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四十七章 月光婚纱?
    ***************************************************************************************************

    六枚冰翼化作六道白光,渗入了圣月贤狼体内。

    那一瞬间,皎月降临,不再是幻觉,任何人都能从阴沉沉的乌黑天空里,看到一轮洁白的明月冉冉升起,破空而出,月光似绸,朦胧如幻,无边无际的乌云在月光辉耀下不断消融,消失。

    最后,只剩下那一轮明月,以及从未在地狱世界出现过的清朗夜空。

    沐浴月光,圣月贤狼的身上逐渐浮现出薄若蝉翼的圣洁盔甲,仿佛妙曼轻纱,月晕浮动,如梦似幻,远远看去,完全就是一袭铠甲样式的洁白婚纱。

    月光照耀其上,渐渐地,人们开始分不清那皎洁的月色,和女神武装那蝉翼轻纱般的盔甲,到底有什么区别,看上去连成了一片,月光成了那一袭纯白唯美婚纱的延续,仿佛披肩,轻柔拂在圣月贤狼肩上,又似落地的宽大后摆,月光铺洒到哪,洁白的后摆便延续到哪,月光从天而降,那后摆便如同从地面蔓延到夜空一般,又似无边无际的瀑布从天际直直垂落,将整个擂台,整个地狱山都变成婚纱轻舞的殿堂。

    是月光,还是婚纱,已经没有人能分辨清楚了,所有人都迷失在这华丽的美景之中。

    “好美……”蒂亚和琳娅情不自禁的喃喃自语,已为人妻的她们,面对此时的圣月贤狼,也觉得当初身着婚纱的自己完全被比下去了,试问有谁的婚纱能够能以天地为红毯?

    “哼,没……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小狐狸干巴巴没点说服力的将俏脸一撇。

    当初自己就没起错名字,这哪是什么女神武装,分明就是婚纱礼服好不好,真是的,为什么会是这样,这种婚纱,本来不是应该穿在自己身上,让对面的坏蛋看得目瞪口呆才对吗?呸呸呸,本天狐可没说一定要为那种坏蛋穿上婚纱,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殿下……殿下……好想抱抱殿下……”尤丽叶眼神完全迷离了,若不是蜜拉牵着她,怕是已经梦游一样向擂台飘过去。

    至于蜜拉,赞叹之余,目光不免有些复杂。

    亲王殿下呀,你这样一弄可真叫我为难,不是已经完全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雪莉尔大人的真正传人了吗?

    就连擂台上的阿尔托莉雅,也是久久失神,情不自禁的伸出小手,向那月光轻轻一拢,似要抓住圣月贤狼的婚纱裙摆。

    将沁入月光的小手,置于鼻尖轻嗅,绯红的骑士之王渐渐露出笑容,笑容里少了几分往日醇厚的王道,多了几分舍我其谁的霸道。

    “让我更加怀念那场婚礼了,难道说……是想用这种形式,唤醒那场婚礼的延续?可以哦,没问题。”

    轻轻喃语着,阿尔托莉雅再次抬手,伸向月光,伸向对面的圣月贤狼,做出邀请:“这份美丽,这月光和这婚纱,此时此刻,都是属于我一个人,只有我可以拥有,那么……”

    忽地,阿尔托莉雅手中的胜利之剑笔直向圣月贤狼一指,面带几狡黠,热情,认真,以及几分羞涩。

    “我再问你一遍,凡(轻声),今天的你,是我的新娘吗?”

    圣月贤狼:“……”

    这边快羞耻爆表了,阿尔托莉雅竟然还在那像表演舞台剧一样,自我陶醉的说些令人羞耻的台词,给这边添柴加薪,还嫌闹的不够大吗?

    看到众人夸张的反应,圣月贤狼叹息的更加厉害。

    早知道刚才干脆认输好了,以为拼着一次节操掉光没关系,没想到却是连十年份的节操都给透支掉完了。

    这份羞耻……

    抬起头,瞪了一眼阿尔托莉雅,圣月贤狼手中的女神之杖也向对方举了起来。

    “别弄错了,你才是我的新娘。”

    “穿着这副模样,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哦。”阿尔托莉雅笑的更加灿烂。

    “说服力是靠手中的剑,可不是身上穿的衣服。”圣月贤狼恼羞成怒了。

    “也就是说,如果我打败了你就可以了?”

    “当然不行。”

    阿尔托莉雅:“……”

    “你这是在使诈对吧。”

    “不不不,试图无中生有的人不是你才对吗?快醒醒,面对现实,好好做好你的女王妻子!”圣月贤狼欲哭无泪的呐喊道,都怪阿尔托莉雅变成了绯红骑士,连性格也变了不少,往常的那个她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无厘头的话。

    “看来,只有先把你打败了,才能好好对话。”

    “没办法好好对话的人是你才对,不过前面那句我到是非常赞同,只要稍微换一个说法,先把阿尔托莉雅你打败了再说。”

    “看来至少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

    “那是当然,攻受问题一定要搞清楚,谁才是新娘!”在原则性问题面前,圣月贤狼寸步不让,气势凛然。

    天地间只剩下两种颜色,皎洁月光和红莲之火,各占其位,似水火不容,又似水火交融,完全让人看不懂这其中的玄机。

    不过,战斗尚未结束,两人要再次展开交锋这一点,到是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原本以为这场战斗已经很完美了,没想到还能看到更美好的事物,怕是这一战过后,早就不受人待见(?)的可怜救世主,就要被一脚狠狠踢出大陆双子星的位置,转由月下圣女填补空缺了。

    早就看你这厮不顺眼了,除了实力,何德何能能够和女王陛下一起并列这份殊荣,如今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合适人选。

    虽然这些人并不知道。对于某德鲁伊而言,无论是他还是【月下圣女】,其实都没差。

    就在大家浮想联翩的时候,擂台终于有了动静。

    身为法师的圣月贤狼,自然不会蠢的让阿尔托莉雅占据先机,她率先出手,比之刚才更加耀眼的万法之阵,以其为中心扩展开来,形成一个直径数百米的,令法师们眼馋不已的立体魔法阵系统。

    九头三色大蛇!暴风雪地狱!熔岩地狱!

    在女神武装的支撑下,圣月贤狼能一口气同时施展出四五个消耗巨大的魔法阵,不过万法之阵也不是拿出越多越好,互相配合,发挥出每一个魔法阵的最大作用才是正确的使用方式。

    这三个魔法阵,目前已经够了。

    女神之杖和女神之盾从手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蓝之剑,以及另外一把全新的火焰之剑。

    圣月贤狼这是要转职双刀流了。

    阿尔托莉雅看到这两把元素之剑,再看看圣月贤狼施展的暴风雪地狱和熔岩地狱,就已经能猜到圣月贤狼要用的战术了。

    依然是三色大蛇负责防守,另外两把剑……双倍的暴风冰岚之剑吗?有趣。

    红莲啊,燃烧吧,吞噬所有的敌人。

    面对已经将整个擂台地表覆盖的熔岩地狱,阿尔托莉雅将剑往地上用力一插,只见熔岩地狱像是被挖开了一个口子,焚尽万物的红色火焰以剑为中心扩散,将周围地表的熔岩完全驱逐开来,使阿尔托莉雅不受其丁点限制。

    “喝!”阿尔托莉雅拔起厚重的胜利之剑,全身被火焰包裹,偏偏她那英姿却又在灼红的焰火之中清晰可见。

    双腕重重一挥,胜利之剑横斩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绯红剑气四面扩散,如同割草机一样,所过之处将地表刮了深深一层皮,试图将熔浆地狱连根拔起。

    仅仅是这样把剑一挥,就能破坏掉整个熔岩地狱了,由此可见,从纯白骑士到绯红骑士的实力提升,无疑要比本体到纯白骑士大得多。

    圣月贤狼当然不可能眼睁睁让阿尔托莉雅将熔浆地狱破坏,重新施展一个环境类型的万法之阵消耗很大好不好。

    迎向阿尔托莉雅斩出的环形剑气,已经成型的暴风冰岚之剑划过一道弧线,针尖对麦芒的和绯红剑气正面碰撞了一记。

    伴随着刺啦刺啦的刺耳声响,僵持片刻,暴风冰岚之剑应声破碎,环形剑气也烟消云散,终于停止了对熔岩地狱的破坏摧毁。

    乍一看似乎打了个平手,阻止了阿尔托莉雅的阴谋,实则圣月贤狼心知肚明,在绯红骑士面前,暴风冰岚之剑已经不太够看了,仅仅是挥出的一道剑气就能将其打散。

    无暇多想,在破解环形剑气后,阿尔托莉雅已经欺身逼近,手中的绯红胜利之剑犹如流星划空,从天而降。

    熔岩烈焰之剑!

    和暴风冰岚之剑一样的原理,以熔岩地狱为能量源泉,吸取了大量的能量以后,火焰之剑变成了熔岩烈焰之剑,成百上千块数吨重的熔岩,凝缩成米粒黄豆大小,浮游在剑身周边,就犹如围绕着行星转动的行星环,而剑身本体却是呈现出深邃的青蓝之色,和暴风冰岚之剑放到一起,看起来倒像是姐妹剑,一点也看不出它们之间是水与火的关系。

    这样一把凝聚了恐怖火焰和熔岩之力的元素之剑,迎向阿尔托莉雅的绯红之剑,结果必定是火与火的碰撞,产生剧烈的爆炸。

    伴随着轰然一声冲天巨响,地表被炸裂出了上百米深的巨坑,覆盖整个擂台的熔岩地狱潺潺流入,将其填成一个熔浆湖。

    看到这一幕,众人均是惊骇,原本两人一直克制着能量的大面积爆发,战斗虽然精彩无比,但对环境造成的破坏甚至不如世界初级赛组。

    如今看来,两人都已经拼上了全力,再也顾不得保护擂台环境了。

    猛烈的爆炸中,众人看不清战斗情况,但战斗的双方,圣月贤狼和阿尔托莉雅心里却是十分清楚。

    熔岩烈焰之剑的威力和暴风冰岚之剑相当,甚至还有所不如,毕竟圣月贤狼有一个冰冻的副属性。

    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胜利之剑对碰,是完全被对方压制,熔岩烈焰之剑坚持了不到一秒就被破坏,并非是触发斩断属性,而是硬生生被胜利之剑给斩爆了,紧接着,三色大蛇也没能阻止得了这把绯红之剑的力量,幸好圣月贤狼速度快躲得快,否则那一身纯白唯美的月光婚纱铠甲上面,就要留下深深剑痕了。

    “……”

    圣月贤狼面无表情,仿佛回到了月狼变身时代的面瘫脸。

    总觉得有某股迷之恶意在针对自己,是错觉吗?

    看看空空如也的左手,叹息一声,果然,企图用双刀流的战术来弥补和绯红骑士之间的实力差距,还是有点太天真了。

    既然如此,就拿出最终的c计划吧。

    三色大蛇既然防御不了绯红之剑,不要也罢,取消掉一个万法之阵,然后再布置另外一个……怎么感觉好像在玩卡牌决斗游戏?

    被封尘了一段时间的雷霆地狱,再次出现,这一下,圣月贤狼就已经布置了三个最大消耗类型的环境魔法,暴风雪地狱,雷霆地狱,以及熔岩地狱。

    饶是有女神武装的buff和女神之杖的增幅,也有些吃不消,感觉身体被掏空。

    不过……哼哼,就这么办吧。

    熔岩烈焰之剑高高举起,无数惊雷落下,凝聚于剑身之上,火和雷交织,终于形成了全新的元素之剑。

    烈焰雷霆之剑!

    很可惜,圣月贤狼并未掌握复合魔法的技巧,火焰和雷霆只是简单的结合到一起,并非完全融合,但是面对阿尔托莉雅的绯红之剑,应该已经足够了。

    哦,对了对了,既然这么做了,就干脆来全套吧,总不能让暴风冰岚之剑孤零零一个。

    来吧,月光之力!

    另外一手也跟着高高举起,那轮温润而圣洁的明月,将无穷无尽的月光集成一束,笔直落下,注入到暴风冰岚之剑里面。

    月光冰岚之剑!

    四系双刀流,这才是为师的完全体呀,什么霜之哀伤火之高兴,简直弱爆了!

    面对烈焰雷霆之剑和月光冰岚之剑,阿尔托莉雅也露出了凝重之色,她不可能感觉不到这两把元素之剑上非同凡响的能量,幸好圣月贤狼还没有掌握复合魔法的技巧,两种能量之间无法完全融合,否则威力更甚数十倍,她基本上可以举白旗了。

    总是能带给自己巨大的惊喜,总是能带给自己无穷的压力,这样的对手,这样的伙伴,以及这样的丈(新)夫(娘),哪怕穷尽十辈子也难以寻找,凡,你果然不愧是我命中注定之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