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六十五章 为智商买单的救世主
    ***************************************************************************************************

    因为一顿全白饭,恶龙蕾娜打死也没告诉我本子娜的下落,说是为了报复我的吝啬要吊我一晚上的胃口,等明天看我的表现再决定告不告诉我。

    可恶,这货还有脸嫌弃,到底是谁把那桶白饭吃了三分二有多,你不是吃的挺香的吗?一抹嘴就不认和嫌弃了?!

    再说了,说的好像我很关心那本子娜似的,如果她不是蒂亚的好姬友,我告诉你,我……我今晚就走,管她去哪里鬼混了,别怀疑,我这个人没啥优点,就只会说到做到而已。

    一晚梦之境界修炼,第二天一早,表现的机会到了,我早有所料,恶龙蕾娜还想蹭我一顿早餐,好家伙,老酒鬼都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勒索我,你这头恶龙少女胆子真不小。

    老板,来上一大桶白粥,应该有送咸菜吧。

    于是,在整个餐馆的人们瞩目中,角落某张桌子上面对面坐着,大眼瞪小眼,仿佛天生一对冤家的两个人,稀里哗啦喝白粥喝了半个小时。

    “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掉这两顿饭。”恶龙蕾娜眼角隐约闪烁泪光,仿佛受了多大委屈。

    身为高贵的龙族公主殿下,哪怕当年被她的父亲变成金色哈巴狗,在遇到某德鲁伊之前那段艰苦的丛林岁月中,她也没有吃过如此寒酸的一餐饭,而且还是接连两顿,这次可算是交出了一血。

    “我说你都委屈哭了还非得蹭我这两顿饭,这到底是什么样一种精神(病)?”我叹为观止,巨龙的思维方式果然是深不可测,宁愿委屈自己也要打击报复别人,这小心眼和记恨性格,也是没谁比得上了。

    “才没有哭。”擦了擦眼角,这恶龙少女重新变得神气起来。

    “等着瞧吧,我话搁在这儿,以后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请我吃大餐。”

    “能别在这里大声说出这种寒酸到让人落泪的话吗?”

    见餐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过来并议论纷纷,看着恶龙蕾娜一脸的同情,看着我却变得忿忿不平,仿佛我在虐待无知少女没让她吃过一顿好的。

    “我说啊,平时你在我家里蹭吃蹭喝都不算吗?”

    “不算,那是维拉丝做的。”

    “维拉丝的就是我的。”

    “本……我不认。”恶龙蕾娜傲娇的俏脸一撇,干脆打滚耍赖了。

    “之前也做过烤鱼给你吃。”

    “哈?就那味道,你也好意思说是大餐?而且那是地狱十王的情报的报酬好不好。”

    “好吧,好吧。”我双手抬起做了一个下压动作。

    “你要的就是一顿大餐那么简单对吧,我满足你就是了。”说着,我拿起菜单,准备从最贵的开始点,从头点到尾,再从尾点到头,点个十轮八轮,一次性满足这头恶龙少女。

    虽然我是吝啬鬼没错,但并不代表我会吝啬到钻牛角尖,眼看恶龙蕾娜要抓住这件事对我进行道德和身体的双重批判打击,这时候还捂紧钱包可不是明智之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花点钱快点打发这头恶龙吧。

    “不要,我喝稀粥喝饱了,再也吃不下了。”

    我:“……”

    这货……能打赢她的话我已经动手了,我是看出来了,她想要的并不是一顿大餐,而是怎么利用这次大好机会整蛊我。

    “那你想怎么样?”

    “这件事以后再说。”打了胜仗一样得意洋洋的,一缕秀色的紫发在指尖上轻卷柔捻,话题忽然回到一开始。

    “你不是想打听娜娜的下落吗?难道真的一点也不关心她?就算是孽缘,好歹也比陌生人要强吧,没想到你是这种绝情的男人。”

    “到底是谁一开始吊胃口说不清楚?!”我怒掀心灵茶几道,这种如此不要脸的倒打一把手段,我还是第一次见。

    “真吵啊你,大庭广众之下注意点素质。”

    “啊哈?刚才是谁吵吵嚷嚷着一定要让我请吃大餐,务必大声告诉我她的名字!”

    “水晶。”

    我:“……”

    今天是怎么了,因为平时一起损我的搭档本子娜不在,这货擅自继承了本子娜的毒舌属性所以战斗力翻倍了吗?

    “好了好了,大家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一谈吧,总不能狠心扔下娜娜不管对吧。”

    深呼吸,我再深呼吸,为了早点回教廷山,忍你!

    将青筋隐藏在后脑勺上,我露出一个十分和善的笑容:“说的很对,那么现在能告诉我娜娜在哪了吧?”

    “你猜。”

    谁也别拦我,我要和这头恶龙单挑!!!!!!!!!!!

    “要不我们换一种方式吧,我不告诉你她在哪,只负责指路,怎么样?”在我快要爆发的时候,恶龙蕾娜一记妙传,成功让我忍下了这口怒气。

    “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快点说出本子娜的下落,完事了走人。”嗯,貌似说了一句很霸气的话,我给自己点三十二个赞。

    “明明喝饱了但因为是稀粥所以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走不动了。”恶龙蕾娜又开始酝酿阴谋,一副宝宝摔倒了要抱抱才能起来的嘴脸。

    “你到底想怎么样,有什么阴谋直接说,别拐弯抹角。”

    “阴谋什么的,说的太难听了,我只是忽然想起,貌似你还有个龙骑士的设定吧。”软趴在桌子上恶龙少女,那根可恶的葱玉细指指了过来。

    “你竟然会主动提这个?”我很惊讶,这货不是一直很抗拒以龙骑士的名义和我搭档这件事么。

    “是啊,龙~骑~士,按照字面意思,所以请让我骑吧。”

    “开什么玩笑,要骑也是我骑你!”我一拍桌子怒然站立。

    于是餐馆所有的目光再次集中过来,好刺人,好想屎。

    “妈妈,那个叔叔说要骑对面的姐姐,明明那么大块头却要骑瘦小的姐姐,不是很过分吗?”

    “嘘,小孩子不许看也不许听,会被怪人抓走的。”

    母亲拉着小孩飞快付账离开,隐约能听到“你以后可千万别变成那样的怪人”之类的母子对话。

    我:“……”

    “不关我事哦,我哪里会想得到你这么笨,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种话。”见我面无表情生无可恋,恶龙蕾娜轻吐了吐小舌。

    “没关系,言归正传,想骑我是不可能的,想都别想。”开启了“节操の天使模式”的本德鲁伊,如今就是一个节操无底洞,已经完全不在乎节操得失了。

    简而言之就是受到的刺激太大自暴自弃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答应,为了让事情变得有趣些我们来打赌吧,要是你输就得让我骑,要是我输了,我也让你骑,怎么样?”

    “哼,不怎么样。”我一脸不屑,脑海里的龙骑士三个灰白大字却骤然亮了起来。

    龙骑士,这可是实现龙骑士梦想的绝佳机会!

    “不过看在你诚意那么足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和你赌一场吧,用什么方式,尽管放马过来,我无所畏惧。”

    “很简单。”恶龙蕾娜高兴的打了个响指。

    “别弄的那么复杂,我们就猜拳一决胜负好了。”

    “你这是自寻死路,我从一出生开始到现在,猜拳还从来没有输过。”我冷笑连连的抬起自己的神之右手,脸上浮现出迷之自信。

    “真可怜,你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可以玩猜拳的朋友吗?”恶龙蕾娜满是同情的看过来。

    “……”等本体实力提升上来了我绝对要揍这货一顿,管她是不是女的。

    “石头剪子布……好,我赢了。”

    三秒过后,我一脸失魂落魄的看着自己的拳头。

    导演,剧本不对呀,我真是主角吗?刚才的赌约,不应该是让我实现龙骑士梦想爽一发的flag才对吗?

    “不对,这不公平,你的实力比我强,反应比我快,无论我出什么你都能及时变招,我怎么可能赢得了。”我忽然发现了盲僧,连忙抗议道。

    “竟然被你发现了。”恶龙蕾娜一副要重新评估我的智商的惊讶表情。

    “总而言之刚才的结果不算。”

    “好吧,我承认是不公平,没办法,你可以变身,这样一来就扯平了,不,倒不如说你的实力变得比我强,换成局势对我不公平了。”

    “说的很有道理。”我一拍手心,恍然大悟,是时候了,实现我的龙骑士之梦,变身吧,cosplay熊!

    “嘎姆嘎姆!!”(我方优势很大,决一死战吧)

    “石头剪子……布,抱歉我又赢了呢,这会儿没话说了吧。”恶龙蕾娜终于忍不住抱着肚子,笑趴下去。

    cosplay熊呆呆看着自己的熊掌,感受到了来自二十二世纪某机器狸猫的悲哀。

    赫拉迪克城大路上,一头双足直立的布偶熊行走在人群当中,一脸我是吉祥物的蠢萌显得格外引人瞩目,要不是大人拉着,估计已经被熊孩子大军给淹没了。

    更让人瞩目的是,它肩膀上坐着的那名将自己遮得牢实的斗篷女孩,看起来就像……呃,马戏团组合。

    龙骑士的梦想看来只能等下一次机会再实现了,你以为我认输了吗?你以为我服气了吗?告诉你,不!

    我现在只是在为智商欠费而买单而已,官方的说法是缴纳智商滞纳金。

    顺便,认识我的人应该不少,估计不用等到明天,“救世主被神秘少女驯服沦为坐骑”之类的头条就会传遍整个酒吧了,但是我不在乎,刚才说了,我现在对于节操的得失,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兽人永不为奴!

    熊人无所畏惧!

    “喏,娜娜就在这里。”走着走着,恶龙蕾娜让我停下,颇为恋恋不舍的从地狱格斗熊肩膀上一跃而下,感慨着要是能再骑多一会儿就好了。

    为什么是地狱格斗熊而不是cosplay熊,答案很简单,我怕恶龙蕾娜冷不防把我的鲑鱼剑给抢走烤了吃,要知道这货可是最喜欢吃烤鱼,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

    “你还好意思说!”取消变身,我立刻就悲愤的指着恶龙蕾娜怀里大包小包的零食。

    “带着我绕了赫拉迪克城快一圈,我还以为是在哪,结果竟然是这儿,是!这!儿!”

    没错,绕来绕去,我们又绕回了法师塔区域,本来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硬生生被这恶龙少女给指的绕了三个小时。

    还有,其实我并不是一定需要问恶龙蕾娜,只要问一下撒克隆,也应该能打听到本子娜的下落才对。

    所以说这次为智商欠费买单一点也不冤,下次必须吸取教训。

    “我似乎听到了你的好朋友正在哭泣,怨恨你为什么不早点去找她,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说什么傻话呀,现在时间刚好合适。”恶龙蕾娜意义不明的这么说了一句,顺手把一包零食塞过来。

    “少啰嗦了,快点进去吧,娜娜在里面等着呢。”

    看在食物的份上,我暂时不和恶龙蕾娜计较,等吃完了再和她说教说教。

    踏入法师塔内,恶龙蕾娜的脚步便落后一步,让我先行,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这里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人能来的地方,她就算顶着一个本子娜的好姬友的名头也不行,得靠着我这个未来赫拉迪克族亲王的身份。

    难道说我被利用了?

    回过神,我又发现了奇怪的地方,法师塔里,来来往往的好像都是女性法师。

    “抱歉,请问娜娜公主在里面吗?”好奇之下,我拦住一名法师问道。

    “原来是凡长老阁下。”这名行色匆匆的中年女性法师,看到是我,愣了一愣之后颔首微笑。

    “娜娜公主殿下就在里面,稍等片刻便可以出来了。”

    “哈,还要等吗?我直接进去找她吧。”

    “里面可以说是我们一族最机密的实验室,不过如果是阁下您的话,进去也没问题。”没有多想,这名法师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走在后面的蕾奥娜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默默跟了上去。

    一路经过重重的魔法门,都是靠这名法师的魔法符印才得以打开进入,确实给人一种机关重地的感觉,如是大费周章一番之后,我们踏入了一个大型的实验室,一如既往的地面墙壁乃至天花都刻满了魔法纹路,虽然不明觉厉,但还是能看出来这里绝对比之前撒克隆带我去的那个实验室更高端大气上档次。

    然后,在无数罗列的实验器材当中,我看到了本子娜。

    ——在一个圆柱形两米多高的玻璃器皿里漂浮着,娇躯赤果。

    “现在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吗?”我当时就回过头问了恶龙蕾娜这么一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