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八十七章 握个手,交朋友
    ***************************************************************************************************

    “好了好了,不开你们两个的玩笑了,我呀,只是心急,心急,嗯……”凯丽玛奶奶说不开玩笑,结果还是以意味深长的笑容做了一个结尾,然后才谈起正事。

    “听说凯丽玛奶奶您已经尝试过使用这根手杖去控制骸骨巨龙了,虽然报告我是看了,但还是想亲自和你打听打听,了解更加详细的情况。”

    “哦?”凯丽玛眨了眨眼,看向萨绮丽:“你没有和他说过吗?”

    “我又不是小弟什么人,为什么非得什么都说不可,再说了,我没过多久不也陪琳娅一起去了第三世界吗?知道的只不过是旁枝末节。”

    啊,绮丽阿姨酱闹别扭了,双手抱胸气鼓鼓的模样,不好,感觉好萌好可爱怎么办?

    “瞧你这孩子,脾气都是跟谁学来的。”凯丽玛奶奶一副无奈的表情,像似母亲与任性女儿。

    “一半天生,一半老师那学来的。”

    “也就是说,我要负起一半的责任了?”凯丽玛想了想,觉得责任重大。

    “没错,请老师你好好负起责任吧。”

    “吴,我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你好,或许应该试一试,毕竟绮丽丫头也老大不小了,我决定将这辈子最重大的责任之一托付……”

    “等等等等,老师,我错了,长成我这副脾气都是我自己的错,和其他人无关。”萨绮丽快哭了,在老师面前她真的没有还手之力。

    “没错没错,都是绮丽阿姨的错。”我时不时被冷不防的调戏一记,还没办法辩解,也有点受够了,闻言连忙跟着附和点头。

    结果却被萨绮丽瞪了,呃……

    “嗯,说正事,什么正事来着,人老了脑筋有点不大好使了,让我想一想,应该是……”

    “骸骨巨龙的事!”甚至老师德性的萨绮丽不由分说插话道,她要是再不说,感觉又得绕着定情信物这几个字眼转上半圈话题了。

    “瞧你这孩子心急的,我知道,是骸骨巨龙的事,那么你想了解哪方面呢?”

    “我都想了解一下,包括这根法杖的运用。”

    “哎呀,莫非你想亲自去试一试?”凯丽玛立刻就听出我的言外之意了。

    “没办法,千辛万苦……嗯,也不算吧,总之都得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反正是无本生意。”

    “你这点性格到是和拉斐尔挺像。”凯丽玛奶奶呵呵笑道,然后话锋一转:“拉斐尔和绮丽丫头虽然经常斗嘴但是关系很好很融洽。”

    “所以我和绮丽阿姨关系也很好很融洽您是想这么做对吧。”我轻咳一声,不等她最后落子将军,就先壮士断腕了。

    凯丽玛奶奶眨眨眼,随即往她的乖学生那一瞄,正在给我偷偷竖大拇指的萨绮丽轻吐舌头,在老师的【严厉】目光下缩起了脖子。

    “说的没错,骑士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让你去尝试一下,毕竟这根法杖是你弄回来的,说不定和你有缘,真的只有你才能使用控制那头骸骨巨龙呢?虽然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总比没有好不是吗?”

    眼看我和萨绮丽隐隐联合起来反抗她的调戏,凯丽玛奶奶似乎知道大势已去,也就一本正经的和我谈起了正事。

    “也不算是我弄回来的……算了,凯丽玛奶奶您能不能和我讲解一下这根法杖到底该怎么使用才能起作用?”

    “嗯,让我想一想,该怎么说好呢?亡灵法师你了解多少?”

    “一窍不通。”我甚至用双臂在胸前打了一个大叉,开玩喜呢,我可是个魔法白痴,更何况是魔法之中比较偏门的亡灵魔法,甚至圣月贤狼都没有碰触过,万法之阵里也……咦,好像有几个的样子?圣法之贤骑士大人当年也是涉猎广阔呀。

    “这样啊,那我就说简单点吧。”见我反应如此夸张,凯丽玛知道该怎么做了。

    “简单点说,每个人的灵魂都有独特标识,就像是人的面貌体态特征各有不同一样,人们经常说我们死灵法师召唤出来的骷髅石魔是死物,其实不然,准确的说应该是不死生物才对,每一个骷髅,每一个石魔身上,也具备灵魂印记,骷髅需要的灵魂印记更强,所以必须以残灵尚存的尸体为媒介,石魔不需要媒介,那只是因为大地本来就是魂的归所,从大地里面就能找到满足于创造它的灵魂之力,至于钢铁石魔,那又是另外一种形式的……”

    “咳咳,老师,你这样说下去一天都说不完呢。”萨绮丽见我渐渐一脸阿库娅的样子,于是出声打断道。

    “抱歉抱歉,老毛病了,这人老了呀,话自然就多了,我尽量挑重点的说。”凯丽玛到是不恼自己的长篇大论被打断,反而爽快的道歉了。

    “那头骸骨巨龙虽然身体杂七乱八的,但灵魂始终只有一个,而它的灵魂波动,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灵魂独特标识,和这根法杖上面所传出来的灵魂波动是一致的。”

    “也就是说,这根法杖的确和那头骸骨巨龙有关,对吧。”

    “没错,不仅如此,甚至可以证明它的确可以控制那头骸骨巨龙,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先撇开其他因素不谈,必须有两个最基本的前提。”

    “哪两个?”

    “第一个,首先是灵魂共鸣,只有法杖上的灵魂波动和骸骨巨龙的灵魂波动,取得了共鸣,才能继续下一步,就好比我们做生意,要是连交流都没办法交流,如何能把一笔买卖做成,对吧。”

    “是这个道理,那么第二点呢?”我认真的聆听着,凯丽玛已经尽可能把深奥繁杂的亡灵知识简单化了,甚至连我这种大白之中的大白都能听懂大概。

    “第二点就比较复杂了,涉及到一个灵魂的主导权,知道为什么我们亡灵法师召唤出来的骷髅,只受我们自己控制,而不受其他死灵法师控制吗?那是因为我们利用的是无主之魂,当我们用无主之魂制造出亡灵后,上帝赋予我们的技能烙印,就会主动将附着于骷髅上面的无主之魂和我们自身的灵魂相匹配,也就是说,当我们将骷髅召唤出来的时候,骷髅身上的灵魂印记,它的灵魂波动已经是和我们自身的灵魂波动一模一样,当然,这是一般的亡灵法师的做法,有些步入邪道的亡灵法师,喜欢将意识尚存的灵魂强行扭曲,转变为自己的灵魂奴仆,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我们死灵法师才会一度变得声名狼藉,尤其是在……”

    “咳咳,老师,话题又偏了。”

    “好吧,好吧,说到哪里来着?当我们召唤出一个灵魂波动相同的骷髅时,大家想当然的会认为,哦,既然这样,那么接下来操纵它,应该就和操纵自己的身体一样简单自如了,其实不然,我刚才似乎提到了一个字眼,灵魂主导权,是么,没错,主导权才是关键,就像人的身体,总归还是需要大脑发号施令。”

    “你的意思是说,控制骸骨巨龙的关键,就在于主导权的归属吗?”

    “对,就是这样,说起来复杂,理解起来就是这么简单。”

    “但是怎么样才能确定主导权到底是在这根法杖上,还是骸骨巨龙自身呢。”

    “现在的主导权,肯定还在骸骨巨龙自身上,关键是,制造出这把法杖的人,或许也是同时制造出骸骨巨龙的那个人,到底有没有在手杖上布置一些手段,比如说,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将主导权夺回来,这就是关键了。”

    “凯丽玛奶奶你能发现里面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手段吗?”

    “抱歉,这一点我帮不上忙,制造这根法杖的那个人,它所拥有的学识实在是已经超越了现世太多。”

    语气带着浓浓的郁闷和愁苦,显然,凯丽玛奶奶知道这个【它】到底是谁,知道我们要面对的敌人有多强大,即便是能控制住骸骨巨龙,也只不过是相当于捡了一份【它】玩腻扔掉的垃圾罢了。

    还好,我是乐观派,太遥远的事情向来不会去想,总而言之先试着把骸骨巨龙给拐回来再说,不管它是不是大型垃圾或智障,捡垃圾有什么不对,你看别人都捡出了一片天,捡出了一块地,捡着捡着都把儿子给忘了。

    “其实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去思考,我不知道我这么想对不对,你可以当做是一个参考。”凯丽玛忽然话题一转,我精神大振,知道干货终于来了,连忙把耳朵竖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