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八十六章 论如何勾搭智障
    ***************************************************************************************************

    瞎激动了一把,我冷静下来,决定先了解了解情况,以免高兴太早,失望太大。

    “当时把骸骨巨龙智障……咳咳,之杖交给了阿卡拉奶奶,之后她是怎么安排的?”

    “你自己看看吧。”这小丫头很懒,直接给我扔过来一份报告。

    “哦哦,竟然还请来了如此强力的援军来帮忙,看来阿卡拉奶奶和凯恩爷爷嘴上说不可能会有那么好的事情,实际上还是在全力把握哪怕一线的机会。”

    看了开头,我就嗯嗯点起了头,毕竟骸骨巨龙可是极限之境的强者,若是真能拉拢到己方阵营,可就相当于是至少多了一个守护者呀,阿卡拉和凯恩不可能不心动。

    不过事实证明,很多事情并不是只要努力了就会成功,想当然的,如果阿卡拉和凯恩请来的援军发挥了作用,那么我回来后肯定能看到一头乖的像条狗一样的巨大骨龙出现在身边。

    然而并没有,也就是说,骸骨巨龙之杖终究还是没有起作用,并不能控制住骸骨巨龙。

    我详细的看了几遍,然后挠头。

    “怎么,这事不就这样完了么,既然那根手杖控制不了骸骨巨龙,扔到仓库里当观赏品算了,还有我什么事儿?”

    “你说的到是轻松,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这可是阿卡拉奶奶特地交代下来的任务。”贝雅气呼呼的冲我挥舞着小拳头,怎么看都像是想在长辈面前表现一番的熊孩子。

    “不然还能怎么样,你到是说个办法,我觉得行就照做。”我翻了翻白眼,将动脑子的事情扔了过去。

    “哼,就知道你这笨蛋吴会这样说,等着吧,脑子迟早有一天会生锈。”

    “安心安心,生锈了也不影响什么,反正我的智商就这样。”

    “你到是挺看得开。”贝雅震惊了,以前这蠢蛋德鲁伊偶尔还会对他的智商挣扎辩解一下,现在都懒得了,这到底是学聪明了还是变本加厉更笨了?

    “少说废话,快点说说你的办法,否则的话就别打扰我沉思。”

    贝雅立刻就想回一句你脑子都生锈了还怎么沉思,不过一想到这样下去斗嘴就没完没了了,还有大把的事情等着她去做现在可没闲工夫陪笨蛋吴磨嘴皮子,于是只好恨恨瞪了对方一眼。

    “手杖是你得来的,你自己去试一试呗。”

    “哈?你就想了这么一个破办法?连专业的死灵法师都失败了,你让我一个德鲁伊去试?”我真想摸摸贝雅的脑壳子,看她是不是发烧烧到后脑勺去了,否则怎么可能生出如此荒谬的念头。

    根据报告上的叙述,阿卡拉可是请来了一名守护者做为肉盾抵挡住骸骨巨龙,然后让另外一名死灵法师用了各种姿势各种手段,到最后都没能控制得住骸骨巨龙,现在让我一个热爱生命热爱大自然的德鲁伊,去和与自己有着截然相反属性的亡灵骸骨巨龙打交道,甚至是控制对方,这脑洞开到脚底下去了吧。

    没错,某种意义上来说,德鲁伊和死灵法师的确是相反的一对,一个崇尚自然生命,召唤出来的是各种动物植物不明物(橡木智者一脸懵逼),另外一个嘛……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崇尚生命,只不过她们的表达方式比较独特,召唤出来的是亡灵,可不正好相反么。

    所以说让一个德鲁伊去控制亡灵,这种胡乱逆向一气的思维已经不能用天马行空来形容了。

    “试一试又没什么损失,反正你也经常去找那头骸骨巨龙的麻烦不是吗?”

    “错错错,不是去找麻烦,而是邻居之间的礼貌拜访,互相往来,所以说像你这种小丫头呀,就该学一学礼貌措辞,否则以后开口闭口都是打打杀杀,还怎么当好精灵公主?”

    “我可没闲工夫和你这笨蛋吴瞎扯,到底干还是不干?”想到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贝雅决定再忍一次。

    还好,某德鲁伊终于机智了一回,不知道是调戏够了还是察觉到了贝雅的火山即爆状态,略作思考后作答。

    “不过你说的没错,反正没什么损失,试试就试试吧,毕竟如果能控制一头骸骨巨龙的话还是比较好玩的事情。”

    “哼,那就算你答应了,闲着没事就快点去试一试,看看是什么结果,我还等着给阿卡拉奶奶写报告呢。”小丫头颐指气使的说完,将骸骨巨龙之杖留下,拍拍屁股,头也不回就走了。

    唉,谁说我闲着没事,我原本还打算出去赚笔外快呢,早就计划好了,后来被一系列的事情拖住脚步,现在好不容易才有了空闲又给我添这档子事。

    “啊,对了。”刚刚离开的贝雅忽然杀了个回马枪,我还当她是在窥视我到底有没有在背后说她的坏话,听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想多了,她或许真的很忙,忙到没空和我多聊,要知道这怕寂寞的精灵公主丫头以前可是最喜欢和我斗嘴来着。

    “本殿下知道你脑子不好使,或许你应该先去和其他人请教一下该怎么做,比如说凯丽玛奶奶。”

    “知道了知道了,你忙去吧。”

    我挥了挥手,就算你不说我也能想到该去请教别人,总不可能傻到拿着手杖直奔过去,什么都不懂就对着骸骨巨龙一通乱舞吧,那就不是骸骨巨龙智障,而是救世主与阿库娅不得不说的故事了。

    “凯丽玛奶奶呀。”把玩着手中如玉质感的手杖,再把报告看了一遍,我喃喃着这个名字,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准备活动活动。

    报告上面写着的以及贝雅口中的凯丽玛,已经不算是陌生人了,还记得比武大会时唯二前来友情助阵的两位世界巅峰级强者吗?其中那名获胜的女死灵法师,萨绮丽的老师,就是这位凯丽玛奶奶。

    死灵法师这个职业的人数素来稀少,像凯丽玛这样能达到世界巅峰境界的,更是凤毛麟角,假使守护者当中没有死灵法师,那么据我所知,凯丽玛奶奶就是死灵法师这个群体当中境界最高的一员了,连她都没办法用手杖控制骸骨巨龙,我这个德鲁伊职业又是哪来的可能性?贝雅这丫头,还真是乱来。

    也罢,就当做是余兴节目吧,先去找找凯丽玛奶奶,贝雅既然这样说了,那说明她还在,并没有急着离开教廷山。

    几经打听,我最后却是在萨绮丽那儿找到了这位老人。

    凯丽玛奶奶看起来年纪并不是很大,至少不是白发苍苍皱纹满脸那种,看起来就像是保养极好的五六十岁中老年人的模样,面目十分慈和,再加上弧度圆润的面庞,总是挂着微笑,给人十分亲近的感觉,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和蔼的老人,进入战斗状态的时候会画风突变,一手握着骸骨之杖一手拎着侏儒头颅,召唤出亡灵大军杀它个天昏地暗。

    另外,根据萨绮丽透露,凯丽玛奶奶的年龄可能大概估计已经超过两百岁了,其实很多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都已经记不得自己的切确岁数了,有些是不想记起,比如说女人,有些是大大咧咧无所谓的忘记了,比如说男人。

    咦,我多少岁来着?算了,区区细节不必在意。

    “哟,小弟,怎么忽然想起来我这儿了?”萨绮丽以一副稀客的眼神看着我。

    “有点事想找凯丽玛奶奶。”我老实巴交的说道。

    “原来还不是为了找我才来我这,要是不找老师,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要来我这儿坐上一坐了?”这爱开玩笑的营地魔女,立刻就回以一记幽怨目光,仿佛我把她给始乱终弃了似的,真是的,这可是当着她老师的面,这么调戏后辈真的可以吗?凯丽玛奶奶你就不打算对你这爱作怪的学生说教点什么吗?

    “哎呀哎呀。”看到学生调皮的举止,以及我狼狈的模样,凯丽玛奶奶笑的更加慈祥了。

    “原来你们已经是这种关系了吗?我真是白担心了,很久以前就已经在担心绮丽丫头找不到男人了,结果后来还真是一直没找着,所以说呀,听到绮丽丫头收下了人家的定情信物,我那时候可真是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原本还以为能从凯丽玛奶奶这听到一句公道话,看到萨绮丽像小学生一样乖乖受教的爆炸场景,没想到,萨绮丽没有爆炸,到是凯丽玛奶奶先爆炸了。

    “等……等等老师,你在说些什么胡话呀,什么定情信物,什么时候有过这种东西了?”就见萨绮丽噌一下满脸通红,像熟透的苹果一般,又羞又急的站起来双手连连拍桌抗议。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萨绮丽爆炸性的场景了吧,以前何曾看到过这总是从容不迫的调戏别人的营地魔女,如此羞急的一面?大概也只会在她的老师面前表现出来。

    换做别人?来,绮丽姑奶奶请你吃桶吮指原味鸡。

    “咦,不是你自个说的吗?还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就像是告诉父母自己已经和相爱的男人结婚了的幸福女人一样。”

    “哪有这种事,老师,你这用的都是什么比喻呀。”萨绮丽已经是脸红羞急加哭笑不得了。

    没错,结了婚才告诉父母怎么想都有问题吧,我也精准的发现了盲点。

    “等等,说到底,凯丽玛奶奶你说的定情信物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必须说点什么了,而且找准了重点,只要解开定情信物这个误会,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咦,连你也不记得了吗?对我家绮丽丫头太花心可不行啊。”凯丽玛奶奶用一副残念兼失望的眼神看着我。

    “老师,真的拜托了,请别再作弄我和小弟了。”萨绮丽双手合十,以我见过的最认真的表情告饶。

    这营地魔女也有求饶的一天呀,等等,现在似乎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我也是受害者。

    “你这丫头啊,我可是有些认真的希望给你找个男人,别像我……”凯丽玛在自己的学生脑袋上敲了敲,复又不舍的摸了摸,满脸的唏嘘。

    “我知道老师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怎么样也不能扯到我和小弟之间吧。”萨绮丽微微感动,害羞的红晕依然残留在俏脸上。

    “哎呀,不是吗?我还以为有机会呢,虽然有夸大的成分但是当你提到定情信物的时候那副少女怀春的表情……”

    “等等。”没等萨绮丽急着打断,我就先按捺不住了。

    “求你们两位了,让我死个明白,告诉我定情信物到底是什么可以吗?”

    或许是我狼狈的样子足够可怜,让萨绮丽也忍不住笑了出声,张口欲解释一番,歪头想了想,不知道脑补了什么,又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

    “你不是送了她一个暗金级的侏儒祭司印记吗?我当年啊,要是有哪个男人能对我那么豪爽,说不定我已经嫁出去了。”说完,凯丽玛奶奶长吁短叹,强行挤出几丝羡慕目光瞧着我和萨绮丽两个。

    我想了想,终于回忆起来了,确有其事,当初是给了萨绮丽一个暗金级的枯萎头颅,不过那可不是什么定情信物,而是作为她收下小黑炭这个学生的报酬,再然后,萨绮丽也没真收,最后我没办法了,只说是现在给她用着,别存着浪费,等将来小黑炭能用上了,再由你这个老师把枯萎头颅传下去,这样她才答应收下。

    至于以后小黑炭会不会收下这份恩师礼物,那我可就不管了,说不定那时候我又弄了个更好的装备给小黑炭呢?

    见我恍然大悟的呆呆样子,萨绮丽跺跺脚:“小弟,既然想起来了,你到是帮帮忙,别让老师胡说八道下去了呀。”

    “没错,凯丽玛奶奶,你别听图拉科夫大叔他们胡说八道,不是这么回事,那个暗金枯萎头颅不是定情信物。”

    结果我不说还好,我这样一说,凯丽玛奶奶强行就忽略了一部分内容,抓紧了另外一部分内容,露出惊讶表情:“哎呀,原来图拉科夫他们也这么想呀,你看看,绮丽丫头,包括我在内,这些都是最熟悉最了解你的人,大家都这么认为呢,觉得你们两个很般配。”

    我:“……”

    萨绮丽:“……”

    好吧,我算是有点明白了,萨绮丽的魔女属性继承自谁,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