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二十四章 离别日
    ***************************************************************************************************

    每次想到这里,我就心疼的要死,半年时间呀,以前小幽灵可没离开过我身边那么长时间,她真的能适应得了吗?不会在睡着的时候感到寂寞吧?

    好吧,我也会很寂寞就是了,习惯了小幽灵陪在身边,藏在项链里头,时不时冒出来吐槽一记,现在骤然要离开这么长时间,前面的一个月就已经让我很不适应了,感觉就像少了身体的一部分,分外别扭和不习惯,偶尔想要找人聊天的时候,对着项链喃喃自语好一会儿,才想起小幽灵已经不在。

    我没办法否决小幽灵的决心,也没办法拒绝她以后的力量,说不出【要不将时间定为一个月,至多三个月好么】这种自私的话,假如说定为三个月醒一次,小幽灵也算过一笔账,以此为周期的话,需要十五六个周期才能吸收完,约莫四年时间,足足多花费了一年,效率大大降低,更别说一个月了。

    最重要的是,魔王村的新手保护期已经不足四年了,虽然我很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将家人护在怀里一辈子保护她们,不让她们为这个世界操任何的心,但是我做不到,单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做不到,人有力穷时就得承认,这种时候死鸭子嘴硬只会把大家都害了,我承认我需要小幽灵的力量,而小幽灵这么做,唯一的目的也是希望能帮上我的忙。

    纵使,就算彼此的心中再怎么舍不得分离这么长时间,最后,我们还是不得不接受无奈的现实,唯一能做到的,只有在这些天的时间里,尽可能的和小幽灵在一起,弥补即将到来的半年分离。

    或许,大家都猜到了我的想法,这几天难得没有人来打扰,平时吵吵闹闹,总想让我帮她分担一点魔王村鸡毛蒜皮琐事的贝雅,知趣的没来找我的麻烦,总是神出鬼没,冷不防的就从身后冒出来把我损一顿的恶龙蕾娜,这几天也没见到她的踪影,中断了陪伴小黑炭和莉莉斯的每日训练,乖巧的小黑炭就不用说了,莉莉斯据后来小黑炭说,也难得没有发牢骚,或许是上次对战练习的心不在焉,让她知道就算强迫我去陪她练习,我也不可能专心下来。

    在大家的配合下,我和小幽灵渡过了无人打扰的数日私人空间和时间,当然不是整天窝在中枢大厅里说话聊天互相吐槽,虽然不是不能,我觉得太宅不好,还是带小幽灵出去逛了逛。

    小幽灵自身没办法离开中枢系统,但她创造的幻影却能代替她,不过,因为必须她的力量维持,幻影没办法离开教廷山,两人只能傻傻的在教廷山上边和魔王村晃荡,而且还是在大夜晚的时间,因为小幽灵不想遇到其他人,虽然我知道她排斥外人,孤僻症晚期,但没想到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看来她真的是给了我天大面子,才允许那些魔王村居民入住。

    后来仔细一想,其实陪小幽灵逛魔王村根本没意义,小幽灵通过和教廷山的融合,早就将魔王村的每一个角落纳入到听墙角范围,哪怕是一个蚂蚁洞,只要她想知道,里面的动静都丝毫瞒不过她,因此,带小幽灵逛魔王村,就像是在带她逛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自己房间一样。

    然而如此大的槽点,小幽灵竟然没有拿出来吐槽我,反而好像在我的陪伴下很开心的模样,让我甚是感动她傲娇之下的温柔。

    到是逛教廷山上层,还有点看头,但终究也只不过是有点看头而已,小幽灵的幻影一副小人得志的嚣张,光着的小脚踏在那儿,仿佛在说,我来了,我看了,我即将征服了。

    没错,估计下一次苏醒过来,她的意识和感知就能渗透整个教廷山,到时候在教廷山任何一个角落发生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她的耳目了。

    我只能说,史上最强听墙角圣女即将诞生。

    玩的再疯,再痛快,终究也有分别的一天,形影不离的足足陪了小幽灵五天,我是说真正的形影不离,我上厕所的时候她都忽然穿墙冒出来,吓的我,差点把尿撒在裤裆里头了。

    那之后,我面带平静的看着小幽灵陷入沉睡,陷入可以预知的,长达半年时间的漫长沉睡,陪了我五天五夜的幻影,留下轻轻一吻后,渐渐淡化,消失。

    在中枢大厅里站了一天,入夜时分,我才屁颠屁颠的离开,回到魔王村的时候正好撞见貌似刚刚忙完一天工作的贝雅,她目光诡异,我是说,她的目光透露出着些许温柔,难道这不算诡异吗?这可是那个对我从来没有好过的精灵公主呀。

    “你还好吧?”她问道。

    “你还好吧?”我也担心问道。

    结果就被她头槌攻击了,很好,看来这丫头精神的很,并不需要担心。

    “亏我还担心你想不开,本殿下真是看错人了!”贝雅气呼呼的说道,一副受到了莫大欺骗,幼小心灵受伤极重的模样。

    “那你还真是看错人了。”我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我可是冒险者,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的,高贵而骄傲的冒险者,怎么可能倒在离别的伤感沮丧里头,变得一蹶不振。

    “还本殿下的同情心来!”

    “你同情心泛滥,我正好帮你解决掉一些,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谁同情心泛滥了?”

    “你是想说你冷血无情?”

    “如果只是特别针对某人的话。”

    “算了吧,笨蛋是没办法做到冷血无情的,知道为什么笨蛋不会感冒吗?因为他们体内的温度高,不容易受凉。”我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胡天漫扯。

    “谁是笨蛋了,只有你,只有你,你才不会感冒!”贝雅气的跳脚。

    斗嘴之间,不知不觉已经回到了家中,打开门,里面黑不隆冬的,吓了我一跳,怎么回事,只不过是五天没回,人呢,都哪去了,恶龙蕾娜和贝雅她们呢?难道说我不在,她们连蹭饭都蹭的没滋没味,不愿意来了?

    哦,贝雅丫头就在身边呢,我就说怎么可能,估计我不在的这几天,她会吃的更香,因为再也没人给她碗里夹她不喜欢吃的肉了。

    忽然,一道白光骤亮,让我忍不住的闭上了眼,迅速眯开一道缝隙,只见啪啪几声,彩带飞扬,一伙人仿佛打从光里冒出来一样,凭空出现,面带笑容。

    “表哥喵,欢迎回来喵。”拉响彩带筒的菲妮,用两只小手冲我比了一个心形。

    请容我转个身,先将飞过来的红心扔到一旁的垃圾桶。

    “你们这是干嘛呀,也没离开几天,瞧你们闹腾的?”

    “庆祝宴会呀,庆祝宴会喵。”菲妮不满我如此煞风景,挥舞着手中的彩带筒,用夸张语气说道,侧身一让,里面桌上已经摆满热气腾腾的美味佳肴。

    “庆祝宴会?感情小幽灵走了,你们就那么开心,还要庆祝一下?”我好笑的问道。

    “没没没……绝对没有那回事,我们只是为了……为了……”菲妮平时嘴巴挺利索一个小伪娘,竟然被吓的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小幽灵就那么可怕吗?

    “别解释了,我知道,我开个玩笑而已,谢谢你们。”

    见菲妮已经急的泪眼汪汪,我点到即止,知道这些人是为了安慰我,不想让我因为小幽灵的离去而过于消沉沮丧寂寞,才给我这样一个惊喜。

    “喵,表哥吓死我了喵,要是让爱丽丝听到这句话,误会了我,我可就死定了喵。”菲妮这才惊魂未定的松一口大气。

    “没有那么夸张,小幽灵不一定会放在心上的。”我安慰菲妮一句,确实如此,小幽灵并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当然你要是真惹怒了她,那又另当别论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给了我这么一个惊喜。”

    不用解释,我也知道这一定是菲妮的主意,这次真得好好感谢她的好意,我陪小幽灵的这五天时间里,应该没少让大家担心。

    “诶嘿嘿,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多亏了大家的帮忙喵。”菲妮难为情的笑着。

    “为了表达感激,就特别破例,来个热情的拥抱吧。”

    “讨……讨厌啦表哥,怎么忽然变得那么……喵,真……真要拥抱的话,也不是不行喵,不知为何有点紧张喵。”

    菲妮扭扭捏捏的,见我展臂迎上来,竟然害羞的闭上了眼。

    然后,久久不见动静,她惊讶的睁开眼。

    “我想了想,觉得还是有点不对劲,算了,就当是我们已经在灵魂的世界里面互相拥抱过了吧。”拍了拍菲妮的肩膀,机智如我,腰身一闪就规避了伪娘end。

    “我早就应该料到表哥恶劣的性格了喵。”菲妮也没失望,只是嘟嚷抱怨了一句,随即就进入宴会女神(一脸阿库娅)模式,率先闹腾的不可开交。

    “抱歉,让你担心了。”我先来到三无公主面前,俯身弯腰,和三无公主那双轻轻上扬着的亮黄色淡漠眼眸对上,大手在她柔软的包子帽上揉了揉。

    回应的是咚一声公主踢,却没啥威力,轻飘飘的,甚至能从脚尖的触点里感觉到三无公主的担忧,从来没有想过,差点把我踢的半身不遂的公主踢竟然也能如此温柔,如果是这样的公主踢,请给我更多更多吧。

    这真不是抖m宣言,相信我!

    然后是碧丝和欧娜,也多得她们的照顾,尤其是碧丝,菲妮?菲妮刚才我不是谢了么。

    “碧丝这几天可是担心极了。”不顾碧丝的拉扯劝阻,欧娜冲我说道,语气里有淡淡的埋怨。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这样道歉似乎说了意义也不大,总而言之谢谢你们了,以后可能还要麻烦你们继续给我这个不中用的家伙操心。”

    “长老大人你呀~~~”欧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原本准备的一肚子话都开不了口。

    然后是恶龙蕾娜和艾卡莱伊,目光刚刚对上,那头母恶龙就很凶的样子。

    “怎么了?难道你也担心我了?”

    “想的到美。”

    “别这么无情嘛,我们好歹是龙骑士组合不是吗?”

    “让别人担心了好几天的家伙没资格说这种话。”顿了顿,恶龙蕾娜脸红扑扑,眼神凶巴巴的补充一句:“是别人,不包括我在内。”

    “……”这傲娇劲头,都快赶上小狐狸了。

    “你看你嘴角抿着,满脸不高兴的样子,现在是宴会,就不能再高兴一点,笑一笑吗?”

    “一想到是为你这笨蛋德鲁伊举办的宴会,就笑不出来了。”

    “别说的那么坚决,宴会的气氛都快没了,要不咱俩互相迁就一下,我唱首歌,你笑一笑如何?”

    “别,我笑还不成?”恶龙蕾娜忽然惊恐的睁大眼,竟然真的笑了,虽然很勉强,笑的嘴角一抽一抽,还不如哭。

    “……”这家伙,明知道我喜欢唱歌且擅长唱歌,竟然不惜牺牲到如此程度,宁愿两败俱伤也不肯给我唱歌表现的机会,到底是什么仇怨?

    “艾卡莱伊,整天要照顾性格这么别扭的家伙,一定很辛苦吧。”我不客气的指着恶龙蕾娜,露出同情目光向艾卡莱伊看去,可惜她并没有回应这份同情。

    “其实蕾娜比长老阁下想象中的更成熟稳重,只不过是喜欢和长老阁下……”

    “艾卡莱伊姐姐!”恶龙蕾娜慌忙打断了艾卡莱伊的话,让我有点不爽,喜欢和我怎么样,抬杠么,到是说个清楚呀,我哪里受这恶龙蕾娜喜欢了,改掉还不行么?

    “其实我是衷心的希望你们能和平相处,一团和气,互敬互让,心心相印,亲密无间,发挥出真正的龙骑士组合作用。”见眼前两人都是一脸别扭傲娇的态度,艾卡莱伊轻轻叹息。

    “这不可能!”我和恶龙蕾娜异口同声,随即同时恶狠狠瞪向对方。

    “是啊,想来现在应该是不可能了,只能期待以后出现惊喜。”见两人如此默契,艾卡莱伊又有些盼头了。

    “这不可能!”异口同声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说你就不能别鹦鹉学舌么?弄的好像我们很默契似的。”又一次异口同声。

    “……”良久的沉默过后……

    “你这……”声音又双叕重叠了。

    “等等。”我先比了一个暂停手势再出声,总算是终止了异口同声的可怕诅咒,拜托了,这样下去很不妙,别人看过来的眼神已经相当诡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