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四十九章 地狱太危险!
    ***************************************************************************************************

    白昼现象不知过了多久,等人们自觉能量风暴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从重重的保护罩里现身抬起头时,往擂台方向一看,顿时呆了。

    哪还有什么擂台,原本四面环山,中心平坦的山谷此时已经变成一个漏斗形状,换言之整个擂台已经成了一个深深大坑,四季元素剑和誓约胜利剑碰撞所产生的大爆炸,把整个巨大的山谷地形都给改变了。

    这可不是暗黑大陆,而是地狱世界,之前也说过,能够在第三世界移平一座小山的能量,在地狱世界里只能发挥出不到三分之一的威力,也就是说,如果这一次对碰发生在第三世界,那么被破坏的将不仅仅是这个面积巨大的山谷,连他们现在躲避的地方——环绕山谷的几座山峦都有可能被碰撞的冲击波直接推平。

    这还是世界中级强者能够产生的破坏力么?不说掐指一算,对比自己的最大破坏力,然后看看眼前变成漏斗的山谷,露出满脸羞愧之色的同级别强者,就连世界高级强者也认为自己力有未逮,甚至世界巅峰强者,也得稍微思量一下。

    毕竟,这个擂台原本可是号称可以让世界巅峰强者一战的地方,或许有那么点水分,世界巅峰强者估摸一下自己得缩着点打,别太放开,才不至于将擂台破坏殆尽,但谁也没想到竟然在世界中级赛组里,擂台就已经支撑不住,先走一步了。

    “啊,投影魔导器也没了。”蕾奥娜一张俏脸拉得老长,话脱口而出,心里已经在拼命计算该让某德鲁伊出多少血了,这次绝对不能放过他,让他喜欢出风头,和那个精灵女王打的眉来眼去的,哼!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擂台没了,摆在四个角落全方位摄影的投影魔导器自然不可能幸免,在爆炸中被摧毁的连渣都不剩。

    这可是在巨龙一族的大力协助下打造出来的玩意,光计算投入的材料以及技术含量,甚至不下于几件神器,巨龙一族或许不在乎,但是对于联盟而言就是大出血的节奏了。

    不过没什么,为了教廷山,联盟就差割动脉了,估计这些损失,对于阿卡拉而言也能苦着脸咽下去,只不过……到是巨龙先心疼了。

    众人面色古怪,只有少数几位心知肚明,如琳娅小狐狸她们,蕾奥娜分明就是在家里待久了,已经受到某德鲁伊的影响,染上了几分吝啬小气、斤斤计较的属性,当然,也要看针对谁,如果是为她烤了十几年烤鱼的维拉丝毁了这些投影魔导器,她可以挥挥手大方的作罢,表示大丈夫萌大奶,维拉丝你烤几条鱼给我补偿一下就好了。

    如果是某德鲁伊的话,这股小气计较的属性立刻就会强化好几倍,连根鸡毛都要算清楚才行,这就叫不是冤家不聚头。

    还好,大家的惊讶也就一闪即逝,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最为令人关注的一个点上。

    这场对拼的结果怎么样,那两个人呢,究竟谁输谁赢?

    不少人顾不了些许能量风暴还残余刮着,跳出来往擂台方向四处张望,应该说俯视才对,毕竟已经变成了一个仿佛巨型陨石砸过的大坑。

    没有看到,难道说……不不不,这不可能,先不说月下圣女,就精灵女王那一身神器套装,怎么也不可能在能量风暴里躺下,一定不会,一定是在哪里。

    忽地,有眼尖的冒险者指着坑底下一处,激动的大喊大叫,似乎想跑过去救援,只要对战的两人一旦表现出不支的情况。

    顺着方向看去,果然,坑底有一处泥土抖动,就在大家目光落下之时,忽地砰一声,从松动的泥土之中窜出一道人影,一身洁白似雪,手中持着一面厚重的神圣的圆形大盾,是穿上月光铠(婚)甲(纱)时出现过片刻的那面大盾。

    想来,她应该在剧烈爆炸的瞬间抬出这面大盾,抵挡住了大部分伤害。

    见对方相安无事,甚至那身高洁华丽的婚纱铠甲上面一尘不染,大家都松了口气,心里隐隐有些失望。

    要是受伤就好了,要是受了一点点伤就好了,便可以立刻以救援疗伤的理由赶过去,嘘寒问暖结交一番了。

    毫无疑问,月下圣女的出现,已经征服了所有人的心,无论男女。

    连她都没事,精灵女王呢?

    大家目光再次搜寻,片刻以后,终于也找到了这只女王陛下。

    那热情似火的绯红骑士,在爆炸中已经打回本体,变成一开始的模样,身上的银色盔甲也不像月下圣女那样一尘不染,稍显狼狈,盘于头上的金色长发垂落了几缕金丝,那双碧色眼眸依旧坚毅威仪,让人不敢有丝毫小窥。

    现身的二人遥遥对视,气氛凝固,让不少原本打算走近些看看情况的人停下了脚步。

    都打到这种程度了,该不会是还要继续下去吧?

    这般相望了片刻,两人似约定好了一般,齐齐迈出脚步,走向对方,一步一步,虽然缓慢,却十分坚定,没有丝毫的思考和犹豫。

    这是要打,要继续打的节奏啊,观众哀嚎,拜托你们两个看看擂台,它已经被毁了,这次就饶过它吧。

    终于,踏着同样的速度,两人不偏不倚,相交于大坑的正中心,最低处。

    然而,只见阿尔托莉雅朝对方伸出手,弄脏了一小块的美丽面庞上,露出沁人心扉的笑容。

    “干的漂亮,我输了。”

    圣月贤狼的手也递了上去,和对面的小手握在一起,默默感受着手心里的柔软温暖,圣月贤狼跟着露出笑意,忽然抬起另外一只手,在阿尔托莉雅面庞上那小块弄脏的地方,轻柔擦拭,直到擦干净为止。

    然后,它得寸进尺的上前一步,在大家瞪大双眼的注视之下,和精灵女王陛下的距离瞬间缩短为零,面庞交错,嘴唇轻轻地在女王陛下那威不可侵的俏丽面庞上,亲了一口,贴着耳朵说道。

    “谁是谁的新娘,阿尔托莉雅,你现在该明白了吧。”

    饶是我们的精灵女王陛下胆识过人,这一刻也不禁俏脸绯红,本来在变得更加热情大胆的绯红骑士形态下,说出了那番话,回想起来就已经令她很难为情了,如今被圣月贤狼反将一军,简直令我们的女王陛下羞耻的不要不要的,娇羞轻柔地瞪了圣月贤狼一眼,似在责怪它斤斤计较,落井下石的举动,小女人的羞态十足。

    这一刻,恰好是圣月贤狼退后,重新拉开距离的时候,因此精灵女王陛下的羞态,被大家瞧了个正着。

    cp,这一对稳稳是百合cp没错了!

    看到羞红了娇脸,女人味十足的女王陛下,大家心里再无任何疑问。

    “我宣布,胜者是阿尔托莉雅。”就在大家陷入某种妄想,部分男性甚至不自觉的流出口水时,圣月贤狼忽然侧过身和阿尔托莉雅并列站到一块,面对观众,然后抬起了阿尔托莉雅的小手,高声宣布。

    愣了数秒之后,众人哗然!

    “安静,听我解释。”圣月贤狼的声音透澈静谧,宛如清凉月光拂在身上,带着安抚人心的作用,立刻就让所有的吵杂声停止下来。

    “我知道大家有很多疑问不解,的确,在刚才的最后一击较量中,是我占据了上风,但是……”圣月贤狼目光扫了一眼:“大家别忘了,这只是上风,而不是胜负的关键,阿尔托莉雅自身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而这场战斗的最大关键在于——体力!”

    这两个字出口,经验丰富的冒险者立刻就露出了然目光,其余冒险者稍作思考,也是恍然大悟。

    “我的体力,以及体力恢复能力,都远远不如阿尔托莉雅,并且没有对她造成巨大伤害,触发半血失败的规则,由此将她赶下擂台的能力,这场战斗继续下去,可能会持续一天,两天,甚至是三天,但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我赢,只是阿尔托莉雅并不想依靠这种方式赢得比赛,才会在刚才把胜利让给我。”

    这一番话下来,就算是普通的观众,也明白圣月贤狼为什么会这样宣布,对于这个结果再也没有任何疑问。

    “凡,你……”阿尔托莉雅睁大眼,额头上金色的呆毛一翘一翘。

    “怎么样,很感动吧,不用谢我哦阿尔托莉雅。”圣月贤狼洋洋得意道。

    “不,我是在想,刚才你是故意的吧,故意先让我认输,等调戏我一番后再宣布这件事。”

    “没……没这回事,对了,你看,大家都在等着你,快点去享受欢呼和庆祝吧,我们的冠军阁下。”

    圣月贤狼一脸被揭破的慌张失措,从背后推了阿尔托莉雅一把,没等对方回话,便一跃闪身,消失不见。

    见月下圣女大人不等聊上几句,熟识熟识,便忽然转身离去,众人甚至没来得及挽留,就算是世界巅峰强者也难以追赶上她的速度吧。

    大家心下只能留下满满的遗憾,就好像整个心缺了一半,然后打起精神给胜利者阿尔托莉雅庆祝。

    “恭喜你,阿尔托莉雅。”就在这时,某德鲁伊屁颠屁颠的从人群里钻出来,毫不吝惜的献上赞美之词。

    “真是可惜呀,刚才教廷山上出了点问题,我赶回去了,没能看到你战斗的英姿。”明明是女王妻子大人重要的战斗,自己却不在场观战,某德鲁伊早就机智的想好了充分理由。

    幸好你不在场,否则看到这场战斗还不得被气死,你的女王大人的心已经被其他女人给虏获走啦。

    纵使是平日高喊着烧死万恶的后宫男,还我女神xxx的光棍们,此时都不禁伤心落泪,对某德鲁伊投以怜悯节哀的目光——他应该很快就能得到消息吧,不知道到时候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不过……”这时候,有个萌萌哒冒险者,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一般,在人群中喃喃自语起来。

    “你们说,月下圣女大人……会不会也是凡长老认识的人,甚至是……”

    “后宫之一”这四个字他没能说出口,因为从四面八方投来的无数险恶目光,已经狠狠转过来,集中到他身上,目光的主人双眼通红,仿佛流着血泪,只要他敢说出最关键的那四个字,就要被这些人给五马分尸,撕得连碎片都不留下。

    “不能说,只有这句话绝对不能说出口!!!”一个泪流满面的冒险者先动了手,抓住这名冒险者的衣襟将他整个提起来,大吼着拼命摇晃!

    虽然想挣扎,但是看到成片成片的同仇敌忾目光,这名冒险者明智的选择了认怂,同时也知道了不是因为自己机智,率先发现这一点,而是大家早就发现了,却没人愿意开口。

    这是禁止事项!

    “我们的月下圣女大人,是留给我们的唯一希望,就算……就算是……也绝对不能说出来,不能毁了大家最后一丝希望!”

    “啊啊啊,高贵圣洁的月下圣女大人,地狱世界实在太危险了,您快点回暗黑大陆吧,无论您需要什么我们都会满足,这里实在太危险了,地狱七巨头也就罢了,还有一个更加危险的人物,您可千万别落入他的魔爪呀~~~”有人甚至忍不住跪地虔诚的祈祷起来。

    这时候,大家注视着某德鲁伊的目光不再怜悯,而是变得比往日还要凶狠,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问“月下圣女大人和你这万恶的后宫男到底是什么关系”。

    真相,或许会过于残酷,残酷到他们宁愿当一只鸵鸟。当然事实上,真相对他们而言的确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残酷。

    我:“……”

    “大受欢迎哦。”小狐狸手肘轻轻一捅,揶揄之色满载。

    我气的伸手往她的狐狸尾巴一抓,从根到尾一顺,手感爆好。

    这只小天狐像是被忽然咯吱了一下,蹦得老高,然后紧紧抱着她的宝贝尾巴,满脸娇羞,泪目汪汪的凶恶瞪过来。

    “你……你这家伙呀……竟然又……又在大庭广众之下……在这么多人面前……面前……求……求……对我求……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这次绝对饶不了你!”

    哎呀不好,记得小狐狸为了防止我在公众场合做出不该做的举动,不止一次和我解释过她们狐人族摸尾巴代表的各种含义,我刚才那样的摸法,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代表的含义是……

    ——求欢。

    风紧扯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