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三十章 突进吧,没有女人的深空!
    ***************************************************************************************************

    不好,这对话苗头好像有点向着三流言情剧发展了。

    虎躯一震,我连忙打住,深深的望了爱娃儿一眼,想让我患癌症或是遇车祸,门都没有。

    爱娃儿自然是被这【深深】的一眼给弄的一头雾水,偏了偏头,她决定抛去疑惑,继续忽悠……啊不,是劝说。

    “长老大人,怎么样,能答应我的请求吗?”

    “我拒绝。”

    “为什么?”爱娃儿沮丧震惊万分,表示自己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按剧本走。

    “首先我可以肯定我绝对不是什么月神转世或失忆失足月神,以前没有,并不代表以后没有,我的熊人变身的特别之处,以前有德鲁伊拥有过吗?没有吧,是我独得一份,圣月贤狼想必也是如此,这才是最佳答案难道不是吗?”

    “这……”没想到自己的经验主义会被辩驳的体无完肤,爱娃儿一时哑然,她本来就不擅长于言语,此时着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就要这样错过吗?

    “不过,你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我一句话,又将绝望的爱娃儿拉了回来。

    “长老大人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一脸绝然的爱娃儿如是说道,虽然我很想恶趣味的试一试说“假如我要推倒你呢”这样的话,看看她的决心到底有多大,想了想,以天使的执拗,还是算了吧,免得惹火上身,自寻烦恼。

    “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潜入到那种危险之地,可别告诉我你是一路杀过去的,假若你能说个清楚,让我觉得这条路很安全,我到也不是不能回心转意跟你走一趟,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原来如此,还有这一招,长老大人今天真是出乎意料的机智。”爱娃儿眼睛一亮,重燃起信心和希望。

    “……”这话说的,我除今天外就不机智了吗?

    重新焕发光彩的爱娃儿,看着我不爽的表情,难得的笑了笑,轻将一抹金发在指尖上卷起:“凭我的实力,当然不可能一路闯过重重关卡,到达那危险的地狱中心地带最深处,能够顺利进入,全靠几样东西。”

    “哦,什么东西?”我心道果然如此,上上下下猫着爱娃儿,只是除了看出她的好身材以外,并没有其他特别之处。

    “首先是自身,越是强者感知越强大,这一点长老大人应该更清楚,尤其是我们天使,在地狱世界会更加显眼,所以必须学会极端隐藏气息的手段。”

    “这到底得多极端,才能在地狱中心那些魔王领主眼皮底下窜过去呀。”我忍不住吐槽一句,忽然做震惊状,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实真相。

    等等,爱娃儿最近的存在感越来越低,莫非就是因为这个?

    “是不容易,但是以贤狼大人的精神力,想来学习应该不难,我教您就是了。”

    不,等等,我知道隐藏气息的手段是好东西,但我不要学呀,本来就已经没什么高手气势,走在街道上活像一个无脸的路人甲,再学了你的隐藏气息手段,我岂不是更容易被人小看无视?!

    爱娃儿没有理会我的抗议目光,继续自顾自的介绍她接下来的法宝。

    “接下来一样东西,长老大人应该很熟悉才对,就是它,珀鲁奇亚之眼。”爱娃儿拿出一枚七彩徽章,这玩意我当然记得,当初潜入地狱世界,我和小狐狸可是拿它阴了不少怪物强者。

    至于珀鲁奇亚之眼为什么会出现在爱娃儿手上,也是因为机智的五爷,当初爱娃儿把它偷出来借给我,料想应该被发现了,爱娃儿也提到了被禁足的字眼,五爷却来了一招将功赎罪,顺水推舟,把爱娃儿派来教廷山,并顺势将珀鲁奇亚之眼作为她这趟任务的保驾护航利器,有五爷大力出奇迹的助攻,再加上爱娃儿的爷爷是位高权重的天使长老,自然没有反对声音。

    “这东西还有隐藏气息的功能?”

    “若论直接的功能体现,是没有隐藏气息这一属性的,但只要稍微变化一点手段,却是隐藏气息的绝佳物品。”

    “哦?”我好奇又不服的眨着眼,表示愿闻其详,爱娃儿这么说,岂不是显得我和小狐狸很笨,用了珀鲁奇亚之眼那么久却没发掘出这样的能力?

    “很简单,珀鲁奇亚之眼可以凝固空间,只要利用这一能力在周围形成一个凝固空间壳,不就可以完全封锁气息外漏了吗?”

    “……”好吧,得承认我和小狐狸的确很笨,这么简单的手段竟然没想到。不对,想是容易,但要真正做到这种程度应该不简单吧,用珀鲁奇亚凝固空间可以,但是制造一个凝固空间壳又是另外一回事,技术含量高多了。

    “想做到这种程度的确不简单。”面对我的疑问目光,爱娃儿坦诚点头:“我也是经过不断的练习尝试才勉强做到。”

    “……”爱娃儿说的轻描淡写,但用过珀鲁奇亚之眼的我知道,这其中的困难到底有多大,因为珀鲁奇亚之眼每天只能使用一次,可想而知爱娃儿在精神上的付出。

    “说到这个份上,我不相信你也不行了,隐藏气息的手段,再加上使用珀鲁奇亚之眼凝固周围的空间,彻底封锁气息外漏,这样一来就能瞒天过海,顺利到达地狱中心地带深处了,对吧。”我自以为看穿了一切的说道。

    “不,光这样还不行。”

    “为什么?”

    “凝固空间的确是可以完全封锁气息,但是也会带来另外一个麻烦,那就是会让空间变得异常,就好像空气里多了一颗珠子,依然瞒不过那些实力强大,或者对空间波动极其敏感的魔王领主。”

    “是……是吗?我就说还有哪里不对劲,原来如此,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才刚刚被爱娃儿夸了今天特别机智的我,乖乖缩起了脖子。

    “除此之外,还需要另外一样道具,有了它,就可以确保安全了。”爱娃儿到是没介意,说话间又拿出了一枚戒指,一枚七彩流溢的戒指。

    神器,又是神器,对于天使族和巨龙族这两大土豪玩家,我已经彻底的麻木了。

    “这戒指又是什么玩意?”

    “说起来,这枚戒指还是从你们人类之手获得的。”抚摸着戒指上的宝石,爱娃儿的职业病有点犯了。

    “万年前,有一名人类刺客,带着这枚戒指偷了教廷不少宝物,包括我们天使竟然也被偷了一些好东西,后来总算是抓住了他,从他手上获得了这枚戒指,因为也对我们天使下了手,所以教廷就把这枚戒指上供了上来。”

    “估计是觉得没啥用才上供的吧,教廷想要的东西还用得着利用这枚戒指去偷?”我撇撇嘴,就教廷那德性,尤其还是数万年前那个时间段的教廷,黑历史一百艘教廷山都装不下。

    “咳咳,总而言之,这枚戒指具有让物体完全融入空间里的奇特功效,有了它,我们就能彻底摆脱那些惹不起的恶魔强者的视线和感知了,怎么样,长老大人愿意相信我了吗?”

    “你解释的如此清楚,就算想不相信也难。”我感叹一声,两大神器护航就是吊。

    “那么,长老大人还有其他问题想要问吗?”爱娃儿小心翼翼的,目露期待的问道,估计是刚才被拒绝,受到了巨大打击,再也不敢撑起心中的那股迷之自信,直接让我随她走了。

    “有。”

    “请长老大人明言,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强忍住“你今天穿的什么款式颜色内裤”这种问题,我神色一肃,对面的爱娃儿也紧张起来,死死盯着我缓慢张开的嘴,拳头在不知不觉中握紧。

    “我想知道……这枚戒指,你从哪里来的?”

    爱娃儿愣了好久,那湿润诱人的唇口微张,对于我这个突兀的问题,久久没能反应过来。

    “我……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是教廷上供给我们天使一族的东西,当然是从那里来的了。”许久,爱娃儿心虚的避开我的炯炯目光,结结巴巴解释着。

    很好,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了,这抖m天使公主真的是一点都不擅长撒谎。

    “所以,又是从族里偷来的,对吧。”

    沉默了许久,爱娃儿忽然拳头一握,化身有梦想的理想家,表情变得一往无前,脚底下仿佛冒出礁石和巨浪:“为了那位大人,为了解开月神大人陨落的谜底,就算是用些不光彩的手段,就算是受到再大的惩罚,我也在所不惜。”

    “嗯哼,是这样吗?”好像的确是这样,看这抖m天使迷恋月神的那副表情。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月神会在那种地方陨落吗?”

    “不,虽然不能完全肯定,但已经有了一些比较有价值的线索。”

    “哦,快点告诉我。”

    岂料,刚才还是一脸单纯理想家的爱娃儿,却忽然露出狡猾笑容:“我不会说,长老大人若是真的那么想知道,就随我一起去揭开谜底吧。”

    糟……糟糕,被将军了。

    看着目露小得意的爱娃儿,我知道自己上当了,一直都以为是这诚实憨厚的天使公主,在咬着自己抛下去的直钩,把肚子里的那点干货统统都掏了出来,结果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钓鱼的是爱娃儿,咬钩的鱼才是自己,她已经一步一步的彻底把我的胃口给吊了起来。

    “你确定真的要这样威胁我?”

    “没错,我豁出去了,假如说长老大人拒绝,那我只能认命。”爱娃儿神色坚定而狂热,现在的她像极了赌徒,在做出最后一搏。

    是因为我的性格太好懂了吗?

    我没有立刻给出答复,而是转头瞭望向地狱中心深处,诚然,爱娃儿给出了一个看似绝对安全的办法,但是以自己准悲剧帝的属性和吸引麻烦的体质,这一路未必会那么顺利。

    月神转世,失忆谪凡什么的,我从来不信,不认为自己能和那种玄学一样的东西扯上联系,我可是信奉科学,培养了坚定唯物主义观的穿越众呀。

    最后,就是我那只逊色第七感几筹的第六感,在发出警报,总感觉这一点头下去,会发生很多不得了的事情。

    明明有那么多拒绝的理由,为什么这脖子就跟生了锈一样,无论如何都摇不起来呢?

    我知道,我很清楚,自己那放荡不羁的猪突猛进精神,在好奇心的强烈刺激下,又开始犯了,感染自作死帝老马的作死劲头,已经在像森林泰山一样大声呐喊,兴奋的无法抑制。

    更重要的是,现在,这一刻,在这里,没有能阻止得了我的女孩在,塔莫娅,小狐狸,小幽灵,阿尔托莉雅,黄段子侍女,蒂亚,本子娜……现在的我,是自由奔放的状态。

    这是一个伟大的,自由的,充满幻想的,等待探索的,弥漫着自(作)由(死)的新鲜空气的世界!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已经压抑太久了!

    “我干了!”我朝爱娃儿伸出手,露齿一笑,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过,念头通达。

    没有预想中的默契一笑,握手合作桥段,爱娃儿呆呆的看着我,眼角忽然滑落泪水。

    “喂喂,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忽然间……最大的梦想眼看就要实现了,太激动了,眼泪……眼泪就忍不住……”爱娃儿拼命擦着泪水,却无论如何擦也擦不干。

    她是一个不怎么擅长表露情绪的女孩(抖m模式除外),眼前这副哭的稀里哗啦的模样,可算是让我大开眼界了。

    我没打扰,等爱娃儿尽情宣泄情绪,哭的差不多了,才将一碗快凉掉的炖肉汤递过去。

    “别哭了,肚子饿了吧,吃多点,吃饱肚子才有力气,省得在半路上饿倒,要是以这种方式败退,那可就贻笑大方了。”

    用力擦擦眼角,爱娃儿难为情的一笑,轻点了点头,接过汤碗,心情激荡喜悦的她难得放下平时的面具,大口大口的吃肉喝汤。

    然后“噗”的一声,从嘴里喷出一条壮丽的弧线。

    “辣……辣辣辣!!!”

    “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了解我呢。”看到爱娃儿辣的又要流泪的模样,我淡然一笑,给我下套?不知道我是人称罗格第三小气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