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四十八章 胜负揭晓?
    ***************************************************************************************************

    当月光冰岚之剑和绯红胜利之剑再次发生碰撞的时候,纯白骑士时暴风冰岚之剑带给阿尔托莉雅的压力再次重现,不,甚至还要更强一筹。

    转瞬间,烈焰雷霆之剑已经腰斩而来,头顶上压着一把月光冰岚之剑的阿尔托莉雅无法抽身躲开,便身位一侧,借力打力的将月光冰岚之剑推向烈焰雷霆之剑的方向,企图让这两把剑互相碰撞,法师的三系魔法加上前所未闻的月光之力,四种属性力量碰撞到一起,说不定会发生很有趣的事情。

    结果令她失望,烈焰雷霆之剑毫不犹豫的扫在月光冰岚之剑上面,并没有碰撞出不和谐的火花,两把剑形成一个横向的x字斩,强大的元素之力将阿尔托莉雅笔直撞飞出去。

    半空之中,尚未来得及腾身,圣月贤狼携带着可怕的速度,已经出现在头顶上空,烈焰雷霆之剑直刺而落。

    “哈!”阿尔托莉雅以令人难以想象的扭身动作,躲开剑刺,翻过一百八十度的绯红胜利之剑在半空划过一道绚丽弧光,反守为攻,挥向上方的圣月贤狼。

    月光冰岚之剑探出一挡,却触发了斩断属性,胜利之剑果然不愧是亚瑟王留下来的最强神器,就连凝聚了浩瀚的月光和冰冻力量的剑身,也挡不住此等强大的能力,发出一声脆响,干脆利落的被切成了两半。

    月光冰岚之剑上面凝缩了千百倍的力量,因为斩断而失去控制,瞬间爆发,形成一个巨大的能量球体不断释放着月光束和冰风暴,肆虐了足足好几分钟,在观众的角度看来,擂台上就像是多出了一轮冰封的明月,和天上的皎月互相辉映,光芒同样璀璨。

    这边的月光冰岚风暴尚未停息,在另外一处,圣月贤狼和阿尔托莉雅又已经激烈对碰上了,不到片刻,这次是烈焰雷霆之剑被斩断,同样是释放出巨大的失控能量,形成一个火焰和雷霆的球形,不断对外释放火球和闪电,看起来就像是一轮暴躁的太阳。

    人造的太阳和月亮,竟然同时出现在一个擂台上,这等壮观景象看得直叫人大呼过瘾。

    紧接着,月光冰岚之剑和烈焰雷霆之剑又是接二连三被斩断,最多的时候,擂台上面一度共存着四轮月亮和五轮太阳,这些人造太阳月亮不断释放着剧烈的能量风暴,饶是占据整个山谷的广阔擂台,都被这些能量球和它们所释放的能量给占满了,变得拥挤起来。

    身处其中,阿尔托莉雅看似占据优势,连连斩断圣月贤狼的强大双系元素之剑,强的一点都不讲道理,但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有时候宁愿不斩断更好,斩断以后双系元素之剑释放出来的能量球体,对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不断压缩着她的战斗空间,而圣月贤狼却一点事都没有,虽说是这些人造太阳月亮一般的能量球是失控了,但毕竟还是圣月贤狼的力量,不会对她造成丁点伤害。

    迫不得已时,阿尔托莉雅只能用胜利之剑挥绯红剑气,将这些能量球斩爆,但是爆开的肆虐能量,以及分心的举动,会成为圣月贤狼进攻的最好时机。

    简单来说,精灵女王陛下现在陷入了一种客场作战的困窘之中,好像整个擂台都是圣月贤狼的主场。

    事实也是如此,不说那些恐怖的能量球,光是三大环境魔法同时齐聚,上有雷霆,中有暴风雪,下有熔岩地狱,这等恶劣环境就已经不是一般的冒险者能抵抗的了,只是阿尔托莉雅神器护体,环境魔法对她的影响不大,那些能量球才是麻烦。

    当然,最大的麻烦还是圣月贤狼手中的两把双系之剑,能够对她造成威胁,并且斩断了还能重新凝聚,阿尔托莉雅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战斗,一般来说,能坚持到现在的人,要么特别会躲,不和她的胜利之剑正面交锋,要么不依赖武器,被斩断了就换一把。

    还有就是像她的十二位随从传承者,手中的神器可以不畏胜利之剑的斩断属性。

    像圣月贤狼这样的对手,还是第一次,手中的两把强大元素之剑,似乎就是为了针对她的胜利之剑而生。

    正因如此,心脏才如此雀跃,血液才如此沸腾,灵魂才如此兴奋。

    战斗越发激烈,在圣月贤狼打造的无尽元素风暴之中,就连那些世界高级,世界巅峰强者,都已经看不清里面的人影闪烁,只能听到一声比一声更加激烈的碰撞,一个个比冰封球恐怖百倍的能量球,或是雷光火焰吞吐,或是月光冰岚闪烁,四种元素,组成了让人闻之色变的元素地狱,再也没有人敢因为圣月贤狼一身月光婚纱的华丽打扮,而小瞧她的真正实力。

    元素风暴之中,圣月贤狼双持元素之剑,时而交错攻击,时而并蒂双斩,又在眨眼之间,将战斗开始时使用过的快与轻的境界展现出来,对阿尔托莉雅造成了极大威胁。

    单手施展快与轻的境界,与双持使用快与轻的境界,完全是两种画风,阿尔托莉雅很快便深深明白了这一点,单手施展的时候,无论再怎么快与轻的境界再怎么具备迷惑性,只要留意剑身轨迹,始终可以凭借过人的反应格挡躲闪。

    一旦换成双持,当快与轻两种不同的风格同时运用到两把剑上的时候,可就够她头疼了,尤其是这两种风格可以在两把剑上自由切换,就更令人防不胜防,那快似缓慢轻柔的一剑,忽地变成闪电,那闪电般的一剑在中途忽然又变得轻柔似水,完全就是在挑战人的神经极限,时时刻刻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每一次突变。

    对于圣月贤狼展现出来的快慢双剑,阿尔托莉雅脑海中莫名其妙的闪过两个字——刺客。

    不,比刺客还要更让人防不胜防,给阿尔托莉雅一种感觉,圣月贤狼的剑走偏锋,竟然要压过她的堂皇王道。

    不,不对!

    再怎么样的出奇制胜,在面对聚集着智慧,勇气,信念和力量的王道面前,都要避让!

    如果对手剑走偏锋,那么,就用自己堂堂正正的王道,将所有的阴谋诡计照亮,逼迫其和自己一决高下吧!

    眼眸闪过一道坚毅决然,阿尔托莉雅连连退后,全力挥过几道绯红剑气,封住了圣月贤狼追击的道路。

    肆虐的元素风暴,终于因为战斗双方的分开而渐渐平复下来,只有三重环境魔法依然在孜孜不倦的覆盖整个擂台战场,履行着它们的使命。

    观众的众人,似乎终于可以从令人窒息的激烈交锋中,舒展一口气,只有那些经验老道的冒险者,不但没有将长久憋着在心里的那口气呼出,反倒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神色激动,睁大双目,生怕漏过一丝一毫。

    他们本能的感觉到了,这是暴风骤雨来临前的平静,暂时的停手,只不过是为了酝酿最后一击。

    决定胜负的一击!

    不知不觉间,这场战斗已经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也是该分出胜负的时候了,大家遗憾的这么想着,如此华丽的对决,既让他们想要看要到一个完美的句号,却又依依不舍,总还想多看几样,那月下圣女的飘渺圣洁,那精灵女王的英气勇武。

    “多想再战斗一会呀,可惜,现在的我,暂时没有办法破解你的双剑,就算继续下去也只会被你压制而已。”阿尔托莉雅满脸的遗憾,并落落大方的在所有人面前承认了,正面交锋,她不如圣月贤狼。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正面交锋只不过是战斗的一个环节,影响胜负的还有许多许多因素。

    圣月贤狼也知道这一点,深呼吸一口,停下了微微喘息的步伐,元素双剑伴随着她的身体放松,缓缓垂落,乍一看,身着月光婚纱,静谧圣洁,手中却持着两把火雷交织,冰月相随的元素之剑,任何生命在这两把剑面前都极其脆弱,就像被收割的稻麦一般。

    这份极致的反差之美,甚至让人忘了这场战斗本身。

    “打算最后一搏了?我知道你要使用什么招数,说不定会躲开哦。”充分利用着休息时间的圣月贤狼,乌黑眼眸中满副了然之色,笑着说道。

    “不,在这擂台之上,你躲不开的,也不会躲。”阿尔托莉雅信心十足,随着她的话语,胜利之剑被缓缓举了起来。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信你一次吧。”圣月贤狼试图一本正经的回应,最终还是融化成淡淡的柔和笑意,融入到那轻纱般的月色之中。

    下一刻,天地色变,阿尔托莉雅高举于头顶的绯红胜利之剑,忽然卷起狂风,剑身大口大口,犹如巨鲸吸水般的吞噬着恐怖能量,与之相比,烈焰雷霆之剑和月光冰岚之剑吸取环境魔法的能量的速度,就像是吸管一般。

    三大环境魔法,雷霆地狱,暴风雪地狱,以及熔浆地狱,在胜利之剑卷起的这股恐怖能量风暴面前,眨眼间就摇摇欲坠,如同海啸面前一叶无助轻舟,连头顶上的皎洁明月,在这股风暴面前似都在轻微晃动,月色凄凉。

    果然是这一招呀,圣月贤狼露面缅怀之色,却丝毫不敢大意,怀念归怀念,可不想吃上这一招。

    那么,也试试我这一招吧,冰之斩首剑的进阶强化版,元素四重斩首剑(暂命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