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八十六章 忠犬型天使
    ***************************************************************************************************

    “……”

    好吧,谁能告诉我,身为圣月贤狼变身的主人,此时此地的我该露出什么反应才好?

    “爱娃儿,你……”我迟疑着,最终做出一个艰难反应,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发烧了?”

    “我没有毛病。”爱娃儿不满的拍开我的手。

    “不,你自己仔细想一想看,当初你是多么的狂热,要让圣月贤狼【认祖归宗】,恢复作为月神大人的那部分记忆,肉眼都能看出来你对月神的向往和崇拜,甚至乎对圣月贤狼的尊崇,应该是也因为月神的关系,现在你却说出这种话,实在让我很难想象前后的你是不是同一个人。”

    我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爱娃儿,这货该不会是披着爱娃儿外皮的地狱细作吧,我该不该搜身?

    “这种事情我自己也知道,所以我不是说了吗?不想和其他人提起,大家肯定都会露出和你一样的反应。”

    眼看爱娃儿闷闷不乐,有点想就此中断聊天的打算,我连忙补救:“我承认我反应有点过激了,记下来我会认真听下去,所以拜托了,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吗?身为圣月贤狼……咳咳,身为和圣月贤狼有着极大关系的人,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一下。”

    听到我这么说,爱娃儿欲站起的身子,重新落座,再次露出复杂的思考苦闷之色。

    “我一直以为贤狼大人和月神大人是同一个人,所以从未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烦恼,当贤狼大人和月神大人同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你们无法想象我内心是多么的惊讶和不敢置信。”

    类似三观崩塌那种感觉?我刚刚张嘴欲分析一番,被爱娃儿眼角余光猫了一眼,立刻闭上,该听小故事的时候还是安安静静的听把。

    “但这是事实,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事实,无论怎么不信,也不得不接受,等我能够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新的问题出现了。”

    说到这里,爱娃儿深呼吸了一口气,表示问题终于来了:“既然是不同的两个人,那么一直以来,我所仰慕追随的到底是贤狼大人,还是月神大人?”

    “不能是两个人都是吗?”我终于忍不住嘴贱,插了一句。

    “当然不能,这是很神圣的事情,必须只有唯一一个。”爱娃儿瞪着我。

    “……”虽然我是不大懂天使的教条,但无论再怎么严格变态,也不至于教导天使们必须只能以一个人为目标,终其一生去追随仰慕吧,这就好比法律规定你只能崇拜一名偶像明星或是运动员科学家,有这么玩的吗?

    所以说,这里果然还是认为爱娃儿的想法有问题比较好,她本来就爱钻牛角尖不是吗?这很符合她的性格。

    “好吧好吧。”眼看这抖m天使公主生气了,我连忙安抚:“就当是这么回事,但答案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以前的你只不过是一直把圣月贤狼当做是月神大人,现在真正的月神大人出现了,理应追随月神大人才是。”

    不知为何,听到这话,爱娃儿幽怨的一个劲盯着我,直盯的我毛骨悚然,她才再次开口。

    “我也这么想过,这么尝试过的去改变自己,试图将自己的仰慕追随目标,改为比贤狼大人更加圣洁的月神大人。”

    “所以说呢,烦恼何在?”

    “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结果我失败了。”

    “不,你只是说了一句,圣月贤狼不是月神大人,真的是太好了这样。”

    “连这里面的意思也听不懂,你是笨蛋吗?”

    “很抱歉,坐在你面前的,就是一个百分之百纯天然无污染的笨蛋。”我自豪的挺起胸膛说道,当然,这绝对不是因为我真的是笨蛋,我这是为了开导爱娃儿,不惜牺牲自己的救世主形象,请以“伟大”三字来形容我这种举动。

    “做不到,试着把你和贤狼大人重叠在一起,果然还是做不到,尤其是在刚才那一刻。”爱娃儿抱头悲鸣。

    “你刚才在小声嘀咕些什么?”

    “没什么,反正长老大人是笨蛋,说了也听不懂。”爱娃儿一脸嫌弃。

    “……”这家伙,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心人。

    “那能用我懂的方式说来听听?”

    “如果不是知道长老大人就是这样的人,换做别人,一定会误以为你是在刁难我。”爱娃儿绝望的叹了一口气,带着某种觉悟开口。

    “月桂树海的那些日子,我不断比较比较着贤狼大人和月神大人,拷问自己的内心,到底真正想要追随的人是谁,结果就是,我所向往的人终究还是贤狼大人,而并非月神大人,所以才会说,贤狼大人不是月神大人真的是太好了,幸好贤狼大人不是月神大人,这样说长老大人你能听懂吗?”

    “能……听……听懂了。”我败在了此时爱娃儿的气势下,只能一个劲点头,结结巴巴应道。

    好强的气势,这股冰冷中蕴含着强烈羞耻心的破罐子破摔气势,简直就好像是当着全世界人民面前告白一样……啊呸,才没有这回事。

    “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心里会做出这种选择,无论怎么看,无论哪方面,月神大人都要胜过圣月贤狼不止一筹,是更理想的追随仰慕对象,不是吗?”

    “我也不明白,我也不明白呀。”爱娃儿完全失去冷静的不断摇头。

    “或许是因为……或许是因为月神大人太完美了吧,完美的让人感到飘渺,甚至生不起仰慕追随之心,不对,这不是真正的理由。”

    眼看爱娃儿像失了理智一般,我连忙扳着肩膀摇晃,在考虑是不是给她来上几记清醒耳光的时候,爱娃儿恢复过来,微微呼气。

    “总而言之,就是长老大人你看的这样。”

    “好了,我懂了,拜托别像刚才那样,那可一点也不像我认识的爱娃儿。”

    顿了顿,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所以说,这些天你一直消沉的原因,就是因为想不通这个?”

    “……”爱娃儿沉默以对,并别开了脸,不让我窥视到她的表情。

    看来似乎还有别的内情?拜托了一口气说清楚给我个痛快吧。

    好一会儿,她才微微转过头,让我只能看清楚她一小抹侧脸,以比我刚才还要小心翼翼的语气,问了一句。

    “长老大人不觉得……像我这样的人,很过分吗?”

    “你说的是哪一方面?”要说对待我的态度的话,那的确是很过分,哪怕是有对圣月贤狼百分之一,我都心满意足,不会有任何怨言了。

    爱娃儿的声音变得更细微,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就是那种……那种方面……类似三心两意……坏女人之类的。”

    “哈?”抱歉,她说的每一个字我都懂,但组合起来却完全不知道是啥意思。

    “坏女人?”

    “对……对呀。”或许是鼓起了勇气,或许是自暴自弃,爱娃儿终于转回头,面对着我,一脸认真的说道。

    “就是三心两意的坏女人,长老大人不认为是这样吗?”

    “不,我反而奇怪为什么你要这么说自己?”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不过或许长老大人这样的人的确是不会明白吧。”

    “你到底是想说清楚,还是仅仅是打算损我,做个选择吧。”我被气乐了,怎么话题兜个圈又要我拿我当反面教材?

    “我明明是仰慕追随圣月贤狼大人的,但发现她不是月神转世,因而产生了迷茫,甚至想将这份仰慕追随之心,转移到月神大人身上,又无法做到,发现自己内心想要追随的人,终究还是贤狼大人,这难道不是三心两意吗?”

    “这……”好吧,我也有点蒙。

    “对于这样的我,对于曾经一度想要背叛她的我,贤狼大人会有什么看法,我已经……已经再也没有办法,没有脸面对贤狼大人了,像我这种坏女人,就应该活在阴暗冰冷的角落里,或许堕落成一只丑陋自私的地狱怪物,更符合我的形象。”

    这样说着,爱娃儿身上的负面感情,她的消沉绝望之色,沉重到无以复加,让我终于明白,最近这段时间她无精打采的真正源头,就是这里。

    虽然不是很明白,也没办法很好的判断,但是……联系她之前说过的话,说仰慕追随的人只能有一个的钻牛角式奇怪发言,我却明白了一件似乎和这个话题无关紧要的事情。

    这抖m天使,除了抖m属性以外似乎还有忠犬属性。

    对圣月贤狼忠心耿耿的她,忽然发现圣月贤狼和月神大人不是同一个人,进而产生了迷茫,不知道到底该追随谁,讲道理,月神大人各方面都要胜过圣月贤狼,所以理智占据上风的爱娃儿讲道理了一会,却发现原来没有道理可讲,自己所希望仰慕追随的,其实还是圣月贤狼,而不是月神大人。

    而后,内心隐藏颇深的强烈忠犬属性,让她因为这份理智的判断,产生了剧烈的负罪感,认为自己背叛了圣月贤狼,好吧,这样一来前因后果就梳理清楚了。

    “不会的,不会怪罪于你的,圣月贤狼。”

    想清楚一切后,我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如果不是爱娃儿提起,我根本不可能想到这种方面,就算她现在这么说了,我也没有任何感觉,这不是人之常情吗?在能说爱娃儿自己的想法太古怪,她和圣月贤狼又不是恋爱或者从属关系,何来的背叛?

    “贤狼大人真的会这么想吗?”自以为罪孽深重,自暴自弃的爱娃儿,依旧抬不起头。

    “难道我说的话,不能代表圣月贤狼吗?”

    “……”抬头看了我一眼,爱娃儿无言的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所以你就别再自责难过了,抬起头来可以吗?”

    “但是……就算得到了贤狼大人的原谅,我自己还是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啊,好想死,要是贤狼大人出现在眼前,我会立刻自杀谢罪。”

    爱娃儿神色消沉的嘀咕道,从她那失去焦距,生无可恋的眼眸中,看不到丝毫开玩笑或是夸张的成分,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不好,因为自己的开导,让她引发了内心更强烈的负罪感,简单来说,她钻牛角尖钻的更深了。

    ——如果我现在变身圣月贤狼出现在她面前,她真的会自杀,这一点已经不需要去怀疑。

    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为什么自己身边尽是一些性格别扭的问题儿童呢,明明是个天使,本应该心怀单纯的正义之心安安分分过完一生,却偏偏爱上了钻牛角尖,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属性,估计像爱娃儿这样的天使,在天堂里也是十万年难得一出的奇葩了。

    不,想着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该怎么安慰开口这样的爱娃儿呢?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只是圣月贤狼这边单纯的原谅她,也并没有任何作用,这种时候应该用过激治疗法吗?不不不,这是建立的圣月贤狼变身的基础上,我刚才也说了,现在变身的话,爱娃儿真的会自杀,这不是在开玩笑。

    至于让现在的本体来使用过激治疗法,我考虑再三后认为,被杀的可能性会很大。

    既然不能治疗,那就试试别的办法,比如说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忽然想到一个好办法,酝酿数秒后,缓缓开口。

    “我以为,你现在的想法有些过于奢侈了,对圣月贤狼的负罪,认为无颜再见圣月贤狼,甚至想在圣月贤狼面前谢罪这些。”

    “长老大人何出此言?”爱娃儿失去焦距的瞳孔抬起,冷淡无神的注视着我,好像在问,又是笨蛋的毛病犯了,导致胡言乱语么,该吃药了吗?

    啧,这抖m忠犬天使,别以为你黑化堕落了我就不敢揍你!

    “咳咳,我是想提醒你,与其在这里消沉失落,倒不如好好珍惜一下和圣月贤狼所剩不多的共处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