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六章 源觉
    ***************************************************************************************************

    怀着这种疑问,当大家想要问个明白的时候,小亚瑟王却已经在维拉丝头顶上睡着了,这种时候就算是蕾奥娜,也不敢再作死去将她叫醒过来了,毕竟额头上的刺疼还残有余觉,那根小小的牙签剑,以及小小的亚瑟王,可不会顾及自己是不是龙族公主。

    “大家在这里做什么?聊些有趣的事情的话,能算我一份吗?”月神款款而来,面带笑容问道。

    女孩们均是不好意思,没敢应答这个问题,毕竟刚才是背着月神在讨论她,只有横竖对月神不爽蕾奥娜,翘着嘴角,毫不顾忌。

    “我们刚才自然是在讨论亚瑟王大人和你这家伙的实力相比,到底如何。”

    “蕾奥娜。”维拉丝轻轻一扯她的小手,蕾奥娜吐了吐****,轻哼一声,消停下来,这个家若是还有谁能蕾奥娜听话,也就只有维拉丝和艾卡莱伊少数几个了。

    “是吗?没想到能有幸和亚瑟王陛下放到一起比较,这可真是叫人又惊奇,又喜悦。”

    “你就不好奇比较的结果吗?”蕾奥娜就最见不得月神风轻云淡,仿佛什么都在预料之中的样子,忍不住又刺了一句。

    “诶,并不好奇,因为结果已经在我和亚瑟王陛下的心中,旁人的结论如何并不重要。”月神冲蕾奥娜一笑,接过莎拉递上来的热茶,慢慢啜着。

    “你是在说我们没有资格评价你吗?”蕾奥娜砰砰的拍着草地,大声嚷嚷,看的众人不禁笑着摇头,这巨龙少女还真是个爱憎分明的人,明明刚才亚瑟王说了类似的话,就只有在月神这里发火。

    “想听实话?”月神轻轻歪头,看着火冒三丈的龙族公主。

    “诶,你说吧,我听着。”

    “是的。”

    “可恶,气死我了!区区神灵尾巴到是翘的老高。”

    蕾奥娜又开始气愤的砰砰拍起草地,明明是自找的,这下就连艾卡莱伊都不忍目睹了,自家的公主殿下,怎么一遭刺激智商立刻就蹭蹭地往下降?难道说某德鲁伊的降智光环真的存在?

    “诶,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到了我们这个境界,只要第一眼接触,甚至遥遥感应,就能得知大概的差距了,当然,实际上孰强孰弱,还是要战斗过才知道,就算实力均等,也还是有其他很多因素能影响输赢,比如说个人状态,比如说环境,比如说运气。”

    “刚才亚瑟王也说过类似的话,还说了本能之上,只有领悟了这种东西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莫非你所说的第一眼接触,甚至遥遥感应,就是那本能之上的东西?”

    在这场讨论当中,莎尔娜一直是寡言少语,但每次发言却都能准确的命中核心,着实令人侧目,就连阿尔托莉雅心里也在感叹,仅仅从这句话,这寥寥的提问就能看出,莎尔娜在战斗方面的悟性的确强过她不少,不服不行。

    “本能之上吗?”月神稍微的思考了一下,展颜微笑:“或许亚瑟王陛下想要表达的,的确是这个意思吧,不过,或许是用词定位不同,在我们那个时代,本能是更接近于命运之理的强大能力,亚瑟王陛下和你们口中的本能,在我们眼里,应该称之为直觉才对。”

    “直觉和本能不是一样的东西,不同叫法吗?”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层次划分,并不奇怪。”

    “那么月神大人,就按照你那个时代的划分,和我们说一说吧,亚瑟王大人并没有对我们说的很清楚。”

    “你们确定要知道?说不定知道了,反而更难以领悟,这本来就是玄之又玄的东西,到了自然悟了,反而很难将这种感觉传达给其他人,或许就连我都没有办法很好的用语言表达,误导了你们也说不定。”

    “是吗?亚瑟王大人不愿意说下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阿尔托莉雅稍作沉思后,目露坚定。

    “不过,我还是想听一听。”

    “哦?”看着这样的阿尔托莉雅,月神美目轻眨,似好奇,似了然。

    “如果放到平时,当然要脚踏实地,走自我领悟的道路,但现在时不待我,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让我悠闲的去摸索道理了。”

    “哪怕将来的道理,自身的前程会因此而被堵死,也在所不惜?”

    “没错。”

    “我明白了。”月神流露出赞许目光:“若非迫在眉睫的压迫,恐怕连亚瑟王的传承你也不会接受,对吧。”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如果,我应当心怀感激,没有亚瑟王大人的传承,我没办法带领精灵族走到这一步。”阿尔托莉雅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这份骄傲同样令人动容。

    虽然回答的异常巧妙,但她并没有否认,假如没有地狱一族的压力,她确实不会选择继承亚瑟王的力量,这份自信不会输给亚瑟王的傲气,放在别人身上是可笑狂妄自大的,但是落在阿尔托莉雅身上,和她的坚定王道糅合,却真的能让人对她产生一丝信心。

    或者,这个女人,这位高傲的王者,真的有资格去追逐,去超越亚瑟王的步伐,哪怕最终惨败,也是因为天道限制,生不逢时。

    不过,当着亚瑟王大人的面这么说,她不会生气吗?大家看向维拉丝的头顶,发现亚瑟王依然睡的很沉,仿佛根本没有听到这些对话。殊不知,假装我在熟睡的小不点王,嘴角已是微微翘起。

    很好,这才是本王的真正接班人,该有的气节呀。

    “嗯,你的决心,我确实感觉到了,那么其他人呢?”月神的目光轻柔而不失严肃的一扫而过。

    “哈,可笑,我们巨龙还有什么听不得的东西吗?那种东西,早就刻在我的脑海里了,只不过是实力未到,没有呈现出来而已,尽管说吧。”蕾奥娜依然是话里带刺。

    “我也很有兴趣,至于误导,除非有一天迷失了道路,否则我绝不会被任何人误导,哪怕是你。”莎尔娜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傲,在这方面她和阿尔托莉雅是一个等级的,同样的亚瑟王传承放到她面前,她也绝对可以把不字说出口。

    “我的话,如何振兴狐人族才是第一位,至于成为强者这个目标嘛,不能说不重要,只不过是一种手段,要说目标的话勉强能排个前五吧。”

    小狐狸甩着她的漂亮尾巴,神色傲娇,要是某德鲁伊还在,一定会很作死的调戏:这个第一是不是有点水分?还有第二目标又是什么呢?我排在第几?

    “我和露西亚的想法一样,不过成为强者的心愿大概能比她排更前一位吧,毕竟狐人更崇尚智慧,我们熊人更崇尚力量。”武帝大人轻轻一笑,难得幽默了一回。

    “啊,塔莫娅你该不会是想说我们狐人族更狡猾吧?”

    “没这回事,不过很可惜,这似乎又是公认的事实。”

    “是吗?不错不错,狡猾很好,这是对我们狐人族最高的赞誉。”说完,小狐狸和塔莫娅相视一笑,不知何时这对兽娘组合关系已经好到可以互相挖坑吐槽了。

    看到大家毫无迷茫的耀目姿态,娜娜显得格外苦恼:“我也留下来听听把,反正我一直处于迷茫状态,听与不听,都好不了多少。”

    “娜娜,你迷茫什么?”好姬友蕾奥娜好奇问道。

    “迷茫这具人偶之身,除了调整改善机能,不断提高灵魂契合度以外,到底是否还有其他提升的途径,亚瑟王大人所说的本能之上,对我来说到底有没有意义。”

    “这……”蕾奥娜也不禁哑然,哪怕是博学多识的巨龙一族,也没有遇到过娜娜公主这种情况,还真没什么好办法好建议,这是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人偶之道,只能靠身体的主人自己去摸索了。

    “大家都留下来听了,我要是走的话,岂不是很吃亏?”蒂亚调皮的眨了眨眼,理由让人莞尔一笑。

    “看来大家都没打算离开,好吧,那我就姑且献丑,说上一说,对或不对,到底有没有帮助,还请诸位在自己心里存疑。”

    见众人安静下来,月神歪头想了想,开始说道:“直觉,可以代表很多,比如说我们与生俱来对危险的一种判断和感应,它还能是我们在长期战斗过程中逐渐洗练出来的一种瞬间经验判断,条件反射,直觉形成的来源各种各样,正因为如此,它很容易被欺骗,就像一块漏洞百出的海绵,可以大量吸收水分,但是,一些细小的污泥石粒,也容易悄悄钻入里面。”

    月神一番言简意深的解释,让众人连连点头,因为地狱入侵而大量失传的武学传承,让如今的暗黑大陆只注重实力境界,对于本能和直觉这些更深奥的东西的理解,可以说接近于无。

    “所以,亚瑟王大人所说的本能之上……不,按照月神大人的说法,应该是直觉之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其实还是直觉。”月神微微一笑,说出来的答案却让大家吃惊。

    “还是直觉?不应该是更加厉害的东西吗?”

    “虽然在这之上还有更厉害的东西,比如说我们那个时代所理解的本能,但是饭还是得一口一口吃比较好。”

    “直觉之上的直觉到底是什么?月神大人您快告诉我们吧,越来越好奇了。”

    “为了划分清楚,我们将这种直觉称之为源觉,源觉其实就是直觉的一种,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一道生命火花,这一道生命之火可以感觉到任何的风吹草动,简单来说,就是排除了所有后天形成的直觉,所谓的先天直觉,只有这一道来自生命的火花,不会欺骗我们的五感。”

    “您的意思是说,我们要摒弃其他直觉,钻心磨练这一道先天直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