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八章 约定
    ***************************************************************************************************

    神的心,原来也是会麻木的。

    凡间种种,终究逃离不了情与理二字,爱恨情仇,七情六欲,抑或是克己守规,哪怕是最跪在上帝面前的虔诚信徒,内心亦有所求,在恒久不变的人性框架之中,上演的一幕幕悲情喜剧,只不过是换了一批又一批演员,本质并无变化,看久了,自然也就厌倦了。

    等我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太迟,一开始的好奇和兴趣慢慢消磨不见,逐渐只剩下责任感,等到责任感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冷漠枯燥时,我才意识到这些。

    意识到,原来上一代月神,大家交口称赞的透彻世间之理的睿智,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寂寥和无奈。

    意识到,当一个人穷极凡间之理的时候,那种麻木不堪的孤独。

    忽然又想到,通达世间之理的上代月神,又怎么会陨落在原罪之战里呢?那场战斗虽然惨烈,然而,却终究是世间过于混乱膨胀的**所诱发,上代月神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更不可能在明知道的情况下,还要飞蛾扑火,导致陨落。

    飞蛾扑火……难道说?

    神,是不能自杀的,选择自我了断的神,连那些堕落地狱的魔鬼都不如。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随即产生巨大的彷徨恐惧,自己现在,是不是正在踏入上代月神曾经走过的道路?

    难道说有一天,我也会……

    这样的想法逐渐蔓延吞噬着内心,让我终日惶惶,我并不畏惧死亡,畏惧的是变成一具行尸走肉,求死不得,生不如死。

    最后,我选择了上代月神最喜欢做的事情。

    沉睡。

    只有陷入到漫长的沉睡当中,才能忘却这份不安恐惧。或许,某一天,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会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亦或者说……能够迎来让自己解脱的第二次原罪之战。

    月桂树上,是自己最喜欢的休憩沉睡之地,这里不属于冷清寂寥的高等天堂,也不属于充斥**的浑浊凡世,介乎于二者之中,仿佛是天和地的中点,有着能令自己放松下来的平衡之力。

    或许在这种地方,自己麻木的心脏,也能在那清泉之中慢慢接受洗涤,重新恢复一丝生机吧。

    然后,便是漫长的,漫长的沉睡。

    直到——改变一切的,震颤灵魂的声音,从树底下响起。

    阅遍人情冷暖,喜怒哀乐的麻木内心,已经无法再对美与丑,好与坏这些单纯的东西,产生丝毫波动,只有超越其上的,直接震撼灵魂之物,才能引起一丝波澜,无关美丑好坏。

    当然,如果不是以自己,而是以凡间的标准评论,如果在自己沉睡的这漫长时间里,凡间的品味没有发生翻天覆地改变的话,声音确实……很糟糕,相当糟糕。

    静静凝视着出现在月桂树底下,拉着手琴唱着歌的少年,我心里这么想道。

    他是怎么进来这里的?应该不可能才对。

    这个问题或许很重要,但是,也有可能无关紧要,至少,我很快就想到了其他。

    只要自己不现身的话,少年根本不可能发现得了自己,等他离开以后,大概再也找不到回这里的路了,对自己而言,这只不过是在长眠中的一个微不足道小插曲,对少年而言,或许会被当成是一场亦真亦假的美梦吧。

    就像两个陌生人,遇到了人生无数次的千百万分之一的概率,彼此擦肩而过,仅此而已。

    但是,如果自己现身呢?会发生什么呢?

    阅遍人间无数的内心,竟然产生了迷茫以及……久违的好奇,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这个故事的主角是自己吗?

    或许,这说不定就是自己一直等待的契机。

    静静注视着少年把歌唱完,唱累了,入睡了,又静静的等候他醒过来。

    然后,带着一分无法抑制的陌生躁动和渴望……

    “你是谁?”

    彼此的记忆,在这一句话响起的时候,就此完美衔接,然后重叠到了一起,没有分毫误差,旅途之中所做的梦境,在这一刻,在脑海之中,尽数回放,并且有了声音。

    “你是谁?”少年一惊,抬头,那惊鸿一撇,便仿佛在月桂树上看到了皎月升起,若隐若现的三对洁白翅膀,和绿叶交织,宛若一片生命和月光的海洋。

    纵使看到如此惊人的一幕,少年内心依然不虚,颇有猪突猛进之风。

    “这里,是我的休憩之地。”树上继续传来清澈悦耳的声音,少年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这道声音是如此好听,好听的让他产生了膜拜冲动。

    但是,不能输,这里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心灵寄所!

    少年就像是一头被别人闯入了地盘的……小老虎,内心的紧张和气愤,让他摆脱的眼中所见,耳中所闻,立刻一蹦而起,气鼓鼓的对着树冠大声喊道。

    “胡说,我刚才来的时候明明没有看到树上有人,先找到这里的人是我,先霸占这里的人也是我,是我先来的,明明都是我先来的!”

    “你刚才拉的曲,唱的歌,很特别。”

    “咦,真的吗?你真的这么想吗?”少年的感情,仿佛六月的天气一样,说变就变,前一刻还因为自己的地盘被霸占,而无比气愤,下一刻,立刻就变为惊喜。

    “嗯,很特别,我不骗人。”

    “太好了,终于找到了,没想到会在这里找到,这一定是神的指引,一定是!”从声音里听出了毫无作假的意思,少年顿时欢呼,甚至喜极而涕,难为情的擦干眼角,他露出稚气的故作成熟姿态。

    “嗯哼,看在你是唯一懂得欣赏我的艺术的份上,我就允许你在我的地盘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