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八十九章 拔牙拔牙拔拔牙
    ***************************************************************************************************

    或许是只吃了半饱的关系,这红白战斗力格外低下,轻易就被我逮住放倒了。

    “等等,兀,等等,这是误会,误会!”

    “真巧,我这拳头也叫误会,想叫你品尝一下。”我甩了甩斗箕大(自认为)的拳头,虎视眈眈。

    “那是……开玩笑,真的,没有做出那种事。”

    “真的?”其实我也不大信,因为第五幅画相对简陋,只有一张床而已,缺少前面四幅让人即视感十足的信服依据。

    但就感觉而言,第五幅同样是即视感十足,喜欢那样用被盖完全蒙住的,除了最害羞的维拉丝以外也没谁……等等,现在不是在想这些的时候吧!

    我重新恶狠狠的盯着红白公主那特无辜的眼睛,希望能找到一丝破绽,不过这货演技极好,而且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保持的一份从容淡定,让人觉得她说不定是一个外无节操内有节操的家伙。

    “仔细想想,吾等怎么可能会去做那等无聊的事情呢。”

    “别人这么说我还真信了,你不同,你很像是会去做这种无聊事情的家伙。”我不依不饶。

    “兀这么说,真叫人伤心。”

    “你如果真敢做出这种事,我会让你更伤心。”

    “安心安心,真的没有,兀仔细想想吾等当时的处境,肚子饿的快要出现幻觉的时候,不想着怎么去弄点吃的还去做这种事情,就算是女色魔也不至于饥渴到此等程度吧。”

    “……”好吧,我得承认这是我听到的最李菊福的解释,于是慢慢松开了红白公主。

    坐起来拍着袖子上沾的尘土的红白公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一愣,紧接着泪眼汪汪的将之前那五幅画抱在怀里,很伤心的样子。

    “纸,珍贵的纸,就这样被浪费了。”

    咦,这能怪我吗?应该不能吧,谁让这货把可以一句话说完的事,非得用五幅……不对,是四幅画来表达,而且画中刻意丑陋本德鲁伊的形象,实在岂有此理,能原谅她已经是莫大的慈悲了,休想我再怜悯她赔偿她的损失。

    因此,我对红白公主从泪目中投来的隐蔽乞求目光,视而不见,吹着口哨东张西望。

    “没办法,只好把这五幅画看能不能卖了,怎么看也不是好东西呢,能卖一个金币吗?”红白公主失望的叹了口气,站起来,打算另想它法挽回【巨大】损失。

    “你……你在说什么傻话呀,这种玩意别说一个金币,一个馒头也换不回来,死心吧。”

    我尖锐的大声说道,极力掩饰着内心的动摇,不好,不能让她将这五幅画卖掉,先不说内容不可描述的最后一幅,光是另外四幅,我觉得就会有很多喜闻乐见的冒险者会不吝钱包买下来,贴在床头上,天天对着我那张特写的熊脸扎钉子。

    必须阻止红白公主才行,但是这时候罗格第三吝啬偏偏犯了,就是不想花钱买,怎么办?我打了个响指。

    “对了,刚才给你的干粮,也不是白给的,就用这五张无用不值钱的玩意,勉强挽回那么一粒米的损失吧,想来也没办法从你这种饿的发晕的家伙身上压榨出更多东西了,这买卖真是亏大了。”

    “那些食物,兀还要收钱吗?”红白公主失望的看着我,一副“我们不是好朋友吗”这样的质问目光,不过她还是乖乖把那几幅画递了过来,大概是心里觉得,这些玩意的确是不怎么值钱,连同样的五张白纸大概都换不回来,给的很痛快。

    所以说这红白公主的生意头脑呀,没治了,早点死心去码头做搬运工人赚钱或许更靠谱一些。

    “话说回来,兀,似乎找吾等有事?”

    等我将画纸收好,琢磨着该怎么处理它们的时候,红白公主到是很自觉的自己提出来了,她不说我还真一时忘记了!

    “看来你跟踪我跟踪的真不少呀。”我皮笑肉不笑,不知为何名为误会的拳头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一般,一般,能从哪个人手中更轻易的蹭到饭,吾等内心清楚的很。”眼角闪过一道锐利的目光,红白公主如是说道。

    “自力更生的事情怎么办?”

    “仔细一想,吾等伟大的巫女一族根本不需要去证明能否自力更生,就像是神,无须向凡人证明自己的智商。”

    “总感觉你这话意有所指是错觉吗?还有你在幻想乡里至今为止到底是怎么存活下来的我很感兴趣。”

    “供奉。”红白公主立刻掏出赛钱箱,用希冀的目光看着我,一段时间没见都差点忘了她这吃饭的家伙了。

    “还有,去村子的时候,有好多好心人会供奉吾等充裕的食物。”

    “说白点你无论是在幻想乡还是在暗黑大陆,都是靠蹭饭过活,从来就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对吧。”

    “没错。”

    “竟然十分爽快且臭不要脸的承认了!”

    “这是吾等应有的待遇。”

    “待遇是待遇,能力是能力,这一点也改变不了你是无法自力更生的废材的事实,像我,这种笨蛋也能轻易养活自己以及一大家人。”

    “兀,嘴巴意外的毒辣呢。”被我说的无言以对的红白公主,径直喝起了热茶,你到是给我反省反省啊!还有这热茶到底是从哪里忽然冒出来的!

    不对,我今天可不是为了吐槽她来着。

    深呼吸一口气暗暗让自己冷静下来,像我这种向往节操向往光明向往电子和质子的德鲁伊,怎么能和这无节操巫女一般见识?

    “咱们来聊些正事吧。”

    “说吧,来,不用客气,喝茶喝茶。”红白公主以一副主人待客的高姿态,给我递来她神秘的热茶。

    到底是什么做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妹汁茶?

    想了想,保险起见我先将茶杯放一边,再将差点被遗忘的骸骨巨龙zz拿出来。

    “这玩意,你还记得吗?”

    这无节操巫女歪了歪头,仔细思索一番,忽然一拍手心。

    “完全忘记了。”

    我:“……”

    这货的记忆力也是渣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难道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妹妹?

    没办法,我只好老老实实的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现在你知道了?这玩意可以控制骸骨巨龙,而我,现在正在寻找控制的办法。”

    “喔哦~~~”红白公主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感叹。

    “所以说,兀来找吾等到底所为何事?”

    “我觉得既然当初是你第一个发现这根法杖的,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比如说是在什么地方发现法杖,发现它的时候是什么状态。”

    “咝”地轻轻啜了一口热茶,红白公主像一尊佛像般盘坐着,许久没有动静。

    然后从鼻子里头传出了她的酣睡声。

    吃我一记狗熊流星拳!

    明明是睡着状态却灵巧的左摇右摆像不倒翁一样晃动上半身躲开了全部攻击,红白公主幽幽醒来。

    “抱歉,填饱了肚子睡意就上来了。”

    “你在神社里也是过着这样养猪一般的生活?”我额冒青筋。

    “因为很闲嘛,那些恶徒又不是天天都跑来拆神社,她们不来作恶,作为正义的一方,吾等也找不到任何借口可以理直气壮的去讨伐教训她们。”

    “我怎么觉得你更像是蠢蠢欲动的恶徒呢?”

    “细节不必在意,刚才说到哪来着?兀是想知道这根法杖的来源对吧。”

    “这不是听了进去吗?”我略感欣慰,总算不用自己重复了。

    “在那头骸骨巨龙的窝里。”

    “喂喂,当时它正在里面睡觉吧?你是怎么从它窝里捡来的,你这已经不叫捡了吧,是偷,是偷才对吧!”我又忍不住吐槽了,这无节操巫女槽点简直不要太多。

    “吾等也觉奇怪,明明是从它脑袋上使劲扳下来的,却没有被发现,仔细想想还真是一头懒龙。”

    “好吧,抢劫确认,我劝你早点去自首吧,现在还来得及。”

    一边吐槽一边迅速梳理红白公主刚才的话,从脑袋上扳下来的?难道这玩意像是插头一样,要插在某个固定的地方才能起控制作用?可是骸骨巨龙那么大,这手杖只有一丁点,到底该插到哪里,还有万一行不通,那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印象吗?”

    “啊,对了,还有。”红白公主拍打手心,又想起了什么。

    “其实这玩意一开始很大的,被扳下来后才变得那么小。”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到是早点说啊!”我终于忍不住怒掀了一记心灵茶几,这无节操巫女绝对是故意的没错。

    “所以准确来说,应该是它的牙齿才对。”无视我的怒视,红白公主说出了最关键的一句话。

    “你竟然把别人的牙齿给拔了?”

    “呀~~~该怎么说呢,偶尔兀也会有这种感觉吧,看到别人一口牙齿中,有一颗是闪闪发亮的,会有想把它拔出来的冲动。”

    “问题是,你把人家牙都拔了,骸骨巨龙竟然还没醒过来发现你?”

    “哦,吾等又记起来了。”再次一拍手心,这货仿佛间歇性失忆少女一样,脑袋时灵时不灵的想起一些东西。

    “你看,它比较不好对付,对吧。”

    “何止不好对付。”我下意识揉了揉肩背,回忆起了每次都被骸骨巨龙打成至少三级工伤的悲惨经历。

    “所以说,在拔之前给它贴了许多睡眠符。”

    “睡眠符是什么玩意?”

    “兀,要试一试吗?”红白公主两眼发光的掏出一张符咒,准备贴到我的额头上,打算乘我睡着的时候做点什么的样子。

    “敬谢不敏。”我直接将她伸来的手一推,结果睡眠符准确无误的反贴在了红白公主额头上。

    她身子一歪,就这么睡死了。

    卧槽,竟然超有效!

    “抱歉,骗你的。”红白公主像僵尸一样上半身挺直起来。

    卧槽,我能揍哭这货吗?!

    “那么说来睡眠符也是假的?”

    “嗯,说到底,如果真有能让骸骨巨龙被拔掉牙齿也醒不来的睡眠符,做出这种东西的难度,已经不比直接干掉它小多少了。”

    “说的好像有道理,算了,咱先别在这种地方纠结。”

    “一直在这种地方纠结的不是兀才对吗?”

    “今天晚饭没你份。”

    “对不起我错了。”

    “你真的确认这是骸骨巨龙的一颗牙齿?”

    “至少发现它的时候,它的确是镶在骸骨巨龙的牙床上,拔下来着实费了一点劲。”

    也就是说,或许我可以把它重新插回骸骨巨龙的嘴巴里,这样一来皆大欢喜,它缺失的牙齿终于找回来了,说不定一个高兴,就和我做好朋友了呢?

    我把你的牙齿拔了出来,现在,我又将它插回去,你应该感谢我,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

    好吧,暂时只能相信这种逻辑了,但愿骸骨巨龙够傻够天真。

    之后再三询问,红白公主的间歇性失忆变成了完全性失忆,再也回想不起来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我只好作罢,说实话能得到这些线索已经是意外的收获了。

    只不过,这货竟然跑去拔了人家的牙,每每想到这一点,我还是忍不住扶额,吐槽无力。

    整理好全部有用的线索后,我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仿佛驯服骸骨巨龙的成功之门近在眼前,迫不及待就变身cosplay熊,跑到了骸骨之地。

    一如既往,这头懒到没边的骸骨巨龙,依然窝在它的骨头架子巢穴里呼呼大睡,巨大的头颅埋在一双前爪之间,构成一片四面交错的骸骨森林,让我心里打了个突突,小心翼翼的凑上去。

    幸运的是,这货仗着强悍的再生能力,警惕心接近于零,我很轻松的就穿过了重重骨架,来到它的像是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头颅面前,一根根数着它的牙齿,试图找到被红白公主拔掉那只。

    就在这时,骸骨巨龙的空洞眼眶里,两点猩红的瞳光睁开,和我大眼瞪着小眼,cosplay熊啮嘴笑了笑,露出一个特无辜的憨厚表情。

    别慌,我是牙医,专业的,一点都不会疼。

    之后和骸骨巨龙打了个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