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三十三章 莉莉斯女王:我能反杀
    ***************************************************************************************************

    虽然凭借着敏锐的本能躲过了许多本来躲闪不开的野蛮人的攻击,但是很可惜,小黑炭的本能唯独没有告诉她,这里是擂台,是有边界的,你已经被逼到边界角落了。

    等小黑炭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太迟了,那名野蛮人咧嘴一笑,停止了使用跳斩,继续使用跳斩的话很容易被这个灵活得不像话的死灵法师一个躲闪绕开,辛辛苦苦将对手逼到角落就成了无用功了。

    有什么招数可以类似墙角杀一样,将敌人关在角落里吊打呢?野蛮人给了观众一个满分答案,那就是旋风。

    咻咻咻高速旋转的旋风,化作一道咆哮的龙卷,将小黑炭封锁在角落空间里头,无论小黑炭试图从哪个方位突破,他都能立刻带着旋风挪过去将其逼退。

    前路封死,退无可退,原地等待只会被旋风一步一步逼近,彻底封杀在角落里头,小黑炭现在的形势完全就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哪怕落到这种地步,小黑炭依然没有放弃,她能做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断突进,再突进,寻找着那一丝渺茫的机会,哪怕被旋风一次又一次的逼退回来也不能放弃,一旦停下脚步就真的完了。

    于是,观众们看到了这样惊心动魄且惨烈的一幕,野蛮人的旋风完全封锁住了擂台一角,而身处里面的小黑炭却倔强的发动一次又一次冲锋。试图从角落里突破,却一次又一次的被逼退,好几次冲的太猛烈,死灵法师的娇弱身躯便直接撞在旋风上,被狠狠地弹了回来。

    一次又一次,小黑炭身上的伤痕和血迹不断增多。就犹如一头浴血的困兽,浑身是伤,唯独那双眼睛越来越坚强,越来越不屈。

    “这笨蛋亲王在做什么呀,为什么还不阻止,不行……”洁露卡看的早已经掉眼泪,埋怨着小黑炭的父亲,事到如今竟然还能袖手旁观,一边准备冲上去。却被萨绮丽死死抱住。

    “住手,洁露卡,这是莉莉斯自己的选择,你不可能永远将她护在怀里,小弟一定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再心疼也没有插手,他对莉莉斯的爱绝对不下于你!”

    “可是……可是……”

    “请尊重莉莉斯的选择吧,她不会有危险的。不是有小弟看着吗?”温柔的摸了摸洁露卡的头,萨绮丽将她轻轻抱住。

    “如果不忍心看的话。就休息一会吧,比赛应该很快就能结束了。”

    “不,我要看,我要继续看下去,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我都要亲眼见证小黑炭的成长。”擦干眼眶里的泪迹。洁露卡坚决抬起头,咬紧牙根继续看向擂台的比赛。

    看到这样的洁露卡,萨绮丽也不禁有些羡慕,有个女儿……真好啊。

    战术研究达人组,这时候脖子有些发凉了。

    “我说……西雅图克。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考虑什么?”二师兄艰难的吞咽一口,明知故问,他不想知道答案。

    “考虑收学生的事,我怕你收了这个学生,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会被吴师弟给打死。”

    “应该……不会吧?”

    “打死或许有点夸张了,应该不至于。”卡洛斯看着西雅图克的目光充满怜悯,用劝告的语气接着道。

    “但是,很有可能你这个老师也会成为吴师弟的迁怒对象,可要考虑清楚了,熊人变身的四重焰拳……”

    西雅图克腿肚子顿时就有点哆嗦了,他虽然是好战狂没错,但却分得清好战和作死之间的区别,现在让他去面对cosplay熊,他只能说一句mdzz,你行你上,我又没病,干嘛找死,别说四重焰拳,以现在他和某德鲁伊的实力境界差距,二重焰拳他都受不了。

    “说的没错,果然还是再考虑一下比较好,吴师弟什么都好,就是心眼有那么点……”

    “咳咳,背后这么说人不合适。”

    “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大不了以后我让他少一点在吴师弟面前出现,不就可以了吗?”

    “这到也是一个办法。”

    “喂喂,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一开始没想到,想要吓唬我吗?”西雅图克不高兴了。

    “不,不是吓唬你,而是想看一看你到底有几分心思想收学生。”卡洛斯笑容满脸:“如果只是随口说一说,我可不能让这样的天才在你手中浪费,如今看来是不用担心了。”

    “啧,卡洛斯你这家伙越来越令人讨厌了,滚开点,我不想和你站在一块了。”

    “哈哈哈哈。”

    “你要再发出这该死的爽朗笑声我就去教卡洁儿说脏话。”

    “好吧我道歉。”

    战术研究达人组略基的聊着,虽然也可怜擂台上的莉莉斯,不过他们的感触到是不大,两人一路历练至今,冒险者吃过的苦他们吃过,冒险者没吃过的苦他们也吃过,可以说是一路苦逼,直到这十多年来才踏上光明大道,莉莉斯现在所吃的苦头,在他们眼里只不过是新手村级别的。

    再说了,有世界第二女儿控吴师弟看着,莉莉斯的安全绝对不会有问题,卡洛斯心里暗暗想着,将“第二”这个字眼咬得特别重。

    ……

    擂台上,小黑炭做了各种尝试,比如穿上重甲试图强行突破,比如利用骨墙阻挠,比如以召唤物为盾牌,几乎死灵法师可以做到的一切。以及她自己领悟到的,从萨绮丽那学到的,都尝试过了。

    然而,实力上的差距,让这一切努力显得苍白无力,她一次又一次被旋风逼退和弹飞。最后已经无计可施,完全放弃了思考,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突围出去,至于就算能逃离角落,接下来的战斗该怎么办,有没有胜算,小黑炭已经管不了那么多。

    凭着这一份执念,小黑炭一次再一次的发动冲锋。然而放弃思考的做法,让她的举动更加无谋和凌乱,似乎原本就已经渺茫到看不见的机会,正在远离她而去。

    一次次的和旋风碰撞,让小黑炭身上的伤痕越积越多,最后半个身子都染满了血迹,看着触目惊心。

    擂台上空,我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一幕。心里默默计算着小黑炭的生命值,准备一到临界点就立刻结束比赛。或许现在所受到的伤痛苦难,对曾经在六七岁的年纪就已经在矿山里挖矿拉煤的小黑炭而言,并不算什么,但身为父亲的我却没办法接受女儿受到这种折磨。

    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就不该给小黑炭报名,哪怕她的实力足够。但毕竟只不过是一个十多二十岁的小女孩,她所面对的是都是一些历练了数十年的老练冒险者,无论是经验还是心智都无法相比,这其中的差距我当时却没能考虑到。

    得反省道歉,好想揍这个野蛮人。我得向大家反省道歉才行,真的好想好想揍这个野蛮人……

    两个念头在脑海中交织不断,很快,小黑炭的生命值已经接近比赛规定的临界线,我已经做好了立刻营救的准备。

    但是就在这时,就在小黑炭已经意识模糊,只凭着一股本能和执念,不断冲撞着将她封锁在里面的旋风包围网的时候。

    渐渐地,低着头,浑身浴血,散发出如同一头红了眼的斗牛的气息的小黑炭,身上开始弥漫起丝丝血雾,乍一看,血雾和她浑身浴血的模样混为一体,以致于出现的时候根本没人察觉到,直到这层不详的殷红血雾血光已经渐渐笼罩她的全身,在最近距离下观战的我才隐约看出端倪。

    “碰!!!”

    “咚!!!”

    在观众惊讶的目光中,那牢牢封锁着角落,任由小黑炭怎么突围都徒劳无功的旋风,在又一次的撞击中,竟然被撞开了少许。

    死灵法师撞开了野蛮人?

    死灵法师撞开了正在施展旋风的野蛮人?

    这两个念头,一个比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然而似乎却发生在了眼前,有些人情不自禁的揉了揉眼,以为自己看花了。

    没错,刚才一定是错觉。

    但是紧接着的下一次碰撞,却彻底粉碎了他们的想法,野蛮人的旋风竟然被小黑炭娇弱的身躯撞出好几米。

    这时候,野蛮人的封锁网已经被撞出了一个缺口,小黑炭可以随时从角落里突围了。

    然而,在观众更加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小黑炭并没有乘机从撞开的缺口之中突破,而是又一次朝野蛮人笔直冲过去,连手中的死灵法师手杖都不知道在何时扔下了,就这么赤手空拳的狠狠一撞。

    那沾染了鲜血的纤细小手,宛若幽灵鬼魅,无声无息的从一分钟数千转的旋风之中,诡异且犹如闪电一般钻了进去,正中野蛮人腹部。

    伴随着“噗噢”一声惨叫,这台大型绞肉机愕然中止,野蛮人的身体弯成了虾状,愕然傻呆的看着眼前的小黑炭,看着她紧接一个膝顶,在沉闷的**击打声中将自己顶飞上半空,从胸膛传来的猛烈痛楚传遍全身,让野蛮人觉得仅仅是这一记膝击,就已经让他失去了战斗能力。

    但是还没有结束,下一刻,小黑炭跟着一跃而起,迅猛地窜到野蛮人上方,双手高举抱拳,对着迎面飞上来的野蛮人狠狠又来了一记双拳下砸。

    又是一声让人心脏骤然紧缩的沉闷打击,野蛮人的身体朝着反方向——笔直往地面坠落,砸出一个大坑,里面的人大字型趴着,爬不起来,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

    这一系列的动作,看似经过了不少时间,其实从第一次将野蛮人的旋风撞开,到现在野蛮人被击落坠地,陷入昏迷,只有短短不到十秒的时间,局势的剧烈逆转,让几乎所有人的大脑都当机了,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眼看快要输掉的救世主女儿,忽然就战神附体,竟然赤手空拳和野蛮人开干,而且只用了一拳一脚再一拳就把对手撂倒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到底是谁在碾压谁?这些人已经傻傻分不清。

    然而,小黑炭的连段攻击还没有结束,在抱拳将野蛮人击坠至地面后,她也跟着似苍鹰扑兔般俯冲下落,想要把补刀进行到底。

    但是下一刻,她的身体就被一双大手牢牢搂住。

    “够了,小黑炭……不,是莉莉斯。”将她搂在怀里的人,在耳边用恳求的语气说道,小……不,是莉莉斯,她并没有理会,而是拼命挣扎,一副不将敌人置之于死地誓不罢休的态度,直到确认将她牢牢抱住的卑鄙血奴,铁了心不会让她这么做,才恨恨地停下动作,抬起头,用杀气满溢的质问目光盯着对方。

    “本王在你这里受尽耻辱还不够,现在,你还打算看着本王在别人那里受到耻辱吗?”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有,你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你的夜魔身份吗?”我一边劝说,一边仍然牢牢抱住莉莉斯,带着她离开擂台,往教廷山的方向飞走,以她的性格,我现在只要一松手,她肯定会立刻去干掉已经昏迷过去的野蛮人,还是先带走再说。

    听我这么一说,莉莉斯总算是彻底安分下来了,她不想暴露夜魔的身份,更无法忍受堂堂的夜魔女王竟然被这般围观,有心想将所有胆敢围观自己出丑的卑贱虫子统统杀掉,但是现在明显做不到,所以只能屈辱的选择隐瞒身份离开。

    还好,她刚才爆发力量的时候,也知道分寸,并没有暴露出夜魔最明显的外部特征——那一对小恶魔翅膀以及一根小恶魔尾巴,所以大家只看到小黑炭忽然爆种,却绝对不可能凭着这一点猜到她的夜魔身份,这一点让我大大松了口气。

    话说就这么带着莉莉斯离开真的好吗?擂台那边该怎么办,数百万观众大概还在张嘴吞鸡蛋吧,顾不得那么多了,以拉斐尔和琳娅的能力肯定能周旋过来,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果,我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安抚好莉莉斯,还能有啥事比得过自己的宝贝女儿重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