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八十一章 幸好脑袋先着地
    ***************************************************************************************************

    梦,白色的梦,迷雾和谜团交织的世界。

    看不到边,伸手不见五指,除了自己以外感觉不到任何声息,静悄悄,哪怕可以弄出声响,也很快就会被白色的迷雾所吞噬,时间停止流逝,空间感变得荡然无存,这里仿佛是世界的终结,或是森罗万象的始点。

    啊啊,还是熟悉的味道,原来的配方。

    站在迷雾深处,我目光淡漠,内心没有丝毫波动。

    这个梦,到底何时才是个终结呀,一个人的独角戏总是唱不腻吗?

    深深叹了一口气,凭借多年经验(?),我知道只是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干的话,是永远都没办法从这个白色的梦中苏醒过来,只能配合导演强行演一波了。

    迈出略为沉重的脚步,我径直朝一个方向走去,前方的迷雾就似一张张幕帘,随着我的前进,被一双双无形的手掀开,似在迎接我的到来,可惜,辜负了它们的美意,我可是一点都不高兴来到这种地方,其他还好说,每次每次醒来过后,眼睛都跟扭开了的水龙头似的,让女孩们担心了好几次,我这个人,还有这个奇怪的梦,为什么总是不让人省点心呢?

    渐渐地,寂静雪白的世界,出现了一丝一缕,如同幻觉的声音,我打起精神,终于来了吗?快点哭完让我回家吧。

    加快脚步,很快,重重迷雾之中,终于出现了我要找的熟悉身影。

    到此为止,我停下脚步,还是按照国际惯例……咳咳,不,是以往的经验,从这里开始就没办法再接近,只能默默当一名观众了,就好像来到影院,难道你还能钻入屏幕里和演员互动不成?

    嗯,这个比喻好像蛮形象生动的,要是能再来一杯可乐和爆米花就更好了。

    不,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忽然发现前面的景象,和自己猜想的有点不一样。

    迷雾之中竟然出现了第二道人影!

    怎么回事,是我刚才说了看腻了独角戏,所以才强行加入第二名角色,就是为了打我的脸吗?导演你也太与时俱进,剧本改的太快了吧喂!

    新加入的角色,个头小小的,似乎还是个很小很小的孩子,是吗?那位少年终于有孩子了,但谁能告诉我,只有一个人,还是一名少年,怎么样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在线等,挺急的。

    而且这名少年……我仔细一看,是不是瘦了点,不不不,瘦太多了,不不不,看那从迷雾之中所呈现出来的影子形态,与其说瘦,倒不如说已经变成了一副骷髅架子了啊,你到底做了什么才能瘦成这样!一个人闲着无聊天天在家发电兼之营养不良导致身体被掏空吗?!

    这次的槽点太多,我都不知道该先吐槽哪个好了。

    当然,这次的气氛不用以往,也是我还能嘴贱的原因之一,和以前刚刚进入这个白色的迷雾世界时,就能感受到的浓浓悲伤感不同,这次似乎很平和,甚至是……有些温馨和欢快的气氛。

    证据就是,眼前这位疑似用爱发电消瘦如骨的少年,不再是凄凄哀哀,要么抱着一把破剑自怨自艾,表示自己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要么在手上涂抹些红色染料,表示自己杀了人犯了罪警察叔叔快要来了而在伤心哭泣。

    ——如果换成这种剧本的话,中二度简直爆炸不是吗?

    或许是因为第二道人影出现的关系?

    骤然展开的新剧本,让我静下心来,仔细观看。

    那道很小很小的,疑似小孩的身影,手脚并用爬到了少年身边,举起小手,咿咿呀呀。

    好吧,看来自己猜的没错,与其说是小孩不如说是婴儿更加合适,怎么看都只有两三岁的模样,我就不吐槽它打哪里了。

    “终于……终于……”还是熟悉的少年声音,果然并没有换主角——忽然间瘦的那么厉害,我都怀疑是不是导演换人了。

    咿咿呀呀的婴儿被抱了起来,少年激动不已,断断续续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第一个……世界……宝物……一切一切……开始……”

    说些什么啊?

    我皱起眉头,无论如何将耳朵伸过去,还是听不清楚少年到底在说些什么,想要表达些什么,只能听出来他现在很高兴,很激动,很喜欢手中抱着的婴儿。

    “咿啊~~~啊啊~~~咿呀~~~”

    怀里的小东西不安分地动来动去,充斥着活力和欢快的叫喊着,感觉似乎也很喜欢抱着自己的少年。

    “不害怕……我……太好了……担心……这副模样……吓着……害怕……”

    少年的声音比刚才还要激动,小家伙的亲热举动,显然让他很开心,只可惜信号还是很不好啊,让我颇觉遗憾。

    “对了……名字……你的……名字……”忽然,少年想起了,似乎应该给眼前新生的小家伙取个响亮动听的名字。

    于是,他做了一个让我差点喷饭的举动——将怀里的小家伙高高举起,抬头一看。

    “性别……可爱……我……女儿……”

    卧槽你确认个性别偷偷来就行了用得着这样将人家举起来强势观看吗?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变态吗?!

    更让我无语的事情发生,就在少年举起手中的婴儿,确认了性别时,一道曲线水柱将一上一下两道人影连在了一起。

    乐极生悲的少年,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被尿了一脸。

    “哈哈哈……调皮……女儿……女儿……女儿……”并没有介意这种事情,或者说语气还有几分新奇感的少年,欢快笑着将小家伙放下,继续抱着。

    “……”我有点担心了,这货怎么看都是个新手父亲,不像是会照顾小孩的样子,真的能把他怀里的小家伙养育长大吗?就算小家伙能顺利长大,能被教育好吗?不会变成不良少女或是家里蹲废宅吧?

    可惜,再怎么担心也没有用,我又不能穿过【屏幕】对少年说,带孩子你不行,还是让我来吧。

    “对了……名字……”确认了性别之后,少年又想起最重要的事情。

    给他的新生宝贝女儿,取一个名字。

    我竖直耳朵,下意识摆出咬牙切齿状,要是这个毫无经验的家伙敢取什么奇怪的名字,我就算砸碎屏幕也要冲上去和他理论理论。

    于是,在即将取名字的时候,怀里的无辜小家伙,再次被她的笨手笨脚父亲高高举起,这一幕忽然间让我想起了狮【哔】王。

    不,等等,狮【哔】王什么的先放在一边,我认为首先要做的事情应该是打妖妖灵,确认性别也就罢了,你到底要将这种变态的举动做上多少次才甘愿?!女儿长大以后若是能回忆起这一幕,知道你一而再的盯着她下面看,跟你断绝父女关系都算是大事化小了!

    “承载……世界……梦想……你……名字……”

    高举女儿的变态父亲,啰啰嗦嗦了一大堆,断断续续的根本无法让人听明白,不过我也不在乎,不知为何竟然有些紧张,自己似乎很关心那个小家伙,只想听到少年到底给她取了什么样的名字。

    “梦!”

    伴随着一声清晰的吐词,这次导演总算没坑,没有在最关键的时刻给我玩音频失真,让我听了个清楚。

    梦……梦……梦……

    我不断地喃喃重复念着这个字,内心深处升起了一股无法言喻的温暖和怀念,那一直想要刻意保持冷静和冷漠的硬邦邦脸颊,不由自主的柔和下来,舒展开来,露出了发自灵魂喜悦的笑容。

    是个好名字,我就原谅你的那些变态举动吧。

    随即,白色的迷雾世界破碎,没等我再留恋的看上那道小小身影一眼,所有一切,包括自己在内,就被一个巨大的漩涡吸入里面。

    “疼疼疼……”揉了太阳穴睁开眼,我从梦中苏醒了过来,迅速摸了摸脸颊,这次没有竟然没有哭,反而是梦中带笑,额滴娘呀,是不是该放串鞭炮庆祝一下?

    等等……

    “是谁?!”我虎躯一震,对着想要蹑手蹑脚,在我完全清醒过来之前迅速离开的身影大声喝道。

    偷偷潜伏进来,又在我醒过来的时候,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打算溜走的家伙,是水晶?还是琪露诺?亦或是贝雅丫头?又想乘着我睡着的时候恶作剧吗?不可原谅,这次我非得好好教训她们一顿不可,让她们知道我这个一家之主的威严,不容侵犯!

    可是入目的娇小背影,那后脑勺上边十分醒目,几乎是标志性的红色蝴蝶结,却将我的猜想一一否认掉了。

    “灵梦,你跑我房间里干什么?”我不解的问道,这红白公主虽然平时没个正经的样子,节操唰唰往下掉,但却不是会做出乘着我睡觉的时候对我恶作剧这种无聊事情的人,也就只有水晶她们才如此调皮。

    “这个嘛……这个……”红白公主飞快转过身,面对着我的审视目光,额头渐渐冒出了汗。

    “你手里藏的是什么?”我注意到她背过去的小手,不由问道。

    “没……没什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对兀而言。”眼看就要被揭穿,红白公主转身二话不说跑路。

    “休想!”我从床上直接起跳,飞扑追上,将她从后面拎住,这无节操巫女对我的德式拱桥摔是百分之百完全躲闪免疫,但是再普通不过的老鹰抓小鸡,却百试百灵,轻而易举就将她拎住了。

    “我看看到底是什么,竟然是些白纸,你来我房间就是为了偷这玩意?”握住红白公主的手腕抬起一看,我无语了。

    “胡……胡说,读书人偷纸,怎么能算是偷呢,兀不能无赖好人。”红白公主犹自挣扎狡辩。

    “是是是。”我都不想吐槽了,手一松将红白公主放开。

    “只是想要纸的话,跟我说一声不就行了?”

    “你在小看人吗?吾等可是高贵高傲的巫女一族公主,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跟人讨乞的辱没身份之事?”

    “不问自取更加严重吧。”

    “没有被发现的话,就没关系。”红白公主竖起大拇指,冲我露齿闪亮一笑。

    “……”我只想问节操何在?

    “那么,急着要纸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以前你再怎么着急可都没这么做过,难道说你的神社又被拆了?”

    “什么叫神社又被拆了。”红白公主不满的抗议道:“自从上次被拆以后,就一直没有重建好不好,找不到任劳任怨的免费苦力来帮忙,何来又被拆这一说法,兀可真是太失礼了。”

    “抱歉。”抱歉,我不应该对你这个人抱有希望的,我真的错了。

    “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为了狠狠教训水晶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红白公主露出忿忿不已的表情。

    “水晶?她怎么了?”

    “严格来说,这份怨恨得从十五年前说起……”

    “请从昨天说起。”

    “好的,是这样的,昨天吾等正闲坐在教廷山船头上边,一边喝茶,一边吹风,一边思考暗黑大陆的未来道路。”

    “原来你竟然是如此忧国忧民的公主殿下,我真是太感动了。”我面无表情,语气夸张而生硬的赞美道。

    “嗯唔,兀再多夸一下也没关系。”红白公主很享受的样子。

    “不,我特别想将那时候的你推下去。”

    这话刚说完,红白公主就露出了幽怨表情,仿佛在说,不愧是笨蛋父女,都是坏人。

    “难道说……水晶那家伙将你从船头上推下去了?”

    “正是如此。”

    “……”我该怎么说呢,水晶干的漂亮?

    “等等,你会飞吧,就算被推下去了也没关系吧。”我忽然想起,这货十分擅长飞行,暗道自己差点就上当,被忽悠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飞行的确是吾等引以为豪的技巧。”红白公主脸色不改的解释道:“当时思考的太深入了,正到关键时刻,所以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被推下了教廷山。”

    “……”你活该啦。

    当然,心里是这么想,我还是得挤出两滴同情的泪水:“那真是太可怜了,不过也不至于那么生气吧,以你的实力,就算从再高十倍的地方掉下去也不碍事。”

    “话虽然是这么说……”红白公主的眼神再次变得幽怨:“但是落地的地方,正好有一根手臂大笑的凸起石块,额头狠狠磕上去了。”

    “哪里?哪里磕着了?”我莫名其妙的心疼了一下,伸手就在红白公主的额头揉起来。

    “上面,再上面一点。”似乎很享受这种举动,红白公主不断指挥:“还有往左一点,对,就是那里,右耳上边似乎也还有一点疼,还有这里……这里……”

    在红白公主的指挥要求下,我几乎将她整个脑袋揉了个遍。

    “最后是这里……”红白公主指了指平乏的胸口。

    “好的好的……谁会上当啊混蛋!”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道。

    “真可惜。”

    “一点也不可惜!”

    “真遗憾。”

    “一点也不遗憾!”

    “兀的心,到现在可是都还疼着。”

    “疼你妹!说到底就算下边有这么一块石头恰巧给你磕上,对你来说也伤不到哪去吧。”我终于回过神来了,别说是区区一块石头,就算下面放把斧头让这红白公主拼命磕下去,大概也是斧头先疼吧。

    “不,兀有所误会,并非是因为疼的关系,若是这种程度,吾等也不至于如此气愤。”

    “那到底是为什么?”

    “兀仔细想想看,若非脑袋先着地,而是下体,屁股刚好坐下去的话……”

    我:“……”

    已经不想再和这无节操污女说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