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八十一章 反差萌骑士
    ***************************************************************************************************

    虽然很想问一下夏莉丝那咪啪骑士到底说了我什么坏话,但最后还是没有勇气知道真相,一路上只能垂头丧气,暗自叹息自己的大好形象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破灭了。

    “你们在地狱世界历练的好好的,干嘛非得特意跑回来一趟?”

    “哼,还不是你这坏蛋尽出些馊主意,说要弄一次什么测试,大家都不想落面子,所以都重视起来了。”小狐狸瞪着我,狐狸尾巴甩的噗嗦噗嗦不停,恨不得扑上来咬我一口的样子。

    “真有那么严重。”我缩了缩脖子,无奈看了琳娅一眼,以这小妮子的聪慧应该能看出来才对,当初为什么不提醒我。

    “虽然有所预料,但是,我觉得吴大哥这个提议很好,也就没有特地提醒了。”

    “说的没错。”塔莫娅点了点头:“至少可以在这次测试当中,让第二批魔王军互相熟悉,即便是现在不这么做,等将他们带到地狱世界的时候,也要做类似的测试,以便大家尽早了解,晚做不如早做。”

    “听到没有,笨狐狸。”得到琳娅和武帝大人支持的我,得意洋洋,立刻反咬小狐狸一口。

    “你说什么?!”小狐狸尾巴炸毛,耳朵也竖的笔直,裂开一对小虎牙儿,指甲也直对着我,闪烁寒光。

    “不,我是说您教训的对,小的是做错了,不该擅自决定,应该向先天狐大人您请示才对。”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立刻认怂了,和本子娜不同,小狐狸可不怕我怀里的小幽灵,没办法拿她当挡箭牌。

    “噗噗噗~~~”结果走在一旁的夏莉丝又噗嗤的笑了起来,不好,亲王殿下的形象分再次降低,已经一路跌底了!

    为了试探一下自己在夏莉丝心目中到底已经掉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夏莉丝,冒昧问一下,为什么你的眼睛要一直闭着,啊,如果这个问题让你为难的话不回答也行,当我没问。”

    “没有那回事,并没有为难的地方。”夏莉丝轻摇摇头,正要作答,却见蒂亚丫头已经雀跃的先开了口。

    “让我来让我来,凡凡,告诉你哦,夏莉可厉害了,她平时眼睛闭着是因为魔力太过强大,借此封印住一部分,一旦睁开眼睛的话就会嘭一声,实力上涨十倍。”

    “真……真的吗?”我一脸震惊的看向夏莉丝,原来现实当中真有这种“一旦睁开眼战斗力就会爆表”的设定。

    “当然是真的了,夏莉亲口告诉我的。”蒂亚言之凿凿。

    “抱歉,是假的哦。”

    “你看,夏莉……咦,假的?”蒂亚差点摔了一跤,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伤害。

    “因为那时候大家不是都在将故事放松吗?以前似乎在某本小说里看到过这样的设定,所以我就拿出来瞎编了一段,抱歉,害你信以为真了。”夏莉丝满脸的歉意。

    “不……不会的,哈哈,啊哈哈哈,是我反应太慢了,一般来说这种事都是不可能的,难怪大家当时都笑的很开心,大概只有我一个人信了。”蒂亚羞的捂脸。

    “没关系,蒂亚,我也信了。”我拍拍蒂亚的肩膀,安慰道。

    “凡凡。”

    “蒂亚。”

    “好了,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要秀恩爱回去秀。”小狐狸受不了我和蒂亚这对秀恩爱专业户了,从比武大赛一直秀到现在,真是够了,然后,她转而继续追问夏莉丝。

    “我也很好奇,为什么夏莉你的眼睛要一直闭着呢。”

    “因为,眼睛会欺骗人哦。”夏莉丝微微一笑,给出了一个看着好懂,但又不明觉厉的答案。

    “眼睛会欺骗人?不会呀,我的眼睛好得很,虽说闭着眼依靠其他几种感觉也能侦查到敌人,但两者之间并不会冲突。”

    “嗯啊,我感觉也没什么大碍。”小狐狸还踮起脚,小手遮眉远瞭了一下,以示她那双狐狸眼睛好得很。

    “那是因为殿下和露西亚殿下,你们是德鲁伊和刺客,天生就有一双锐利的眼睛,法师可没有哦,大多数法师甚至不能夜视。”

    “是……是吗?”我这才意识到普通人在漆黑当中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当德鲁伊当久了,习惯了这双钛合金狗眼,便渐渐淡忘了夜不能视到底是什么感觉。

    “报告报告,我的眼睛也很好使。”同为法师的蒂亚揉了揉眼,表示大丈夫萌大奶。

    “蒂亚下士,我命令你退列!”

    “是的,长官。”

    “身为法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侦查手段,属下的情况,殿下大概也察觉到了,这些孩子似乎特别喜欢呆在我的身边。”

    夏莉丝柔柔笑着,伸手轻轻拂向前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隐约之间我仿佛看到了萦绕在她身边的魔力元素,变成了浓郁的凝聚成了一只只精灵,在回应着她伸出的小手,绕着她的小手飞舞打转。

    无须多解释,大家点了点头,从夏莉丝这一小小举动当中,已经更加深刻的意识到她的特别之处。

    “所以说,我的侦查手段也是这些孩子,它们所在的地方,我便能感应得到,远比眼睛好使,而且,这些孩子通常带回来太多的信息,很容易和眼睛看到的东西自相矛盾,所以便干脆闭上眼反而更加方便。”

    “原来如此。”我非常能理解:“就跟阿卡拉奶奶她们一样吧,虽然是盲目但同样能将周围感知的一清二楚。”

    “没错,虽然原理不同,但是结果却是相同的,不过有时候这些孩子太过调皮,也会令我稍稍有些苦恼呢。”夏莉丝轻歪了歪头,恬静淡然的俏脸上露出少许羞赧之色。

    “调皮?”

    “就比如说……殿下现在穿着青色的,对吗?”

    “蓝色的?”我看了看自己身上万年不变的黑斗篷,不对呀,我穿的是黑色的,就算是斗篷里面的便衣也是黑白蓝三色。

    下一刻,我猛然想到什么,下意识夹紧了的双腿,瞪大眼睛瞧着夏莉丝。

    nei裤,是青色的。

    看到我这个动作,女孩们也纷纷反应过来,惊叫一声,下意识的跳开,和夏莉丝拉开距离,就算同为女性,也绝对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的小内内是什么颜色,更何况说不定夏莉丝【看】到的还不止是内裤。

    “放心,放心。”仿佛很满意大家的反应,夏莉丝忍住笑容:“那么过分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会极力管好这些孩子,不会让它们调皮的。”

    “而且,有些人,就算是我有意识的命令,这些孩子也没办法侦查到。”

    说着,夏莉丝看向恶龙蕾娜,表示她就是这样的存在。

    “当……当然了,就算是无处不在的元素魔力,没有我们巨龙允许也不可能轻易靠近。”这恶龙少女,浑然忘了刚才她也是慌慌张张的跳开,立刻就长发一撩,********妖娆的骄傲宣称道。

    “水晶也是巨龙,你看不到。”蠢萌的吃货水晶,和琪露诺两个,是刚才唯一没有跳开的笨蛋二人组,此时将蕾娜大姐头这么说,她也不甘寂寞的昂首挺胸,表示我也是高贵的巨龙哇。

    “白色的。”夏莉丝歉意的看了水晶一眼,她立刻就背影惨白的跪倒在地,第一次对自己的种族所属产生了怀疑。

    我终于有点看懂了,貌似,好像,这名看似性情恬淡稳重的魔法少女,圣法之贤骑士的传承者,很喜欢开玩笑的样子?这反差萌还真不是一般小,如果是这样,说不定我们会有共同话题。

    很快,一行人回到了家,至于其他前来的魔王军人选,已经让士兵先行安排到旅馆住下了。

    “那么,反正既然已经千里迢迢赶回来了,本天狐就先听一下你这坏蛋的高见吧。”刚刚坐下,小狐狸双手抱胸,修长****一翘,傲娇的不得了。

    “高见?不就是测试吗?”我一脸阿库娅。

    “具体的测试内容呢?别告诉我你没想过。”大家顿时不怎么淡定了。

    “当……当然有想了,对吧,对吧,琳娅,我左前所过什么来着,抱歉记忆不好,你帮我和大家重复一遍吧。”我连连向蒂亚露出求救目光,机智如你,一定能帮我救场,挽回我的阿库娅形象,真的拜托了!

    “是哦,吴大哥已经和我说过了,只不过是他自己又忘记了。”琳娅眨了眨眼,努力装出一副确有其事的样子,然而她的演技很过关,但某德鲁伊的演技却十分憋足,成了突破口,看他一脸心虚求助的表情,大家就猜了个七七八八,更别说知情的本子娜和恶龙蕾娜。

    还好,在那么多人面前,她们还算给我留了点面子,没有当众揭穿,尽管大家好像都已经猜到了,反正没有暴露出来的,就是这样,嗯嗯。

    然而……

    “饲主骗人,水晶可以作证,饲主根本没有去想什么测试内容。”

    我:“……”

    “我承认是我疏忽了,不过现在决定也不迟,拜托大家集思广益,帮我想一想办法吧。”拍了拍手心走回来,门外站着的是被我打了一百下屁股头上还顶着三个水缸的水晶。

    这货什么没学好,却把我喜欢作死的属性学了个十足,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夏莉丝,你觉得呢?”在场的都是熟人,我决定先问一问比较【生】的夏莉丝,以表重视。

    “是的,我刚好有一个不错的想法,在前些时间里看到某本书得到的灵感。”夏莉丝精神一振,干劲十足。

    呃,不知为何我有股不妙的感觉,某本书上得到的灵感?

    “测试的内容是,向巨龙挑战的勇气,以及打败巨龙的实力。”

    “不不不,这不可能做到吧,别为难他们了。”我当下就连连摇手,要一群伪领域高手以及一小撮领域强者去挑战巨龙,开玩喜呢。

    “或许,大家一起上比较实际?”夏莉丝还是不死心。

    “就算一起上也不行啊,光是龙威就难以应付了,而且巨龙现在是我们的伙伴,不是小说里的敌人,对吧。”我看向恶龙蕾娜,希望她也能站出来说点什么。

    “我到是没什么所谓,虐虐菜什么的,偶尔做一做不是蛮有趣吗?”打着哈欠,恶龙蕾娜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忽然击打手心。

    “对了,就让水晶去吧。”

    “有好吃的?”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喊的水晶,从门外把头探进来,以及她头顶上的三个水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