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五十四章 魔王村的骚动
    ***************************************************************************************************

    第二天早上,我打着哈欠起床,满脸的倦意,昨晚准备的酒没用上,洗澡水到是用上了,听着外面隐约传来的战斗声一直没睡,直到快凌晨时分莎尔娜姐姐才回来,刚进门就累趴到了自己怀里,用最后的意识命令我帮她洗澡,就睡过去了。

    将莎尔娜姐姐扛到浴桶里洗了个香喷喷之后,直接就抱上了床,她喜欢果睡的习惯我可不敢忘记,否则等她醒过来之后自己怕是会受苦。

    等做完这一切之后,天色已经微微亮了,我顺便躺在莎尔娜姐姐身边眯了一下,然后就是刚才的情形。

    嗯,虽然很想呆在莎尔娜姐姐身边多睡一会,看看她毫无防备的睡脸,不过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还是很在意,帮仍在熟睡的莎尔娜姐姐盖好被子后,我稍作一番梳洗就出了门。

    果然,昨晚的事情已经传开了,虽然战场离的比较远,但冒险者是什么人,一个个跟顺风耳似的,稍微有点动静都瞒不了他们,大街小巷上,大家已经讨论开了。

    “昨晚的动静声你听到了吗?”

    “废话,怎么可能听不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本想去查探一眼,可是想到这里是地狱世界,危机四伏,人生地不熟的也就没敢出去。”

    “该不会是有怪物攻打吧。”

    “哈哈哈,怎么可能,不是说整个地狱山已经被扫荡过一遍了吗?比武大会的时候你也看到了,附近一根怪物毛都没有。”

    “嘘,我这有独家消息,你们想知道吗?”

    “废话,当然想了,快说快说。”

    “等去了酒吧,什么时候我喝满意了再说。”

    “不带你这么吊胃口的,这是矮人族的烈酒,我的珍藏品,拿去先解解馋吧,不说你今天就别想走了。”

    “哈,够劲,好酒,真不赖,我今天早些时候听到传闻,说是好像有几个比赛选手被挑战了。”

    “真的假的?谁会干这种事,不好好在擂台上参加比赛,大晚上的,这不是招人烦吗?”

    “十有**是真的,我就说,怎么世界高级赛组没有乱入选手了,原来放在了擂台外面,而且是在大晚上。”

    “真是太可惜了,早知道就壮起胆子出去瞧一瞧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听说当时是有人想去看一看,但是被天使巡逻队给拦下了,非世界之力强者一个人外出,哪怕是在最安全的地狱山,也是有风险的。”

    “快快快,我们分头再去打听打听,看还有没有其他最新的消息,中午在绿林酒吧里集合。”

    “噢!”

    走在道路上,听到的尽是一些这样类似的对话,每个人似乎都有独家的消息,半真半假,大致上可以确定是有人在昨晚乱入比武大会,挑战选手,不过挑战者是谁,谁被挑战了,结果如何,却没有几个人能说清楚。

    其实我猜也能猜出来,莎尔娜姐姐既然还没有打算去挑战吾王,那么她可以选的对手也就只剩下寥寥几个,首先是世界中级赛组,被吾王断兵斩甲劝退的圣骑士大叔,在世界中级境界里他的实力也算是数一数二了。

    再往后,就是不到十位数的世界高级强者了,其他选手,要么莎尔娜姐姐看不上眼,要么只剩下两位世界巅峰级别的前辈,就算傲如莎尔娜姐姐也不会轻易向这样的对手发出挑战。

    一路来到绿林酒吧,在碧丝的害羞招待下解决了早餐问题,又坐了一会,继续听听消息都被传成什么样子了,就在我想要离开的时候,酒吧木门被大力推开,在叮叮咚咚的清脆响声下,老酒鬼走了进来。

    我愣愣的看着她,张大嘴巴。

    “哈,怎么,臭小子连你的老师都不认得了?”将手中拎着的酒壶甩给侍者,吩咐打满,又叫了两坛上等的麦芽酒,一份血肠加烤面包,这家伙才贼兮兮的在对面坐下,冲我得意的扬扬眉。

    “事先说明。”我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可不会请客。”

    “哈?”老酒鬼一听,顿时不高兴了,感觉有点被欺师灭祖,于是愤然一拍桌子。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还用得着你请?我已经不以前那个我了,睁大你那双看低人的狗眼瞧一瞧,钱!宝石!本卡夏大人有的是!”

    宛如暴发户一般,将一个足以装得下篮球的钱袋子甩到桌上,发出脆响,从半撑开的袋口中能清晰看到黄金和宝石的光芒。

    “哦,真是恭喜了。”我依然面无表情,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没点诚意的样子,让人看了真是火大。”

    “我记得有一次。”不紧不慢的啜了一口果汁,食指笃笃敲着泛黄的桌台,我冷笑连连:“我,你,穆矮冬瓜,法拉老头四个,坐在一起,结果你们那一张张不愿意掏口袋的丑陋嘴脸,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这怎么能算呢,这不是钱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左一口血肠右一口面包,然后低下头牛饮海碗里的美酒,将整张嘴巴塞得鼓成仓鼠一样,老酒鬼还不忘辩驳,结果就是各种不明沫子喷过来,吓我的连忙闪开。

    “感情吃霸王餐还倍有面子了?”我瞪大双眼,不敢置信,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神秘的力量扭曲了她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先不说这个。”瞎扯淡我肯定不是老酒鬼的对手,干脆转移了话题,正好她是当事人之一,没有人能比她更清楚昨晚的情况了。

    “昨晚是怎么回事,动静闹的那么大,你看现在满城风雨的。”

    “是满村风雨。”老酒鬼喷了一口面包屑,让我直咧嘴,满村就满村吧,就你屁事多。

    “所以说呢,现在该告诉我了吧,否则别怪我以教廷山管理者的身份,将某些引发骚动的家伙驱逐出去。”

    “嘿,当了个菜鸟魔王,你小子尾巴还翘起来了。”

    “可不是吗?至少比你这个前罗格士兵统领更有权有势。”我不甘示弱的反讥道。

    “那丫头可是闹的比我还厉害,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我就徇私怎么了,我就不罚莎尔娜姐姐,你见过哪个魔王讲道理的?”

    老酒鬼被我呛的直捶胸口,好不容易咽下去,连忙捧起整坛酒大口大口喝下,足足去掉了四分之一才缓过来。

    “好好好,你这臭小子,翅膀硬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行了吧。”

    “知道的话就快点说。”

    “我不知道啊。”老酒鬼无辜的眨着眼。

    “你不知道谁知道?”

    “我们两个又不是走一块的,总不能把人叫出来二打一对吧。”

    “所以离开之后你们就各奔其道了?”

    “对呀,她去找她的,我去找我的,别搞的我和那臭丫头关系很熟,形影不离似的。”

    这次轮到我被气呛了:“好吧,那就说说你自己。”

    “我?我没什么好说的,找了两个对手干了一架,就回去休息了,哦,那丫头好像比我莽一点,一晚上找了三个,唉,人老了不中用了,想当年……”

    “你没当年好不好。”我翻了翻白眼,区区一介女武神哪来的当年。

    “你找的对手都是谁?”

    “让我想想看,一个是圣骑士,听说本来是世界中级赛组的第一,后来被那位精灵女王给揍的破产了。”

    揍的破产……呃,这种说法还真是形象生动,趣味纷呈,当时那圣骑士大叔的脸,的确是比股市屏幕上的大片大片惨绿数字和抛物线还要绿。

    “别人武器都没了,你乘机去欺负不大好吧。”我差点笑出声,好歹忍住,做出悲天悯人状。

    “修好了呀。”

    “啊,已经修好了?”

    “对的,穆矮冬瓜不是在你这儿落脚了吗?他也就这点下九流的手艺可以稍微入眼了。”

    “我差点忘了。”我恍然一拍大腿,刚才还提着穆矮冬瓜呢,却是已经完全忘了这货为什么会出现在魔王村,经老酒鬼一提醒才想起来,原来他已经是魔王村的御用铁匠了。

    至于恰西的铁匠铺,依然是处于半营业状态,还在专心打造着三百把魔王军的小飞刀,在别的冒险者看来她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比穆矮冬瓜还不靠谱,渐渐地大家也就都去穆矮冬瓜的铁匠铺了,想起这个我心里有点愧疚,好像是自己连累了恰西的铁匠名声?

    “修复了就好,我得去告诉阿尔托莉雅,省得她心里惦记着。”

    “哟,还真是念念不忘你的小妻子呀。”三两下解决了早餐,老酒鬼一脸悠闲的抱着酒坛,肆意敞开肚皮。

    “然后呢,结果怎么样?”

    “这还用问吗?我堂堂卡夏大人,还解决不了一个世界中级的……呃……的晚辈?”

    “胜负姑且不说,别人可未必是你的晚辈。”我冷笑道,莎尔娜姐姐的前身,酒红色恶魔已经是近百年前的事了,而身为世界之力中级强者,少说也有个一百多岁,谁是谁的晚辈可不一定。

    “学无止境,达者为先。”老酒鬼大言不惭。

    “这么说来你也是我的晚辈了?”

    “哈?你这臭小子想的到美,也就凭着奇奇怪怪的变身,有胆用本体和我大战一场?我让你双手双脚。”

    “你对一个德鲁伊这么说,还要不要脸了?”我无语了,早就知道老酒鬼的脸皮厚,却没想到能无耻到这种程度,是不是哪天她对上法师,也可以说你有种别放魔法。

    “脸皮是什么?我一天能刮下三斤,你想要?我便宜点卖给你。”

    我:“……”

    “说来那圣骑士也是惨,被我虐了一场,接下来又被那臭丫头找上门虐。”

    “惨,真是太惨了。”我都快为那圣骑士掉泪了,先是被阿尔托莉雅斩断武器铠甲,好不容易修复好了,本来应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结果还没捂热,又被老酒鬼和莎尔娜姐姐找上门。

    年度最惨选手,非他莫属。

    “卡夏大人我可没空陪你这臭小子在这闲聊,等吃饱喝足以后,还得继续去挑战呢,可不能让那臭丫头比下去了,嗯嗯,这里那么多强者,真是太有趣了。”

    两坛酒飞快喝光,抹抹嘴,顺手把装满的酒壶给拎上,老酒鬼拍着桌子大嚷大叫。

    “碧丝,碧丝,快过来,我要结账。”

    我惊了,竟然主动要求结账,这货难道真的要改头换面,下定决心重新做人了?

    碧丝胆怯的小跑过来,面对气势逼人的老酒鬼,微微弯腰:“十……十分感谢卡夏大人您的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拿好了。”老酒鬼从她的钱袋子里掏出几块宝石,暴发户式的往碧丝小手中一pia,用“穷鬼看什么看,没见过有钱人呀”的目光,蔑视了我一眼之后,大步离去。

    看着老酒鬼的身影,碧丝目露困扰,显得有些为难,是觉得给太多了吗?不对呀,我们家的碧丝又不是没见过大世面的人,在教廷山这种地方,区区几块宝石而已。

    我察觉到了端倪:“碧丝,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碧丝把小手缩到背后,连连摇头,这单纯的小侍女,真是太好看懂了。

    “把你的手伸出来让我看看。”

    “真的没什么。”碧丝低下头,楚楚可怜。

    我干脆就把碧丝拉过来,将她藏在身后的小手逮住,张开手心一看,哪里有什么宝石,只有一张字条,咬牙切齿的展开一看,果然,上面写着:“今天的帐和之前欠下的,一并由我那不肖学生代付,不谢。”

    竟然还不止今天的,我惊呆了,老酒鬼还是那个老酒鬼,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套路,让我恨的火冒三丈之余又有点小安心。

    万一这货真换成了暴发户属性,以后罗格三大吝啬可就要少一人了,我可不想当老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