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四十四章 月下圣女VS纯白骑士
    ***************************************************************************************************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想要达到这种程度不仅需要通过四重考验,阿尔托莉雅自己也必须付出相应的努力,并且再加上强大的骑士王buff,条件不可谓不苛刻。

    先来说说她现在,四围属性接近三百,加上被动技能的话,发出出来的属性能力稳稳超过三百点,这已经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值了,圣月贤狼除了在敏捷方面以外,精力方面都不一定能胜过吾王,力量和体力就更不用说了,还是来自吾王的反馈呢,吃软饭的怎么可能超过主人本身。

    这种四围平衡发展的能力,让阿尔托莉雅在任何一方面都稳如pio,没有短板,或许这句话对于其他人而言会是另外一重意思——没有短板,也就是说也没有任何突出的优秀的一面对吧,这是为了平衡弥补短板所必须付出的重大代价。

    这种一般性的思考方式,用在阿尔托莉雅身上完全不合适,她的没有短板,反过来的意思是全方面都很突出,很优秀,而不是平庸,这就是凡人和王的差距,凡人没有缺点,但也难以找到优点,而王没有缺点,则全都是优点,几字之差,犹如鸿沟。

    面对这种全方位优秀的骑士之王,圣月贤狼的进攻在她面前说真的十分苍白无力,虽然自身靠着敏捷,也暂时能相安无事,但是长久下去,如果不改变点什么,十成十会输,被阿尔托莉雅那王道的身姿碾压得骨渣不剩。

    还好,从妖月狼巫晋升到圣月贤狼以后,近战攻击本来就已经渐渐沦为辅助,圣月贤狼的优势不再是犀利的速度和剑术,而是万法之阵。

    十分钟过后,已经交手超过万招的两人,心有默契的不约而同停下来,拉开距离。

    咦,结束了吗?

    众人如梦初醒,发现为了观看如此精彩的比赛而屏着呼吸的身体,已经快要被憋死了,一时间喘气声此起彼伏。

    到底已经过了多久了,什么,才十多分钟?才过了十多分钟?我还以为至少已经打了半个小时,甚至是一个小时了,这比赛是如此的激烈,将别人需要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的比赛,硬生生压缩到十几分钟里面,精彩程度不言自表。

    难道说就这样结束了?

    绝大部分观众都没办法看到过招,自然无从知道结果,见两人忽地不约而同停了下来,还以为比赛已经结束了,脸上流露出巨大的失望。

    结果到底怎么样呢?看看双方,精灵女王陛下衣甲完好,一尘不染,而她的对手乱入的斗篷女性,身上的黑色斗篷已经被切得如同乞丐布条一般,破破碎碎,只有兜帽还算完好,也就面前还能挂在身上。

    隐约能从那条状的布块里面,看到一抹月色的精致布料,让人更加遐思斗篷女性的真正面目,是不是如她那如同月光弥漫,静谧皎洁的嗓音一样美丽。

    这时候,从精灵女王口中说出一句能同境界强者吐血,高等境界强者亚历山大的话语。

    “热身,该结束了吧。”

    热身?刚才如此激烈的战斗竟然还只是热身?!如果对方不是位高权重的精灵女王,别人一定以为她是在说大话。

    “不考虑在热身的状态下结束战斗吗?”斗篷女性似乎有点犹豫,下意识伸手扯了扯身上的斗篷乞丐装。

    “那样的话,你可没有任何赢的机会。”

    本来就是为了延续那场战斗,让你开心才上场的,赢不赢可无所谓。

    圣月贤狼心里嘀咕一句,却立刻摆正姿态,现在就认输的话,当初还不如不要上场呢。

    既然站在了这里,那么,就让吾王的笑容更加璀璨吧,说实在话,如果不是观众太多的话,自己也能抛下犹豫和难为情,尽情的享受这场战斗,不过,正是因为观众数目庞大,有着无数目光的见证,才会被我们认为是当初那张战斗的延续。

    那场盛事婚典里的战斗。

    时光交错,时不时精神一晃,某种熟悉的感觉,让自己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的婚礼,我想,阿尔托莉雅此时最享受的,也一定是这种感觉吧,如果只是单纯的以炮会友,私底下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进行,没必要在众目睽睽之下。

    “说的也是,那么,就开始动真格的吧,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

    “这也是我想说的,不必客气,尽管放马过来吧。”战斗状态下的吾王,英气十足,笑容里充满了王者的自信骄傲。

    “那么……”抓着破碎斗篷,犹豫了最后一面,下一刻,大手一扯,斗篷迎空飞起,被地狱世界凛冽的狂风瞬间刮到高空。

    已经预计到会变成这样,所以穿的是买来的而不是女孩们亲手给自己缝制的斗篷,扔了也不可惜,我真是个机智的救世主。

    伴随斗篷离身,一头乌黑笔直的瀑发倾洒而落,垂于细腰之间,散发的柔滑光泽让黑珍珠也为之失色。

    那风格独特,月色缭绕,而又充满庄重威严感的祭祀白袍,散发着高洁气息,不容亵渎,和身后垂落的乌发形成强烈的反差美感。

    目光最后落到那张洁白的脸蛋上,瞬间变恍惚失神。

    阴沉无序的地狱世界,永远乌云密布的天空,刹那间仿佛被大手拨开了般,一轮明月破空而出,那是谁也没有见过的皎白之月,带着无比圣洁气息的月光倾洒,天地之间,唯有这一种颜色。

    所有的语言和感受,在这一刻全部凝聚成一个不需要去怀疑的念头。

    女神,这是月之女神啊!

    这其中,也有魔王军失色惊呼。

    这个女人,不就是当初在地狱山攻夺战里时不时登场救援,被大家慕之以白袍天使,月下圣女称呼的那位大人吗?之后一直没有看到她的芳踪出现,于是渐渐地就成了传说,甚至被那些没有遇见过的人当成是杜撰出来的人物。

    现在,打脸啪啪啪有木有!

    月下圣女这个称呼,经魔王军之口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有了一种钦定的感觉,简直就是量身定做,妥妥的。

    至于为什么不是同样热门的白袍天使这个称呼,很简单,白袍天使的叫法是天使族那边传出来的,身为暗黑大陆的一份子,自然不希望这名宛如女神一样的神秘女性,是一名天使,纵使总总迹象,尤其是她身上散发出的圣洁气质,很接近这一说法。

    “呃……”听着擂台下的沸沸扬扬,圣月贤狼痛楚的捂住胸口,战斗还没开始就已经遭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了。

    等其捂实了圣月贤狼高耸入云的胸口,毫无疑问,又受到了二次伤害,脑门上再次冒出鲜红的“-10000”字样。

    所以才不想登场呀,还好这副模样,除了那些对自己最熟悉的女孩们,绝对不会有其他人会将圣月贤狼和自己的真正身份联系到一块。

    不过,但是……

    又有人发现了新大陆。

    月下圣女大人的容姿美貌,好像有点眼熟啊。

    让我回想看看,不就是在世界初级赛组中登场的那头萝莉巨龙吗?除了身高大小以外,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难道说……不,肯定就是了,那头巨龙口中的妈妈,肯定就是眼前这位月下圣女。

    脑海中接连的牵引出那场战斗里出现的另外一个角色,自称冰之妖精的琪露诺,也叫她妈妈,如此圣洁优雅的女性,也难怪会被这样高高在上的存在爱戴争夺。

    所以说问题来了。

    月下圣女大人的种族,到底是巨龙一族,还是冰之妖精一族,或者说……狼人族?

    看到圣月贤狼那双尖尖的萌狼耳以及比之狐狸尾巴还要蓬松油亮的漂亮狼以巴,大家脑海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太多太多的疑问了,难道说自己一开始就猜错了?等等,并没有,至少妈妈这个身份没有猜错。

    因为之前在世界初级赛组里乱入捣乱的巨龙水晶,以及冰之妖精琪露诺,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挤到了擂台边上,挥旗打鼓,遥声高喊。

    “妈妈最强。”

    “妈妈必胜。”

    “那是水晶的妈妈,倪邹凯!”

    “那是琪露诺的妈妈,倪菜邹凯!”

    于是本来打算给妈妈加油的笨蛋女儿组,又开始日常的内斗扭打起来了,最后被另外一名世界初级赛组的选手,熊人族的公主殿下塔莫娅现身拎走。

    众人默默擦了把冷汗。

    高凛圣洁的月下圣女大人……似乎也不容易呀。

    等等,我们是不是还忽略了什么,或者说,下意识的避开了不愿意承认的一件重要事情?

    擂台上,阿尔托莉雅也发出轻声赞叹。

    “无论看多少次……”顿了顿,她那严肃的眼眸里飞快闪过一丝羡慕。

    “都比我更有女人味。”

    “忍受了如此之大的羞辱,连你也要戏弄我的话,我可要立刻下台了。”

    “我并没有任何恶意,是发自内心的赞美。”

    “正因为是这样才更让我不爽。”

    “为了我……那么,我也要拿出相应的实力了,不能辜负你的一片苦心。”阿尔托莉雅若无其事的撇开了话题,银白色的铠甲以及蓝色底衬长裙包裹的娇小身躯,华光毕现,在白光的包裹之下,宛若一朵洁白水仙,层层绽放,其高洁身姿,丝毫不逊色于对面的圣月贤狼。

    纯白之骑士形态——阿尔托莉雅驾到!

    噢噢噢噢噢噢噢——————!!!

    擂台下的观众已然热泪满盈,这才是真正的百花怒放,争妍斗艳,月之女神与凡世之王的终极较量。

    今生有幸能目睹这样的战斗,这辈子已经值了,即便现在死去也没有任何的遗憾。

    不,等等,前言收回,必须看完了比赛再死,不然遗憾可就大了。

    皎洁之月与纯白之魂的较量,战斗还未开始,擂台就已经沐浴在一片光海之中,仿佛两个截然不同的独自完整世界的对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