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七十九章 测试
    ***************************************************************************************************

    狂奔回到哈洛加斯,我一颗心才完全放下来,绷紧的身体舒缓,冷汗一下子就嗖嗖的冒了出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在这大雪天的,自己竟然如同一只掉到水里刚被捞出来的落水狗般,全身上下包括衣物都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古难记录者带给自己的压力,恐怖如斯,虽然早就已经见识过安大姐的时候,不过她是七巨头之一,心里还勉强有点安慰,这是超规格的存在,不能怪自己弱小。

    现在,巴尔手下的第一强者古难记录者,虽然没有位列七巨头,但同为超越之境,带给自己的压力同样恐怖,我才真正体会到阿卡拉那句话,就算哪一天能吊打极限之境,也千万不要大意。

    如果说从世界巅峰开始到极限之境,每向上一个境界就等于是伪领域到领域的跨度,那么从极限之境到超越之境,这单单一个横跨——其实已经相当于是世界之力和吞噬世界之力的差距了,超越之境的四魔王可以和三魔神怒怼一波,阿兹莫丹的战斗力更是不会逊色于老牌的吞噬世界之力强者三魔神,这本身已经说明了超越之境的恐怖,并不逊色于真正的吞噬世界之力多少。

    所以说,自己区区一世界巅峰,连极限之境里实力比较弱鸡的存在骸骨巨龙都打不过,面对超越之境的古难记录者,也难怪会如此震惊失态了。

    这样为自己一身冷汗漉漉,宛如丧家之犬一样逃回来的失态找到理由之后,我便开始心安理得,昂首阔步的回家,所以说笨蛋就是有这点好处——心大,或者说没心没肺也可以。

    “一身汗味,快走开!”结果刚回到家,就遭到了无情的对待,恶龙蕾娜的鼻子灵敏不说,区区一介人偶的本子娜鼻子竟然也比德鲁伊还灵,一回到家,自己出了一身汗的事实就被她们察觉到,然后迅速摆出嫌弃嘴脸。

    “跑哪去浪了,还真亏你能在大雪天里弄出一身大汗。”恶龙蕾娜抬起头,面露讽刺,她和本子娜正在下棋,眼看就要赢了,或许是因为心情好,才愿意抬起头搭理或者说关心一句,当然,关心的方式也让人不敢苟同。

    “咦,猴子的汗腺不是天生发达吗?我一直以为他都是臭臭的,不然怎么能配得上臭猴子的称呼呢。”眼看就要输了本子娜心情不好,毒舌更是火力全开。

    不过,受到古难记录者刺激,直觉变得格外敏锐的我,还是察觉到了两人在一唱一和,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实则企图从我口中激出流了一身汗的实情。

    换言之,她们的关心方式太别扭了。

    “哼哼哼,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洗澡去了。”

    虽然察觉到了双娜组合的【嘴硬心软】,但我并不打算告诉她们自己遇到了古难记录者的事情,否则被她们传回来,维拉丝她们又要担心,传到拉斐尔和阿卡拉那,说不定以后她们就不许我再去冒险了,那多无趣啊,不能作死的人生。

    等等,我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最近这颗放荡不羁的内心是不是越来越不受控了?曾几何时以宅在家里混吃等死为终生目标的宅男,竟然有了一个不做死不舒服斯基的灵魂,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啊呸,管它呢。

    麻利的洗了个澡,走出来,发现水晶绕着我四处转,时不时嗅上一嗅。

    “怎么了,汗味应该都洗光了吧。”我问了问崭新的衣服,确认那块被自己搓了三遍的香皂还是比较给力的。

    “水晶闻到了其他味道。”这蠢萌一脸疑神疑鬼的样子,仿佛是在丈夫身上闻到了陌生香水的妻子。

    好吧,这比喻也够令我恶寒的了,想一想,这可是和自己的女性化兼萝莉化模样结婚呀,该有多丧心病狂才能干出这种事。

    “一边去。”面对这样的水晶,我直接弹指神功解决。

    “不走,水晶闻到了好玩的味道。”水晶死死抱着我的手臂不放。

    “这你也能闻出来?”我惊了。

    “水晶的鼻子很灵敏的,饲主快快坦白从宽。”

    “行,看在你令我惊讶的份上,我就满足你吧。”说着,我掏出一块石雕给了水晶,正是乌瑞克以水晶为原型雕刻出来的,我有点搞不大清楚肖像权究竟该归自己还是归水晶。

    “哦哦哦,这是……”水晶握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雕像,惊讶极了,高举着雕像兴奋的四处奔跑炫耀,然后,麻利的将雕像放到嘴里……

    “啪”一声,早有准备的我一记手刀打断了她的动作。就知道这货馋性不改,什么东西都要放到嘴里尝一下,越是喜欢越是如此。

    “咦,哪里来的,就算是我们族人里,有这份雕刻功力的也不是很多。”恶龙蕾娜她们感兴趣的凑上来,对水晶手中的雕像啧啧称奇。

    不是【很多】么,果然巨龙是一群十分悠闲的家伙,寿命动不动就是几千上万年,用漫长岁月堆砌起来的手艺,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喂,应该有我们的一份吧。”果然,本子娜伸手索要了。

    “你怎么那么肯定?”我一脸郁闷,早知道就不拿出来了,有心撒谎,但这些雕像我是打算摆放出来,现在撒谎说没有,等摆出来的时候不就被啪啪打脸了么?不摆出来的话有何意义,我干嘛非得收藏本子娜和恶龙蕾娜的雕像不可?

    无奈,我只好乖乖的交出她们俩的雕像。

    “算你识相。”见我没有抵赖,本子娜和恶龙蕾娜的脸色有了少许的笑意,纷纷打量起自己的石雕,对每一个细节挑剔起来,最后发现无可挑剔。

    这可是乌瑞克用十天半月的时候才打造出来的呀,原型只要半个小时的时间,可想而知剩余那绝大部分时间都被他用来挑刺修改,直到完美无瑕为止,连雕刻大师都再也找不到缺点的雕像,更何况是门外汉的双娜组合。

    “蒂亚的也给我。”本子娜今天的直觉简直见鬼了,但蒂亚是我的妻子,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回绝她。

    “你要来这么多雕像干嘛?”

    “摆设呀,摆在家里,客厅里,房间里。”我理所当然的说道。

    本子娜和恶龙蕾娜不知为何忽然沉默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忽然,恶龙蕾娜将她的雕像塞了回来。

    “算了,既然是当摆设的话,我就不要了,你尽管拿去吧,记得摆在最显眼的地方。”

    “哼,记得将我和蒂亚的摆到一起。”本子娜也将雕像塞了回来。

    什么鬼?这两个家伙竟然……竟然……等等,她们该不会是觉得平时吃霸王餐住霸王宿还不够,还想让自己的雕像摆在家里,以向外人宣示自己的主权吧。

    真是何等的,何等的厚颜无耻。

    “你们两个,不是说要浏览哈洛加斯的风光吗?怎么呆在家里下棋了?”暗暗思索着是不是要将双娜组合的雕像放到马桶边上,我随口问道。

    “这种鬼天气你让我们去逛哈洛加斯?脑子有病吧。”

    “没错没错,而且走到哪里都要受瞩目,谁受得了?”

    本子娜和恶龙蕾娜你一句我一句,便已经道出了个中难处,尤其是第二条,我更是感同身受,第三世界哈洛加斯的圈子很小,任何一个陌生人都会受到瞩目甚至是戒备,当初我第一次来哈洛加斯的时候也是这样。

    之后,我没有理会想要再来一盘的双娜组合,打着哈欠看看时间,从华洛加斯山回来,已经是早上时分了,按照和琳娅的约定该回去了,不过在这之前,请允许我先小小的睡个一觉吧,平时一两天不睡完全没问题,今天受到的刺激惊吓太大,我得先抚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小心灵。

    而且,再怎么说这里也是自己的其中一处家,好不容易来了一趟,总该认认房间认认床吧?

    让三无公主把我带到主人房里,我大字一躺,卷起厚实的毛皮被子,立刻就陷入了熟睡。

    醒过来的时候,时间大概在黄昏,哈洛加斯这边天色又已经暗下来了,嘶,好冷,这鬼天气,就算石砌的墙壁已经用木板和兽皮牢实遮挡起来,还有不断燃烧的火炉供给热量,似乎也阻止不了哈洛加斯的寒风入袭。

    然后,感觉到胸口有点沉闷的我抬起头,看到了水晶和琪露诺呈人字型趴在胸口处,睡的贼香,那令自己冷醒过来的寒意,却是大部分来自琪露诺。

    然后,房间里传出一声某德鲁伊气急败坏的怒吼:“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出去!”

    回去的一路上,水晶还在抱怨。

    “饲主真是太过分了,我们可是见饲主好像很冷,才特地睡在饲主身边给饲主暖身。”

    “实话呢?”我面无表情的在水晶面前晃了晃一片肉干,她立刻就口水哗啦啦的流,眨眼就为食物出卖了自己。

    “其实我在和笨蛋冰块打赌,打赌谁能在臭臭的饲主身边忍耐更长时间,结果在中途不小心就睡着了。”

    自此,我已经明白了,这两个笨蛋女儿被我打屁股打的一点不冤。

    回罗格营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到了家,萨绮丽和琳娅正闲坐喝茶聊天,见我们回来,眨了眨美目。

    “明明只是去了几天时间,为什么我会感到吴大哥一脸沧桑,好像已经离别了很久呢?”琳娅小妮子格外敏锐的笑问道。

    说的一点没错,本德鲁伊经历了生死一线,差点就回不来了,难道不该沧桑一点?

    这句话当然不能对琳娅小妮子说,我回以无辜之色:“难道你这都看不出来,我对我家的宝贝们可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这个宝贝,是指我吗?”小妮子看出了我在口胡,没有多大高兴。

    “当然了,不然你还以为是谁?”

    “绮丽姐姐呀。”

    “啊呀,竟然是我吗?小弟,快来说说你有多想念我。”萨绮丽也不羞恼,调皮的和琳娅眉来眼去,打算狠狠作弄我一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