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七十八章 石雕大召唤术
    ***************************************************************************************************

    “随便去外面逛一圈,也能见到成百数千人吧。”

    “这可不行。”乌瑞克像狮子一样摇着头:“普通人不行,我记不住,而且也没有任何意义,得是印象深刻的。”

    老大你都无聊的在这刻石雕了,还在找什么意义呀。

    或许是强者的另类傲气吧,我无奈的暗地里耸了耸肩:“要么刻些花草树木?”

    “我对花草树木并不怎么感兴趣。”乌瑞克微微沉思,认真考虑了一番我的建议:“不过,如果确实没有其他好刻的话,到也不是不可以尝试一下。”

    “还有地狱怪物呢,我看这里怪物雕像到是不多。”吃着碗里的,我还望着锅里的,看到了几尊七巨头的雕像,立刻就眼巴巴的看向乌瑞克,大爷,你再刻些吧,这些送我拿回来当摆设。

    除了阿兹莫丹以外,另外六个在暗黑大陆登场的都齐了,你看看,这些面孔形状雕刻的如此逼真,真像随时能活过来一般,让我不禁想起当年瓦瑞夫那死奸商卖的二比一大小的安达利尔触手,那玩意恶心诡异的摆在家里都能招魂了。

    “想要就拿去吧。”这会儿乌瑞克露出了肉疼表情,看起来很是不舍,没办法继续要下来了。

    “怪物呀,虽然暗黑大陆每一种怪物,对我来说都再熟悉不过,但除了一部分以外,不是很想雕刻它们,比起雕刻怪物我更宁愿做些花花草草。”

    “对了,有空你收集点稀奇古怪的石头,不要太大的,地狱世界应该有不少没见识过的石头吧,我不能在外面呆太长时间,根本来不及去找。”

    “这个没问题,除了石头以外,只要是可以雕刻的材料应该都行吧?”看来乌瑞克是铁了心要在雕刻大师这条路上走远了。

    “当然了,只要是能雕刻的材料,石头也差不多腻味了,再这样下去,我说不定会忍不住要用宝石来雕刻了。”

    “千万别,那多浪费呀。”我连忙制止,在物品栏里翻找了一下,还真找到了些材料,而且还是十分珍贵的材料。

    是当年黑龙艾利亚斯的骨头,精灵族那边分了一部分给我,我拿了较为优质的一部分,拜托巨人铁匠鲁科加斯打造出了一把剑和一把盾,剑给了小狐狸,盾给了摸摸头骑士阿姆露迪娜,剩下一部分,因为体积太大塞到了仓库里,剩下一些零零碎碎的部分,想着或许什么时候可以拿来忽悠一下人换点好东西,于是就随手塞到了物品栏一角,没想到会在这里派上用场。

    拿这种好东西给乌瑞克,我是一点都不心疼,丝毫触发不了罗格第三吝啬属性,乌瑞克为联盟付出那么多,区区一些龙骨算什么?

    “哦哦,这是什么骨头,是从骸骨巨龙那拆下来的吗?不大像,我看那头骸骨巨龙的身躯似乎并不是龙骨,更像是各种杂骨拼凑起来的架子,否则的话防御不可能那么脆,当然也有好处,就是方便替换,再生能力强大到没朋友。”

    见我拿出一堆散发着强大气息的骨头碎片,乌瑞克两眼放光,立刻就被吸引住了,一番话说出来也是让我佩服不已,仅仅是和骸骨巨龙打了一架,他就已经将对方的许多本质看穿,不愧是见多识广,经验丰富的战士。

    “是黑龙的骨头。”我将当年大战黑龙艾利亚斯简单说了一下,羡慕的乌瑞克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表示自己活了那么多年怎么就没遇到这种好事,可以明目张胆的屠龙。

    乌瑞克大爷,你的发言很危险,要是被恶龙蕾娜她们听到了,麻烦可就大了,而且真的是好事吗?老实说当初赢艾利亚斯赢的有些莫名其妙,有种剧情杀或者说是被迫强行反杀的赶脚,总之后来和阿尔托莉雅聊起这事,我们两个都是一脸懵逼,总感觉艾利亚斯应该不止那么简单才对。

    也罢,反正现在能确认它已经死了,结果无论如何都已经不重要了。

    “这些,可以用来雕刻吗?”见乌瑞克大爷还念念不忘他的屠龙梦,我连忙转移一记话题,生怕他把自己给憋死,巨龙是那么好屠的么,不说实力问题,与巨龙一族为敌的后果有多严重应该不用我多费口水解释吧。

    “要,当然要了,这可是再好不过的雕刻材料,梦寐以求的。”乌瑞克小鸡啄米的点头,眼巴巴看着我,生怕我反悔,明明胡子眉毛都已经花白了,此时却像是得到新奇玩具的孩童一样激动兴奋。

    “尽管拿去吧,就当做是刚才那些雕像的回礼,这些零零碎碎的骨片也做不了什么,能发挥用处自然最好。”我大大方方的一挥手,将全部碎片都送了出去。

    “哈哈哈,够爽快,放心吧,等着瞧,我不会白要,看我用这些宝贝给你做些好东西。”乌瑞克兴奋的手舞足蹈,立刻就蹲在骨头碎片上挑挑拣拣起来,我说乌瑞克大爷,虽然不忍打扰你这份专注,但是监视巴尔动静的任务不要紧吗?

    乌瑞克表示大丈夫萌大奶,在这里蹲守那么多年他早就养成了一心两用的习惯,否则怎么可能静下心来雕刻?

    很快,他挑了一块骨片,挪几步,背靠着一面墙壁,两腿盘起,五根手指头不断把玩骨片,估量着它的形状,大小,寻找最合适的灵感。

    乌瑞克显然平时就是固定盘坐在这个位置,开始雕刻,背靠着的那块墙壁十分光滑,印上了一抹背影,此时靠上去,宽大的后背恰好和这抹背影吻合。

    在我瞠目结舌的表情中,他掏出了几样东西,一把巨剑,一把大斧,一根长矛。

    等等,为什么是巨剑大斧长矛,你这是雕刻还是杀猪?不是一套专业的刻刀,至少也是飞刀匕首之类的小玩意吧!

    却见乌瑞克已经手握巨剑,剑尖直接刺了上去,一把五尺长的剑,硬是给他用出了激光雕刻的效果,在骨片上划过的每一刀都精准无比,出神入化。

    原来如此,这也是磨练技巧的一种方法吗?但是,真的太厉害了,这明明是一把巨剑,却给他用出了刻刀的效果,这得是多高深的技巧呀,还有大斧长矛,难道说乌瑞克十八般武艺都已经炉火纯青了?

    正当我想要仰慕一番的时候,乌瑞克却忽然放下骨片和巨剑,不干了。

    “怎么了?”我还想继续瞻仰他的高深技巧,见状不由的失望问道。

    “不行,龙骨的硬度太大,和平时雕刻的石头不一样,我得先找找感觉。”说完,乌瑞克随手掏出一块拇指大的石粒,再次拿起巨剑,以大小对比的角度来看,就仿佛是一个婴儿握着一把匕首在一小粒米上面雕刻。

    这次乌瑞克的动作比刚才快多了,似乎找到了感觉,巨剑以极其细微的幅度舞动的飞快,很快将将石头的凹凸不平之地打磨完整,并留下一条条刻线,接着他拿起旁边的大斧,动作忽然一顿。

    “有些不大习惯光了,可以把夜明珠撤掉吗?”

    “当然了。”德鲁伊的钛合金狗眼是可以夜视的,我一点都无所谓。

    夜明珠一收,整个密室顿时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和寂静,唯有乌瑞克手中的大斧,精妙落在石粒上留下一道道纹理所发出的滋滋声,却更显安静。

    找回了平时感觉的乌瑞克,整个人就仿佛和暗黑,和墙壁,和手中的石粒和大斧完全融为了一体,再也看不到他单独一个人的存在,如此专注,如此投入,那块石粒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型。

    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乌瑞克,我敬佩之余,更加心酸。

    身为守护者,他就一个人在这里,每天每天坐在同样的位置,在漆黑之中,做着同样的事情,甚至连孤单,寂寞,恐惧都好像被这份死寂所吞噬。

    数十年,上百年如一日的这般。

    甚至,连他对雕刻的这份狂热爱好,到底是因为真心喜欢,还是因为环境所迫,都变得含糊起来,让人无法断定。

    身在此处,更加能感受到守护者的自我牺牲和伟大奉献,而像乌瑞克这样的守护者还有许多名。

    半个小时过后,经过巨剑大斧长矛的洗礼,乌瑞克手中的石粒已经彻底褪去外皮,换了一副模样,那是一头浑身长着宛如荆棘一样的骨刺的不知名远古巨兽。

    他的动作停了下来。

    “已经做好了吗?”仅仅是半个小时,我就已经有些受不了这份死寂了,连忙开口问道。

    “不,雕刻好的只有外形,想要它具备神韵,还得花上十天八天的时间精雕细琢,每一分每一毫都不能有误差。”

    这也太严苛了吧——这句话我没说出口,因为意识到了,如果不这样做,乌瑞克如何打发死寂一般的时间流逝?

    “不过,现在暂时就这么办吧,已经找到一些感觉了,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对这些可爱的小宝贝动手了。”乌瑞克将手中的石雕放到一边,两眼放光的重新握起那块骨片。

    忽然,他抬头向我看过来,下了逐客令。

    “你怎么还不走,怎么,想陪我这个老家伙一直雕刻到骨片完成?这可得等至少半个月的功夫。”

    “你还没有告诉我,我该怎么离开这里?”苦着脸看了扫了四周一眼,乌瑞克这是想让我玩密室逃脱吗?

    “你看我,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拍了拍额头,乌瑞克依依不舍的放下手中的玩具,大步走过来,忽然把我拎起。

    “有空记得过来,送你一些小礼物,那么,站稳了。”

    咦,等等,站稳了是什么意思?!

    下一刻,我被乌瑞克扔了出去,眼看身体就要砸在墙壁上,却忽然穿过一块缝隙,眼花缭乱之间,景色忽然变得一片雪白。

    卧槽槽槽!!!

    连忙变身cosplay熊,结果还是没能刹住车,一头栽入了冰壁中。

    乌瑞克大爷,就不能扔轻一点吗?

    狼狈的拔出脑袋,熊掌忽然往物品栏里掏了掏,掏出一块石雕,赫然就是刚才乌瑞克刚刚刻出来的那头狰狞远古巨兽。

    仔细一看,比起其他石雕,的确是少了一种随时能活过来的神韵,不过纵使如此,也是只有精灵大师才能做出来的绝佳艺术品了,嗯,就当是被扔出来的精神损失费吧。

    转过身,正想下山,忽然,一股毫无预兆,如临地狱深渊般的恐怖气息笼罩四方,刹那间,cosplay熊全身毛发竖的笔直,犹如老鼠遇上了蛇,一动不敢动弹。

    从世界之石神殿的大门,缓缓探出一头远古巨兽的身影,体型大小犹如骸骨巨龙,但是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比骸骨巨龙强大不知多少,十倍百倍?

    两脚直立,犹如霸王龙一样的体态,充满了凶暴视觉冲击,长满了骨刺的狰狞身躯,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头为了战斗而生的战争巨兽。

    巨兽的模样,和此时躺在cosplay熊掌心上的石雕,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自此,cosplay熊终于知道了它手中的狰狞石雕,所刻的到底是什么怪兽——古难记录者,巴尔座下最强的手下,据说拥有可以比拟四魔王的实力。

    也就是说……超越之境!

    此时此刻,cosplay熊就像是一只趴在玻璃上瑟瑟发抖的苍蝇,在古难记录者的磅礴气势下,只能努力隐藏自己渺小的身体,祈求不要被它发现。

    假如说被发现了,假如说古难记录者要置自己于死地,那绝对是十死无生,没有丝毫逃脱的侥幸可能,乌瑞克出来也没有,顶多送对方一个双杀,除非是五爷降临。

    还好,古难记录者似乎并没有发现躲在冰壁上的,相对于它的体型而言连一只苍蝇都不如的cosplay熊,它在亚瑞特之巅的祭坛上兜转巡视了一圈,便头也不会的踏着似在让整个哈洛加斯山都微微颤抖的巨大沉重脚步,回了世界之石神殿。

    捡回了一条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