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六十六章 双倍梨神附体
    ***************************************************************************************************

    回答我的是“哔”一声,回过头,是玻璃柱容器发出的声音,以及某个法师的一声“终于调整好了,这次同步率和机能挖掘率肯定会更高”这样的兴奋声音。

    然后,玻璃容器一阵气体喷放的嘶嘶声,再锵噹一声,打开了。

    漂浮在里面,露着一张娴静甜美睡容的本子娜,毫无瑕疵的玉足脚尖缓缓着地,那双似刷子一样修长的睫毛,啵一下,带着半睡半醒的朦胧飘渺感,睁开了。

    正好和我面面相觑,那双栗色的湿润眸子投来目光,直直对上。

    就像喝了一碗提神汤,从朦胧迅速变得清晰,从平静恬淡,迅速变得惊涛骇浪。

    “终于完成调整了,累死了。”这时候,一个个法师伸着懒腰,似乎通宵了一整晚,打着哈欠从我身边经过,不忘露出和善目光。

    “原来是亲王殿下来了。”

    “是担心娜娜公主殿下的身体吗?”

    “没关系,已经再次调整好了,幸不辱命,机能变得更加强大了。”

    “真想活到能看见娜娜公主殿下将自身的能力发挥到极限,到底会是什么样啊,怕是不会输给亲王殿下您吧。”

    在我呆若木鸡的表情中,女法师们挨个经过离开,很快就差不多走光了。

    我理解,我理解这些人处于狂热的研究状态,并没有意识到现在这一幕有多可怕,比之修罗场的气氛还要壮烈百倍,或许在研究状态中,她们的性别意识已经变得十分淡薄,甚至消失了,也正因为如此才能毫不介意的把我带进来,看到这一幕。

    然后,我很希望被研究的本子娜也是如此,然而看她现在露出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大可能。

    默默地用一双手臂将重要部位护住,她从容器里走下来,熟练找到叠在一旁的衣物,顿了顿,再次转过头,盯着我,一声不吭的盯着我。

    别,好吓人,你到是说句话呀!

    “你到是机灵点,把头给我转开呀,还想看到什么时候!”恶龙蕾娜一声娇叱,硬生生把我的脸转到了后面。

    差点脖子都被扭断了,你到是温柔点呀,喊那么大声做什么,本子娜都还没生气,你到反而先生气上了,就算是好姬友也不必如此着急吧。

    “这……我还是出去吧,出去。”被恶龙蕾娜强行固定着脸,生怕我会忽然回过头去偷窥,我想要变得更加机灵一点,便讪讪笑道。

    “不行,想开溜,门都没有。”对面离得很近的凶巴巴俏脸,这般开口道,啧,被看破了么,这恶龙蕾娜到底是什么来头?每一次都能识破我的想法,巨龙一族会读心术吗?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声,我刚耳朵一竖,眼前的俏脸更凶几分,小手一挪,连我的耳朵也遮挡起来。

    “也不许听!你这色狼德鲁伊。”

    “说的好像是我一个人的错,你当时为什么不阻止我进来?”

    “我……我是第一次见,不知道会是这种情况啊,虽然当时猜测到了这种可能性,但是你这家伙已经蹭蹭的跑进来了。”

    “我也不知道会是这种情况啊,为什么只变成我一个人的错了?”我瞪大眼睛。

    “因为你是男的。”

    “……”

    她说的如此有理,我竟无言以对。

    “这种时候只要变身圣月贤狼就能蒙混过关了对吧。”

    “……”

    蕾奥娜也忽然觉得……好像是能试一试?

    这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声,恶龙蕾娜用力扳着两边脸颊的小手也放开了。

    回过头,见本子娜果然已经穿上了那身貌似万年没变的白色上衣红色短裙一套,脸色平静的向这边走过来,正因为表情太过平静所以好恐怖,我宁愿她拔剑冲上来。

    “听我解释,这其实是个意外。”我连忙辩解道:“我不知道是这种实验,要脱光光的,不,倒不如说在蕾娜带我来到这里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你是在调整身体,还以为你是跑哪里混去了。”

    瞪了我一眼,恶龙蕾娜到是没有为自己辩解:“娜娜,我也有错,想着好好吊一下这笨蛋德鲁伊的胃口,就没有告诉他你的情况。”

    对着恶龙蕾娜安抚的轻笑了笑,摇头示意无碍,再次向我这边看过来,又变得平静无比,平静到恐怖:“我知道了,这的确是个意外,量你也没这个胆。”

    卧槽,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本子娜吗?竟然如此好说话,相比之下被说是没有胆也就不疼不痒了,我是没胆,尤其是在这方面。

    “但是,虽说是意外,被看光也是事实,我这个亏也不能白吃对吧。”

    “好说,好说。”我差点作死的脱口说出‘要不我也给你看光好了’这样的话,急中生智好歹是刹住了奔向坟头的灵车,大脑高速一转,狠狠心,横竖应该是免不了了,干脆光棍点吧。

    “要不这样,你随便揍,我认了。”

    嗯?有杀气!

    我背后忽然一寒,连忙调头看向恶龙蕾娜,发现她正咬牙切齿的看着我,仿佛有化解不开的深仇大恨。

    这是怎么了,我这句话哪里刺激到她了?

    殊不知蕾奥娜心里恨呀,当初在库拉斯特森林的湖畔中,她也被这可恶的德鲁伊看光了,却是得到截然不同的反应,他竟然无耻的跑路了。

    为什么,为什么当初不能像现在这样光棍一点,区别待遇吗?

    不过没办法,她现在的身份没有暴露,纵使有一千一万的怨念,也没办法发泄出来,只能以其他方式报复。

    “娜娜,要狠狠揍这色狼德鲁伊的话,我也可以帮忙哦。”

    你就别添乱了你!

    “不急,要是这猴子还活着的话,再给你出气也不迟。”说着,本子娜缓缓拔出了剑。

    “等等,说好痛揍一顿,为何拔剑?”

    “请好好负起责任,然后,去死吧。”无视我的抗议,剑光一闪,已经化作无数星芒刺来。

    不过,见本子娜终于表露出了正常的情绪,我心里到也松了口气,最怕她一直面无表情,根本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面对漫天的剑光,身体下意识动了。

    “你不讲规矩,就别怪我收回前言了,怎么可能乖乖站着不动让你刺,真的会闹出人命的!”

    “所以说你去死就好了。”

    “我死了蒂亚她们该怎么办?”

    “大不了我以命偿命。”

    “等等,这不等于是我死了后还得和你打交道?别这样,我们还是好好活着吧。”

    “啰嗦啰嗦啰嗦,油嘴滑舌的色狼猴子去死去死!”

    “愚蠢,你的招数早就已经被我看透了,看我专门克制你而苦练出来的反复横跳!怎么样怎么样,打不到吧,根本刺不到我对吧,哈哈哈哈哈。”

    一个不小心就得意忘形起来了,不过,现在还是让我稍微得意一下吧,老是被本子娜的细剑教做人,我已经摸索出了一套特别的躲闪方式,一切尽在预料之中。

    预料……之中……

    嗡一声,本子娜的剑光速度加快了,这不可能!她的实力我早就摸透了,不可能那么快的!

    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刚才女法师们说的那些话。

    【没关系,已经再次调整好了,幸不辱命,机能变得更加强大了。】

    啊,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眼角含泪,下一刻,我被满屏的天马流星拳特效剑光覆盖,身体横飞出去。

    咦,不好!

    完全忘了这里可是精密的实验室,被本子娜击飞的身体竟然直奔那些看起来就很不得了的精密实验仪器撞过去,这里面就包括了那台玻璃柱容器。

    坏事,现在想调整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飞在半空的身体被什么东西仓促地狠狠撞了一下,然后,身体和冲撞过来的物体滚在一起,半空折了个方向,终于避开那些仪器,朝着空地双双摔倒下去。

    是什么?

    被接连撞了个头晕脑胀,我连连呼疼,身体被什么东西给压着,尤其是脸颊,更是被软软的两团不知名物体夹住捂紧,呼吸困难。

    下意识睁开眼,白花花的一片,能看到一道雪白的沟,以及令人窒息的扑鼻幽香。

    这……

    我大脑空白了一下,直觉加经验告诉我,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洗面奶?

    “啊啊啊——————!!!”

    也就那么一两秒时间,上方传来熟悉的尖叫,然后砰一声,身体再次遭受猛烈攻击,飞了起来。

    好吧,看来刚才的确是遭遇到了本子娜的洗面奶,没想到我也有梨神附体的一天。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

    再次被击飞的身体似乎又撞到了谁,落在地上滚啊滚,在惯性作用下,自己神奇的保持着两手撑地的坐姿停下。

    咦,两手……撑地?

    下意识捏了捏,揉了揉,这地面……十分的照顾自己,不仅凸起两团支点,让自己的双手刚好一握,而且还格外的柔软q弹。

    低头一看,目光和恶龙蕾娜羞愤的眼神对上,简而言之,我现在有点搞清楚情况了,就说屁股下方怎么会那么软,原来是骑在她的腰上呀,那么两手支撑着的自然是……

    嗯,龙骑士梦想,竟然意外的在这种情况下达成,我该高兴吗?还有,原来今天是双倍梨神附体,洒家这辈子值了。

    之后,被恶龙蕾娜和本子娜联手暴揍,被逼许诺欠下无数条件,已经成了让我不想回忆起来了痛苦经历。

    “所以说,我们要立刻赶回教廷山,试一试这根骸骨巨龙智障,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

    旅馆客房里,鼻青脸肿的我喋喋不休向本子娜和恶龙蕾娜介绍着手中的玉制法杖,好像一切都是自己的功劳,浑然忘了当初红白公主将它捡回来的时候有多嫌弃。

    “哼!”本子娜气犹未消。

    “哼!!”恶龙蕾娜气犹未消。

    “我说你们两个,好歹给点回应啊,这可是重大发现,我们说不定就要多出一名极限之境的强者伙伴了,嗯,虽然可能智商有点低。”

    “这不是很好吗?和你一样。”

    “对对,终于有实力相当而且谈得来的伙伴了,我也替猴子你感到高兴。”

    “……”这话里带刺简直丧心病狂,都说是一场意外了,那种情况是我的错?要说谁错,也是不顾一切出手的本子娜你吧,还有傻乎乎冲上来被我撞个正着的恶龙蕾娜,你们现在损我的那股机灵劲儿,当时到底跑哪去了?

    虽然心有抱怨,但机智如我当然不会说出来,否则要迎接的又是女双混打了。

    “水晶她们呢?把她们扔在罗格营地?”

    见我急匆匆的想着回去,恶龙蕾娜总算说了一句正经话。

    “没办法,就先回营地一趟,把她们接走吧,前提是她们愿意走。”我脑海中想象着吃货水晶被维拉丝喂养得圆滚滚的一幕,然后又纠结起来。

    说好快点解决这边的事情,回去多陪维拉丝她们几天,现在又要急着赶回教廷山。

    骸骨巨龙和女孩们,哪个更重要些?

    当然不用说啦,对了,我可以将手杖交给阿卡拉,让她想办法去捣鼓嘛,又不是说非得自己亲自出马,你看看我,伪救世主当的太久,已经情不自禁的入戏了,以为事事都离不开自己么?

    想到这里,我身体一阵放松,不再像刚才那样急匆匆的。

    “总而言之先回营地吧,骸骨巨龙的事……到时再说。”

    “一时一个样,就不能好好下定决心,一条黑路走到底吗?”

    面对恶龙蕾娜的无理取闹,强行挑刺,我选择了无视,飞快收拾好行旅,领着气呼呼的两位女同志大爷,离开了赫拉迪克族。

    “话说回来。”

    虽然旧事重提伤口揭疤很作死,但我还是忍不住好奇心。

    “原来你之前说的调整,竟然是那样啊,有点高端,和我想象的不大一样。”

    “那你想象中的调整是什么样?”本子娜瞪过来,脸颊上残留的红晕和羞恼再次浮现。

    “比如说……砰一下打开后背的盖子,拧紧螺丝,调整齿轮。”我用手比划了一下:“满手满脸乌黑油渍的女法师们,手中握着大大小小的扳手和螺丝刀,围绕着你用力这么又扳又拧,咔嚓一声,脑壳子里的一个齿轮不小心掉下来,你的智商立刻就因此而减半……”

    结果不用说,我又被揍惨了,事实证明智商减半的是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