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千零二章 听墙角的小圣女
    ***************************************************************************************************

    晕晕沉沉走出中枢大厅的时候,一群人都在,见我现身,立刻蜂拥过来团团把我包围住,七嘴八舌的问起来。

    这一幕让我很是暖心,虽然小幽灵性格孤僻,并没有给大家太多的机会和她说话,交流,有些人甚至在好几年的时间里,可能只和小幽灵说过几句话,但是,大家并没有因此而疏远小幽灵,依然把她当做是家里,或是这个圈子里的一员,一旦出现这样的事情都跑了过来关心这关心那。

    这么一想,这些蹭饭党忽然就变得可爱起来了。

    “停停停,那么多张嘴巴我该先回答谁的好?”

    “爱丽丝怎么样了?”静了那么一两秒钟,似乎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大家便已经在无言的沉默中确立了优先顺序关系,于是乎蒂亚率先开口问道。

    “很好,进展的比较顺利,现在已经进入中枢系统内部,正在琢磨着该怎么去吸收那股庞大的灵魂之力,至今为止还清醒着,可以交流,等想到办法,开始吸收的时候,会陷入深度沉睡。”

    我干脆一口气把大家想知道的消息都给说了,以免还要一句一句解释。

    “没事就好。”蒂亚松了一口大气,接着目光闪亮:“爱丽丝现在清醒着?我们可以进去和她说说话吗?”

    “这个嘛……还是让她一个人安静的思考吧。”我苦笑一声,蒂亚的心思我明白,她是想乘着小幽灵无法回避的这个大好机会,和小幽灵多交流交流感情,说不定会有意外的进展。

    想法是很好,时机的确也不错,我也希望小幽灵能多交些朋友,但如果以为小幽灵的at立场有那么好突破,那我只能说蒂亚还是太天真了。

    蒂亚听出了我的拒绝……不,准确说是小幽灵的拒绝意思,失落的低下了头。

    “别太担心小幽灵,接下来我每天都会去陪伴她,不会让她寂寞的。”忍不住将天真善良的小妻子抱在怀里,摸摸头,我安慰说道。

    “嗯,爱丽丝说了她什么时候能出来吗?”

    “这个还不知道,在吸收完灵魂之力以前她是没办法出来的,有了消息我会立刻告诉你们。”

    见我和蒂亚一搭一唱,就把所有该问的,该回答的东西全都说完了,其他人干瞪着眼,意犹未尽,其中以爱彰显存在感的贝雅丫头为甚,本来第二个发问的人应该轮到她的,本来……都是蒂亚丫头和笨蛋吴的错!

    “好了,该了解的大家也都知道了,都散了吧,散了吧。”

    见一群人堵在长廊过道,我拍着手心,生怕打扰到中枢大厅里的小幽灵,虽说隔音效果是挺好的,但小幽灵现在和中枢系统融为一体,也不知道听觉会灵敏到什么程度,或许整个教廷山每一个角落都瞒不过她的耳目?

    “……”

    不行,之后我得问问她是不是这么回事,否则以后都没办法安心和蒂亚滚床了。

    如此这般,小幽灵不可避免的还是离开了自己身边,还好,进入中枢系统的她并没有立刻陷入漫长的沉睡当中,给了我一段缓冲适应的时间,否则的话,我怕是真的会如同小幽灵说的那样,会寂寞担心的在大街上哭出来。

    之后,我每天都要去中枢大厅起码三趟,陪小幽灵消遣寂寞,外出历练的计划自然是又搁浅了,除此之外,为了补偿前段时间的外出,几乎也是每天都得陪莉莉斯训练,免得我这个宝贝女儿又生气不理我。

    莉莉斯是比较罕见的可以无视我的奶爸光环的人,每天陪她只能涨一点点好感度,要是将她放置play一段时间,好感度就会大幅度下降,甚至乎降到负数,感觉这设定好眼熟呀,是错觉吗?

    晚上,因为担心小幽灵听墙角,不敢和蒂亚做羞羞的事情,只能变身圣月贤狼进入梦之境界修炼,以后没办法去找骸骨巨龙童鞋喝茶了,只能在梦之境界里和它玩玩二人转,稍微有点寂寞呀。

    我这么做到是便宜了水晶和琪露诺,这两个笨蛋女儿,现在每个晚上都要摸到房间里来,一等我变身圣月贤狼,就欢呼着扑上来要一起睡觉,怎么赶都赶不走。

    如此一来,每天过的也算是比较充实,历练的事情渐渐就被放到一边去了。

    数日后,大家迎来了第二批魔王军的回归。

    在第二批魔王军刚到达教廷山时,我们就制定了一系列的培养计划,其中包括这一次的外出踩点,由各族派遣一名负责人,外加一批老魔王军,分头带着这群新兵蛋子去将整个地狱山兜转一圈,来了教廷山,总得知道自己的地盘有哪些对不,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熟知怪物分布,免得它们一脸懵逼跑到魔王级怪物出没的区域去作死。

    号称是新兵蛋子的第二批魔王军,其实也是拥有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历练经验的老手了,很多流程他们心里都明堂着,知道来到一个新地方哪些事情需要重点关注学习,很多东西只需说上一遍心里就已经有底了,可以说是优秀的老师遇到聪明的学生,因此这次外出【采风】格外顺利,比预计时间短了几天就回归了。

    小狐狸和塔莫娅是狐人族和熊人族的负责人,跟着一起去,一起回了,顺带一提,联盟这边跟着去的负责人是威克森爷爷,有着绿龙变身的他越来越像是整个魔王军的大保姆了。

    刚刚回来的小狐狸,得知了小幽灵已经进入中枢系统,准备吸收灵魂之力的事实,她顿时气的不行。

    “那发光体,那忘恩负义薄情寡义的混蛋,转头就忘了蹭了我和塔莫娅多少经验吗?竟然一声不吭的背着老娘就这么走了?”恶狠狠扯着我的衣襟,小狐狸气炸的骂道,可不是气炸了吗?你看那条顺滑的狐狸尾巴都炸毛了。

    “这……首先,你这番话对我说没有任何意义,其次,她不是走了,你别说的那么难听。”

    “哼,不行,听说她还没来得及睡死,我要去找她算账。”悻悻然的松开了我的衣服,小幽灵拉着不知所措的塔莫娅,大步往底层的中枢系统走去,我呢?自然是跟在后头,防止这两位圣女冤家闹出什么幺蛾子。

    结果跟着跟着,来到中枢大厅大门,小狐狸尾巴一竖,回过头瞪着我。

    “你怎么也跟来了?”

    “为什么我不能来?”

    “女人说话,你一个大男人还想偷听?”

    “如果你们只是单纯的说话我当然没什么意见,但是你现在的表情模样,不像是去找小幽灵说一些女人的私话。”

    倒像是撕逼,这话我不敢说。

    “要你管,总之不许你这坏蛋跟上来偷听。”说着,小狐狸把我推攘到门外,关上门,没办法,我只好向塔莫娅投去一切拜托你的目光,在三人历练期间她一直扮演着小幽灵和小狐狸之间的中和剂,想必这次也不会例外,不会让小狐狸和小幽灵吵的太厉害。

    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大门忽然碰一声被用力推开,比进去的时候还要怒气冲冲的小狐狸大步走了出来。

    “真是的,我不管了,我要和这只无情无义的发光体绝交,以后再也不管她了,不会让这种家伙加入到我的队伍当中!”

    小狐狸说的斩钉截铁,然而我内心却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最近,每次每次三人历练回来,小狐狸都会重复着类似的气话,结果到了出发的时候,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小幽灵跟上来。

    小狐狸这种人,就是嘴硬心软,口嫌体正直的完美模范。

    看向塔莫娅,她冲我微微一笑,表示没什么问题,这下我就彻底放心了,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进了中枢大厅去看看小幽灵。

    “小凡大笨蛋!”结果前脚刚踏入,小幽灵气呼呼的声音就从四面八方传过来,我敢保证,如果她能从中枢系统里出来,现在肯定已经出来,并抱着我的头狂咬了。

    “怎么能放那种危险人物进来,真是太不谨慎了,一点也没把本圣女的安全放在眼里,你这个失格的无能仆人骑士。”

    “危险人物?”

    “除了那只骚狐狸还能有谁?”

    “她把你怎么了?”我很好奇这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小狐狸和小幽灵这对冤家到底都吵了些什么,想必是非常精彩,可惜无缘一听。

    “你过来,你自己看,睁大眼睛好好瞧一瞧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那只无耻之尤的骚狐狸,竟然乘人之危做出这种天理不容的事情,等本圣女出去以后一定要十倍百倍报复,绝对!”

    在小幽灵的指示下,我来到中枢大厅的中央高台上,立刻就知道为什么小幽灵如此愤怒了。

    高台上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大大的猪头画像,这股子熟悉的卡通画风,很轻易就让我想起了当初在刻画了地狱十王的洞窟里,小狐狸给自己留下的记号。

    毫无疑问,这就是小狐狸干的好事,气愤不过的她在高台上画了一个猪头,嘲笑小幽灵是头懒猪,我脑海中甚至能够轻而易举的勾勒出那一刻的风景——小狐狸不怀好意的掏出笔,小幽灵慌张愤怒的大喊大叫的混乱画面。

    这对圣女冤家呀,真是一辈子也消停不了。

    被小幽灵出气的骂了一通后,我灰溜溜的跑出大厅,发现小狐狸和塔莫娅竟然没有离开,还站在门口外不远,似在等我。

    “怎么样,那只笨蛋发光体都和你说了些什么?”小狐狸气消的差不多了,想起自己的杰作,不由自主的翘起嘴角,这或许是她这辈子乘人之危最愉悦的一次。

    “你画的,我受罪。”我没好气的朝她翻了翻白眼。

    “活该,你们两个都是薄情寡义的家伙。”

    “等等,小幽灵先不说,我怎么就薄情寡义了?”我不服,小狐狸这是在冤枉我,我现在分明已经是多情过头了好不好。

    “我不管,你就是。”

    哎哟,还耍起了小赖,算了,今天不和这只小狐狸计较。

    我眼珠子咕噜一转,想到了什么,上前两步,乘着小狐狸不注意,忽然捏住她的下巴,将她那张妩媚动人的俏脸抬起,然后,当着塔莫娅的面,低头在其香唇上轻轻一啾。

    画面定格了数秒钟,最先爆发的不是小狐狸,反而是中枢大厅里,一声怒气震动,嘭的一下,无形的气流从里面刮出,将措不及防的我们三个统统吹飞。

    关于听墙角的事,前两天问小幽灵的时候,她一时说能一时说不能,企图混淆视听,但机智如我怎么可能让她奸计得逞。

    你看,现在答案不是出来了吗?是否能将整个教廷山纳入听墙角范围,我不知道,但是在近距离下,小幽灵明显是具备听墙角能力的,机智的本德鲁伊一个简单测试,就将想要的情报弄到手了,真是轻松,太轻松……了?

    抬起头,小狐狸娇羞恼怒的脸蛋陡然逼近,香肩剧烈颤抖,五指呈爪状。

    “小狐狸,你听我说,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只是为了做一个简单的测试,事关你我节操的重要测试!”

    “解释————无用!!!”伴随着娇斥和惨叫,片刻之后,我的脸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抓痕。

    “熊塔,这次我可不会帮你说话了。”塔莫娅惨不忍睹的扶着额,不知为何,脸颊似乎有些微微的鼓起。

    还没完,第二天我惯例的去陪小幽灵说话,结果又被小幽灵骂了一通,说我身上有骚狐狸的味道,让我漱口换衣,天地良心,我昨天探到小幽灵有近距离听墙角的能力,不知道她能听多远,根本就不敢去找小狐狸滚床好不好。

    咦,等等,如果真是这样,这岂不是说……小幽灵并不能听太远?

    不不不,等等,再等等,这说不定是小幽灵的欲擒故纵之计,为的就是让我这么想,然后放松警惕,肆无忌惮的去找小狐狸和蒂亚啪啪啪。

    这个充满心机的世界,真是太可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