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三十九章 月里少女
    ***************************************************************************************************

    目送着长了一张红心j脸的石头人领主离去,我和爱娃儿久久无语,出乎意料的并没有多少劫后余生的喜悦,更多的是想要吐槽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好的沉闷。

    “你觉得那张脸……如何?”

    “不,就是贤狼大人这么问我,我也说不清楚。”爱娃儿连连摇头。

    “你们天使族里不是有最全的史载记录吗?应该有关于石头人的记载吧。”

    “有是有,我也翻看过,但无论是哪一本都从未提及到石头人会长着这么一副……一副怪异的面孔。”

    “我到是见过石人王。”

    “真的?不愧是贤狼大人。”

    我只是这么一说,爱娃儿立刻就信了,正常反应应该是【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石头人一族早在几十万年前就已经被亚瑟王给灭了】这样才对吧。

    少了一丝打脸的快感,让我有些不爽。

    “在亚瑟王的第二次考验里,也是长着一张……一张类似的脸,更加诡异。”

    “原来如此,据我所知普通的石头人并没有这样的脸对吧。”

    “没错,只有石人王是。”我回想了一下,在第二次亚瑟王考验当中,哪怕是最后负责守门的石人巨将,也和其他石头人一般无二,那张脸只不过是一颗稍微扁平滑溜的石头上,人性化的长了眼睛和嘴巴。

    “那么,是不是可以猜测,长了这么一张脸孔的石头人,具有石头人王族的血统呢?”爱娃儿的职业病犯了,仿佛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立刻就拿出一本小本子,将这个重大发现记下来,准备以后回到天使族里更新一下资料库。

    在暗黑大陆,天使既是正义的使者,又充当着旁观者和记录者的角色,每个天使都有收集真理和真相的权利,或者说职责。

    “这么说来,如果你的猜测是真,难道说刚才那个石头人领主,具有石头人王族的血统?”

    “没错,虽说当年石头人一族被亚瑟王的手下,钢铁之瑰骑士给灭族了,不过根据我们天使一族的调查发现,钢铁之瑰骑士虽然杀伐成性,但也并非毫无人性,暴虐无道之人,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病残,她并不会轻易动手。”

    “按照你这么说,那当年石头人一族应该还剩下不少人才对,为什么会灭族呢?”

    “一个只剩下老弱病残的种族,在当时那个混乱年代,除了灭族以外已经别无选择,钢铁之瑰骑士虽然没有直接灭掉石头人一族,但也是间接导致其灭族的罪魁祸首,这个罪名可洗不掉。”

    “说的也是,也就是说这个石头人领主是当年幸存活下来的,拥有王族血统的石头人?如果是真的,那也算是上帝庇佑,不想让石头人一族化为历史尘埃,几十万年过去还能将这份血脉延续至今,还是在地狱世界这种地方,实属不易。”

    “诶,贤狼大人说的一点都没错,除了上帝庇佑以外,已经找不到其他理由了。”爱娃儿点了点头。

    “现在可不是为石头人领主惋惜赞叹的时候,相比之下,还是多担心点我们的处境吧,乘着它没有回头我们赶紧走。”

    “是的,贤狼大人,如果一路顺利,我们今天休息之前就能赶到黑……黑暗死石区域的边缘,在那里休整,明天一早就能踏入到下一块区域了。”

    抖m天使公主显然并没有兼职中二病属性,都过去那么多天了,念出黑石区域的全名时还会打顿。

    “嗯,出发吧,以后有空有那个实力,再来研究刚才的话题。”我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思索,k有了,j有了,是不是还该有一个q呢?如果有,这个q又到底会在哪呢?不知为啥忽然有点期待了,期待着把石人王一家子给见齐了。

    不过,以后还是记着点,别让吾王和十二骑士来这里,天知道石头人领主的灵魂里有没有将当年的灭族之恨残存继承下来,如果有,恐怕石头人领主会发疯,就算是拼死也要和亚瑟王的继承人吾王,以及十二骑士传承者同归于尽。

    “贤……贤狼大人……”正当我考虑着这些正经事情的时候,爱娃儿的羞涩期待声音传了过来,不用回头看,我都能感觉到她那饱含炙热感的目光,正在炯炯的盯着圣月贤狼。

    “今天晚上……真的可以……可以……一起……”

    “不可以。”

    “咦?不是已经……说好……说好了……”那双亮金色的眼眸子,立刻就变得泪光闪烁起来,如果不是知道她粉圣月贤狼粉的深沉,我肯定会大呼演技逼真。

    “什么时候说好了,我有说过这种话吗?”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我感觉到了,绝对没有错。”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爱娃儿鼓起勇气要和我讨价还价一番。

    “就算是女人的第六感,偶尔也会有失手的时候。”

    “贤狼大人,呜呜呜~~~~”

    “你还真是得寸进尺,又想被惩罚了吗?”

    “是……是的,爱娃儿是个得寸进尺的坏女人,贤狼大人无论如何惩罚都没有问题,不如说请务必惩罚。”瞬间,爱娃儿的呼吸变成急促娇喘。

    “不……我错了,我是说过一起睡这种话,啊啊,一起睡吧。”在抖m属性火力全开的爱娃儿面前,圣月贤狼并不算强的抖s属性节节败退。

    “真的可以吗?不过,稍微有点遗憾……”

    “……”这家伙,甚至已经不打算隐瞒她的抖m属性了,天啊,快点结束掉这趟旅程,让我摆脱这抖m天使吧,再这么继续下去,要么就是我被她吃掉,要么就是她被我吃掉,没有第二种可能性了。

    傍晚休息时分,我们顺利到达了黑石区域边界,找到了隐匿点休息下来,爱娃儿全程兴奋,甚至连我又在她的食物里下了辣都没有抱怨什么,刚填饱肚子,就捂着被辣的发麻的唇口,用扑闪扑闪的妩媚似水目光看着我。

    吼吼,别想那么轻易钻我的被窝,你这死抖m,先给我跪下,舔了脚趾头再说!然后本贤狼再点个洗脚奶的服务!

    结果玩的有些过火了,狠狠把这抖m天使玩坏之余,自己也多少出现了些许后遗症,没办法冷静下来进入梦之境界,只能乖乖合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就当做是为明天新的未知区域养精蓄锐吧。

    然后,我又做了那个梦,天天都会做的梦,梦里的内容一如既往,不,今天好像多了一点点新的内容,是因为更加靠近中心的关系吗?

    梦里的自己,终于从月光弥漫中,窥到几块碎片轮廓。

    那是被森林环抱着的一块茂盛花海绿地中央,有着一颗永远被夜色和月色笼罩的月桂树,旁边依偎着一潭清泉,仿佛画中世界,美轮美奂。

    梦中的自己,正靠坐在月桂树底下,与清泉为邻,依然是之前的视角,上仰的目光中,看到了温柔而璀璨的月光,自月桂树的繁茂树冠中斑斓透落。

    在那无比怀念的柔和光辉中,我终于看清楚了那一抹似有似无的轮廓,也清楚了月光的源头来自何方。

    那是被乳液一般的月光包裹着的人影,从隐约的轮廓中可以窥到少女的窈窕曲线,在月光的遮掩下,看不见衣着样貌,更看不清那张过于光辉耀眼的面庞。

    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那道人影,那道在月光包裹之下,有着女性曲线轮廓的人影,似在说着什么。

    然后,我感觉到了,梦中的自己,靠着月桂树的巨大树冠,悠悠然的也在开口说话,却偏偏一点声音都听不见,好似在看一场古老的无声电影,月光少女翩然倚在树冠之上,慵懒少年悠然背靠月光之下,如果这是梦,那也太美了一点吧。

    时间不断流逝,树上的少女和树下的少年,仿佛聊了许多,谈了许久,有着说不完的话,直至梦醒,此情此景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贤狼大人,你……又哭了。”睁开眼,怀中的爱娃儿抬着头,愣愣的看过来,如是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