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八十四章 说好的主线任务然并卵
    ***************************************************************************************************

    这还真是个艰难的选择呀,不过探究内心,我其实还是更倾向于cosplay熊更强大,判断的依据无他,cosplay熊的实力和技巧,是我一手一脚亲自磨练出来的,是自己所熟悉和了解的力量,当然更有自信一些。

    圣月贤狼,虽然我掌握了它的力量,但是我并没有理解的它的力量,也并不是自己亲手磨练出来的,说对它有信心你会信?

    这么说起来,我忽然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关于圣月贤狼和cosplay熊的对比,两者完全就是相反的案例,一个是富家大小姐的白富美之路,一个是穷小子的艰苦卓绝奋斗之路。

    或者用更形象一点,更美式漫画的比喻来形容,那正印证了一句话,富人攀科技,**丝靠变异。

    想想cosplay熊一路的晋升过程,可谓充满了血泪奋斗史,大多都是在激烈的战斗之中取得突破,算是比较常规的晋升方式,而圣月贤狼呢?简直就是龙傲娇发家史,突破到领域级的妖月狼巫,是多亏了人妻骑士指点相助,突破世界之力级的圣月贤狼,则是借助了督瑞尔的永冻之力刺激,突破到世界中级,算是最努力的一次了,是在第二次天狐考验,和一大波历代天狐大战来一场,最后又是在人妻骑士的刺激下突破了。

    最后就是现在了,接受月神大人赠予的力量,从世界中级一步登上青云梯,来到了世界巅峰之境,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赶上了一直辛辛苦苦才将圣月贤狼甩在屁股后头的cosplay熊,如此巨大的对比之下,熊人变身简直要哭瞎。

    因为圣月贤狼和cosplay熊都是属于自己的变身,所以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才好,所以便露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言归正传,刚才提到圣月贤狼和cosplay熊的比较,非要我做一个结论的话,那么我认为,假如两者真的对上,很有可能自己对圣月贤狼的信心不足,会成为最大的弱点,其次便是容错率的问题,圣月贤狼皮太脆,相比较之下,我还是更喜欢使用cosplay熊战斗,可以莽一点,被敌人胖揍了,打几下滚就能若无其事的拍拍熊皮站起来继续战个痛,这是圣月贤狼无论如何都无法比拟的优势。

    正因如此,在cosplay熊状态下,我可以肆无忌惮的捏出骸骨巨龙大战一场,而在圣月贤狼形态下,我却没有把握,不敢这么做,说到底还是一个字,认怂。

    算了,多想无益,还是开始修炼吧。

    拍拍屁股站起来,我已经简单的给自己制定了修炼时间分配,一半时间修炼圣月贤狼,一半时间修炼cosplay熊,怎么样,很合理吧,我才不会告诉你我是不经大脑随便决定下来的,反正自己现在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cosplay熊的修炼也差不多到了瓶颈,随意分配一下就好。

    话说回来……

    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仔细想想,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忘掉了一个啰啰嗦嗦的家伙,难怪觉得有些安静。

    艾芙丽娜那家伙,莫非又睡死了?可恶,我好(轻)不(而)容(易)易(举)战斗力飙升,还想更这货好好炫耀一番呢,竟然给我玩装死。

    还有就是,每次我做那种奇怪的梦,之后艾芙丽娜就会冒出来说些更加奇怪的话,这次竟然没有这么做,也是让我分外的奇怪和不习惯,难道说这把锤子剑变性了?

    “你才变性了,你全家都变性了!”念头刚刚升起,艾芙丽娜气急败坏的声音忽然想起。

    “果然是躲在暗中偷窥吧你这家伙,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把剑!”我毫不客气的反咬一口,可不是吗?这家伙在我说完它的坏话后立刻就冒头,不是跟踪狂偷窥狂是什么?

    “你自个在那叽里咕噜自言自语,打扰到我睡觉了,还好意思说我?!”艾芙丽娜大怒。

    “有吗?先不说这个。”我轻咳几声,麻溜的转移了话题,随即洋洋得意道。

    “发现没有,我现在深不可测的力量,害怕了么?”

    “啊呸,你也就傍上了一个神灵的大树,以为我不知道?”

    我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明白,艾芙丽娜知道这件事也不奇怪,毕竟这货可是神出鬼没,只不过,它察觉到了月神大人,月神大人却没有察觉到它的存在么,哼哼哼,真可疑,来历不明的家伙。

    “来历不明?”艾芙丽娜的声音听起来快要气疯了。

    “本大人委屈自己跟了你十几年,就被认识才两个月的,一口一句肉麻兮兮的月神大人比下去了,变得来历不明了,你这混蛋忘恩负义也该有个限度吧。”

    “错错错,月神大人可是上辈子就和我认识了,既然你知道了她的存在,难道还不知道这种事情?”

    “我当然知道。”艾芙丽娜语气不善,骄傲异常:“你又怎么知道我和你这家伙上辈子有没有孽缘,我记得曾经提示过吧,我可是陪你这混蛋受了不知几辈子的罪。”

    “你不说清楚,我又怎么会知道呢?”我摆出无辜表情:“你既然想让我知道我和你的孽缘有多深,就该告诉我才对,来来来,说点什么吧。”

    “滚,你还真敢用这么肤浅的激将法,把我当笨蛋了吗?”

    “真是绝情绝义,忘恩负义。”

    “哼哼哼,我是怕到时候说了,你会更……”意识到再次中了我的激将法,艾芙丽娜怒不可恕:“你滚开,别和我说话!”

    “别这样嘛,不说就不说,用不着那么生气,我们聊点其他的。”

    “没空和你聊,少烦我,还有……”顿了顿,艾芙丽娜终于说出了它这次冒头想要告知的事情。

    “你这家伙,都不好好看一下自己的属性吗?”

    “属性?有什么好看的,我早就背熟了,难道说是……”艾芙丽娜这么一说,我想起的确是很久很久没有看过自己的属性了,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事情,到了我们这个级别,除非升级或是换了新装备,否则一年半年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只有新手才闲着没事总会看几眼自己的属性,幻想着那些属性数值后面忽然加上一串零会是什么效果。

    艾芙丽娜这般提醒我,肯定不是因为我的属性怎么样了,怕是我突破到了四翼境界,它都不会真正惊讶,要说这里面唯一能引起它主意的,想来想去也只有……

    打开属性一看,我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职业后面,有关于救赎者的内容又发生了变化,那是换成用鲜血淋漓般的笔墨,所浓重书写出来的字语,光是看着就给人一种窒息压迫感。

    救赎者:前进,或是后退,最终的抉择时刻即将来临。

    “……”

    沉默数秒过后,我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简直就好像是恶作剧一样,这算什么,原来救赎者的介绍就是主线任务吗?

    “有何感想?”艾芙丽娜的声音好像飘渺了几分。

    “答案我以前不是已经给过了吗?”

    “不打算改变主意?”

    “嗯啊,至少现在没有找到改变的理由。”

    “你这种觉悟……是不够的呀。”

    “我连要做出什么选择都不知道,又怎么能以此相对于的产生觉悟呢?”说到这里,我很是有些不满。

    “艾芙丽娜,这真不是你捣鼓出来的恶作剧?”

    “不是我,也不是恶作剧。”艾芙丽娜的声音格外平淡,平淡的让人感觉得到它的认真。

    “有时候我会怀疑你会不会就是幕后**oss。”

    “我要是幕后**oss,我不会先把你捏死算了,而且就算有阴谋,也不会找你这种智商只有9的家伙来当对手吧!”

    “……”它说的如此有理,我竟无言以对。

    “总而言之。”仿佛要重新确定自己的信念,我握紧了拳头:“我想要保护大家,拯救这块大陆,尽自己所能。”

    “保护和拯救也分很多种……算了,现在说这些你也不明白。”

    “你知道就好,要么和我说清楚,要么就少在那故弄玄虚。”我翻了翻白眼,艾芙丽娜这家伙,认真起来的时候还真是格外讨厌,令人不爽。

    “我说过吧,如果你是认真的,我会和你坦白一切,但是,你有可能会失去一切。”

    沉默数秒,我背对着声音方向,不耐烦的罢了罢手。

    “走开走开,我要修炼了。”

    “切,打扰我睡觉的家伙到底是谁,不要再在那自言自语了,小心有一天被当成精神病抓起来电疗!”艾芙丽娜不甘示弱的冲我嚷嚷道,气氛再次活跃起来,仿佛刚才的沉重都是错觉。

    只是冒了片刻的泡,这锤子剑就重新潜水了,我也是毫不犹豫的关闭了属性,不再对透露着神秘和压迫的救赎者信息,抱有任何猜想和担心。

    比起这个,摆在眼前的七巨头威胁才是重中之重,其余一切都可以先放到一边,大不了……就是一死吧,一死百了,我就不信这啥子救赎者透露出来的诡诡异异信息,还能将我重新拉出棺材鞭尸。

    啊呸呸呸,我怎么忽然就悲观了,谁要死了?我可是要和维拉丝一起放羊,和琳娅一起打造百族大联盟,和莎拉一起共建爱巢,和阿尔托莉雅一起统治精灵王国,和蒂亚一起看日出日落的救世主啊!!!

    想到这里,我power全满,干劲十足,两眼燃烧着焰火,嗷嗷叫着开始了长达六十多个小时的修炼……

    睁开眼,意识尚且有些恍惚,果然,六十四个小时和二十八个小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长达六十多个小时的修炼,竟然让我产生了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早已熟悉的天花板,都变得有些陌生和久违。

    果然还是……不对,慢慢就会习惯了。

    用力摇了摇头,将这份陌生隔世感从脑门里甩出,刚想动弹却发现身体被八爪鱼式的牢牢抱住,动弹不得。

    差点忘了,原来是水晶和琪露诺这两个小笨蛋。

    对她们而言,现在只不过是过了八个小时,睡了一小觉吧。我有些感叹,自己这样的境界就能一天多出六七十个小时修炼,那比自己更强不知多少倍的人鱼之王呢?还有埃里雅,虽然实力还不够却老早就开始修炼梦之境界了,莫非人鱼一族的特点就是耐得住寂寞?

    “起床了,你们两个小家伙。”我挪了挪身子,想要弄醒睡的正香的水晶和琪露诺,岂料她们只是梦呓一声,睡的反而更沉。

    没办法,只好拿出绝招了吗?

    我转动唯一还能动弹的脖子,附耳水晶,轻轻呵声:“开饭了。”

    然后,这只吃货龙一个弹跳起床,留着口水东张西望,像是饿了三天三夜似的:“饭,哪里,饭,水晶饿了。”

    很好,搞定水晶一个,剩下的琪露诺也就不难了,看我的取消变身大拥抱!

    “呜哇哇,妈妈的男人好恶心,臭臭的。”数秒过后,琪露诺嚷嚷着,带着悲鸣声飞窜出了房间。

    嗯哼,这是智商上的压制。

    “大人,感觉怎么样?”维拉丝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似想看出点什么端倪。

    “能有什么感觉,就是修炼呗,肚子稍微有点饿了,早……哦,时间不对。”眼角余光瞅到天色,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早餐过后去睡的,也就是说现在是下午时间。

    “放心吧,今天的晚餐会提前一个时间,做了大人最喜欢吃的哦。”贴心的小狗狗维拉丝抿嘴笑道。

    “我就知道维拉丝对我最好了,来……”刚刚张开怀抱,这只害羞的侍女小娇妻就飞也似的逃跑,溜进厨房里忙活了。

    嘿嘿嘿,厨房吗?你这是自寻死路。

    我正想跟进去干点坏事,补充一下在梦之境界里修炼了六十多个小时后的空虚寂寞,就在这时,双子公主回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