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四十二章 最期盼的对手
    ***************************************************************************************************

    圣骑士呆了,握住断成两截的鲸尾巨斧,低头看着被撕裂一道口子,已经彻底报废的铠甲,张大嘴巴,仿佛被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

    阿尔托莉雅也露出一副“糟糕,做的太过了”的惨不忍睹表情,愧疚的退后一段距离,没有选择乘胜追击。

    原本她的想法是尽量避免和鲸尾巨斧碰撞,把圣骑士的手甲呀,头盔呀,金属靴呀,大不了就是他身上的盔甲,给予破坏,让圣骑士真正重视她手中的胜利之剑,不要太过依赖武器的无法破坏属性,毕竟她和某德鲁伊已经做过实验,在胜利之剑面前,无法破坏属性也就只能降低被斩断的概率,而无法彻底防御斩断属性。

    就算是从来不需要其他装备的吾王,也是能看出来的,圣骑士这一身行头,最宝贵的就是手中的暗金鲸尾巨斧,其次是暗金铠甲,至于其他,虽然也价值不菲但对于一名世界中级强者而言,却是在可以承受的损失范围之内。

    但是想和做是另外一回事,圣骑士的实力并不弱,她可以保持绝对优势,但要说在战斗里避开直接的武器碰撞,选择斩断对方一件最不值钱的防具,想做到这种程度却十分困难,而且阿尔托莉雅是那种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就会抛开杂念的骑)(狂)士(战)王(士),很显然,这个念头在开战没多久就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然后在一连串的铿锵砰啪下,老实说鲸尾巨斧能坚持到现在才被斩断,已经很卖力了。

    但是,就连阿尔托莉雅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胜利之剑在切断圣骑士最昂贵的武器以后,顺势竟然还将他第二昂贵的暗金铠甲给一起报销了。

    饶是我们神经百战,断器无数的吾王陛下,也愣住了,这、这到底该有多倒霉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呀,就连号称是准悲剧帝的凡也……咳咳!

    意识到自己无意中狠狠吐槽了丈夫一次,阿尔托莉雅连忙打住,继续用愧疚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对手,虽然是对方运气太差的缘故,但这样的结果终究还是自己造成的。

    “如果可以的话。”阿尔托莉雅顿了顿,一脸认真的说道:“请务必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赔偿阁下的损失,无论是武器还是盔甲,都会重新给你找一件。”

    身为精灵族的王,一件顶级暗金武器外加一件暗金铠甲,还是能轻松拿出来的,圣骑士也知道这一点,他总算是有了些许反应,从破产的噩梦中清醒过来。

    铠甲也就罢了,这柄鲸尾巨斧,可是掏光了整个小队的钱包才换来的珍贵武器,说是小队的共有财产也不为过,现在被斩成了两段,瞬间就让他有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好想找个高高的天台,合上眼狠心一跃而下呀。

    现在,对手说可以赔偿,而且绝对有赔偿的能力,这不禁让圣骑士本能的目露希望,就想大声说好啊好啊,不愧是精灵族的女王陛下,只要赔偿我的武器铠甲,让我不至于成为小队的罪人,从今以后我就你的忠实粉丝了。

    但是,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从那干涸颤抖的嘴唇里说出来的话,不受控制的变成了拒绝之言。

    “不,不用了,这不是你的错。”

    噢噢噢噢噢噢——————该死的自尊,该死的骄傲,该死的面子和节操,快点放弃它们,将它们统统扔掉,把刚才那句话收回去啊啊啊!!!

    圣骑士的内心经历着末日之战一般惨烈的挣扎,但最后依然只是蠕动了一下嘴唇,露出苦涩笑容。

    办不好,要在百万观众睽睽之下做出这种事情,根本办不到。

    他的脑海里清晰的浮现出尚未开展的时候,那个自信满满的自己,凭借着武器的高级无法破坏属性,根本没有把胜利之剑的斩断能力放在眼里,毫不顾忌的使用武器和对方的胜利之剑激烈碰撞。

    现在,武器坏了,却要对方赔?

    圣骑士脑补出这样一幕,一个倔强的男人,口口声声说着“我xxx就算是饿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你们一点东西”,结果不到半个小时,就捧着狗盆扒的满脸都是饭粒,抬起头露出一个纯纯的傻笑“真香”。

    画面感太强,让圣骑士不敢再想下去。

    “我……没事的,或许可还以找个铁匠,修复一下。”不愧是世界之力中级强者,心里素质一流,既然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他迅速收拾好心情,重新抬起头,笑容比之刚才的苦涩勉强好了许多。

    “放心吧,说不定它们被你斩的太干脆利落,反倒还有抢救的机会。”

    “是这样么,如果需要我协助帮忙的地方,无论如何请说一声。”阿尔托莉雅看到圣骑士满脸沧桑的笑容,知道对方决心已下,于是点点头,寻思着该怎么悄悄地补偿。

    “这场比赛,你赢了。”圣骑士叹口气,强忍着满脸心疼,将自己的宝贝收了起来。

    “咦,不继续下去吗?”吾王惊讶的抬头,在她看来,刚才的比赛自己是占了上风,但还没到稳赢的地步。

    “不了不了,你的实力比我强,我承认了,没有必要再比下去了。”圣骑士连连摇头,自己最宝贝的武器和铠甲都被你报销了,你还不放过我,还打算把我最后那点宝贝也一起报销掉吗?

    吾王看出了对方对自己的胜利之剑已经有了深深的忌惮之意,不由的微微苦笑,看了看手中的剑:“是吗?总感觉……好像有点胜之不武。”

    “不,你的实力的确要更强于我,就算不凭借这把胜利之剑也是如此,而且,刚才你还没有拿出十成的实力对吧,给我这把老骨头留了面子,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圣骑士再次摇头,说出来的话终于像是一个慈祥的前辈,不胜唏嘘的感叹着,背负双手,仿佛真的已经老了一百岁。

    “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缓缓来到擂台边缘,他回头一笑,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宣布了比赛的结束。

    “现在也是好不好。”小狐狸看到这一幕,不禁噗嗤偷笑,狐狸尾巴轻轻摇摆,对于圣骑士认输还不忘强行装一波,挽回面子的行为感到有趣。

    “咳咳,做人要谦虚,等什么时候你这只小天狐的实力天下无敌,联盟第一,到时候再说这种话。”我轻咳几声,不忘提醒,就连我心中都不敢妄称自己的实力能排入联盟前五,你这只小狐狸也不怕说大话闪了腰。

    “你就喜欢和本天狐作对。”小狐狸心里那个气不过呀,好心和你这坏蛋说说话,你这坏蛋不仅不懂得乘机刷本天狐的好感度,还说教一番,拧死你。

    虽说好感度已经100,就算穿上婚纱戴上婚戒也没办法再提升了,又不是某款大建出奇迹,且具有自动识别欧非国籍的神奇功效的游戏。

    擂台上,阿尔托莉雅持剑而立,圣骑士的败退方式让她感到有些不安,这个世界中级赛组的第一名拿得不够踏实。

    如果不是直接越界挑战这种行为不够妥当,她并不想参加世界中级赛组的比赛,不是她小看这个级别的强者,而是实在是这个境界里,能让她动真格的人已经没有了。

    不,其实……

    回想起之前和凡说过的话,阿尔托莉雅隐隐有些明悟了。

    不对,自己要参加这个级别的比赛,其实是另有原因的,只是自己一直没有察觉到,以“不够妥当”这样的借口在欺骗自己而已。

    对于这个赛组的战斗,她有所期盼,哪怕她知道这种想法太强人所难,一定会让某个人很为难,但是,内心沸腾的战意,却依然让她不由自主的选择了这样做。

    但愿,他不要察觉到自己的自私想法才好,但是,真的……真的很想再那样战上一场。

    阿尔托莉雅轻轻合上眼,在百万观众的睽睽注视之下,旁若无人的陷入了回忆之中,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勾起,让她那原本高贵威严的严肃俏脸上,忽然多了一抹女人味,惊艳全场,倾国倾城。

    是谁,到底是谁,能让我们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王陛下露出这样的缅怀幸福笑容!

    答案,在大家心中已经呼之欲出了,无论他们再怎么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算了,这样……其实就已经足够了,已经是很美好的回忆了。

    阿尔托莉雅将胜利之剑轻轻挽了个剑花,转身正欲大步离开这个让她稍稍有些遗憾的舞台。

    就在这时,一道轻灵飘渺的声音落下。

    “想要不战而退吗?阿尔托莉雅,那这个第一名,我可就不客气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