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五十五章 天赋型和残废型
    ***************************************************************************************************

    “什……什么?!”蕾奥娜还不知道月神能够和某德鲁伊自由交谈,模仿口技也是越发熟练相似,当时就被这一股子熟悉的感觉给镇住了。

    就像来到了外太空,忽然跑出个外星人操着一口地道的家乡川味儿方言和你打招呼。

    但随即,她反应过来,顿时怒火中烧,就要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上去和月神拼了,还好艾卡莱伊和她一起来了,手一伸,就将愤怒的公主殿下拎了起来。

    “蕾娜,冷静点,还是搞清楚状态再说。”看到其他女孩们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艾卡莱伊机智的察觉到情况好像并不是她们想象中的那样。

    “我不管我不管,就算再有什么隐情都好,我也要和这家伙没完,天上地下,除了那个混蛋德鲁伊外,还没有人敢对我这么嚣张!”张牙舞爪的蕾奥娜,显然连艾卡莱伊的话也不打算听了。

    “我只不过是转述而已。”月神轻轻打了打哈欠,完全没有将眼前巨龙少女的愤怒放在心里。

    “对呀,蕾娜,仔细想想看,会这么叫你的应该只有吴凡阁下一个人才对,她不应该知道这种事情。”艾卡莱伊冷静的在一旁帮腔,总算是让暴走的龙族公主殿下找回了一点点理智,转眼一想,好想很有道理。

    数遍三界,除了那个嚣张德鲁伊以外,还有谁敢叫她恶龙?月神又是怎么知道的?

    “蕾娜,先坐下吧,我们慢慢跟你说。”这时候,琳娅不失时机的伸手拉了一把,将满脸疑惑不解恼火的巨龙少女牵着在她身旁坐下,成为排排坐的新一员。

    “还有艾卡莱伊和碧丝,姑且都坐下来听一听吧,你们赶上了最精彩的部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身为最重要的事主之一的琳娅都这么说了,刚赶过来的新人们便将信将疑的落座——蕾娜的眼神还在恶狠狠瞪着,不知道是在瞪月神,还是终于想通了,在瞪某德鲁伊,亦或者说是想来个双杀?

    “又多了三个观众吗?兴致越来越浓了,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呢。”月神恬静笑着,露出缅怀之色,丝毫没有受刚才的影响。

    【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得从那时候的我,迸发出无以伦比的音乐才华开始说起,才能展示出一个立志成为吟游诗人的可歌可泣故事。】

    “驳回。”

    【为什么,你不也很喜欢听吗?】

    “这个嘛,到底喜不喜欢呢?”月神露出微妙神色,不知道该不该来个善意的谎言,免得自信过头的某人受到的打击太大。

    “从刚才开始就在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又在和那坏蛋说悄悄话吗?那么告诉他,老娘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有本事就躲着一辈子别出来!”身心受创的小狐狸,骂着的同时瞪向小幽灵。

    “因为他啊,任性的向我提出了奇怪要求。”

    【才不奇怪,也没有任性,这是很正当的要求。】我抗议道。

    “可恶,这嚣张的口吻算是什么回事,小凡只能向我一个人任性。”

    【小幽灵你也是别在这种奇怪的地方上面较劲!】

    “咳咳,再这样下去可没完没了了,大家难道不想快点让吴大哥回来吗?还是稍微冷静一点,把话听完了再计较怎么样?”眼看大家又要你一言我一语吵起来了,琳娅连忙圆场。

    见大家都安静下来,月神找到了讲故事的气氛,没有理会某德鲁伊的抗议,开始娓娓地将这个故事道出,然而总会有人想要捣乱。

    “很久很久以前……”

    “这样的开场白我都听腻了,到底是多久?”

    “大概是……原罪之战过后的数万年?”月神不大肯定,身为岁月悠久的神灵,数时间是一件很愚蠢无聊的事情。

    “劳烦再精确一点,以万为单位也太糊弄人了,就算是长寿如我们巨龙也受不了。”

    “那么,应该就是地狱入侵之战开始前的一千五百二十八年零三个月再过四天。”

    “忽然间又精确的让人觉得可疑了!”

    “蕾娜。”艾卡莱伊也看不下去了,轻轻在伙伴额头上落下一记手刀。

    “诶,因为之前的没有数,之后的有数。”月神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句,此时的众人,并不知道这句话包含的感情分量,只有身处深层灵魂世界的某德鲁伊懂,内心惭愧自责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在那时候,有一个十分十分偏僻的小村庄,小村庄里头,有一位小小的孩子,有一天,一位吟游诗人偶尔路过他的村子,用歌声和奏乐给大家带来了小小的快乐,于是,这个小男孩开始立志成为一名吟游诗人,也想要将快乐带给大家,甚至乎……用这份快乐消弭世间的纷争和仇恨,拯救世界,是这样伟大的梦想。”

    “我怎么觉得……最后那个梦想有种微妙的即视感,大家有这种感觉吗?”

    “嗯!有!”几乎所有的女孩,都不约而同的把头一点。

    “小男孩花了七年时间,才终于拿到了一件喜欢的乐器,每天早上,直到睡前,都不忘练习唱歌弹奏,然而,他的歌声一开始并不受村庄里的人的喜欢。”

    “水晶知道,水晶知道,做什么事都是从无到有,开头一定很辛苦,对吧,熟练了以后就会有人喜欢了。”

    水晶忽然蹦跶起来举手发言,要说为什么她如此积极的去解释,大概是因为这悲剧的蠢萌吃货,不仅继承了妈妈的外貌,似乎连天赋也继承了几分,虽然不至于将唱歌演变成破坏力,但五音不全的属性却是绝对跑不掉。

    “维拉丝也是这样过来的吗?”听了水晶的话,大家的目光纷纷落到维拉丝身上,身为罗格歌姬,蜜拉和尤丽叶又不在的情况下,她最有发言权。

    “这个……一般来说……是这样……大概……”维拉丝有些支支吾吾,虽然出生平凡,最拿手的家务才能也是通过不懈努力练出来的,但唯独唱歌这方面,她是属于天赋型选手。

    “咳咳,大家还是继续听下去吧。”感觉再讨论下去会打击到某人,琳娅出声打断结束了这个话题。

    “直到最后,已经成长为少年的小男孩,他的才能还是没有得到村子里的人们的认同。”

    “呜呜呜,果然从笨蛋饲主那里继承来的残废天赋是没救了。”认为努力就能改变一切的水晶,听闻到这个噩耗,顿时捂脸哭泣,对于最喜欢妈妈的她而言,反正就是优点肯定是从妈妈那继承来的,缺点肯定是饲主的,世界观天真直白。

    我:“……”

    默默记下这笔账,我开始估算着等重新拿回身体后,到底要打笨蛋水晶多少下屁股。

    “终于,有一天,他再也受不了村民们的冷嘲热讽,跑了出来,迷路一般的跑呀跑,跑着跑着,忽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奇怪的地方,那是位于天和地的夹缝,不属于任何世界的神灵憩息之地。”

    “忽然就骑士小说展开了。”黄段子侍女附耳三无公主,换来对方面无表情的点头。

    “没错,那就是身为月神的我,在此处陷入漫长沉睡之中的别所,少年来到这里,把这视为他的秘密基地,且歌且唱,将正陷入沉睡之中的我惊醒。”

    “到底是【惊】醒,还是【唤】醒?”心思聪慧的女孩们,心里隐隐有了几分明悟,为了确认,琳娅十分熟练,十分含蓄的问了一个关键性问题。

    “那是……极具震撼的歌声,对我而言,十分十分的具有吸引力,还有那萨克斯手琴的音色。”月神歪了歪头,神色微妙,也只有每次提起某德鲁伊的歌时,她才会露出这种表情。

    “萨克斯手琴……”众女孩不安的扭动了几下身体,回忆起了被【以拯救世界为名的轻音部】所笼罩的恐怖。

    然而此时,在月神的故事里头,同时拥有这两种恐怖能力的人出现了!

    虽然内心一万个难以置信,但是听到这里,只要不是笨蛋,心里多多少少都明白了,这个小男孩,月神口中的少年到底是谁。

    特地强调不是笨蛋是因为——这里有笨蛋。

    如果故事是真,那就难怪了,这份奇妙的缘分,是连她们都比不上的,当然,故事还在继续,没有人会自作聪明的现在就开口揭破谜底,让接下来的内容失色。

    于是乎,打断的声音终于消失不见,就连最不安分的小幽灵和蕾奥娜,也都安静下来,被这个故事深深吸引,毕竟,故事的主角是和她们息息相关的重要之人。

    这个故事并不漫长,或者说,虽然漫长,但是月神显然没打算将她和少年之间的每一句对话,每一次相见都说个一清二楚,所以很快就来到了结局部分,当整个故事讲完以后,女孩们的眼睛湿润了,就连更早一步猜到结果的蕾奥娜也是。

    原来竟是如此深刻的羁绊,原来,那位打碎世界之石,拯救了大家的英雄,竟是月神大人。

    少女是感性的动物,这两个惊人发现,感人事实,都比不上最后一个——仅仅是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约定,月神就付出了所有。

    “所以,你们明白了?因为他觉得亏欠了我什么,决定了无论什么样的要求都会答应我,而我的要求便是借他的身体一用,答案就是那么简单。”

    “月神大人口中的少年,其实就是大人,对吧。”维拉丝擦了擦湿润眼角,一锤定音,说出了所有人心里都已经肯定的答案。

    “准确的说,应该是转世才对。”

    “转世,若是放在以前,这种匪夷所思的说法我是根本不会相信的,哪怕是亚瑟王大人,也是因为用了特殊的秘法……”

    阿尔托莉雅轻声感叹,身为王,她很快就从感性之中恢复过来,重新变得理性,庄重的行起了骑士礼。

    “请容我代表所有的精灵,向月神阁下献上最崇高的致谢,感谢你挽救了暗黑大陆。”

    “并不是那么伟大的事情,对我而言,这只不过是一个约定,再说,也没有成功不是吗?”月神淡然一笑,没有故作的谦虚,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打心底里发出。

    “对我们而言,却是拯救了大家的壮举,所以,便请允许我等冒犯,擅自向您致敬。”

    “诶,随便你们,怎么样都好,对我而言并无所谓。”

    “为什么,能够这般冷淡的说出这样的话,月神大人……明明应该是个温柔的神明才对。”女孩们不懂,就算没把拯救暗黑大陆当成一回事,并非是心怀怜悯苍生这等伟大想法,只不过是基于一个小小约定而做出这等举动,但也没有必要如此冷淡的对待吧。

    “是吗?不明白的反倒是我。”月神首次露出了小小的困惑,抬手摸起了自己的面庞,自言自语道。

    “在遇到他之前,我甚至忘记了该怎么笑。”

    面对这样的月神,女孩们均是不知该如何言语,感激敬佩她的同时,内心也涌出了无限的怜惜,到底经历过什么,才能变得如此麻木?神明,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比起虽然面无表情,但内心感情丰富的三无公主,其实月神更具备三无属性,她不仅表情极少,连感情波动也极少,在遇到那位少年之前,甚至万年都未曾露出过一次笑容。

    “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

    “如果这是吴大哥所愿,而这个人又是月神大人您,那么,我没有任何的疑问和意见,直到吴大哥想回来,或者月神大人您满足为止。”

    其他女孩也纷纷表示可以理解,就连小幽灵都只是不满的哼了一声,这种形势,这种气氛,这种大义下,她没办法将“不”字说出口。

    “不,你们或许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就在这时,月神忽然语出惊人。

    “如此一来,我把你们聚集于此的意义何在?”

    “那么月神大人的意思是?”

    “诶,很简单,请让我找到满足的理由吧,否则的话,你们的重要之人可能会再也回不来。”

    “哈?”一声声呆滞的惊呼发出,这时候,在一片友好的氛围中,女孩们终于意识到,情况或许还是比较严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