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八十八章 做衣服
    ***************************************************************************************************

    “……”

    洗脸的时候,一双眼睛光明正大的往这边看。

    “……”

    洗脸的时候,一双眼睛光明正大的往这边看。

    “……”

    和女儿们散步的时候,一双眼睛光明正大的往这边看。

    “……”

    去酒吧的时候,一双眼睛光明正大的往这边看。

    “……”

    洗澡的时候……我说喂,你真的给我够了!!!

    想一起跟进浴室里的爱娃儿,被我愤怒的轰了出去,只听她嘴里还嚷嚷嘀咕着“也不是我想看的,我才不想看”之类的话语。

    不行了,这货已经彻底暴走,警察都阻止不了她的变态举动了,晚上睡着的时候,我甚至能从墙对面感觉到一双眼睛在直直盯着,差点没办法进入梦之境界。

    乘着澡遁暂时甩脱了爱娃儿,我漫无目的的四处乱走着,寻思着该用什么办法才能让这抖m天使安分下来。

    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得找个聪明人商量商量才行,第一时间想到琳娅和莱娜,可惜她们两个都回去了,还有拉斐尔,虽然肯定会遭到她的戏弄就是了。

    剩下的,留在教廷山的既聪明阅历又高的人,还有谁?

    艾卡莱伊?到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身为巨龙,她的部分观念和我们人类有着很大不同,所以偶尔会做出一些在我们看来很脱线的举动,相比之下恶龙蕾娜反而更能适应和融入到人类生活当中,因此只能将她列入最后一位考虑,再然后的话……对了。

    我忽然想到一个十分合适人选,既有着丰富的人生经验,足够的智慧,虽然会打趣我,但又不像拉斐尔那样肆无忌惮,就算被作弄,也透露着一股子成熟妩媚的温柔,偶尔玩笑开过头了还会把自己弄的很害羞。

    就冲最后这一句话,我说的也不可能是咪啪骑士,是萨绮丽才对。

    魔王村里有不少冒险者之家,都是一些单身人士数量多的小队,习惯性的住在一个屋子里头的家庭,萨绮丽就是和她的小队几位成员住在一起,或许是受到了魔女的可怕诅咒,她的小队里只有一个人结了婚,还是在第三世界才结的,这样一来他的家人来不了,所以现在姑且也算半个单身人士。

    萨绮丽是经常来家里蹭吃蹭住的常客之一,尤其是小黑炭来了以后,她更是以就近教导为名,经常跑来蹭饭,谁让维拉丝和碧丝做的饭好吃呢,蹭完了饭嘛,明明是走几步的事,也懒得回去了,继续和她的宝贝学生交流感情,反正家里空房间还有不少,于是就占了一个,一个星期里头有三四天都在。

    要不是小黑炭实在不习惯与我和黄段子侍女之外的人亲密接触,我估计萨绮丽会很期待每天抱着她一起睡,这营地魔女,或许是真的把小黑炭当半个女儿看待了。

    幸好,今天萨绮丽并没有在家里蹭住,否则有那抖m天使在,我还真不好去找她,拐过前面的街口,再走两脚就是她的小队的家了,作为拥有优先选择权利的第一批魔王军,这儿离我家大概只有不到一百米的直线距离。

    “小弟,你怎么来了?怎么,天使公主的艳福,就真的那么难消受?”见我罕有的登门拜访,萨绮丽窃笑不已,作为家里的蹭客之一,她当然知道我现在的处境。

    “唉,别提了,对了,绮丽阿姨,你这是在做什么衣服?”我见萨绮丽拿着布料在那裁剪,不由的好奇问道。

    该说意外呢,还是理所当然呢,这营地魔女对于女人擅长的一些针线活,很是拿手,厨艺也也不错,各种家务活都能信手拈来,照顾人也很有一手,虽然不像拉斐尔那样全能,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挑不出毛病的贤妻良母,也就喜欢作弄人,最后混了一个营地魔女外号这样的不算缺点的缺点了。

    所以说,这样的女人为何会单身?年纪都已经那么……

    “小弟,你~是~不~是~在~想~些~十~分~失~礼~的~事~情?”回过头,萨绮丽不知何时放下了布料,出现在眼前,伸手就扯住了我的脸蛋,脸上的明媚笑容,透露出猛虎一样的危险气息。

    “没……没什么,我只是在想,绮丽阿姨那么优秀,能配得上你的男人的确不多。”我连忙一记马屁献上,萨绮丽这才满意松手,回过头继续裁剪,一边说道。

    “你也也知道,我小队里的那两个臭男人呀,从来都不会好好照顾自己,虽然一个已经结了婚,但也没点一家之主的样子。”

    说到这里,萨绮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表示自己这个队长当爹又当娘,苦的很哇。

    “没办法,我就偶尔做点衣服给他们,省得露出屁股腚了也浑然不知。”

    “喂喂,萨绮丽,这样说我们也太过分了吧。”

    楼梯上探出一个脑袋,含笑发出抗议,虽然萨绮丽话是这样说,但她的小队成员我打过不少交道,就比如说刚才发话的人,是小队里唯一结了婚的,无论怎么看都是个干净整洁的暖男,并不是平时大大咧咧,特邋遢的那种。

    “哦,是吗?看来你是不需要了,正好,这件我就做给小弟吧,说起来还没给小弟做过衣服。”萨绮丽没好气的白了一眼。

    “不是织过围巾吗?”从楼梯上边探头的人,记得是名为奥兹的男人,露出揶揄笑容,不断冲我眨眼,似乎想暗示什么。

    “你……你怎么会知道的?”萨绮丽羞了个大红脸。

    “喂喂,我们好歹也住在一块对吧,你织围巾当然能看见,没有送给我们,怎么看也只剩下新人小弟了,难不成你还会织给拉斐尔?哦,好像确实也织过。”

    “闭嘴,那是我年幼无知,哼哼,以后不可能会有这种好事了,谁会织给那家伙。”一提到自己宿命中的对手,萨绮丽气哼哼的,手中的剪刀一挥,奥兹见状,连忙认怂缩头,招呼了一声“你们慢慢聊我和其他人去酒吧找点乐子”的话,随即,楼上好几道气息就消失了。

    “说过多少次了,给我好好走正门,别老学人跳窗!”萨绮丽对着外面气呼呼的喊了一句,却没有得到回应。

    “这些人啊……真是的,那么大人了还跟小孩一样,我怎么感觉我变成了这个小队的保姆了?我是队长才对吧。”

    “绮丽阿姨能者多劳嘛。”我讪讪笑道,她和她的小队成员,已经有着上百年的深厚交情,不是我这个外人能够随意插嘴的。

    “对了,小弟来找我有什么事?是想聊聊关于爱娃儿的事吗?”

    “绮丽阿姨英明。”我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

    “嗯哼,你也就只有在有麻烦的时候才会找我商量了,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弟。”营地魔女大人气哼哼的不满说道。

    “来,举起手臂,虽然是看一眼就能大概明白的中规中矩身型,不过想做的贴身舒服一些,果然还是得量量。”

    “那个……不用了,维拉丝她们给我做了很多,穿都穿不完。”我想起家里挂满几个屋子的衣服,擦了擦额头汗水,原本以为萨绮丽是在开玩笑,没想到她真的打算给我做。

    “怎么,不稀罕我做的?”正低头量着胸围的萨绮丽,抬头白了我一眼。

    “不,怎么会呢,只是怕辛苦到你了。”

    “放心吧,这种事情轻松轻松,也不看看我做了多少年,就算是维拉丝,在这方面怕也是比不上我吧。”

    “那是当然,绮丽阿姨经验老道。”我抓住机会就是一顿猛夸,岂料这次拍在马腿上边了。

    “你是想说这是因为我的年纪比维拉丝大许多的关系?”

    “……”女人啊,果然是难以理喻的生物,心情好的时候你骂她,她都当你在夸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夸她她也能强行找到黑点对你生气一通。

    “好了,这样一来就行了,期待几天过后的新衣服吧,现在开始正题,我怕爱娃儿很快就能找到这里。”

    萨绮丽一句话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下意识东张西望,生怕发现那双眼睛忽然出现在窗户或门缝里,再这样下去,这抖m天使在我心目中都快要变成贞子了。

    “看来你是的确被爱娃儿吓怕了。”见我这副狼狈的模样,萨绮丽忍俊不禁。

    “换你你不怕?感觉继续这样下去,我神经都要衰弱了。”抱着头,我呜呜悲鸣起来,求助的看向萨绮丽:“绮丽阿姨,你有什么好办法不,让那抖……让爱娃儿别再这样跟着我,盯着我,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想到解决的办法对吧。”

    “哎呀,就算小弟你说些好听的话,我也不会一时脑热,点头答应下来哦。”

    “怎么这样,就帮帮我吧。”见萨绮丽不想插手这趟浑水,我悲鸣的更加厉害了。

    “不是我不肯帮忙,确实是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暂时而言吧,爱娃儿的固执你不是没有领教过,只有圣月贤狼才能劝服得了她,但是她又不敢面对圣月贤狼,这不是已经成了死循环吗?”

    “唉,为什么我会那么倒霉。”情知萨绮丽说的是大实话,我无奈的抓起了头发,大脑凌乱成一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