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三十六章 少点套路多点真诚
    ***************************************************************************************************

    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一路数十年好基友走过来,我估计他们的擂台对战练习场数不下于千位数,两人刚才看似对战猛烈,毫不留手,其实都深为知根知底,剑光锤影中隐藏的是点到为止的浓浓基情。

    所以,在这场令观众酣畅淋漓的大战过后,图拉科夫只休息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完全回过气来,惊的观众大呼不可战胜,这就是世界之力强者的恢复能力吗?

    对此,知情人士,众多世界之力强者纷纷露出鄙视目光,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打友情赛的家伙了,当然,我们也没办法批评什么,虽然是友情赛但两人可的确施展了浑身解数,友情真,比赛也真,并没有放水,只不过对我们这些同行而言多了一些套路,少了一些真诚。

    第二个上场挑战的是一个刺客,这家伙我有点眼熟,记得是叫……叫克鲁顿来着?是当年我们去群魔堡垒寻找巨人铁匠鲁科加斯的时候协助过我们的人。

    这家伙乍一看是个冷男,其实跟沙希克一样也是骚包一个,只不过他是闷骚型的,记得当时他知道我的身份是个后宫男,立刻就想利用禽兽公爵系列来诱惑我入教,是三无公主无形中打造出来的忠实粉丝。

    当时的我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哭,比禽兽公爵系列的收藏,谁能比得上我?

    他是萨绮丽三人组的老友。当时见面的时候还是领域境界,没想到也突破了,时间上应该和萨绮丽她们差不多,算是世界之力境界的新人一枚,很合适打头阵。

    从萨绮丽那里,我也确认了克鲁顿的身份。的确是叫克鲁顿这个名字没错,是个随身带着小黄书并试图传教的污刺客。

    既是老友,图拉科夫和克鲁顿之间也应该不陌生了,预料之中的套路又来了,虽然对观众而言不比上一场失色,但是在我们眼里,却依然是涨价打折搞促销之类的手段,如果把观众当初是有钱任性幼稚无知的买家,我们就同样是奸商。对里面的套路门儿清着。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世界之力强者的数量估算起来,整个联盟也就一百上下,圈子太小,彼此就算不熟也是认识关系,并通过这个小圈子的各种交流,几乎对圈子里的每个成员的能力特点都有所了解。比如说就算是萨绮丽三人这样的新晋世界之力强者新人,也在第三世界混了三四十年。在三人晋升之前,大概就已经和大多数世界之力强者打过交道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让大家拼出真正的火花出来是很难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们也不能要求太高,退一步,套路就套路吧。只要打的精彩,不故意放水即可。

    想要不看套路,只能期待这些人出场,比如说大师兄二师兄小狐狸塔莫娅这样的半路杀出来的强势新人,以及名声虽显但能力不为人所知的阿尔托莉雅和她的十二骑士传承者。还有莎尔娜姐姐和老酒鬼……

    哦,对了,她们两个怎么还没有回来?明明上次她们外出历练的时候已经提醒过很多遍大概时间了,让她们提前点回来,结果现在比赛都已经开始了却还没见人影,不打算参加比赛了吗?这可不像莎尔娜姐姐好战的性格呀。

    我心里这么嘀咕着,到不是很担心她们两个出问题,这对师徒俩也算在【真!奶牛关】里经过真金火炼了,两人一旦暂时摒弃内心那份傲娇,选择合作迎敌,那真是世界巅峰强者也拿她们没辙。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我和莎尔娜姐姐有灵魂联接这层羁绊,无论相隔再远也能感知到她是否陷入了巨大危机,就跟我数次在地狱世界遇险,身处第一世界的维拉丝她们依然能感觉得到一样。

    算了,现在想太多没用,说不定她们会在最后一刻闪亮登场。

    在我一边观看比赛一边神游物外的时候,擂台上的一对大小活宝的比赛也结束了,结果是图拉科夫被克鲁顿老是绕屁股的卑鄙无耻行为绕出了火气,率先露出破绽,败阵下来。

    以前没怎么见过克鲁顿这家伙出手,没想到他竟然是个屁股先锋,果然不愧是禽兽公爵的爱好者,战术和性格一样闷骚。

    图拉科夫闷闷不乐的跑回来,立刻遭到大家讥笑,都问他屁股凉不凉,要不要蹲一下热火坑暖暖菊花,惹得这大块头怒目而瞪,恶狠狠的盯着台上得意不已的克鲁顿,寻思着什么时候找回场子,让这个屁股先锋变成屁股先死。

    三人开了个好头,接下来气氛越来越热烈,大家从一抛刚开始的犹豫和矜持,变得争先恐后,虽说这样,但由弱到强这条潜规则却还是一直被遵守着,互相抢着上台的都是最近这几天新晋的世界之力强者。

    萨绮丽矜持了好几场,最后也上台了,在连续打败两名对手之后,终于被一名关系很熟的女法师用闲侃聊天流给打败,要知道死灵法师多线操纵,最忌的就是分神,气得她一个劲叫着累爱友尽,从此孑然一身,再无信任。

    “你不和她聊不就是了么,这么大一个人了还中这种小招数。”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一脸鄙视,仿佛重新认识了眼前的萨绮丽,没想到堂堂的营地魔女也有如此蠢萌一面。

    “谁那么大一个人了!”萨绮丽回头就是两记衰老一指,让真正蠢萌的两位壮汉到底翻滚,哀嚎不已。

    竟然是介意这几个字眼,年龄果然是女人的禁忌呀。看到这一幕我缩了缩脖子,不知为何有种不翔预感,蹑手蹑脚就像开溜。

    “小弟。你给我站住!”

    背后一凉,我讪笑着转过去,对萨绮丽露出献媚而无辜的笑容。

    “怎么了,绮丽阿姨,没事的话我想去趟厕所。”

    “给老娘憋着!”

    我:“……”

    “过来。”

    我委屈巴巴的应了一声,乖乖走过去。只见萨绮丽往椅子上一坐,背着我,指了指她的肩膀,我苦着脸,看了大家一眼,发现并没有人愿意给我出头,只能狗腿子的凑上去按照指示给萨绮丽揉肩捶背。

    怎么忽然往我身上撒气,天地良心,我又没做错什么。

    “你看你看。输掉的家伙脾气还挺大。”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两个不知何时原地复活,开始小声嘀咕起来。

    “觉得新人小弟好欺负就拿他来泄愤,太不厚道了,果然是营地魔女的做派。”

    “我到觉得呀……”拉斐尔一脸笑眯眯的加入聊天组。

    “或许萨绮丽输掉,和小小吴有一定的关系。”

    “咦?”图拉科夫和沙希克露出惊讶表情,而且,比起惊讶拉斐尔说出的猜测,他们更惊讶于拉斐尔竟然会帮她的死对头说话开脱。

    结果萨绮丽并不领情。反而有点慌乱,俏脸瞬间闪过一抹红晕后发出羞怒警告。

    “拉斐尔。你要再敢胡言乱语我立刻就上台对你发出挑战,我想比起观看联盟长老,百族公主殿下的精彩战斗,刚刚战败的人又要重新登台这种破坏规则行为,会变得无足轻重,所有观众都会原谅和赞同。不是么?”

    萨绮丽这番话威胁力十足,就算是拉斐尔也只能悻悻然的消停下来,轻哼一声。

    “小弟,不够用力,再大力一点。”

    “哦……哦哦。”

    “太用力了你这个笨蛋。”

    “……”

    在萨绮丽的无情使唤下。我只能一个劲叹息悲鸣,这是招谁惹谁了?

    算了,就当是报答萨绮丽吧,她明显是不想上擂台的,后来改变主意上去了,我左思右想,让她改变想法的最大可能性就是小黑炭,她想亲力亲为,用最简单直接的办法,给自己的宝贝学生上一堂课,亲自登场演示死灵法师的正确战斗方法。

    萨绮丽这个老师,当的实在是太尽责了,为了报答她对小黑炭的照顾,我做这点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还是很介意为什么萨绮丽会把输掉比赛的气撒到我头上来呀,难道说和我有关?为什么以她营地魔女的狡猾,会中聊天流这种低级阴谋手段?搞不懂,刚才那场比赛有太多搞不懂的地方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