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章 迷雾怪影
    ***************************************************************************************************

    “咝~~~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你确认当时你真的是路过这里?顺利的?”

    刚刚扎入迷雾区域没多久,我就打起了退堂鼓,不是自己反复无常,而是这雾气实在太邪门了,有凝固空间壳,有神器戒指,双重隐蔽保护下,本来是能阻隔大部分异物,迷雾却像是没事一样钻进来,不仅如此,还十分的……十分阴冷。

    要知道,这本来就很不正常了,圣月贤狼和爱娃儿是什么体质?虽然比不上cosplay熊吧,但哪怕是站在哈洛加斯山山顶,脱光衣服(然而圣月贤狼并不能),也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怪异的阴寒感觉,然而区区迷雾却有,非要说这就是地狱世界,还是中心地带区域,就是这么个样,爱来不来,好吧,我服,我走还不成?

    除此之外,视线也是个问题,我这钛合金狼眼竟然被区区迷雾所阻挠,没办法看的太远,有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而圣月贤狼所依仗的精神力侦查,却是因为凝固空间壳和神器戒指的关系,没办法延伸出去,更是让自己像眼睛被蒙了起来,瞎了钛合金狗眼的错觉。

    换言之,我们现在的警戒范围很小,非常小,只能靠声音和感觉这两种比视觉和精神力侦查更狭隘的感知手段,来防备敌人的靠近,就快要成为小龙虾了。

    这些诸多的负面因素加到一块,让我产生了想要逃离迷雾的念头。

    “贤狼大人,请相信我,至少在认路这一块我还是很有自信的,从来没有出过错。”爱娃儿听到我竟然怀疑她,委屈的咬起了上唇,水盈盈的金色眼眸里,立刻蒙上了比迷雾还要浓郁的雾气。

    爱娃儿的导航能力是不需要怀疑,君不见在黑石区域,我只要偏离路线一点点,她就能立刻发现,这是啥水平,北斗才有的水平呀。

    只不过这种说法让我分外不爽,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王见王,一山不容二虎吧,我也是从来不迷路的迷宫杀手呀,岂容你这个北斗天使抖m在本王面前放肆!

    言归正传,既然找不到退缩的理由,就只能硬着头皮往前了,就在这时,寂静的迷雾区域里终于出现了些微动静,敌人出现了。

    看到一大群妖梦,带着层层叠叠的幻影向我们这边飞过来,我和爱娃儿紧绷的神经忽地一松。

    这片迷雾太诡异了,好像一不小心穿到了别的世界,乍一看到怪物出现,终于让我们找回了些许身处地狱世界的幸福感。

    没错,万万没想到连身处地狱世界也能产生幸福感,我和爱娃儿都快哭了。

    本来这群妖梦是可以避开的,不过,为了追求更加真实的身处实地感,我和爱娃儿眼神交流了一记,还是决定主动出击将它们消灭,就当是进入这片迷雾区域的第一道开胃菜。

    妖梦是幽灵类型的怪物,实体攻击降低一半,魔法攻击也有着很强的抗性,别看那副轻飘飘的样子,其实耐打的很,虽然个体攻击力不高,但因为是幽灵却可以将身体重叠起来,数十只妖梦叠在一起,同时攻击,绝对能够带给大意的冒险者非同一般的惊喜。

    先将凝固空间壳打开,小心翼翼的安置到一边去,不让珀鲁奇亚之眼断掉,这玩意一天只能开启一次,一旦断了,就只能等明天才能重新搓出凝固空间了。

    然后,心分二用,一边维持着珀鲁奇亚之眼的精神力输出,一边对付敌人。

    这也是为什么爱娃儿说后面的路程,需要圣月贤狼来控制珀鲁奇亚之眼,她没办法做到这种程度,论微操作,她胜过圣月贤狼,却没有圣月贤狼这份充裕的精神力。

    这些妖梦虽然抗性高物理免疫高,但也经不住圣月贤狼和爱娃儿的狂轰滥炸,不到片刻就搞定收工。

    不过,是不是弱鸡了点?按道理来说这个数量的妖梦,里面起码应该有一个精英级的领队,就算是出现领主级也不奇怪。

    可能是因为这里还是迷雾区域边境的关系,怪物实力弱一些吧,我为自己找到这样的解释,心安理得的继续上路。

    紧接着,我们又陆陆续续遇到几批怪物,能绕的就绕了,不能绕的速战速决。

    这些怪物分别是,妖梦,妖梦,妖梦,厄运施术者,妖梦。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片迷雾区域的怪物尽是一些幽灵体,说到幽灵体的话就没办法不想到有冒险者杀手之称的薄暮之魂,俗称电鬼,会瞬移,会闪电,萌萌哒。

    然后,薄暮之魂出现了,我真想狠狠扇一下自己这乌鸦嘴。

    这些薄暮之魂行动靠瞬移,根本没有规律,遇到它们,我们都不知道该不该主动出手好,想绕么,天知道哪个身法妖娆的薄暮之魂,就一个瞬移撞到凝固空间壳上,主动出击嘛,这个可以有,以我和爱娃儿的实力,电鬼还不算太难应付,瞬移也不是什么难以破解的招式,就是动静会有点大,毕竟只要数十只电鬼就能凑成一片闪电汪洋,点亮一个村庄,要是能抓它们来发电该有多好,不用吃不用喝,简直是零成本的永恒发电机呀。

    越到后边,薄暮之魂的数量就越是多了起来,那铺天盖地的闪电,让我和爱娃儿觉得就算随时被这里的魔王领主发现也不奇怪。

    “你来的时候也这样?”又消灭了一批薄暮之魂,我一个劲的盯着爱娃儿瞧,希望能在她脸上多少看到一丝难为情的红晕,你这孩子,撒谎都不带打稿么?

    “我来的侦查时候也遇到过薄暮之魂,只不过钻了好几天,一共也就遇到了不足十次,大部分还被我绕开了。”爱娃儿没有脸红,而是奋力的做出解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会遇到那么多的薄暮之魂,为什么呢?”

    然后,两人就沉默下来,气氛有些尴尬。

    好吧,我知道,我知道了,你想说什么,这个锅我……我背还不成?!

    “不是的,我不是说这是因为贤狼大人的原因……呃,就算是,大概也是贤狼大人身上的光辉太璀璨了,怎么遮挡也遮挡不住,才会吸引来那么多敌人。”

    见我的样子,爱娃儿画蛇添足的慌忙解释起来。

    “走吧。”我面无表情,既然这个锅已经背下来了,就没办法再对爱娃儿说三道四,抱怨什么,要抱怨也只能抱怨自己这准悲剧帝的属性和吸引麻烦的体质。

    “贤狼大人……”爱娃儿急急忙忙的追上来,还想安慰点什么。

    忽然间,一股不协调的阴冷感自眼前的空气中轻轻拂过,我和爱娃儿顿时一僵,瞬间,手上已经握起了武器,如临大敌,严防戒备。

    “刚才那股气息……感觉到了没有?”嘴唇微微颤抖着,低声说着,圣月贤狼的身体一动不动,只有眼珠子在咕噜噜的转动着,不断扫向周围,精神力侦查不断向四处扩散,却没有捕捉到丝毫动静。

    是错觉吗?不,绝对不可能,那种像是被一根冰凉的舌头****而过的不寒而栗感,怎么可能是错觉。

    难道说是……这片区域的魔王领主?

    我和爱娃儿大气都不敢喘,就这么静静地,静静地,一直站在原地戒备,戒备了好几个小时,傻呆呆的,像石头一样站了好几个小时。

    “搞什么,要动手就给我滚出来啊!”我终于忍不住了,手中的冰剑使劲一挥,斩开眼前的迷雾。

    结果,并没有获得任何回应。

    难道说真的是我们的错觉?还是说,对方在猫戏老鼠,享受捕猎的快感?

    我们不知道,不清楚,难以判断到底是不是遇上了这里的魔王领主,然后决定是不是应该不顾一切全力赶路。

    如果对方是,这么做无非就是把它逼出来,大不了一战,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拼命赶路而暴露行踪,招引来真正的魔王领主,那该有多蛋疼?

    “行踪该怎么办?”眼看敌人迟迟没有出现,甚至根本没有出现危险的预感,正如爱娃儿在进入迷雾前形容的那样,有种被窥视的感觉,却没有察觉到危机气息。

    “如果没有之前的经历,我想我会选择全力逃出,但是,根据之前的判断,或许是我们的错觉,或许是对方并没有恶意,我认为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继续前进。”爱娃儿想了想,神色坚定的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