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四章 狼
    ***************************************************************************************************

    “贤狼大人,您怎么样?”见我对着大地图发呆,爱娃儿伸手过来晃了晃肩膀。

    放肆,本贤狼的肩膀也是你可以随意摇晃的吗?

    虽然很想这么喝斥,不过抱也抱也睡也睡了,感觉已经没办法在维持自己高贵冷艳的姿态了,我顿时意兴阑珊,内心有着如同被玷污少女的淡淡忧伤。

    “我突然发现,你看地图,难道说地狱中心地带是被月神陨落给砸出来的?”

    “是的,贤狼大人您也发现了吗?”听到这个话题,爱娃儿精神一振,崇拜模式火力全开,滔滔不绝的说起了许多有关于月神的传说,不知道是真是假,总之一股脑的就往我这里塞过来了。

    “停。”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与其跟我说这些有的没有的,不如解决当务之急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月神既然那么强,到底是怎么陨落的?又是怎么陨落到地狱世界这里来的?”

    没错,解开地狱中心地带之谜后,更大的谜题出现了,月神既然那么强,背后有一二三三对天使翅膀,这可是和路西法米迦勒同一级别的三界究极强者呀,到底有谁能让她陨落?

    提出这个问题,爱娃儿脸上的熠熠谈兴顿时一暗,消失全无。

    “这……我也不大敢肯定,还是等贤狼大人到达了目的地,说不定立刻就能知道了。”

    “……”这货明显是知道点什么,却不愿意说出来,这不是让我更加好奇么,本来她既然带我来到了这里,就应该无所顾忌的告诉我有关月神的一切才对,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难以启齿,现在我反倒更想知道这个。

    好吧,我忍,再忍了两三天,说不定一切谜底就要揭开了,当然,前提是能安然渡过这片森林区域,关键时刻,我可不敢再立啥flag了。

    对了,我还可以睡觉,说不定不用等到达目的地,今天的梦就能告诉我一切了。

    想到这里,我精神一振,不顾才刚刚填饱肚子,就开始铺被褥准备休息了:“时间晚了,明天还要打起十二分精神赶路,睡吧,睡吧。”

    “咦,那么快……”爱娃儿口中惊讶着,动作却一点也不慢,身份娴熟的便来到了被褥旁,准备等我躺下去以后,也跟着钻进来。

    “你没说实话,吊我的胃口,今晚不许进来。”我岂能如她所愿,躺下之前,警告了一句。

    “咦,等等,等等,贤狼大人,我……”

    我不等爱娃儿解释,就往被窝里一躺,被子一拉,盖住整个脑袋,与外界隔绝,眼睛闭合,没过多久便陷入了深深的梦乡之中。

    “……”

    早上起床,我无言的睁眼,一动不动静躺了许久。

    竟然没有做梦,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说昨天那场梦真的已经是连续剧的最后一集了?

    就知道,没这么好的事情,还是得等到达陨落之地后才能挖掘真相啊,无奈叹了一口气,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

    咦?今天没让爱娃儿钻床,怀里少了负担,竟然有股空空如也的不适应感,我也是太纵容这抖m天使了。

    下意识转头一看,我更是吓了一大跳,爱娃儿就坐在床边,泪眼朦胧,眼眶都已经哭红了。

    记得昨晚睡之前她就坐在这里,等待时机钻被窝,结果被我喝斥停住,难道说她就这么在这里一直坐到现在,哭到现在?

    得,这会儿我们俩调换过来,我没哭,轮到她哭了,就不能有一天消停么真是的。

    “贤狼大人,我……”见我起床,爱娃儿用力擦了擦通红双目,刚想说点什么,再次遭到了我的噤声手势,竖在她的唇口间。

    “闭嘴!”

    爱娃儿立刻乖乖闭嘴,但是那红红的眼眶里又再次涌出委屈泪光。

    下一刻,她的委屈化作惊讶,因为圣月贤狼将她搂到了怀里,稍稍用力的按住,从头顶上方传来严厉却又让她安心的声音。

    “你还有三个……不,两个小时可以睡,不想盯着一双兔子眼出发的话就给我快点闭上眼睛。”

    啊啊……贤狼大人……果然很温柔啊,爱娃儿真是太幸福了。

    带着满满的感动,天使公主一刻也不愿意浪费,立刻闭上双眼,不到三秒就发出了入梦的细匀呼吸。

    我果然还是太心软了,这样只会让这抖m天使越来越放肆。

    心里发出认命的感叹,手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落到怀里安稳蹭着的脑袋上,抚揉着那一头金灿灿的秀发。

    艾玛,我刚才先躺下来该有多好呀,干嘛得这么坐着将她抱着睡觉?这不是累人累己吗?

    想要躺下,又怕惊扰了刚刚熟睡的爱娃儿,如是考虑再三,我发出第三次叹息,算了算了,好人一次做够吧。

    两个小时……我也再……嗯,哈呜~~~睡个回笼觉吧。

    眼皮子渐渐合上,下巴滑落,靠在爱娃儿的头顶上方,最后,连我也睡着了,就这么坐抱着的爱娃儿,以奇怪的睡姿,一如既往的抱着一起睡着了。

    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看看时间,已经快中午时分,很好,这会儿可以把白天的休息时间也一起用上了。

    浪费了半天时间,我们飞快收拾好东西,踏上了第九区域的最后一段路程,一路上爱娃儿心情极佳,要不是身处未知的危险环境中,不敢放肆,我怕她是要哼出歌来,那轻快的一蹦一跳脚步,以及一拍一打的天使翅膀,整个人都快轻飘飘飞起来了,你咋不上天呢?

    我一脸的没好气,很不爽,觉得吃大亏了,想训斥训斥这抖m天使,回头见她幸福的头顶上快要冒出花朵来了,就知道一切语言对她而言都已经乏力,懒得说什么了。

    “这片森林也真是奇怪,到目前为止还没遇到过敌人,不,应该说根本没有发现有敌人。”

    走了一会儿,我察觉到不对劲了,安静,这里太安静了,怪物应有的喧哗在这片森林里完全失去立场,静的有些渗人。

    爱娃儿也终于收起轻飘飘的心情,露出认真之色:“我上次来的时候,也没有碰到过任何怪物敌人。”

    “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以为只是恰巧没有遇到,那股随时会有生命危险的,似有似无的奇怪感觉,也让我不敢多在这里侦查下去。”爱娃儿低下头,表示没查探仔细,这个锅她背了。

    “哼哼,回头再找你算账。”仔细听爱娃儿说完,我疑神疑鬼的打量四周,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她的话的影响,莫名就感受到了一股不知来自何处的寒意,狠狠打了一个冷战。

    一定是我多心了,一定是。

    默默安慰着自己,我再次踏出脚步,又走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碰见任何敌人,和平的就仿佛是在罗格营地范围内的某处小树林里闲逛一样。

    “看来这不是巧合,这里的确没有怪物。”我皱起了眉头。

    这本应该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但我是谁,资深老年职业玩家,这种气氛,这股安静,不就是像见boss前的场景吗?大战之前必有补给,按道理来说附近会有篝火,要不要找一找呢?

    可惜,别说什么补给,这么大片森林,连一个水果都找不到。

    越是平稳,我们行走的越是谨慎,越是不安,有股风雨欲来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爱娃儿之前所说的,随时会被干掉的那股莫名涌动,开始不断刺激着神经,让心头砰砰直跳。

    这种感觉不同于迷雾区域,在迷雾区域,我们是确实感受到了一股窥视感,至少知道还有敌人,而在这里,我们却什么都感觉不到,敌人有没有都不知道,心里所承受的压力反而更大。

    要不要冒险一口气冲过这段路呢?这个念头只在心里徘徊了不到一秒,立刻就被我否决了,人作死,就会死,相比之下,至少现在我们很安全,压力虽大,但也并没有到无法承受的地步,就当是在玩恐怖游戏吧。

    带着这份莫名的压力,我们在森林里提心吊胆的兜转了三天时间,最后的最后,竟然相安无事的让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看到眼前半圆形的,直径可能有数公里之巨的结界,我顾不得好奇摸索,和爱娃儿一起,齐齐垮下了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仿佛从肩膀上卸下了万斤负重。

    “到……到达了?”我气喘吁吁的问道。

    “是的,到了,终于到了。”爱娃儿也气喘吁吁的回答道。

    “我们该不会是在做梦吧?”身为准悲剧帝的我,对于这种ge式的冒险结局表示难以接受,难道说我的悲剧病治好了?

    “确实,明明两个人潜入,危险性应该会增加才对,可是竟然比我之前一个人独自潜入进来侦查,更加顺利。”爱娃儿也十分的震惊,但随即就找到了理由,虔诚的做了一个祷告姿势。

    “这一定是月神大人的指引和保佑。”

    我撇了撇嘴,月神大人竟然如此碉堡,为何不直接给我们开个方便的传送门?难道还得像西天取精那样历经九九八十一男方显诚意?

    “进去以后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们先休息一会,养足精神再说吧。”我就地盘坐,开始掏出盆盆锅锅什么的,准备先填饱肚子,美餐一顿,说不定这是顿断头饭……啊呸,瞧我这乌鸦嘴。

    不知为何,我竟然没有丝毫怀疑,爱娃儿没办法突破进入的结界,自己到底能不能进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