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一章 单挑还是群殴?
    ***************************************************************************************************

    “这丫头,你看,我根本拿她没办法,整天就知道任性。”见莎尔娜睡着,老酒鬼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逮住就是大吐一番苦水。

    “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吴小子出事了,从大老远的地方赶回来,这样也就罢了,偏偏心急还走直路,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家伙,被跨区追赶了整整三个区域才甩脱,你瞧,我当初就说该绕路的吧,绕路的话最多五天就能赶回来,现在已经是多少天来着?所以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嗖一声,长枪笔直从老酒鬼脖子旁穿过,带起她一头齐肩的酒红头发飞扬。

    “知道自己是个老女人,就别聒噪。”微微眯起一丝眼锋,老酒鬼这根舌头呀,让本来打算深度休息,以最快速度养足体力的莎尔娜,也忍不住再次睁开了眼。

    “怎么,自己做错了还不让别人说?我可不记得我教出了这么遮遮掩掩的学生。”莎尔娜的反应似乎都在老酒鬼的预料之中,长枪擦过她的脖子,她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继续笑嘻嘻的挑衅道。

    “我承认我是心急了,不过……”莎尔娜冷冰冰的嘲讽道:“不是因为你这老女人实力不济,才会导致变成拉锯追逐战吗?好好认清楚自己已经老了的事实,早点退休去放羊吧。”

    一阵子不见,莎尔娜姐姐的言辞也变得越发犀利了,也对,和老酒鬼这种家伙长期在一起,要么被她气死,要么就只能进化出一根毫不逊色的毒舌,才能对付这种老女人老无赖臭不要脸的家伙。

    “哈嚏——!!!是谁,是谁在说我坏话!”正想回嘴的老酒鬼,忽然背后一寒,机警的察觉到了某人的吐槽。

    “这里面会这么做的,除了这小丫头以外就只有吴小子了,好啊,这笔账我先记着。”看了月神一眼,老酒鬼嘻嘻哈哈一笑,没有丝毫敬重神灵的打算。

    “不过我也要休息了,不然赶不上明天的好戏,就这样吧,大家晚安。”

    在大家目瞪口呆中,老酒鬼自顾自的说了一大通,数次将想要休息的莎尔娜扰醒,之后竟然自己先随地大字型一趟,呼呼大睡起来了,看的莎尔娜咬牙切齿,但高傲的罗格女王又做不出老酒鬼那等贱贱的举动,只好用能剐人的目光瞪了她几眼,随即跟着睡下。

    “这可真是……该怎么办才好呢?”因为莎尔娜的到来,气氛一下变了,女孩们一时间讶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要不等莎尔娜醒过来之后,劝她别这么做,让她们继续下去?

    “月神大人月神大人,非得打架不可吗?你和莎尔娜阿姨都是我们喜欢的人,不想看到你们打架。”西露丝艾柯露左右抱着月神的手臂,撒娇恳求道。

    “为什么不呢?”一直表现的很宠双子公主的月神,说出了出人意料的话。

    “你们不是想让他快点回来吗?为什么不所有的办法都试一试,还是说,你们的决心仅是如此而已?”

    一番出乎意料的良药苦口之言,让大家沉默。

    “我知道,你们是想安稳的,和平的解决事情,对吧,毕竟你们都是善良温柔的女孩,能不使用暴力,会尽量不使用,但是,一味着求稳也并非正确,时间拖长了,说不定就会出现意外,比如说,我忽然觉得圣月贤狼的身体太契合自己了,越来越舍不得离开了,这种情况不是也可能出现吗?”

    “不会的,我们知道月神大人你不是这样的人。”

    “感性的直觉,有时候很敏锐,但有时候也会让自身产生误判,在没有十成的把握下,最好别存在一丝侥幸,在原罪之战中,我曾经信任无比的一名伙伴,不知何时已经堕落,我将我的后背交给她,她却背叛了我,让我孤身陷入敌围,幸运的是,我最后还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回到战友身边,赢得了那场战斗的胜利,诶,当然,背叛我的那名伙伴也被我杀了。”

    你到底是有多彪悍,才能孤身一人从这样的困境中杀出来,还能见叛徒反杀呀。

    几个女孩心里默默吐槽上一句,但是吐槽归吐槽,这番话却不得不让她们重视,迟则生变,这是所有人都懂的道理,但时刻重视,哪怕在最安逸的环境里也居安思危,怕是只有月神这种经历过无数战火的人,才能拥有。

    “【他】一直跟我说,你和她同等优秀,是整个暗黑大陆上最具才华和人格魅力的两位女王。”月神回过头,这番话却是对阿尔托莉雅说。

    “如今看来,这位刚刚到来的莎尔娜,在气势和果决方面,却是压了你一筹。”

    “才不是这样,就算你是月神大人,说出如此无礼的话我也不会答应,女王陛下只不过是……只不过是因为把月神大人当成了朋友,才迟迟没有下定决心。”

    高露洁姐妹护主心切,哪怕是因为月神那包罗万有的【鉴黄知识】,而对其产生崇拜感情的黄段子侍女,此时也怒目而视。

    “不,卡露洁,月神说的没错,确实,虽然有你说的原因在,但说到底,还是被月神曾经的可怕战绩给震慑住了,下意识选择了回避这个选项。”

    阿尔托莉雅拍了拍卡露洁的肩膀,站了出来。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有些迷茫,却又找不到原因,直到莎尔娜出现,莎尔娜做出的选择,才让我明白这份迷茫到底在哪里。”持剑而立的吾王,此时那双碧绿纯粹的眼眸里,一扫这几天的无聊沉闷,变得比平时更加明亮摄人。

    “我,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我,来到这里能做什么?可不仅仅是为了看大家的歌舞表演,虽然很出色,但是,我也想做点什么,在自己能做到的领域里,用自己的方式去把凡救出来,而不是仅仅依赖于你们,我连去尝试的勇气都已经失去了,明明月神在第一天的时候,就已经提醒的那么明显。”

    听到阿尔托莉雅这一番话,月神露出圣洁的淡淡笑容,随即倾耳倾听,大家都知道,这是她又在和某德鲁伊私聊了。

    “诶,不,或许我的话有些重了,同为女王,你和莎尔娜确实不同,你的王道是贯彻自己的信念,并且信任战友们,与之一同开创这条道路,而莎尔娜所走的却是孤独王道,贯彻自己的信念,用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不需要顾及任何人,不需要任何点缀。”

    阿尔托莉雅微微一愣:“这是月神您的评价,还是凡的评价?”

    “这是我们两个的评价,如何?”

    “那可真是……该说高兴呢,还是有些羡慕呢?”吾王流露出少许复杂的感情,最终还是化为一笑。

    “听了这番话后,我多少重拾了一点信心,证明之前的犹豫,并非完全错误,至少,如果是第一天遇到的月神,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番话,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大家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不是吗?”

    “诶,这是一群值得信任的战友。”月神脸上的圣洁笑容,更加柔和几分,目光略过一个个女孩的面孔,流露出几分温柔,几分肯定。

    “但是,相信战友并没有错,自己也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哪怕是大家开创出了道路,也得依靠自己的脚步来走,不能本末倒置,这样的道路,才能贯彻自己的理想和信念。”

    “看来你重拾起来的可不止一点点信心,已经想通了?怎么样,做好挑战我的准备了吗?”见阿尔托莉雅手中的长剑,缓缓握起,月神稍有的露出一丝丝期待之色。

    “不,虽然很想立刻这么做,但是,这么做对提了醒我的她而言,有些太狡猾了,请允许我将这次挑战压到她之后进行。”

    吾王将长剑一收,摇了摇头,金色的呆毛一翘一翘,很是神气。

    明朗自己的道路以后,她就再也看不到丝毫迷茫,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能让人看到身为一名王者的强大意志。

    先来后到这个道理,阿尔托莉雅还是懂的,毕竟这里不是白学现场。

    “虽说不应该期待,但果然还是控制不住的产生了些许期待,其实你到不必特地等在她之后再挑战,一起上也没关系,我之前已经说过了,诶,最好这么做,否则结果可能会有点无聊。”

    “无聊……吗?”阿尔托莉雅的目光微微一沉,金色呆毛笔直竖起,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金色的狮子——醒过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