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五十章 新郎新娘=攻受?
    ***************************************************************************************************

    “哦,第一世界没事么,那我就放心了。”

    比赛结束的第二天,从琳娅那得知第一世界的消息后,我松了口大气。

    因为圣月贤狼和阿尔托莉雅的战斗,将四个宝贵的投影魔导器毁得一个不剩,肯定的,第一世界那边没办法再观看比赛投影了,接下来的世界高级和世界巅峰赛组,我们根本来不及重新制作新的投影魔导器。

    我担心那边的观众会因此产生不满,越往后参赛者实力越强,战斗越精彩,这是肯定的,如今在最关键的时刻没了投影转播,就像是保留到最后,本想一口享受的极致美味,忽然被人撤走了一样,是个人都会有情绪。

    百万观众闹腾起来,可不是小事呀。

    没想到的是,虽然多少有些不满,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是接受了这样的结果,而究其原因,是对圣月贤狼和阿尔托莉雅的那一战感到很满足,打个比方,就如同吃饱了,虽然后面或许还有更美味的,但是实在已经吃不下了。

    好吧,虽然有点莫名的不爽,但是没事就好,而且莱娜还拜托琳娅偷偷转告我,说我帮了大家的大忙,第一世界罗格营地承载着数十万从各地蜂拥而来的观众,从小组赛至今,已经过去两个月了,纵使莱娜早有准备,但是营地的基础设施毕竟有限,已经差不多到达了极限,如今每过一天,对营地的管理者和那些士兵而言都是不堪负重的压力。

    我和吾王这么一闹,将投影魔导器给摧毁了,大家看不了比赛投影,在联盟的疏导下自然会乖乖地散去,等于是提前帮大家减轻了巨大负担,据说已经累出黑眼圈,人也瘦了一圈的丽娜大姐,一再让琳娅转达她的感谢心意。

    感情我砸了贵重的投影魔导器还做了件大好事?嘛,无论如何,这样的结果都是我原本没有预料到的,出乎意料的完美。

    好生劝慰和我一样担心的整晚几乎没怎么睡的琳娅,在家里休息一会,我决定出去转转,顺便看看擂台那边的修复工作怎么样了,还有世界之力高级以及巅峰两个赛组,虽然因为投影魔导器被毁的关系,失去了绝大多数观众,我们还是决定将比赛进行到底,大不了尽量将内容用投影水晶录下来,拿回去给大家看一看呗,虽然说肯定比不上投影魔导器那么清晰全面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但总比没有好对吧。

    嗯,盲僧,我发现了华点!

    水晶和琪露诺这两个笨蛋女儿,还真是精力旺盛,一刻都消停不下来,我刚出门没走几步,就看到她们两个又在吵架,见我出现,像两头嗷嗷待哺的小老虎般飞扑上来。

    “饲主饲主,冰块是个大坏蛋,竟然在水晶的食物里加上硬邦邦的,像沙子一样的冰碎。”

    “是你这头笨龙说要凉快点,琪露诺好心帮你却反被诬告,琪露诺才是受害者,妈妈的男人,你要为琪露诺做主,教训这头蠢龙一顿,狠狠打她屁股!”

    “首先,先把我放开。”我一手推着一个,将她们两个从身上推开,琪露诺姑且不说,水晶你这家伙抱上来很疼知不知道,你他喵是头巨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力气有多大,我的腰都快被你抱断了。

    “说的好像水晶很稀罕一样,饲主身上没有好吃的,水晶一点都不稀罕。”见我一脸嫌弃,水晶很不高兴。

    “我有好吃的你也不能抱上来。”

    “只要饲主乖乖把好吃的交出来,水晶大人到不是不可以考虑。”这头蠢萌水晶龙见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被她抱,立刻觉得这是个威胁我的好机会,于是趾高气扬,神气十足的傲然说道。

    “你屁股痒了是吗?”

    “呜呜~~~饲主真是个喜欢暴力的大坏蛋,和笨蛋冰块一样是个大坏蛋,为什么就不能学一下妈妈那么温柔。”

    “妈妈的温柔是给琪露诺的,笨蛋龙一边去。”琪露诺一听,又抱了上来。

    “才不是,妈妈可疼水晶了,从来没有……呃……很少打水晶的屁股,也不会……也很少会让水晶顶水缸。”水晶不甘示弱的也跟着抱上来,我这条可怜的老腰诶~~~

    好不容易将这两个缠人的笨蛋女儿哄走,我意外发现了几名恰巧路过的冒险者,仿佛变成了一团灰烬,姿态苍白的呆呆站立在不远处。

    “咦,刚才你听到了什么吗?”

    “没、没有,我什么也没听到,绝对!”

    “对,对的,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不是吗?连稍微远一点的人声都被掩盖了。”

    “是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掩耳盗铃似的故意发出爽朗笑声,这几名冒险者勾肩搭背离去,我分明可以从他们背后看到一颗正在滴血的心脏。

    “……”算了,就让时间抚平这一切吧,圣月贤狼这段时间还是别再出现为好。

    来到被毁的山谷处,可以看到不少人正在这里忙碌着,以法师和其他冒险者为劳力,效率就是高,这一点在重建教廷山的时候我已经深深感受到了,普通人需要一个星期甚至是一个月才能干完的活,这些冒险者可能只消一天就可以完成。

    在这里我意外的还发现了咪啪骑士的身影,她在的话,形影不离的尤丽叶亲肯定也跑不掉。

    “你们两个怎么也在这里?”我上前招呼道,主要是想看看尤丽叶亲,主要是想看看尤丽叶亲,因为很重要所以必须重复一遍。

    “这个嘛,擂台变成这副模样陛下也有一半的责任,再加上,虽然其他人不知道,殿下也是我们精灵族的一份子,所以只能来赎罪咯。”咪啪骑士半开玩笑,妩媚如丝的明亮眼眸轻眨了眨,听她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原来忙活的大多数都是精灵冒险者,估计是倾巢而出了。

    这么一想,感情还真是精灵族的锅。

    “殿下,殿下~~~”回过神,尤丽叶就在拉我的衣袖了,见我目光一落,立刻露出软软的笑容。

    啊啊啊,我要的就是这份治愈人心的微笑,真是太令人感动了。

    忍住想要把萌萌哒尤丽叶抱在怀里的冲动,我牵过她的小手,宠溺的摸起了头,这迷糊骑士立刻就将小脑袋凑上来,让我摸个够。

    “你来的正好,这样我也能安心的下去一起帮忙了。”咪啪骑士见我们两个一如温柔饲主和乖萌宠物(?),不由的露出安心笑容,忽然语出惊人。

    “如果说,有那么一天,让殿下当新娘,尤丽叶当新郎,怎么样?”

    “你在说些什么胡话,发烧了吗?”我翻了翻白眼,就知道昨天吾王的那番话没有逃过这耳尖的咪啪骑士。

    “你看我表情挺认真的。”

    “就算你顶着一张认真表情这么问我,我也不会认真回答,因为根本不需要,怎么可能让我当新娘尤丽叶当新郎!”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

    “是啊,果然不可能,连陛下都能狠心拒绝,何况是尤丽叶。”咪啪骑士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这和是谁无关,不行就是不行。”事关节操和攻受取向,我绝对不可能点头。

    “没办法,本来想着这样会更有趣些,看来只好按照正常的关系了。”

    “没错没错,正常万岁。”

    听到我这句话,咪啪骑士露出猎人一样狡猾的笑容:“听到了吗?尤丽叶,殿下打算按照正常关系,他当新郎你当新娘哦。”

    “等等,我什么时候……你诈我!”我警觉上当,但是狠心的否认之语却没办法说出口,因为尤丽叶亲就在身边。

    “诶嘿嘿,开个小玩笑,殿下保重咯。”这咪啪,轻敲额头卖萌一笑,然后飞也似的跑了,将大麻烦留给了我。

    “新娘,尤丽叶……要当新娘了吗?要当殿下的新娘了吗?”微颤颤的回过头,果然,尤丽叶正两眼放光,显然被咪啪骑士的话挑起了兴趣。

    不过,她的神色很快就黯淡下来:“不行的,这样是不行的。”

    她这副模样,却让我本来想要敷衍过去的念头,变成了疑问:“为什么?”

    “尤丽叶不是好新娘,不想让殿下困扰。”

    “怎么会呢,和你在一起我可从来不觉得困扰。”我眼睛有些酸楚,多好的女孩呀,光是那份笑容就可以治愈无数人,为什么要这么看低自己呢?

    固执的摇了摇头,尤丽叶双手捧着我的手心,置于胸前:“能够站在殿下身边,尤丽叶,已经很满足了,殿下,愿意让尤丽叶一直陪在殿下身边,不会嫌弃吗?”

    “当然愿意了。”再次摸上尤丽叶的头,我几次张口欲言,却没办法给出更多的承诺。咪啪骑士,你这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呀。

    “嘿嘿,尤丽叶,很开心~~~”得到这份承诺,尤丽叶雀跃的扑上来,紧紧搂住我的胳膊,脸蛋也蹭了上来,在旁人看来,就宛如是全身全心黏着丈夫的小妻子,那份满足和喜悦令人动容。

    只有我们两个知道,这并不是,只不过是一种过家家式的,虚构出来的东西,宛如空中楼阁,或许只要一个小小的理由,一句话,一个表情,一个眼神,就能轻易将这份看似美好的羁绊推倒剪断。

    正因为如此,尤丽叶的笑容越是幸福,就越是让我感到心酸。

    “尤丽叶……”我缓缓地,颤抖的扳着尤丽叶的香肩,和她四目相对。

    “嗯?”呆萌的看着我,露出迷糊表情,她忽地双手合十,轻柔一笑。

    “殿下,比赛很精彩,尤丽叶,感动了。”

    “……”思维和记忆又跳跃回到昨天那场战斗去了吗?到底是真的跳回去了,还是……

    几经叹气,最后,我还是垂首一笑。

    “是啊,但是尤丽叶很快也会变得那么强,不会用多久的时间。”

    “呐,森林套餐,殿下想吃吗?”

    “啊啊,战斗过后,肚子特别饿,特别想吃尤丽叶做的森林套餐。”

    “也……也就是说……过家家也没关系?”

    “当然了。”

    “可以……叫亲爱的……也没关系?”

    “嗯。”

    “亲爱的,太好了,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嘿嘿~~~”

    夜间,我将尤丽叶送还咪啪骑士,准确的说,是已经迷糊入梦的睡美人。

    “都已经睡着了,倒不如干脆让尤丽叶住在你那好了。”见我公主抱着尤丽叶走过来,咪啪骑士语气有点恨其不争的意思。

    “话是这么说,到也不是不可以。”我想了想,是有那么种被说通的感觉,对呀,尤丽叶又不是没在我家里睡过。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的气势,别说是在同一个屋子,就算是同一张床也没关系,怎么样,要我帮你们两个准备大红被铺吗?”见某德鲁伊一脸蠢样,蜜拉更加来劲。

    “咳咳咳,敬谢不敏了。”

    “什么嘛,又不是没有和尤丽叶同床共枕过,难道殿下想否认吗?”

    咪啪骑士格外锐利的目光盯过来,让我完全没办法蒙混过去,当初带尤丽叶来到地狱世界的时候,怕她一个人寂寞,我的确是陪她一起睡过,但是天地良心,周围全是精灵的窝,都在竖起耳朵听着防着呢,我就算有贼心也不敢对尤丽叶做奇怪的事情呀。

    “那是意外……也不能说是意外,是另有原因才这么做,我就不信你会不知道。”

    “被识破了吗?”咪啪骑士只是浅浅调戏,点到即止,闻言立刻就一脸俏皮的朝我吐了吐香舌,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这家伙,总是让人想生气,又生气不起来,把握人心的火候都快和人妻骑士有得一比了。

    “话说回来,你今天可是给我添了大麻烦。”

    “哦,殿下觉得尤丽叶是个大麻烦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就是……反正你知道的。”

    “殿下就真的那么吝啬,连丁点幸福都不愿意施舍给尤丽叶吗?”咪啪骑士的神色变得清冷幽怨起来。

    “为什么是我?”

    “这句话殿下不该问我的,应该问尤丽叶,为什么她选择了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