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七十七章 手办王乌瑞克
    ***************************************************************************************************

    那啥来着,剥壳凹槽,正好是亚瑞特高原的领主,别名毁歌破坏神,想当年我从它身上a来的那一套巨型扩音器和喇叭呀,的确是神器来着,可以让我这个宇宙第一歌神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可惜自己还没来得及用上就被虎视眈眈的拉斐尔给顺手牵羊了,理由还一套一套,让人无法反驳,气得我的差点肺炸。

    话说回来,歌神这个设定好像扔在一旁许久了,不行,等回到教廷山,我要尽情的大唱一通,让人们回忆起被宇宙第一的歌声温(统)暖(治)和激(奴)励(役)的美(人)好(间)日(地)子(狱)。

    “……”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恶意,是错觉吗?

    想到这里,我心情大好,决定暂时放过剥壳凹槽一马,不放也得放,首先时间来不及,虽然以我现在的实力搞定剥壳凹槽是一顿饭的事情,但是得找呀,找它说不定就要花多少时间,而且拉斐尔三令五申了不许我随便去报仇,第三世界的魔王领主盘踞多年,已经和反抗地狱联盟战线形成了一套独特且相对稳定的生态系统,无谋的干掉任何一个魔王领主,都有可能导致这套系统波动,带来不可预知的后果。

    正因为如此,树头木拳到现在还活着,既然如此,我有了新的想法,等小雪它们成长起来后,让它们亲自去报仇吧,自己就不用动手了。

    现在,五匹鬼狼在地狱世界成长的飞快,小雪随时都可能晋升到魔王级别,而另外四匹,小二小三小四小五它们,如今也是厚积薄发,早已经等待多时,只要老大小雪一旦晋升,它们也将会跟着晋升,并且实力会蹭蹭暴涨,或许会一下子越过领主级前面几个境界,战斗力直奔领域高级甚至是领域巅峰。

    树头木拳什么境界来着,世界中级还是高级?反正第三世界的魔王领主,除了在七巨头身边的那几位实力委实恐怖以外,其他好像都不咋滴,就是智商会比地狱世界的同伴高一点,按照这样的发展趋势,怕是用不了三五年,小雪它们就可以去尝试一下报仇了。

    想着这些有的没有的,我以最快的速度跨过了亚瑞特高原,进入水晶通道的区域范围,这里同样有我的另外两位老朋友,冰冻魔怪和粉碎者,当年正是它们和剥壳凹槽一起组成魔王领主三人组,试图把我永远留在哈洛加斯欣赏雪景,这份热情我可是一直都没有忘记呀。

    既然剥壳凹槽的麻烦不去找,这两位疑似基友关系的粉碎者和冰冻魔怪,我就更不会去找了,说到底,我就没打算按照正经路线从水晶通道通过,寻常的第一第二世界冒险者按着水晶通道——冰河路径——冰冻苔原这条路线走,是因为这是捷径且更安全,但是我会飞,而且根本不畏那些危险。

    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不怕迷路,哈洛加斯山山顶时时刻刻在指引着你的方向,哪怕是路痴也绝对不会看错,当然,我是怎么样都无所谓啦,毕竟迷宫杀手,只不过是陈述这么一个和自己无关紧要的事实而已。

    一路直飞,也是半个小时过后才跨过了水晶通道的区域,然后花了更多一点的时间继续从天空上方跨过冰河路径范围,不得不说,哈洛加斯山就是高,我这可是飞呀。

    脚步落到冰冻苔原,就已经是哈洛加斯山的上层区域,离峰顶和世界之石神殿大门不远了,到了这里就算是我也不敢放肆,继续肆无忌惮的在半空飞来飞去,说不定世界之石神殿那biu一声射来道光束,就把我给拍在地上了。

    这貌似也是我第一次离巴尔童鞋那么近,得小心点了,即便是见到普通怪物,能绕我也尽量绕,不引发冲突,想必巴尔童鞋也不会闲得慌,没事就把它的家门口里里外外仔仔细细观察一遍吧。

    这么走的话,要花的时间就多了,足足四个多小时过后,已经是下午时分——实际上天色已经暗了,哈洛加斯就是这么个天气,深冬的时候,夜幕时间甚至占据了一天的四分之三。

    这时,我才到达远古之路,同样不敢随意的从头顶上方飞过去,但也不能傻乎乎的往里钻,远古之路错综复杂,迷宫庞大,就算我施展迷宫杀手属性没有个三两天也别想通过,更何况在里面肯定免不了要遭遇战斗。

    不能往天上飞,也不能往洞里钻,还能做什么?爬呗,怎么,没听过爬雪山呀。

    体验着类似荒野求生的蛋疼,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呼吼咆哮的暴风雪,以及陡峭崎岖的雪山陪伴下,最终还是攀到了亚瑞特之巅,看到了那座野蛮人祭坛,只可惜,里面当然没有三座野蛮人雕像,我原本以为会有【守门犬】在祭坛上趴着,没想到却见不到一只怪物,空荡荡的祭坛格外冷清,但是,巴尔那深沉的气息,若隐若现的从世界之石神殿大门透露出来,森严浩瀚,非同小可,已经在让我紧张的直咽口水了。

    自己是不是有点作死了?算了不管了,反正已经莽到了这里,想来有路西法的威慑,就算巴尔发现了自己也不会贸然出手,嗯哼,抱大腿的感觉就是那么自信。

    到了这里,离乌瑞克的隐藏点就近了,还好不用经过那扇宛如恶魔巨嘴的世界之石神殿大门,否则我考虑再三,说不定会调头就走。

    根据拉斐尔所说,我围着亚瑞特之巅绕了小半圈,世界之石神殿就建立在亚瑞特之巅上,高耸入云的宏伟神殿躯体终年隐藏在冰雪迷雾之中,宛如云中之城,看不见摸不到,且有一层结界保护,想要进入神殿只能从大门里堂堂正正踏入。

    但是,再坚固的建筑也会年久失修,乌瑞克大爷就是找到了这样一处破绽,才敢堂而皇之的住进世界之石神殿里,与巴尔同巢,监视着地狱势力的一举一动。

    我没办法找到这处破绽,若是连我也能找到,那说明乌瑞克大爷的隐藏点就不那么安全了,按照拉斐尔指示,来到一个大概的范围,我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等,一直等。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被一股猛力往后一拉,整个人(熊)就仿佛是穿过了某道世界间隙,滚进了一处密室之中。

    摇摇头,回过神来,乌瑞克大爷那张老脸凑的老近,而且还直哆嗦:“你小子怎么来了?”

    “这不是来探望你吗?”见老大爷动怒,我讪讪笑道,目光已经开始好奇的四处打量,其实为了安全考虑,我是不该冒这个险的,哪怕有路西法老大这张虎皮,也并不能确保我一定能够安全。

    我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颗好奇心呢!(和珅状)

    “探望我?你在开玩笑吧。”乌瑞克双眼瞪的更大,看样子要是不好好解释,就打算代表联盟揍我一顿了,说不定还能把我隐藏起来的智商揍醒。

    “只许你去地狱世界,不许我来这里吗?再说了,我可是身负艰巨的重任。”

    “什么重任?联盟出了什么事,得你亲自过来找我?”野蛮人大爷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就是这个,奉拉斐尔大人之令给你带干粮了,为了不至于让你们饿死,这难道不是重任吗?”我掏出大包小包的干粮,自得说道,这的确是拉斐尔让我准备的。

    守护者也是人,守护者也得吃东西,不是吗?虽然大多时候他们可以自己解决,但如果有机会,联盟并不介意最大限度力所能及的帮他们解决一些麻烦,毕竟自己外出找食物的话,被发现的风险会更大。

    “你就不怕被巴尔发现,杀人灭口吗?”他看我的眼神已经带上几分怜悯,这孩子傻也就罢了,怎么拉斐尔的智商也变低,开始乱来了?

    “放心放心,它不会轻易对我动手。”

    “就算这样,你就不怕我暴露了?”

    “所以我这不是等乌瑞克大人你确认了没有危险,等着你把我拉进来吗?”

    “你这小子,真想看看你的心脏是怎么长的,不,说不定早已经没了,否则怎么可能那么没心没肺?”

    臭骂了我一顿,乌瑞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你这样的性格我喜欢,有我当年的风范,没错,好男儿怎么能不冒险呢?躲在安全的地方随波逐流的历练提升,这种家伙就算能成长起来,也不可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勇士。”

    我跟着一起大笑,心里却暗暗嘀咕,这乌瑞克大爷年轻的时候一定是大型熊孩子,没少让联盟头疼。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乌瑞克说完,目标就转移到我带来的干粮上面,狼吞虎咽起来,似乎已经好一阵子没有进食过了。

    乘着这个机会,我开始打量密室,里面的空间不小,原本应该是神殿的置物间,没有窗口,唯一的入口也堵死了,里面被乌瑞克大爷整理了一番,变得清清爽爽,空空荡荡,甚至连一盏灯都没有,现在的光源是一颗夜明珠,估摸着也是因为我来了乌瑞克才拿出来,权当是开灯招呼客人。

    虽然我早就有所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在这种漆黑的密室没日没夜蹲守,这是酷刑吗?这种精神上的折磨,寻常人怕是一天也受不了吧,而乌瑞克在这里,在这种环境下守了多久?我不知道,我只从拉斐尔那知道,在我来到暗黑大陆以前,乌瑞克就已经是一名守护者。

    这些人,果然值得敬佩,甚至仰望。

    看着乌瑞克狼吞虎咽的背影,我被深深感动了,正是因为这些人默默无闻的付出,暗黑大陆才能一直坚持到现在也没有被地狱一族得逞。

    转眼一看,我被地面上的小玩意给吸引住了,刚才光线昏暗加上没注意,以为这里什么都没有,其实是有的,这不,地面上密密麻麻摆满了从米粒大小到拇指大小的石块。

    仔细观察,才发现这些石块竟然是一个个石雕。

    “乌瑞克大人,这些是你雕刻的?”

    “哦,平时闲着没事干弄的,没办法,石头是这里唯一能弄到的东西。”

    乌瑞克抹抹嘴,喝了一大口酒,心满意足的发出叹息,然后开始收拾,将所有食物小心翼翼的收好,连地上一点残渣也没放过。

    “太神奇了。”我惊叹连连的走上去,略为一扫,大大小小的迷你石雕,起码有上千个,几乎全是人物雕,随手拿起一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简直就像是把大活人变成了雕像般,逼真到有点恐怖的程度了。

    咦,这个雕像是……

    “是拉斐尔大人?”

    “没错。”乌瑞克得意的双手抱胸,很高兴有人能欣赏他的杰作。

    “这个是艾伦奶奶,还有这个,这个我也认识……”我一一找过去,发现雕刻的人物都是老一辈的冒险者,难道说乌瑞克把他认识的所有人都雕刻了?

    “咦,竟然还有我。”我忽然又发现了新大陆。

    “没错,这是最新的作品,骸骨巨龙也有一份。”乌瑞克胡子得意的直颤抖:“喜欢就拿去吧,我再刻一份就是了,还有拉斐尔的,就当做是礼物吧,还有这个,这个,以及这个……”

    乌瑞克似乎已经背熟了每一个石雕的身份以及摆放位置,没有丝毫迷茫的一口气挑选出了十几个雕像塞给我。

    “萨绮丽,图拉科夫,沙希克,还有你的妻子琳娅,女儿莉莉斯,精灵族的女王阿尔托莉雅,天赋极高,扬言以后要超越我的后辈西雅图克,和他同样资质,不相上下的卡洛斯,以及我认为不会逊色于那位精灵女王的傲气亚马逊莎尔娜,嗯嗯,我们联盟人才辈出呀,可不要输给精灵族了,哈哈哈。”

    乌瑞克如数家珍一样,将每个人的特点都说了一遍,事实上,这些特点也自他的石雕之中充分体现出来了。

    “这些人我见过一面,就都把他们给雕刻下来了。”说着,乌瑞克惋惜一叹。

    “能刻的人我都已经刻了,最近我很烦恼,该去哪里寻找新的题材好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