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二十九章 神陨之地
    ***************************************************************************************************

    “你是说你已经进去过了?”我吓的下巴都快掉下去了,这怎么可能,爱娃儿,她怎么可能有能力闯入地狱中心地带最深处。

    她的实力虽然已经突破到了准四翼境界,而且天使之身天生就比冒险者要强大,但充其量也就是水晶和琪露诺那个等级,或许还稍有不如,再加上天生的神圣力量,在地狱世界里就如同黑暗中的一个大灯泡,她怎么可能闯得入那种地方?

    不过,爱娃儿从未撒过谎,这一点到是很符合她的天使身份,度过最初的惊讶后,我的兴趣来了,她到底是怎么闯入进去的?

    “是的,虽然未曾深入最深处,但是的确是进入到了中心边缘。”爱娃儿神肃的点了点头,语气中不知为何带着浓浓的仰望,她在仰望什么?

    “进入到了中心边缘?没有进入到最深处?”我琢磨着这两句话的意思,随即用力摇头。

    “不行不行,就算我相信你的话,相信你有能力深入到地狱中心地带,但是你也说了并未进入最深处,谁知道最深处会有什么可怕的危险和强敌,按道理来说越深入的地方危险性越大不是吗?”

    “不,长老阁下错了!”爱娃儿想也不想的,脱口就反驳道:“我敢保证,最深处没有危险。”

    “你知道最深处隐藏着什么?”我暗道这抖m天使公主偶尔也蛮憨厚老实的,如此的直钩也能一口咬下去。

    “虽然无法完全肯定,但是十有**是……”

    “别跟我说十有**,就算有一成的不是,我也不会冒那种险。”

    我连忙打断爱娃儿,【十有**】这个字眼,对拥有准悲剧帝属性的我而言就是一个教科书式的flag,比等这场战斗结束以后我要回老家结婚还要灵。

    爱娃儿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请阁下听我把话说完,虽然不能完全肯定里面到底是否如同我猜想的一样,但是,我敢保证绝对安全。”

    “好吧,就当是我再相信你一次,那么,如此危险的一段路你都闯过去了,为什么却停留在你口中的跑【绝对安全】的地方面前,没有进入最深处呢?”

    “因为有结界。”爱娃儿神色一黯,很是沮丧。

    “结界?”

    “没错,有结界阻拦,没办法进入。”

    “既然没办法进入,那我们去的意义何在,你别告诉我你都没办法闯入进去的结界,我却可以,正因为如此才请我帮忙。”

    “我的确想这么说,但是进入结界只不过是其中一个目的,有更重要的事情。”爱娃儿很老实的又给我打了一枚预防针,不愧是正直的天使,哪怕再怎么想让我答应,也绝对不会因此而撒谎,故意把难度往低了说好让我答应,这份诚恳着实让我想……

    想狠狠的拒绝她,现在绝对不迟!

    虽然是这么想,但是内心的那股好奇劲儿,却让我没有着急着说不,至少把爱娃儿知道的东西全部套出来再说,地狱最深处到底藏着什么,让她如此上心,不惜代价想让我跟她一起去,以及她这段时间到底去做了些什么。

    “你想让我进去,还有其他目的?”

    “没错,这才是我拜托你的主要原因。”诚实好少女的爱娃儿童鞋,激动的拼命点着头。

    “到底是什么目的?”

    “那里……”爱娃儿神色变得迷离起来,洋溢在她身上的那份敬仰情绪更加激烈,就像每次见到圣月贤狼一样,完全沉醉在了其中。

    “到底是什么你快说呀。”

    不满的撇了我一眼,似在责怪我打断她的……信仰?总之爱娃儿终于还是回过神来,开口了。

    “那里,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应该是一位大人的陨落之地。”

    “一位大人的陨落之地?”爱娃儿给出的答案,完全超乎了我的意料。

    “是的,一位伟大的大人。”爱娃儿再次陷入到沉醉的信仰崇拜状态,和她面对圣月贤狼的时候何其相似,让我不禁打起了冷战,但是好奇心却越发旺盛。

    “等等,能被你称之为伟大人物的人,应该不可能是恶魔吧,难道是天使?”

    “没错,更准确的说,是神。”

    “神?”我呆滞的张大嘴巴。

    和爱娃儿这个知道不少内幕消息的天使公主打交道久了,再加上恶龙蕾娜和艾卡莱伊她们也不是省油的灯,论起各种早已经在暗黑大陆失传的黑历史以及不为人知的辛密,她们足以说上三天三夜,就比如说当年的地狱十王之密,就是恶龙蕾娜告诉我的。

    从她们口中,我或多或少的知道了一些其他人所不知道,或许信息十分模糊的秘密,有些甚至连凯恩爷爷都未必听说过。

    就比如说,神是什么玩意?神和天使的关系是什么?

    所谓的神,其实说白了就是高等天堂里的,拥有特殊地位的天使,总所周知,虽然天使自己不承认,但是天堂其实还是存在着天堂和高等天堂的划分,一般情况下,高等天堂是天使突破到四翼境界后必然会去的地方,就好像是那些个修真小说里的渡劫飞升,成为仙人一样。

    达到四翼境界的天使一般不会被允许留在下届,五爷据说就是高等天堂派下来管理天堂的代理人,至于高等天堂,虽然四翼级别的天使少之又少,但也不是每个四翼天使都配得上神这个称呼,必须拥有特殊属性或者职能的天使,才能被称之为神,而神的力量,又比一般的高等天堂里的天使强大。

    其实仔细一想,这和地狱七巨头的存在有着一定相似之处,偌大的地狱世界肯定还会有其他魔神存在,就比如说当年在哈洛加斯底下洞穴里遇到的那头魔神投影,达到超越之境的怪物强者肯定也有。

    但是,为什么就只有地狱七巨头的名堂最响亮,实力最强大呢?甚至除去三魔神以外的那些魔神,都要被四魔王压在下面,就是因为七巨头代表着各种负面情绪,是地狱的本源之一,同理,神其实也差不多,每个都具有特殊唯一性,比一般的同境界天使要强大许多。

    米迦勒就是天使众神的头头,不过据恶龙蕾娜的秘密透露,其实堕落恶魔之中也存在着神,毕竟它们曾是天使,到是一点也不奇怪,当然,这种事爱娃儿肯定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好吧,神的介绍完毕,说白了,你就当它是特别牛x特别强大的天使,起码拥有四翼境界,战斗力远超一般四翼境界。

    不过,除了神这个出乎意料的字眼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更加值得挖掘的字眼?

    “陨落之地?神的陨落之地?”我嘴巴张的更大,脑子开始跟不上对话了,其实也没多少次能跟上。

    “嗯。”

    “为什么神会堕落在那种地方,这里可是地狱世界……难道说是在和恶魔的战斗中陨落?如果是这样也不奇怪,等等,难道你说的那位神是指衣卒尔?也不对,衣卒尔虽然号称是天使族的第一勇士,但怕是还配不上神的称呼,如果是神的话,七巨头之流应该能实力碾压才对。”

    我不断自言自语着,脑海里知道的秘密信息,相较于其他冒险者而言,着实不少,但就是没办法将这些东西串联到一起,得出一个比较靠谱的猜测。

    “长老大人还是别猜了,你绝对猜不出来,就是我,也是前段时间被禁足的时候,偷偷进入平时不被允许进入的秘密资料库,才找到一些比较可靠的片段。”

    “……”这抖m天使,貌似已经开始学坏了,先是偷了珀鲁奇亚之眼,现在又告诉我潜入到了她平时不能进入的重地里查资料,胆子越来越肥,我看再过一阵子她叛离天使一族怕也不是什么大新闻了。

    “那你就快点告诉我,把你知道的告诉我,陨落在那儿的到底是什么神,为什么会陨落在那里,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非得让我跟你跑一趟?”我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心,一股脑的将所有问题倾倒出来。

    “这……我也没办法保证绝对准确,要不然,长老大人还是先跟我到达了目的地,或许到时候不需要我解释,你自己也会清楚了。”爱娃儿有些为难,显然不想违背诚实原则,万一她的猜测是错的呢?

    “你不说我就不答应你。”开什么玩笑,事到如今还想玩货到付款这一套,我可不干。

    “好吧,只是到时候出现了偏差,可别怪我。”爱娃儿叹着气道。

    “不怪你就是了,话说你未免也有些自信过头了吧,我还没说要答应你呢。”我撇了她一眼,感觉这抖m天使莫名自信,好像我知道真相后一定会去似的。

    爱娃儿摇了摇头,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那股子迷之自信越发强烈了:“那么,请长老大人仔细听好了,无论我的猜测准确与否,都不要透露出去。”

    “好好好,话说就我们两个人,也没有谁可以给我透露不是吗?”

    “说的也是,那么……”爱娃儿深呼吸了一口气,语气变得无比飘渺和严肃,仿佛是最虔诚的教徒在用尽力气祷告一样,嘴唇颤抖的揭开了最后那层秘密面纱,透露出让人震惊的真相。

    “陨落在地狱中心最深处的……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如果秘密资料库里的片段没有错……那么,她的身份很有可能是——月之神。”

    “月之神?月神?”我我瞪大眼睛,脑子一片空白,和流露出浓浓仰慕崇拜之意的爱娃儿大眼瞪着小眼,如是好一会儿,暮然惊醒,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隐约明白了爱娃儿的阴谋。

    “等等,月神?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和它有什么关系吧。”

    “不是怀疑。”爱娃儿无比肯定的摇摇头:“而是,长老大人肯定和那位大人有关系。”

    “等等等等,让我仔细梳理一下,让我先冷静一下。”我比了一个暂停手势,揉了太阳穴许久,才渐渐处理完这股庞大的信息量。

    “证据,为什么你如此肯定我和你口中的那位月神一定会有关系,你有什么证据?”

    “很简单,神圣不可侵犯的月光之力,除了那位大人以外,再无其他天使可以施展,至少在我们一族的历史记载里面从未提到过,除了历代月神以外。”

    顿了顿,爱娃儿补充一句:“这些信息在普通资料库里就有,不是偷偷进入秘密资料库查的。”

    偷也偷了,潜入也潜入了,现在还想解释清白不嫌太晚了点么?不对,我应该吐槽的不是这个,好吧,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确实是有理有据,事实充分,无法反驳。

    我……不,圣月贤狼他喵的竟然和啥啥啥月神有关系?我整个人都震惊了!

    似乎还嫌我不够混乱似的,爱娃儿发出一记尘埃落定的洗礼补刀:“甚至,我怀疑长老大人很有可能……很有可能是那位大人的转世,或者是那位大人还没有死,只不过是受到重创,失去一身力量以及……记忆。”

    爱娃儿的炯炯目光看过来,很显然,她口中那位失去一身力量和记忆的月神大人,非我莫属了。

    “哦,是吗?那还真是惊了奇了。”对于爱娃儿的意味深长语气,我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那位月神大人,到底是受到了什么样的重创?不仅失去了一身力量,乃至记忆,甚至连性别都变了,啧啧啧,这就是传说中的被打到变性吗?”

    “长老大人。”爱娃儿粉脸含怒,紧接着露出哀求语气:“在确认您的身份以前,请不要说这样的话好么,如果真是那样,那您岂不是在自我伤害?”

    “不,我觉得已经没有什么伤害,能比听到你刚才那番猜测,伤害我更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