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三十四章 年度最惨冠军
    ***************************************************************************************************

    等我回到擂台的时候,脸色已经憔悴了好几分,走路的姿势都有些弯腰驼背。

    到不是回去以后莉莉斯怎么为难我,这次的事件她到是没怪到我头上,只是一个劲的埋怨小黑炭给她丢人了,然后自个生自个的气,结果最后到美的还是我,被狠狠吸血了,现在腿有些软。

    不管怎么样都好,能安抚下莉莉斯,对我来说已经是非常不错的结果了。

    “吴大哥,莉莉斯怎么样了?”我一回来,琳娅便上前关切的问道,没有立刻和我商量刚才的状况而是先问莉莉斯,看来我们家的琳娅小妮子也爱徇私呀。

    “没事,就是在不是平时出现的时间里出现,身体有些疲惫,已经休息了,不用担心。”我宽慰琳娅一句,主动问起擂台的情况,数百万观众,虽然绝大多数都在第一世界那边看投影,估计也闹出了不少乱子吧,尤其是第一世界那边,面对无数观众的疑惑,阿卡拉和莱娜可能会够呛。

    “擂台情况怎么样了,观众有闹起来吗?”

    “到是没有,原本以为要花费一番功夫解释,没想到大家很容易就接受了,第一世界那边怕是应该也差不了多少。”琳娅闻言,展颜一笑,发自内心的轻松笑容,并不像是在对我说安慰话的样子。

    “真的?为什么?”我就不懂了。什么时候这群混蛋变得那么好说话了?这不科学。

    “大概是因为吴大哥你的关系吧。”

    “我?”我更加迷糊。

    “对呀,因为吴大哥总是时不时爆发,以及变身后实力大增之类的,怕是因为这个,对于吴大哥你的女儿,在这种情况下忽然爆发。似乎也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我张嘴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心内飘过无数个卧槽。

    这样也行?!爆种这样的设定也能靠遗传?不,等等,小黑炭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大家都应该知道吧,难道说我已经变成了那种只要和其靠近就会被传染某些属性设定的家伙?因为自己爱爆种爱变身爱犯傻爱穿斗篷爱cosplay所以就算身边的人出现这种情况也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好像的确是,比如说蒂亚那一身神秘斗篷女打扮被暴露身份以后,就没人往斗篷上吐槽,嗯……呃……这算是好事吗?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相当微妙。

    “这都是多亏了阿卡拉奶奶平时大力向民众宣传吴大哥你的事迹,所以大家才见怪不怪了。”琳娅小妮子这么解释一句,不知道想起什么,抿嘴偷笑了一下下。

    “啊,你这小妮子,刚才绝对是想起了阿卡拉奶奶给我宣扬的日常糗事对吧。”我敏锐的第六感灵机一动,看破了琳娅的蜜汁微笑。

    “抱歉,的确是想起了其中一件。”琳娅不忍了。笑出声。

    竟然还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我的一家之主威严何在?!

    瞪了琳娅小妮子一眼,现在不是时候。回去以后,到了晚上看为夫不家法伺候,用各种不可描述的方法惩罚你这个乳量下作的小人妻。

    “对了,刚才那场比赛怎么样,你们怎么解决?”我这才又想起还有一个野蛮人,准确的说。还有一个昏迷过去的野生野蛮人需要处理,啧,干脆把他扔出去喂沉沦魔怎么样?

    在小黑炭身上出现血雾的时候,我就已经察觉到端倪,在小黑炭彻底将旋风撞开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出来莉莉斯要出现,可以立刻上前中断比赛了。

    至于为什么要等到野蛮人被打晕过去才阻止莉莉斯,你猜?

    “这个嘛。”琳娅眨了眨俏皮迷人的天蓝色眼眸:“我和奶奶还没有解决哦。”

    “哈?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我们还没有宣布结果,琳娅不在,吴大哥才是这次比武大会的最高负责人,不是吗?”

    “什么?评委长竟然只在莱娜这个总负责人之下?”我更加一脸震惊,评委长不是给打杂的职位么,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不信你自己去问莱娜,还有,你现在同时又是裁判。”

    “等等,你有话直说,别和我拐弯抹角,又不是不知道我笨。”我比了一个暂停手势。

    “我的意思是说,比赛的结果,还要等吴大哥来宣判才算正式。”

    “原来如此,是在等我回来吗?但是我不明白,那些观众什么时候那么好说话了?”

    我有点懵,今天的刁民们画风有点不对,放在往日,他们可是会立刻原地大摆宴会,大吃大喝,大吵大闹,怎么今个儿如此轻易被安抚了?

    “哦,因为怕大家等的不耐烦,奶奶在擂台上又唱又跳,这不刚才才停下来。”

    我立刻懂了。

    没有什么是一个歌舞双姬唱歌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再让她跳舞。

    或许从此,暗黑大陆的画风就会走上超时空要塞【哔哔哔】这条不归路了,天天给观众投毒,靠歌声拯救世界的设定即将成为现实,当然,主角肯定还得是我,拉斐尔嘛,应该充当热血漫画里的前任勇者角色?擅长的是阿班绝命剑……哦不,是阿班绝命麦克风。主角是龙骑士大型歌舞杂技表演团出身,身边各种神兽队友,父亲是前任团长,背叛了组织投靠魔王。

    感觉这个剧本有戏的样子!

    摇了摇头,将这些奇怪的念头统统扔到后脑勺,还是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吧,既然琳娅和拉斐尔将锅递给了我,我就勉为其难背一下。

    再次回到擂台上。因为拉斐尔的歌舞表演,而像乖孩子们一般的观众们,终于沸腾了。

    “结果,快点宣布结果!”这群人迫不及待的大声起哄道,到是没有人问小黑炭为什么会爆种,看来琳娅她们解释的很成功。或者说阿卡拉宣传的很成功。

    对了,那名野蛮人呢?

    我转头一看,发现他还在坑里躺着,怎么回事,我这一去一回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这小可怜怎么还在坑里躺着,难道就没有人伸一下援助之手?就算因为比赛结果没有公布的关系,不能将其抬出擂台之外,那至少也将他从坑里捞出来……然后五花大绑关在囚笼里给大家围观。这才是正能量呀。

    我偷偷瞄了琳娅小妮子和拉斐尔,心里琢磨着难道说刚才拉斐尔上台又唱又跳那么久,愣是把坑里昏迷过去的野蛮人当成了空气?甚至可能无意中从他身上踩过几脚?

    如果是,我只能说——干得漂亮。

    走到坑边,不爽的居高临下看了野蛮人一眼,我才跳下去将他提起来,来到擂台中心,先往脸上呼了几巴掌。见他昏迷的厉害,醒不过来。于是失去耐心,干脆了当将他的手臂高高举起。

    “现在,我宣布。”环视一眼所有观众,见他们停下来吵闹,将聚精会神的目光集中过来,我才紧接着大声说道。

    “野蛮人——”阿勒。这货叫什么名字来着,我找找看选手名单,哦,是叫史蒂洛夫,干脆叫史蒂夫吧。我觉得你很有堆方块的天赋。

    “史蒂洛夫选手——获胜!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恭喜史蒂洛夫,获得了伪领域组的冠军!”话说完,手一滑,在我高举着手臂的支撑下昏迷站立的野蛮人砰一声面朝大地脸庞开花,哦呀哦呀,我不是故意的。

    观众一阵哗然,本以为会有很多人对这个结果比赛质疑,我还想好了各种解释,没想到大家对至于获胜者的兴趣不大,似乎在他们心目中,谁输谁赢都有可能。

    大家现在讨论的话题是,以后的每一届比武大会应不应该再让眼前的蠢蛋救世主——包括他的家人在内,继续报名了。

    没办法,这一家子就不是普通人呀,你看看眼前的蠢蛋德鲁伊,本体是领域级的,但真的像是领域级别的吗?还有她的赫拉迪克族公主妻子。

    现在,又多了一个女儿莉莉斯,在关键时刻也表现出了超规格超过伪领域级别的实力。

    我说,这一家子其实是来捣乱的吧,是来给选手和观众添堵的吧,我们只想安安静静的看好每一场比赛,不用费神,不愿烧脑,更不想老是被吓的一惊一乍,强烈要求少一些惊喜,多一些套路。

    当然,反对的声音也不少,这些人无疑是喜欢刺激的,救世主一家怎么就不能上场了?人家可是按照正常流程,在规则之内参与比赛,与民同乐,什么时候救世主这个头衔反倒连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了,你看他一家人给观众带来多少惊喜,怎么滴,这年头爆个种还犯法了?

    总之下面就是这么balabal一大堆,对于比赛结果,讨论的声音反倒几乎没有。

    虽然省去了解释的口水,让我松了一口气,但是莫名的心好累,好想屎。

    伪领域组的四强赛就以这样的戏剧性结局收尾了,之后我问了第一世界,那边的情况几乎和这里如出一辙,并没有给莱娜添多少麻烦,让我庆幸不已。

    比赛结束后,我拎着野蛮人,正头疼该扔到那个怪物窝里……哦不,是交给谁,这时候大师兄二师兄屁颠屁颠走过来。

    “吴师弟。”

    “嗯?”我不想说话,并向师兄二人组投了一个很忙勿扰的眼神。

    “是我呀,我。”西雅图克强行没有领会我的意思,厚着脸皮凑上来,一副电话里的诈骗犯的嘴脸。

    “哦,西雅图克师兄,你想做什么?难道打算退出世界之力组的比赛?”

    “等等,我一句话都没说!”二师兄方了,吴师弟话中带刺,难道说看出了自己的意图?

    “有话快说,我还要处理这块……”犹豫了一下,我将大型垃圾三个字眼吞了回去,心不甘情不愿的接着说道:“我还要安置一下我们的冠军。”

    “这种小事就交给我办吧。”西雅图克忽然就变成了国字脸外加浓眉大眼的画风,惊的我一愣一愣,好半晌没应话。

    “二师兄,你发烧了?”然后,我小心翼翼问道,并看向卡洛斯。

    “谁发烧了,我有事,有重要的事。”

    “我早就说了,你干脆和吴师弟实话实说,又不是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卡洛斯帮腔了一句,引得西雅图克怒瞪,最后一脸无奈的解释。

    “是这样的,我看着小子有点天赋,想看看他合不合适……”

    “合适什么?”

    “合适当我西雅图克的学生。”

    “噗”一声,我当时就喷了。

    “你,收学生?”

    “怎么了,难道我就不能?”二师兄恼羞成怒。

    “不,倒不是说不能,只是觉得以你的性格……”我怀疑的上上下下打量西雅图克:“合适教人吗?”

    “你觉得卡夏老师合适教人吗?”西雅图克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我竟无言以对,只能乖乖将手中拖着的野蛮人交给了西雅图克。

    目送西雅图克拖着他的准未来学生大步离去,我心里忽然也有那么一点怜悯,真的有那么一点点。

    想想这个野蛮人也是可怜,本来就是稳拿冠军的实力,却遇到了小黑炭,被打晕过去,醒过来之后又莫名其妙的落到一个大光头兄贵的手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