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六章 重叠的记忆
    ***************************************************************************************************

    原来,结界的大门竟然是以这种方式打开,亏得爱娃儿这个想当然的家伙,还以为只要我来了,一切问题就能迎刃而解呢,要是没有遇到这头巨狼的话……

    不对,难道说正是因为我来了,巨狼才出现?爱娃儿上次来,它虽然知道,却没有现身,因为爱娃儿不符合条件,但是为什么?我真不是啥失足月神啊喂。

    想来想去,只有走进这里的结界大门,进入那条幽静的林中小道,答案或许就会自然的浮出水面。

    看看巨狼,它已经站在张开的结界大门旁边,后肢蹲坐,前脚挺立,下颚微扬,全身鲜红的火焰猎猎燃烧,风姿卓越,威武森严。

    那双流露着睿智的月轮之目,让它看起来像是迎候客人的老管家。

    “我们……可以进去吗?”以防万一我还是先确认一下,指了指自己和爱娃儿,又指了指前面敞开的结界大门。

    巨狼依然酷酷的没有出声答话,亦没有任何回应的举动,犹如一座石雕静静矗立。

    我不信它听不懂人话,既然没有回答,那应该是默认了,可能性格就是如此吧,就好比三无公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个性,难道你就不让一头狼也有个性?

    心里这么暗暗吐槽着,我拉了拉还在发愣的爱娃儿,率先迈出脚步,一步一步,缓慢向前,时刻注视着旁边的巨狼。

    面对我们的靠近,巨狼并没有表示,我渐渐放下心,稍微加快了一点步伐,看着前方敞开的结界大门,迫切想要知道答案,生怕自己走的太慢,结界又合了起来。

    眼看我们已经从巨狼旁边路过,就要进入到结界大门当中,忽地,一直没有动作的巨狼动了,它的一只前爪抬了起来,就这么朝我们踩了下去!

    时刻防备着它的我立刻就发现了,拉着爱娃儿就想躲开。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巨狼踩下的速度并不算很快,看似并没有要攻击我们的意思,但是,无论我想闪到哪边,那只不快不慢落下的爪子,感觉都会准确无误的落到我和爱娃儿之间的空隙中,就像一把锋利而准确的快刀,要将我们切开,根本无法反抗。

    万般无奈,我和爱娃儿只好松开了牵着的手,各自分开,否则的话,就会像马【哔】奥里第一关第二幕开头的那两只连体的可怜板栗仔,被双双一脚踩扁,我以前最喜欢这么干。

    我到是没什么所谓,因为看出了巨狼并没有要伤害我们的意思,到是爱娃儿,手一分开,立刻就神色凄苦,眼眶蓄泪的模样,要是加点白娘子的bgm,感觉我就能当许仙,背后就是雷峰塔了。

    宛如参天大树一般的巨大狼爪笔直落下,却没有发出一点声息,没有造成一点破坏,只有我和爱娃儿,被分隔在了这只狼爪的两边。

    “你的意思是……只允许我一个人进入?”巨狼的意思很明显,我确认的问了一遍,就见它收回前爪,再次保持刚才的坐立姿态。

    看来好像是这样了。

    我和爱娃儿面面相觑,犹豫着该怎么办,爱娃儿那边很快有了决断。

    “贤狼大人,您安心的去吧,我会在这儿等您,一直等到您出来为止。”明明只隔着一个爪子的距离,但是爱娃儿的语气,却好像我们两个相隔着一道无法跨越的万丈深渊,还有什么叫我安心的去,呸呸呸,多不吉利呀。

    我想,要是放在原来世界,爱娃儿一定是个天赋型的影帝,自带脑补技能,不拘一格,瞬间入戏,根本不需要什么眼药水风油精。

    “那好吧,应该用不了多久……大概。”这时候因为这种事情而放弃,未免也太可惜了,爱娃儿呆在这里应该没什么危险,我姑且进去瞧一瞧,看看这月神陨落之地到底有什么东西在等待自己,呼唤自己。

    冲爱娃儿露出一个你自己照顾好自己的眼神后,我转过身,面朝结界大门,再次迈出了脚步,这一次没有遇到任何阻挠,我顺利的进入到了结界内部,与此同时,背后的结界大门一合,彻底将爱娃儿从背后投来的眷恋视线阻隔断了。

    我并没有发现身后的动静,呆呆注视着这条仅容一个人通过的林中幽径,潮水般的片段在脑海中像热开油锅,不断翻滚,偏偏这些片段杂乱无章,无法组合起一段像样的记忆,让我想起点什么。

    无法拼凑组合,却又填满了脑海的片段,汹涌而来,让我瞬间呆愣,渐渐地,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一般,开始迈出脚步,这一步一步,似乎在零碎的片段记忆中,遵循着某种规律,某些片段,在眼前的林间小道上化作了一个个清晰脚印,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脚步,颇有些不受控制的,按照这一个个脚印踩下去,被牵引着,像小时候玩的游戏一样,一步一步踩着看不见的脚印向前走。

    幽深静谧的林子,并不昏暗,一缕一缕的光线,不知道打哪个方向投过来,照亮了小道,渐渐地,顺着记忆片段化成的脚印向前,那些凌乱成一团,填满了脑海,就像数万块,数十万块拼图一样让人无从下手的片段,顺着自己的前进步伐,渐渐地,渐渐地,在一只无形的手摆弄下,部分的片段开始完美契合到一起,拼凑形成了一幅幅完整画面。

    恍惚中,林间小道还是那条林间小道,但是,视线所看到的景色,映入大脑里面之后,却多了一些东西。

    脑海中的林间小道,多了一名身穿简陋麻衣的少年,背着和他贫乏打扮很不相称的光鲜手琴。

    少年埋头一路奔跑,一边发出略显稚嫩的泣声,没有目的,没有方向,看似只想逃离某个地方,脚步磕磕碰碰,随时都要摔倒,哭声悲惨无助,仿佛被全世界抛弃,纵然如此,他依然用双手小心翼翼的护着背后的手琴。

    就这么一直跑,一直跑,慢慢地,他的背景和视线中的景色重叠到了一起,存在于脑海之中的少年,似乎跨过了现实和虚幻的界限,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少年或许是跑累了,脚步慢了下来,也哭累了,回过神来,茫然打量着周围陌生的景色,我仿佛能从他那儿听到细微谨慎的嘀咕。

    村子附近……有这样的地方吗?

    心底虽然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让他逃离的那个地方,那些人,少年毅然继续往前,没有丝毫回头的打算,就这么一步一步,毫无迷茫的踏出。

    然后,我发现了,我和【他】一前一后,他走过的脚印,正是我落下的脚步,这种即将要和对方重叠融合到一起的奇妙感觉,让我感到有些别扭,却没办法从不断被完整拼凑起来的,在脑海中汹涌翻滚的记忆画面中脱离。

    此时的我,就像是少年的影子,正亦步亦趋的跟随着他的每一个脚步,大步大步的穿越着眼前这条小道,脑海中时不时回荡起一句句不属于自己的话语,我知道,那是属于少年的念头。

    这里到底是哪里,我敢肯定村子附近绝对没有这种地方。

    好可怕,好像走不到尽头,自己一定是遇到了什么怪事。

    是时候回头了,只要和那些人好好说清楚的话……不行,遭遇到了那种嘲笑……甚至比嘲笑更加过分的对待,绝对无法原谅。

    这可是我唯一的梦想,他们太过分了,绝对不会原谅他们,我要离开这个偏僻的小地方,去大城镇,对,那里一定能找到认同自己梦想的人!

    或许……自己的确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现在回去,将手琴藏起来,老老实实的放牧耕种一辈子,这种生活才更合适自己?

    带着巨大的迷茫和彷徨,脚步机械的迈出,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间,小道终于走到了头,眼前骤然一亮,少年忍不住抬手遮目,眯起了眼。

    而后,一副如诗如画的美景,在他眼前舒展开来,这是一片被森林环绕着的碧绿草地,草地中心的小坡上,一颗郁郁葱葱的巨大月桂树,似要向人证明它是这片空地的主人一样,尽情伸展着枝叶,试图将生机勃勃的树冠覆盖每一寸空地。

    树冠下侧,是一汪形同月牙般的清泉,波光粼粼,将碧玉的树冠和蔚蓝的天空尽数倒影在其中。

    从未见过的美景,犹如世外桃源,让少年忘记了烦恼和悲伤,放下背上的手琴,开始飞奔欢呼,时而爬上月桂树上,登高而呼,时而踏入齐膝深的清泉之中,泼水戏耍,忽然不小心滑了一跤,整个人掉入水中,溅起巨大水花,忽地又一下从水中窜出,大口大口喘气,逐渐地,化作清朗的大笑声。

    “决定了,这里以后就是我的秘密基地。”从水中站起来,少年一手叉腰,一手指天,大声宣布。

    “可惜,这里没有食物,找不到果树,水里也没有鱼可抓,不然的话一辈子住在这里再也不出去,似乎也不错。”

    经过刚才的戏耍玩闹,少年已经对整个空地了然于胸,对于找不到食物这个美中不足的问题,表达出了万分的遗憾。

    “秘密基地也不错,至少,如果在这里练的话,那些混蛋应该不会再跳出来阻挠了。”少年不断自言自语着,似乎已经习惯这份孤独。

    想到就做,他飞快的拧干衣服,弄干净手,飞跑到刚才放落萨克斯手琴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捧起手琴,抱在怀里,陶醉的先深呼吸一口气,然后东张西望,最后找到了最佳的舞台——那颗月桂树的树底下。

    面露欣喜,少年抱着自己的心爱乐器,飞奔到树底下,转身一屁股落座,背靠树干,两腿盘起,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萨克斯手琴搁在肩上,被稳稳的固定着。

    “那么……”在少年的脑海中,这片空地似乎已经成了容纳万人的歌剧院,他独自一人站在舞台上,面对着无数热情的观众,丝毫不虚。

    “那么,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暗黑大陆未来的第一歌王……不,是歌神的真正实力吧!”

    轻轻合眼,让内心彻底放空,随即,少年拉响了萨克斯手琴。

    “……”该怎么形容呢?

    以上帝视角注视着这一幕的我,双手抱胸,品味沉思。

    这不是拉的蛮不错嘛,我还以为有多难听,才会被村子里的人嫌弃嘲笑阻挠——通过少年刚才不停的自言自语,我已经能够清晰勾勒出他的悲痛遭遇了。

    有阿琉斯的九分功力了,那震撼灵魂的琴音,真是美妙,美妙的让我都陶醉了,想尽情高歌一曲。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少年似乎心有感应一般,赶在我之前,一边陶醉的拉着萨克斯手琴,一边放声歌唱。

    “……”

    啧,有一手,竟然也有我八……不,是五分功力,哼,不愧是敢学我一样,以大陆第一歌神为目标的家伙,我就勉为其难认同你的实力吧。

    极具震撼力的乐声和歌声,在这片安详宁静的世外桃源中不断回荡,少年不仅有着不可小窥的音乐能力,体力和肺活量貌似也不错,竟然一直拉唱了数个小时,直到夕阳沉落才停下来,将手琴抱在怀里,大概是累了,眼皮子渐渐开始打架,合上,陷入了熟睡。

    一路跟随着少年脚步的我,似乎也受到了倦意影响,恍惚中来到月桂树下,坐在少年坐着的地方,闭上眼,也睡着了。

    月色沉静,寂寥无边,忽地,叮咚一声,似水滴,似落珠,似银铃。

    眼睛猛然一睁,顺着声音的方向,抬起了头。

    这一刻,我的视线,和脑海之中同样被惊醒的少年的视线,完全重合到了一起。

    又和那最初的梦境,再次完全重合到一起,强烈的即视感冲击,让大脑宛如发生了一场剧烈爆炸,我呆震当场,露出傻傻的,痴痴的目光。

    树冠之上,数缕璀璨柔和的月光,一抹光晕之中的动人姿影,于夜风中轻轻摇曳,仿佛永恒。脑海之中,现实之中,同时响起了飘渺圣洁之音,互相交错重合,然而内容却是截然不同。

    “你是谁?”

    “你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