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八十七章 某凡:机智如我终于玩脱
    ***************************************************************************************************

    “长老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一听我这么说,爱娃儿也不顾有没有颜面见圣月贤狼了,连忙问题。

    “托月神大人的福,圣月贤狼的实力大幅度晋升了,可别说这几天我们讨论起这事,你都没有留意到。”

    “抱……抱歉,我一个人在发呆,并没有留心听你们说话。”爱娃儿微微羞赧,但随即又露出急切目光看着我,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圣月贤狼在月神大人那儿得到了好处,已经晋升到世界巅峰境界了。”无奈之下,我只好把这几天一直在理顺的事实,再和爱娃儿说上一遍,搞的跟王婆卖瓜似的,我真不是在骄傲。

    “怎么可能,就算是月神大人也……”爱娃儿愣了愣,起先不相信,但聪明如她很快就想明通了原因。

    “是因为贤狼大人和月神大人属性相似的缘故,对吧。”

    “不是相似,是完全相同,所以才能毫无阻碍的接受乐声大人赠予的力量,再加上我的熊人变身已经突破到世界巅峰了,境界领悟也不缺,才能一口气升上来。”

    “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那就不奇怪了。”爱娃儿了然的点了点头,由衷的露出喜悦笑容,双手抱胸,喃喃祈祷一般的说道:“请务必,务必向贤狼大人传达我的祝贺。”

    “……”我向我自己转达爱娃儿的祝贺吗?没有人格分裂还真是抱歉了。

    “但是这和长老大人刚才说的话有什么关联?仅仅只是为了吓我一跳的话,就到此为止吧。”

    “这……你真没看出来?我的狼人变身史,你应该了解过吧。”

    “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要是关于贤狼大人的事情,我都向大家打听过,事无巨细。”

    喂,妖妖灵吗?这里有个女变态跟踪狂,快点来救救我,很急,在线等。

    等我心里吐槽完毕,爱娃儿似乎也想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说了,脸唰一下变得苍白,娇躯颤抖不止。

    “不……不可能的,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对我来说,圣月贤狼变身才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我苦笑一声,道。

    伪领域时的月狼变身还是好好的,领域级的妖月狼巫姑且还能接受,到了世界之力境界,却给我连外貌性别特征都扭曲了,变成圣月贤狼这副模样,虽说一开始有点女装的新鲜感但是拜托了,我可不想一辈子用圣月贤狼变身,身为纯爷们,这节操掉的有点崩坏啊亲。

    现在,转机终于来了,圣月贤狼突破到了世界巅峰境界,再往前就是圆满之境,极限之境,以及超越之境,其实这三个境界已经不能算世界之力境界了,是被限制在四翼以下的强者们,从规则的缝隙里挤出来的新划分,其中最强的超越之境,都已经可以比拟四翼级别,吞噬世界之力境界了。

    所以说,再往前迈出一步,无论是cosplay熊还是圣月贤狼,都要面对一个新的境界,按照以往的惯例,应该会有全新的变身形态才对。

    唉,不知为何这种说法让我想到了魔法少女的n段变身,有点累感不爱。

    咳咳,别老是吐槽自己,非要搞点实情出来,言归正传,我想告诉爱娃儿的事实是,圣月贤狼可能即将面临转型,到时候新的变身,可未必就是圣月贤狼那副模样了,说不定是五大三粗的狼人汉子,眼如铜铃,十块腹肌,脖子倍儿粗,四肢倍儿壮,问你怕不怕。

    当然,说不定也有可能完全变成女性……呜呜呜,别让我想到这种可能性啊混蛋!

    总而言之,无论是什么样的造型,肯定会和现在的圣月贤狼有差异,说不定力量属性也会有所改变,到时候不知道爱娃儿还认不认新的狼人变身,所以我才有此一说,看爱娃儿的表情,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不过,现在的爱娃儿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我是不是打开了一个不得了的潘多拉魔盒?不管先,我要跑路了。

    “你先好好想一想,我有点事要先走了……嗯?”

    飞快转身,还没来得及迈出脚步,衣服就被爱娃儿扯住不放,战战兢兢的回过头,她亮金色的圣洁瞳孔,此时正大颗大颗的落着泪水。

    “不……不要这样,不要走嘛,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扔下爱娃儿一个,贤狼大人,不要扔下爱娃儿不管可以吗?”

    “等……等等,我是你的长老大人,不是圣月贤狼啊!”以前想和爱娃儿拼命证明我和圣月贤狼是同一个人,现在我却想将两者分开,免得被爱娃儿纠缠,不能怪我狠心,毕竟这种情况我自己也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不要,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放手。”爱娃儿一边哭着,一边神色坚决的说道。

    “你这个人啊……让我该怎么说你好?”

    “是的,爱娃儿就是这样的人,一个自私自利,只顾自己的堕落天使,只要贤狼大人不要扔下爱娃儿不管,无论什么样的骂名,无论做出什么事情,也在所不惜。”

    “……”我瞠目结舌,天使若是厚着脸皮打滚耍赖起来,威力真是非同小可。

    “你等等,我变个身先。”感觉应付不过来这种突发情况,我决定变身圣月贤狼之后再和爱娃儿好好沟通。

    “不行!”爱娃儿紧张兮兮的一个抓紧,扯的我差点踉跄摔倒,由此认识到本体虽然晋升到了世界之力境界,但是和天使这样的全能水桶腰开挂种族相比,还是弱鸡一只。

    被我用诧异无语的目光盯着,爱娃儿似乎也知道她现在有多任性,低下头喃喃解释:“不行,还没有……没有办法面对贤狼大人,所以说……求求你了。”

    “你今天求我的次数比以往加起来都多了。”

    “我……十分抱歉。”

    “别道歉,你就跟我说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吧,或许想让我怎么样,不变身解决不了问题,变身你又不许,怪我咯?”

    “我也没办法,就是……就是不想被贤狼大人抛弃,没办法控制自己,抱歉,十分抱歉……”

    面对再三道歉的爱娃儿,我几乎绝望,本来只是想转移话题,借此开导一下她让她振作起来,这次可真的是玩脱了。

    “你放心吧。”想了想,我安慰道:“虽然我把话说的那么严重,圣月贤狼想要突破,却不是那么简单,等我完全消化掉月神大人给予的力量和能力,恐怕都要三五年。”

    没想到爱娃儿一听,更加紧张,哭的更厉害了:“只有三五年了吗?”

    呃,忘记了,天使的时间观和人类不同,大概三五年时间在她们眼里,只不过是一晃儿的功夫。

    “只是说最少要三五年,说不定一辈子也没办法晋升,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相信我。”

    “我不信。”

    “……”干脆利落的被反驳了。

    “像贤狼大人这样的天命之选,实力提升绝对不可能按部就班,就比如说这次,不是一连提升了两个境界吗?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次,在我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突破了,就扔下我不管了。”说着,爱娃儿死死抓着我的袖口不放,整个娇躯靠过来,额头抵在我上臂处,伤心哭泣,泪水一会儿就把衣服打湿了。

    “我保证,至少在突破前一定会通知你,不会让你来不及反应,这样总行了吧。”我万般无奈的做出让步。

    “真的?”爱娃儿抬起头,灰暗的瞳孔终于透露出一丝希望亮光。

    “真的。”

    “不骗人?”

    “不骗你,骗你我是蕾奥娜。”

    “很抱歉,让长老大人您迁就这样任性的我。”

    “谁都会有想任性的时候,我也经常这样,给大家添了许多麻烦,所以没资格说你。”我细声温柔的安慰,飞快撇了被紧抓的袖子一眼,小心翼翼问道。

    “可以松手了吗?”

    “嗯。”爱娃儿难为情的点了点头。

    片刻后……

    “所以说,答应了别人的事情,我觉得应该说到做到。”眼看着还是被紧抓的手臂和袖子,我远目望天。

    “会松手的……都是,稍微……稍微再让我抓一下好吗?我真的害怕贤狼大人会忽然在眼前消失,一想到这种事情有可能发生,心脏就难过的快要停止跳动了。”

    “好吧。”我耷拉着脑袋,彻底放弃了,她爱抓多久就抓多久吧,在回家吃饭之前能松开我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真的很尴尬呀,我十分明白,爱娃儿真正想要抓住不放的并非是我,只不过是透过我的手抓住圣月贤狼而已,问题是,我其实就是圣月贤狼,于是就这样被爱娃儿给强行人格分裂,产生了一种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蛋疼感觉。

    还好没人看到,这应该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要是被别人看到这一幕,我真是有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楚,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好。

    庆幸的回过头猫了一眼,我当时就生无可恋,瞳孔跟爱挖人一样发灰发暗。

    圣诞树的后面,从上到下,每一寸地方都能看到摇摆不定的影子,爬树叠罗汉也要偷窥,真是辛苦大家了。

    算了,这种时候,不正是展现自己死猪不怕开水烫一面的最佳时机吗?不,让我再把事情搞大一点,最好能让她们疑神疑鬼,猜破脑袋,偷窥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于是,我故意挪动一分,换成让圣诞树那边能够看得更加清楚的角度,随即伸出另外一只手,落到爱娃儿头上,摸头安慰。

    知足吧,圣月贤狼可不会那么温柔。

    结果还没来得及得意,一只白皙秀气的拳头就在眼眶里不断放大,最后砰的一声,差点把我的鼻血给揍出来。

    “抱歉,下意识就……”爱娃儿连忙收起拳头,顺便不动声色的将她头上的大手拨开。

    “我不是很习惯被别人摸头,尤其是男人,请长老大人见谅。”

    明明眼角里还闪烁着伤心的晶莹泪花,脸颊上还流着无助的湿润泪痕,爱娃儿却依然坚定不移的投来嫌弃目光,就差没把“请不要做出让我为难的事情我们没有熟到可以让你摸头安慰的程度倒不如说这种关系永远不可能出现”直接说出口了。

    然后,我眼角余光又看到圣诞树不自然的剧烈抖动起来,活像一个想拼命想忍住笑而使得全身颤抖不止的人。

    不,其实就是吧,你们也差不多给我够了,变成这副模样都是谁的错?!

    揉着泛红刺疼的鼻头,我一肚子气不知道该找谁撒去,只能臭着一张脸:“抓够了吗?抓够了就松手吧,已经不想再被人看笑话了。”

    大概是我的脸色真的很不好,爱娃儿的心情,也因为刚才的举动被抚平了不少,渐渐冷静下来,于是乎,我的手臂终于被松开了。

    但是随即,爱娃儿严词纠正了我:“这可不是什么笑话,大家也一定很关心贤狼大人,才在那边担心的观望。”

    原来她早就发现有人在偷窥了,话说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做出刚才的举动,就真不怕误会吗?这家伙也是相当程度的我行我素,固执起来的时候,根本不会在乎别人的视线和看法。

    再次深深叹息一声,我弯腰驼背,有气无力的往回走,感觉到背上的锅,好沉,好重,就像锅里坐了一个水晶。

    爱娃儿寸步不离的跟了上来,保持在一尺的微妙距离。

    我用相当不妙的目光,回过头望着她。

    “你该不会是……虽然松手了,但还是想这样一直跟在后面吧?”

    爱娃儿肯定的点了点头。

    “至少睡觉的时候能分开?”我面无表情,彻底放弃了劝她的念头,只求一个安稳觉,这宗该没问题了吧。

    “放心吧,不会让长老大人为难的,说实话要和在长老大人同一个房间里睡,我也不习惯。”爱娃儿依然不是客气的回答道,顿了顿,她补充一句。

    “我会拜托维拉丝安排一下,搬到长老大人隔壁的房间,请安心吧。”

    “呃……”我发出无力低吟,感觉背上背着的锅,又增加了一个单位的水晶。

    谁来救救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