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三十七章 梦
    ***************************************************************************************************

    见埃芙丽娜不说话,我不由得紧张兮兮,小心翼翼问道。

    “难道……难道说……真的像爱娃儿所说的那样……我真正的身份……其实是那个啥捞子月神的失忆兼失足转世?但是好像不对吧,这转的也太离谱了吧,都转到异世界去了,而且连性别都反转了!”

    我balabala的自言自语说了一大通,结果抬起头来,埃芙丽娜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正想不满的从地上随手扒拉一根骨头朝那把锤子剑扔过去,就听到寂静之中,突然响起噗的一声,压抑到极点的笑声。

    然后,埃芙丽娜恶劣的大笑,响彻了整个幽静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就你这头蠢熊笨狼的模样,还敢奢望自己是什么月神变身,你到底有没有照过镜子,那个爱娃儿,到底眼睛瞎成了什么样子,才会闹出如此天大的误会,啊哈哈哈哈……不行了,笑的肚子都疼了,这是我这一千年来听到过的最好消化。”

    “你这家伙,我现在可没心思和你开玩笑,而且区区一把锤子剑还怎么笑死笑的肚子疼,吹牛吹的我才要替你感到丢脸。”

    被嘲笑的如此厉害,我恼羞成怒,什么呀,我怎么就不能是月神的转世,说不定上辈子,我也是个高贵而雅致的……当然,肯定是男人。

    不过,埃芙丽娜这等反应虽然令人恼火,但同时也让我稍微的安了安心,看来自己的确不是什么月神转世或是失足月神,我就说嘛,我可是新世纪穿越战士,带着一肚子的原来世界知识,却没能在这个暗黑大陆世界里发挥分毫,既不会抄袭诗词,也不会背默写作,更不会打造什么acg帝国,统统都不行,还顺带拉低了异世界的平均智商,怎么样,身为穿越者的我就是这么吊。

    不……不行了,拜托别再自黑了,我快要被打击的一蹶不振了。

    “我还当你要说什么,如果是这种无聊的问题,请睡醒去找你那天使公主聊去,她肯定会兴致高昂的和你聊个一整天。”

    “好好好,我知道了,总之我不是那啥捞子月神转世就对了是吧。”

    虽然埃芙丽娜最近越来越没节操了,但它明确表态过的话,却还是值得相信的,从来没有在这种时候忽悠过我,它这么说了,立刻就给了我一种钦定的感觉,我,并不是月神转世。

    但是,第二个问题又来了。

    “但是,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绝对不可能是错觉,难道说我和那月神有着什么关系?”

    “……”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说我猜对了?”

    “这是禁止事项,你去了就知道了。”埃芙丽娜卖起了关子,区区一把破剑还卖萌学人家1096,恶不恶心,变不变态。

    “我都从你的脸上看到了混蛋,再敢偷偷说我的坏话就别想在从我这里得到一句帮助!”埃芙丽娜勃然大怒,卧槽,我的脸能表达那么复杂的意思?难道自己是无意识影帝?

    “你这不是已经不打算透露更多了吗?”我激将一记。

    “难道我说了【你去了就知道】这种话,提示的还不够多?非得把正确答案告诉你才行?所以说你这笨脑袋呀,不经历十辈子的洗礼,一丁点好转的可能性都没有。”

    “不许再提我的智商了混蛋,你不要骗我,我上辈子一定是个聪明人,就是因为太聪明了这辈子才变得如此庸碌,这是世界的平衡法则,你懂个屁!”

    埃芙丽娜意外的没有立刻反驳,空气里酝酿了数秒寂静到让人不安的气氛,随即,它的声音才响起。

    “我是不懂,你也不懂。”

    哈?干嘛扯到我身上,这话题也跳跃的太快了吧,算了,好像也没办法从埃芙丽娜这儿套出更多的信息了,聊点其他吧。

    “对了,你这段时间跑哪去了?好一阵子没出来了,我一开始还以为你躲在梦之境界里一副恶习巴拉的样子笑眯眯偷窥。”

    “谁会有这种恶趣味!”

    “臭不要脸,这种事你干的还少吗你!”

    对话逐渐转而日常向,没什么营养含量,有的只有勾心斗角的互相吐槽,渐渐忘记时间流逝,不知不觉中,这片死亡气息浓郁的空间就开始迷茫起了雾气,越来越浓。

    有过许多经验的我,直到离开的时候到了,在还能隔着白雾看到那把锤子剑的轮廓时大喊了一句。

    “有空也多在梦之境界里冒头,小幽灵最近闭关了,一个人在梦之境界里闷的慌。”

    “再说吧,本大爷很忙的。”埃芙丽娜打着哈欠的散漫声音传来,变得很遥远,很遥远。

    “等你能安全度过这趟作死之旅……再说。”

    然后pia的一声,宛如电视画面断电,世界一下子变得漆黑,随即,圣月贤狼从梦里醒过来,睁开了眼。

    啧,没事闹一闹,浪费我梦之境界的宝贵修炼时间,埃芙丽娜说的那些话让我很在意,重新合上眼,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再静下心来,重新进入梦之境界。

    既然不是月神的转世,那我和月神到底有啥子关系?会冒出这种熟悉而温暖的感觉?会冒出这种亲切而自然的呼唤?说的不明不白,这不是让我更加在意了吗?

    想来想去,我觉得都是爱娃儿的错,抬头一找,打算也骚扰骚扰她,不让她好睡,结果根本不用抬头就找到了,我这个气呀,明明说了不要再一起睡了,又不是小孩子,这货还是坚定不移的钻到了自己的被窝里面,又肢体缠绕,紧紧抱了上来。

    我也是,不能因为前几天已经熟悉了爱娃儿的气息,就对她如此明目张胆的举动毫无察觉呀,醒醒呀我的警觉心,如此没心没肺,哪天要是四魔王钻到我的被窝里来该怎么办?

    看着爱娃儿近在眼前的甜美睡脸,柔软的鼻息也轻轻打在侧脸庞上,香香的,酥酥的,麻麻的,她越是睡的好,我就越气,寻思着该怎么报复她。

    对了,取消变身!

    白光一闪,我恢复了本体,冲爱娃儿不怀好意的一笑,真想就这么睁着眼等她醒过来,看到她一脸懵逼的嘴脸,这可不是我的错,是你自己抱上来的哟。

    可是,这一取消变身没多久,各种奇奇怪怪的感觉就传了过来,比如说爱娃儿紧紧贴合在自己身上的娇躯触感,尤其是胸前那一对波涛汹涌的峰峦,昨天还是前天才刚刚用圣月贤狼那变小了的手心测量过大小,比自己以前预料的还要【凶器】那么一点点,香香甜甜的少女鼻息,偶尔几缕呼到了耳朵中,也在严重刺激着自己的男性神经。

    夭寿咯,这到底是在作弄爱娃儿,还是在折磨自己?无奈,我又不想让爱娃儿那么称心如意的和圣月贤狼大被同床,最后只能折中一下,变身cosplay熊好了。

    于是,第二天早上,我这双圆溜溜的布偶熊眼睛,就看到了个起床的爱娃儿,那万分纠结困扰和沮丧的表情,混蛋,没有用本体吓你已经算好了,知足吧!

    记住了运用珀鲁奇亚之眼的感觉,今天一整天,我都在玩弄着自己的精神力,反应过来,敌人都给爱娃儿收割了,心里顿时阴暗。

    这莫非是爱娃儿的阴谋?想让我沉浸在精神力的运用里不可自拔,她才好大肆收割经验和爆落物品?不行,我不能让她得逞。

    于是,在爱娃儿万分遗憾的眼神中,cosplay熊取代了圣月贤狼变身,开始守株待兔,得不得被黑石区域这边傻兔子太多,还没过几分钟,就有一小队蹦蹦哒哒的沙漠跳跃者闯了进来,避无可避,我痛快的直接一个红枣萝卜拳收割了。

    “贤……长老大人,珀鲁奇亚之眼的运用,已经完全熟练了吗?”见我罢工,爱娃儿不由问道。

    “嘎姆。”

    “中场休息?到不是不可以,时间还有的是,不过……”爱娃儿咬着一口贝齿,找不到让我变回圣月贤狼的理由,最终只能作罢。

    又是一天安然无恙度过,今天终于没有进入奇怪的地方,顺利的开启了梦之境界,可惜,珀鲁奇亚之眼没办法在梦之境界里模拟出来,否则我的进步速度怕是要将爱娃儿吓坏。

    在梦之境界里修炼了一会儿呼吸法,又捏出个骸骨巨龙山寨版大战了一场,埃芙丽娜并没有如我昨天所说的那样,冒出头和我聊个几句,空荡荡的无边无际世界里头,就自己一个人,不由的百般寂寞无聊,怀念起小幽灵在的日子,早知道这样,试着把埃里雅带上就好了,除了小幽灵以外,也就她能轻松的进入到我的梦之境界里,蒂亚和小狐狸虽然也进来过,但要花费一点功夫。

    不过,海族战士肯定不会允许我把埃里雅带出来吧,今时不同往日,忽然有点怀念以前的日子了,那时候的自己虽然实力弱鸡了一些,历个练也能处处遇到危险,但却过的更加充实自在,现在感觉完全被教廷山束缚住了。

    算了算了,不想这些,继续修炼吧,今天早点结束梦之境界,小睡个一两小时,一张一弛才是王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