃儿目光闪过一丝感激,但气色依然消沉。

    “知道自己错了,就好好将心里的苦闷和烦恼都说出来,让我看看该怎么开导你比较好,大家一起集思广益嘛。”我竖起大拇指,强行阳光开朗。

    “这并非是可以启齿的事情,长老大人放心好了,我会尽快调整好自己,不会让大家担心下去了。”

    对于我豪迈的开导方式,爱娃儿显然并不买账,拒绝的相当果断,这货真有把自己当罪人看待吗?我怎么看不像呀,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痛哭流涕满脸忏悔的点头答应才对么。

    我叹了一口气,看来得拿出杀手锏了:“难道非得我变身圣月贤狼,你才愿意开口。”

    “不,长老大人,求您了,请别这样。”爱娃儿果然是对圣月贤狼存在负罪之心,或许觉得没脸见圣月贤狼,一听我这么说立刻就求饶了,换做以前,她恨不得我能一辈子保持圣月贤狼形态呢。

    对付抖m态度当然要强硬一点,于是我比出三根手指,让爱娃儿自己选择。

    “那就好好说出来,或者我变身再让你说,二选一把,你知道我讨厌麻烦的事情。”

    “好吧,我明白了,我和长老大人您坦白就是了。”思来想去,最终爱娃儿还是屈服了,无论如何,她现在都没办法面对圣月贤狼。

    “这不就对了嘛,做人就应该这样,有烦恼了,总得找个人倾诉,就算没办法解决,至少也能一起帮忙分担,不是吗?”

    “我觉得长老大人说的很有道理。”爱娃儿叹息一口,幽幽说道:“但是,就算想找人倾诉,我也不认为长老大人是最合适的人选,非要排的话,大概在一百名之后吧。”

    “你这家伙,就算态度消沉了嘴巴还是一点也不客气呀。”摸着刺疼刺疼的心口,我咧嘴说道,这抖m天使也就在圣月贤狼面前才展露出抖m属性,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到是一点也不留情,甚至有些毒舌。

    话说回来,你这家伙有一百个可以倾诉的朋友吗?我严重表示怀疑,难道她的意思是想说她宁愿在海边随便找只乌龟螃蟹贝壳水母章鱼海胆什么的倾诉,也比我要好很多?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们换个地方吧,这里实在是……令我不想多呆。”瞄了正上方的魔王座一眼,我决定眼不见为干净。

    “那么就在船头如何?”爱娃儿应该知道我不待见魔王殿,到是没有为难我。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魔王殿,来到船头,途中经过圣诞树,我悲哀的看上一眼,按树身和顶上的星星,在风中摇来摆去,形同坐在院子长廊上喝茶的三无公主和红白公主,好不在自在,都快忘掉我这个主人了。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圣诞树也砍了吧,说不定能帮助剧毒花藤和橡木智者重新找回人生正确的道路。

    漫步来到船头,远瞭前方峰峦起伏的地狱山,迎面刮过来的地狱狂风,让我不禁眯上了眼。

    不,等等,这种时候想到泰坦尼克号的某个场景我就输了啊!!!

    “好了,这下该坦白了吧,不过,其实你不说我们也能猜个七七八八,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对圣月贤狼心怀愧疚,是吗?”

    爱娃儿沉默片刻,点点头,又摇摇头,深呼吸一口气:“虽然是,但并非主要原因。”

    “哦?看来我们都猜错了,还有其他没想到的因素在?还是一个一个解决吧,就先说说我刚才提到的【次要原因】。”

    “长老大人是想说,这次的时间爱娃儿没有责任,不需要为此负责内疚,是这样吗?”转过头,爱娃儿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忽然一记回马枪抢到了主动权。

    “这……我这么说你信?”我挠了挠头,原本的确是想这么安慰的,但仔细想想,爱娃儿又不是水晶,会被这样的简单忽悠给骗到才怪。

    “我会假装信,至少不能辜负了大家和长老大人的一片心意。”爱娃儿也是相当的实话实说。

    “好吧,那我也说说自己的想法,虽然这次的事件,确实是因你而起,说完全没有责任,大概连水晶也不会相信,不过到最后,不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吗?不仅没有人受伤,反而大家都获得了不少的好处,所以说,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当成是将功赎过,你看,就连原本最严苛的莎尔娜姐姐都没有生你的气了。”

    “诶,我的确是这么想过。”爱娃儿歪头看着我,这样说道。

    “……”竟然臭不要脸的承认了。

    “但是,真的没有人受伤吗?”

    “嗯哼?”

    “譬如说长老大人你。”

    “我?”神色一愣,感觉今天的风有点喧嚣,我干脆盘腿坐下,这样更方便说话。

    “我的话,虽然最后和月神大人分别很痛苦,但是,已经约定过了,所以还能承受,而且如果不是你,我甚至不能和她重逢,所以说这次的事件,比起埋怨,我心里更加感激你才是。”

    “真的……真的真的是这么想吗?”爱娃儿也坐了下来,上身探前,紧张的盯着我。

    虽然表情冷淡,说话也不客气,给人一种我不想和你倾诉都是被逼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但是这样看来,她还是很在意我的想法的。

    “真的,不骗你。”

    “那真是太好了,其实我一直想开口问,却难以启齿,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件都是因为我的私心而引发,请务必接受我的歉意。”

    爱娃儿松口气的低下头,难得在我面前表现出了些许的难为情。

    “嗯,确实接受到了。”我注视着爱娃儿,虽然她刚才的确是表现出了如释重负的感觉,但是显然,并没有触及到真正的核心,也就是她之前所说过的,这次消沉的主要原因,看来还得继续探究下去。

    “别说我了,你呢,你难道就不感到伤心难过?”

    “长老大人指的是哪方面?”

    “你一直以为圣月贤狼就是月神大人吧,所以才会对圣月贤狼那么殷勤,结果事实上并不是,难道没有一丁点梦想破灭的感觉吗?”

    这个问题很敏感,若非爱娃儿之前那样说,我是万万不会问出来的,一旦弄不好的话,很可能会导致爱娃儿走向极端,毕竟她之前对圣月贤狼爱的是那么深沉。

    “我……”爱娃儿微微张嘴,却是久久无语,萦绕在她身上的消沉气息,忽然浓郁的似乎肉眼都可以看得到。

    咦……咦咦?难道说,我不小心触碰到了那个核心?她消沉的主要原因?

    不敢紧逼,我静静看着爱娃儿,等待她的回答,假如说她不愿意说,那我也不会勉强下去,可以看出来,她现在真的很苦恼。

    “我……并不是那么想的……不……也不对,抱歉,脑子有点乱,长老大人真的愿意听爱娃儿胡言乱语吗?”

    “你愿意说,我愿意听。”

    “好吧。”爱娃儿深呼吸了好几口,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

    “一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是认为贤狼大人就是月神大人,对此深信不疑,根本没有考虑过其他可能性。”

    “也难怪。”我心里暗道,毕竟圣月贤狼变身的根源,其实就是来自我对月神大人的思念具象化啊,通俗点形容,圣月贤狼其实就是月神大人的唯一低配版,力量属性一模一样,就连样貌也有**分神似,很容易会让人误解它其实是月神大人的转世。

    “发现真相,发现贤狼大人并非月神大人以后,也的确有一段时间完全不知所措,像傻了一样,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嗯嗯,可以理解。”我点了点头,所以说月桂树海那段时间,爱娃儿的存在感可以说比三无公主还要低,估计就是因为如此,大受打击失魂落魄不可避免。

    “然后,我忽然察觉到一个事实。”仰望阴沉天空,爱娃儿的表情时而迷茫,时而肯定。

    “什么事实?”我忍不住好奇问道,然后,从爱娃儿那听到了惊人的答案。

    “或许……其实……在经过震惊不信和失魂落魄之后,我内心的真正想法是——贤狼大人不是月神大人……真的是太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