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七章 月神
    ***************************************************************************************************

    现实和记忆交错,脑海中的少年,现在的自己,不断交替着身份,树上传来的那两句话,仿佛跨越时空,将我和少年连接到了一起。

    我是谁?

    我是那位少年?还是说,我应该是德鲁伊吴凡?亦或者,两个都是我?两个都非我?

    不断在脑海中膨胀的问题,失去自我的彷徨,整个世界好似在天旋地转,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被卷入一个漆黑的无底深渊,彻底迷失。

    清脆的叮咚一声,再次响起,清晰的,在脑海中已然化成迷失混乱的世界中响起,彷如一声醒世的镇魂之铃,终于让混乱不堪的自己找到了一根救命绳索,紧紧抓住,从迷失之海中逃离出来。

    仿佛不受控制,又似发自本能,我仰起头,凝视着树梢那道若隐若现的光之身影,脱口而出。

    “我来了。”

    开口的一瞬间,我终于从无数凌乱的记忆画面中挣脱开来,快要从脑海之中跃出现实的少年,砰然破碎,似乎化作无数碎片粉末,彻底消失,又似融入到了某个地方,譬如说心灵中,灵魂中。

    是的,我是德鲁伊吴凡,暗黑大陆的救世主,地狱的第八魔王,至少这一辈子,谁也无法改变!

    想到是那一声似水滴似铃叮的声音,让我清醒过来,而声音又是从树上传来,我不禁面露感激,不管后面如何展开,至少现在,我应该道一声谢。

    “谢了,刚才脑子差点乱了。”

    “已经,记不起来了吗?”树上的清美声线,流露出淡淡的遗憾忧伤,仅仅是这一丝的感情,已经让我差点为之心碎,这是多么动人心魄的声音,虽然在梦中听到过,但是切身感受,才知道它比梦中的更动听,更缭绕人心十倍百倍。

    “抱歉……”虽然一头雾水,我却下意识的底下了头,再次做出道歉。

    “但是。”声音话锋一转,透露出一丝欣喜之意,又是这一丝丝的欣喜,立刻就让我感到春暖花开,身心陷入了快乐的海洋。

    简直就像是操纵人心的魅术,偏偏却又让人知解,这并非魅术,也并非对方刻意所为,而是声音与生俱来的魅力,如同神的光辉,自然而然会令人温暖,向往,膜拜,追随。

    也不知道当年那位普通少年,到底是如何才能抵挡这股魅力。

    用力摇了摇头,让不争气的心情镇定下来,我投以疑惑的目光,等待对方把话说下去,说完。

    “但是,就算已经忘记了,也在以另外一种方式记忆着,这样撒娇一般的方式……真叫我有些难为情呐。”

    对方那高洁神圣,不可亵渎的声音,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终于出现了转折,变得更加柔和可亲,感情更加丰富,仿佛一下子就从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变成了高贵而亲切的邻家大姐姐。

    “另外一种方式?”虽然内心喜迎这种巨大的转变,但我却更加迷糊了,感觉对话的节奏完全是被对方带着走。

    “自己没有察觉到吗?”轻轻喃语一句,树梢上若隐若现的,笼罩在月光之中的女性,做了一个我完全意想不到的举动。

    带着令人天空黯然失色,让大地遍洒银辉的月光,背后的三对洁白天使翅膀轻轻一拍,宛如皓空落月,嫦娥谪凡,徐徐从树梢上翩然而落。

    喂喂喂,节奏不对呀,哪怕在梦中,你和少年如此熟络,也是在最后一集才从树上现身下来,怎么现在二话不说一言不合就现身了呢,还能不能按照剧本走,这和大魔王一开始就堵新手村勇者有什么区别?!

    原本以为会一直到最后才有可能露面的神秘少女,在开头第一集就这么俏生生的出现在了眼前,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的同时,也让我彻底痴迷住了。

    和她的声音一样,虽然在梦中见过,但是现实之中,那份圣洁美丽又是十倍百倍的放大,而且……而且有那么一点点眼熟的即视感。

    是因为在梦中见过的关系吗?不,好像并非如此。

    迷醉于谪凡天使的美洁之时,我也不禁分出一点小心思,冥思苦想,到底这张面孔在哪里见过呢?

    当一抹灵光从脑海中闪过,终于让我想起这份熟悉感来自何处时,我露出了比乍见眼前三对翅膀的圣洁天使,更加震惊骇然的表情。

    仔细回忆起我在圣月贤狼形态时,少的可怜的几次照镜经历,如果,假如说我没有眼瞎的话,那么,眼前的天使,是不是和圣月贤狼长得有点相像呢?

    不对,或许应该这么说,是圣月贤狼长得有那么点像眼前的六翼天使,仔细对比,圣月贤狼的样貌,不就是中和了我的平凡和眼前天使的高洁美丽而诞生?圣月贤狼在她面前,俨然就是一个添加了其他杂质(相貌平凡的自己)的粗糙仿制品。

    “为……为什么?”我难以理解,为什么,明明是自己的变身,却和眼前的天使如此相像,到底圣月贤狼是谁的圣月贤狼?我已经完全搞不清了。

    “还不明白吗?”露出笑容的天使,就这么轻轻走过来,将我抱入怀里。

    “这就是思念的力量,就算记忆已经淡忘,但是铭刻在灵魂里的东西却不会消失,我很高兴,你把我记在了更深的地方。”

    “不,不对。”我忽然一个挣扎,带着万般遗憾,脱离了眼前温暖舒服的仿佛能将人融化在里面的怀抱。

    “不是这样的,这不是我本来的面貌,我也不是你想的那个少年。”

    记起了自己还处于圣月贤狼变身状态,为了让眼前的天使死心,我直接取消变身,露出本体模样。

    “原来,是变身吗?”好奇的眨眨眼,我没有从她脸上看到丝毫的失望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涌出了怜惜悲伤的感情,那完美无瑕的小手,轻轻抚上了我的脸颊。

    “你,变老了。”

    卧槽,我才四十出头,风华正茂好不好!

    “你你你……你绝对是搞错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少年。”再次残忍的将对方的小手轻轻拨开,我坚决无比的说道,我就是我,德鲁伊吴凡,不是任何人。

    “不对,你就是他,他就是你。”结果,我的坚决,就这么被干净利落的否决了。

    “你能够站在这里,就是证据。”

    “我……”张张嘴,我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是啊,如果自己不是他,为什么会受到呼唤而来,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为什么圣月贤狼会和她如此相像,为什么自己能获得巨狼的允许进入这里?

    我能站在这里,已经说明了一切,我就是少年,少年就是我,埃芙丽娜说过,我曾经有过许多次轮回,看来它并没有骗我,只不过是胆小懦弱的自己,不敢去接受这些超乎想象的事情罢了。

    “请放心,我知道,我了解,每一次的生命都是一个独立故事,不存在续集,我不会强迫你变回他,我只希望你还能记起那个约定,让彼此再无遗憾,难道你不是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才来到这里吗?”

    眼前的六翼天使,晃了晃她那笼罩在月晕之中,无比美丽的小手尾指,对我笑道。

    “你说的没错,抱歉,我可以先问你几个问题吗?”

    “当然了,虽然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但是有人说说话也不错,那个人,还是你。”天使双手合十,再次露出让我怦然心动的微笑,这份心动里,还有涌自灵魂深处的熟悉感,让我内心苦笑不已。

    看来,已经不需要再怀疑了,算了,接受这个事实,也并不是什么坏事,没有什么坏处。

    这么一想,整个人顿时豁然开朗,脑海中那些翻腾的记忆碎片,似乎脱离了某种禁锢,以更快的速度在不断组合,拼凑成一幅幅让我感到既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

    “你是……你就是传说中的月神吗?”

    “哎呀。”她眨了眨眼。

    “以前的你,可是由始至终都没有看出来,甚至乎,并不明白这三对翅膀的身份含义。”

    六翼天使……不,是月神大人,以稍稍讶然的表情,落落大方的承认了,说到自己的身份时,语气并没有高高在上,而是在陈述一个普通的事实,就好像在说,啊,你终于看穿了我身为你的小学同桌的身份。

    “在连教廷都不愿意传播信仰的偏僻小村庄里长大的家伙,你就原谅他的无知冒犯吧。”我哈哈苦笑道,既然月神大人都如此大方,我又何必一脸为难别扭的去否认自己另外一个身份呢?这种做法,就像是在否认自己的童年一样,只会徒增中二属性值。

    感觉到我的态度变化,对方那令人深深迷醉的圣洁笑容,似乎更盛了数分。

    “不过,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够成为朋友,不是吗?”

    “若是当时就知道你的身份,大概只能做信徒了。”

    说罢,我和月神大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感觉这样的对话很亲切,很自然,好像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是这样的老朋友了。

    “那么……咳咳,虽然主要的问题是搞懂了,但好像还有更多的问题,该从哪里开始问起好呢?”轻咳数声,我想了又想,还是没能找到絮乱成一团的线头所在。

    月神大人可爱的侧了侧头:“还没有回忆起来吗?我们相识的经过。”

    “抱歉,脑子还有点乱。”我揉了揉太阳穴,虽然越来越多的回忆画面在闪现,但一时半会的,却没办法将之彻底拼凑成完整的记忆。

    “需要我帮忙吗?将那段完整的记忆,全部告诉你,它可是一直好好的保存在我心里。”

    “那真是太好不过了。”我大喜过望。

    “我还以为你会拒绝呢。”她轻掩嘴唇,窃笑几声。

    “为什么?”

    “因为那时候的你,是个固执倔强的人,一定会说【我要自己亲手把属于自己的记忆取回来】这样的话。”

    “咳咳,毕竟我已经长大了。”我一阵脸赤尴尬,没想到那个时候的我竟然如此中二,不过在那个年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就原谅我自己吧。

    “嗯哼,到底哪一个更加可爱些呢?”露出些微调侃之色,月神大人将她的芊芊玉手递过来。

    “握住我的手,让我来告诉你一切吧。”

    “拜托了。”身经百战的我,此时竟有些害羞,吞吞吐吐,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握上这只圣洁美丽的过分的小手,生怕会亵渎眼前的天使……不,是神灵。

    没等我有心思去感受从指尖和手心处传来的温度和手感,一幅幅画面就似掠过苍穹的凛冽闪电,汹涌而来,看来这位月神大人也是蒂亚那样的行动派,根本不给我做好心理准备的时间,才刚刚握上,就迫不及待的把记忆传过来了。

    这些完整的记忆片段,立刻就把脑海里零碎的记忆给挤到了一角,让我瞬间沉浸其中……

    ……

    神,也会渐渐变得麻木。

    继承在原罪之战中陨落的月神之位,迄今为止已经过去了多久时间?数不清,也没有去数的意义。

    月光所至,既是神力所在,目光所及,掌管月神一职的自己,在黑夜中俯瞰一切,成为月神以前,都说月神是历经万世沧桑,看透七情六欲的长者,如今,我渐渐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凡间的一切,爱与恨,悲伤与幸福,痛苦和快乐,有阴谋诡计,人心险恶,亦有知足常乐,平凡温馨,善与恶,黑与白,凡间百态,竟可以如此精彩,为之伤心,为之快乐,为之愤怒,为之欣慰为之无奈……比起圣乐园的冷清寂寥,实在大有不同。

    就这么兴致勃勃的,犹如第一次走出大门,来到外面世界的小孩,好奇的注视着一切陌生新鲜的事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日复一又日,年复又一年……

    咦?

    我勉强回了一点神,这是……难道说,这竟然是月神大人的视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