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八章 篝火夜话
    ***************************************************************************************************

    小亚瑟王从维拉丝那拿来了比她要大几十倍的一口铁锅,毫不费劲的挂在篝火上面,烧热了水,然后将依然比她要大上十多倍的一个酒坛,润在温水之中,一套流程下来,娴熟无比,显示着这小家伙小不点,也是资深的杯中客。

    月神在一旁静静看着,没有出声,任由篝火的噼里啪啦,在夜幕笼罩的月桂树海中述说着寂静,花香浮动,别有一股静谧冷清的美感在心头打转。

    等锅中之酒温好,亚瑟王才开口打破宁静,声音少了几分平时的奶声奶气,多了沉甸甸的威严:“已经睡着了?”

    “诶,已经睡着了,睡的很沉,是熟悉的睡脸。”月神轻轻笑道,她知道亚瑟王指的是谁,两人从一开始就似打哑谜般,诸多话语心照不宣,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看出来,或许这就是英雄伟杰之间的默契。

    “那就好。”伴随着话音,篝火似被添了几杯烈酒,猛地高涨,焰舌窜上一人多高,橘色的炙热焰光,让月神忍不住微微把眼一眯。

    等焰舌停止剧烈的摇曳,老实下来,缩回半人高的时候,金发长辫的王者,静坐在月神对面,气势威严如渊,立身之处,目光所指,心之所向,浩瀚天地,仿佛皆为国土,万物臣服。

    然而,这股恐怖的气势,却被收敛在一方小小的篝火范围之内,没有惊醒任何人。

    “亚瑟王陛下的英姿,果然令人心醉神往。”

    月神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真人版亚瑟王,神色流露出敬仰之色,哪怕同为跨时代的英杰,也会被亚瑟王那份独一无二的风采所吸引,当年的巨龙何等心高气傲,天使恶魔都可以不放在眼中,唯独却和亚瑟王交好,由此可见一斑,月神虽然贵为天地间独一无二的神灵,但是在人格魅力这项,依然要逊色亚瑟王不少。

    “你我之辈,客套话就无须多说了。”拾起酒坛,摆好两个酒杯,无声倒满,将其中一杯递给月神,亚瑟王威凛而豪迈的说道。

    “这可不是客套话。”

    “本王可不懂得礼尚往来,互相吹捧这种活,雪莉尔比较合适。”露出淡淡缅怀之色,亚瑟王举起杯中之物:“能在这个时代和你相遇,实乃奇妙之缘分,本王先干为敬。”

    “我也这么觉得,哪怕纵览十万余年,做梦也不会想到,竟然能和亚瑟王陛下在此相遇。”月神缓缓举起酒杯,跟着一口饮尽,琥珀色的果子酒,醇厚温润,热过之后,更是散发出一股迷人的秋熟之香,丝绢一般划过喉咙,稍后一秒,热烘烘的感觉便从胃壁扩散到全身无数毛孔,使得夜间抚过肌肤的清凉秋风,也变得温暖起来。

    一杯过后,亚瑟王神色如常,而圣月贤狼的俏颜,却已经多了几分绝美醉人的红晕,让橘红的火焰也黯淡失色。

    看来,月神的酒量,多多少少也被某德鲁伊给拉低了平均值,毕竟身体的反应很老实。

    “亚瑟王陛下,不介意我擅自做主,增加一位客人吧。”

    “无妨,只要不是把他叫醒。”

    “谢过陛下。”月神半眯着眼,越发醉态可掬的样子,纤滑小手轻轻一招,一匹洁白无瑕的巨狼却是出现在她身边,趴伏蜷曲着腰身,似怕月神夜风着凉,用自己柔软纯白的皮毛将她半围绕着。

    “他的召唤兽?”亚瑟王微微好奇,并没有想到月神所说的客人会是小雪。

    “诶,最近才发现,小雪似乎……和我特别投缘,对吧,小雪。”月神伸手轻轻梳理着小雪的毛发,小雪低低嗷呜一声,温顺的将毛茸茸的狼脑袋拱了上去,任由月神抚摸。

    稍作嬉戏后,换月神给亚瑟王斟酒,两人一言不发的喝下第二杯,再换亚瑟王互斟,光是这份默契,以及杯酒交心的气氛,便让人觉得这两个人是多年的老朋友。

    “亚瑟王陛下……似乎不想让他看到你这副模样?”

    十数杯下肚,月神的神色越发迷离醉美,举止却依旧优雅高洁,不见丝毫醉态,可见哪怕被某人的身体拉低平均线,这位神灵的酒量依旧不俗,率先的,她出言打破了沉默,从亚瑟王刚才的举动中很容易看出来这一点。

    “没错。”

    “怕吓着了他?”

    “没错,毕竟是个胆小没用的男人。”不知道想到什么,面色威严,不苟言笑的亚瑟王,露出了淡淡笑意。

    “太宠着他可不行。”

    “这句话应该换本王对你说才是,虽说是迫不得已的拔苗助长,但你的方式未免也太过肆无忌惮了。”

    这次轮到亚瑟王回敬月神了,早在之前,她就已经看出来,并对阿尔托莉雅她们说过,要抓紧机会,月神对她们的提拔训练,只不过是顺带行为,这话并没有丝毫夸张。

    或许其他女孩看出来了,或许没有,但是,眼界高出亚瑟王,却是在第一眼就已经看出了月神的打算,和阿尔托莉雅莎尔娜露西亚她们的一次次战斗,月神正用自己的每一招每一式,给圣月贤狼的身体刻画上强大的惯性,这份惯性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战斗里,已然成型,等某德鲁伊取回身体,肯定会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战斗技巧在懵懂之间,便已超神,随心所欲挥出的一招一式,便有着巧夺天工之型髓。

    教人教到这个份上,除了月神也是没谁了,这已经不是手把手的交,而是身心交融的免费无偿代打代练,血本无归了。

    诚然,如亚瑟王所说,这种做法算是丧心病狂级别的拔苗助长了,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会严重限制某德鲁伊自身的发展道路,但是,这些日子以来的灵魂交流,让月神早就已经清楚,某人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磨练圣月贤狼,如果自己不拔苗助长,那么可能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内,圣月贤狼都不会有太大提升。

    地狱一族的压迫,迫在眉睫,如果连现在都掌握不了,拯救不了,谈何未来呢?

    亚瑟王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只作调侃,由始至终都没有阻止月神。

    “是吗?”听到亚瑟王这么说,月神抿嘴轻笑着,再次将杯中的美酒引颈喝光,半倚在小雪身上,神态似醉非醉,娇艳无双。

    “这是现在的我,仅能尽到的绵薄之力,亚瑟王陛下可是羡慕了?”

    “……”无言的添满杯子,亚瑟王喝了一口闷酒,才闭目开口:“现在的你可没资格嘲笑本王,但是无法否认,哪怕再怎么样,也比本王强,本王……却是连绵薄之力也无法尽到,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家在这个漩涡里挣扎努力,这样的我,若是让当年的那些敌人知道了,定会大声嘲笑,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输给了这样的家伙……吧。”

    “亚瑟王陛下不愿意信任她们吗?”

    “并非如此,本王只是痛恨无法将局势掌握在自己手中这种感觉,仅此而已。”

    “不愧是亚瑟王陛下。”月神笑的美目完成了两道淡淡月牙儿,这份掌控一切,舍我其谁的王者气势,是尚未成熟的阿尔托莉雅未曾拥有过的。

    “想嘲笑本王的话,也只有这一次了。”亚瑟王一脸漠然,背后的金色辫子甩来甩去,甩来甩去,那一撮尖尖的发尾,犹如愤怒的蝎子尾巴,要对准谁猛地刺去。

    “亚瑟王陛下说笑了,这样的我可没有资格嘲笑任何人,相反,哪怕是卑劣之徒,亦可尽情的嘲笑眷恋凡俗,贪生怕死的我才对。”

    “你又何须在乎他人眼光?”亚瑟王接连喝了三杯,目光灼灼。

    “本王尚且贪生,谁敢嘲笑?”

    “亚瑟王陛下觉得,我是在乎他人看法的人吗?”与之相反,月神捧着早已经空无一物的酒杯,恬静望着夜幕。

    “只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吗?如果……如果当初,我能再……”用力眨了眨眼,收回目光,落到亚瑟王身上,月神嫣然一笑。

    “不过,已经够了,能够找回如此之多已经失去的宝贵东西,能够和这些温柔的凡人相遇,我已经……”

    “已经满足了?”

    “早就应该满足了才对,你看,我又厚颜无耻的耍赖了,天上的神灵伙伴们,大概也在为我而感到羞愧吧。”

    面对月神笑容柔美的玩笑之言,亚瑟王的神色却更加低沉,一杯接着一杯,一坛接着一坛的喝,此后,两人再也无言,唯有美酒醇香,淡淡秋伤,缭绕不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