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三十一章 小黑炭的胜利和危机
    ***************************************************************************************************

    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施展充能一击的僵直,让小黑炭的小手足足在她胸口上贴了将近两秒时间,如果换成是男人,这一下九成九是咸猪手,想要在临输前赚一点便宜,但小黑炭是女性,亚马逊可不会认为对方是想对自己袭胸。

    下一刻,她明白这只贴胸小手的含义了,饱含着使不完的体力的健壮身躯,就像是被这只小手扭开了阀门,体力,精力,乃至是精神斗志,都在源源不断的从这个阀门以泄洪般的速度流逝。

    拥有和各个职业丰富交战经验的亚马逊,立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中了死灵法师的衰老诅咒,作为五阶技能的衰老诅咒,可以说是死灵法师最强力的诅咒,没有之一,哪怕是诅咒系里的终极技能降低抵抗,也不如衰老来的强力且迅速见效。

    但正因为衰老诅咒强大,所以诅咒之雨的覆盖范围极小,很多刚刚掌握衰老诅咒的死灵法师,哪怕敌人站着不动,都难以让衰老诅咒之雨准确落到敌人头顶上面。

    如此狭小的覆盖范围,对于擅长移动的亚马逊而言,是根本不可能被命中的,可以说,如果一个亚马逊在正常情况下被死灵法师的衰老诅咒之雨命中了,这将会成为她们毕生的耻辱之一。

    拥有伪领域组四强级别实力的亚马逊,却被一个还不如她的死灵法师给命中了衰老诅咒。这句话要是放在酒吧里,绝对没人会信,说不定还会被心高气傲的亚马逊教训一番,然而此时,却真实的发生在擂台上。

    因为小黑炭的衰老诅咒,并不是通过慢吞吞且覆盖面积极小的诅咒之雨施展出来。

    擂台外边。虽然对伪领域级别的战斗不怎么感兴趣,但是抱着关心一下熟人的心态前来观战的沙希克和图拉科夫,看到这一幕后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就仿佛小黑炭那袭胸的小手是摸在他们身上一样。

    两人吃这一招吃的太多了,都已经有心灵阴影了,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萨绮丽,见这营地魔女露出满意笑容,俏脸明媚灿烂,嘴上却还在对和她站在一起的洁露卡点评“速度太慢”、“不够利索”以及“成功率还不高这次只不过是侥幸而已”这样的严师之语。顿时翻起了白眼,心有戚戚然。

    不妙了,营地魔女后续有人,可怕的衰老一指将继续荼毒这个世界,谁也不能幸免。

    但愿莉莉斯不会像萨绮丽那么暴力,不,应该不会,莉莉斯的性格还是极好的。胆怯而温柔,就是怕生了点。不怎么和人亲近,新人小弟教女有方呀。

    擂台上空,本来为了保护小黑炭,我打算阻止战斗继续下去,结束掉这场四强战,这时候却停下了动作。

    虽然不如图拉科夫和沙希克领悟的那么深。那么痛,但衰老一指对我而言同样不陌生,一眼就看出来了小黑炭这一记贴胸小手,就是萨绮丽的招牌绝技衰老一指的简化版本。

    以前没见小黑炭用这招,难道说这就是萨绮丽和黄段子侍女这几天神秘兮兮的给小黑炭做特训所收获的成果?虽然不是死灵法师。但我也知道衰老一指绝对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随便就能学会的高级技巧,有多少世界之力级别的死灵法师都没能掌握这一招,小黑炭却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修炼出来,虽说只是雏形但天赋也够可怕了。

    不,或许是一直以来都有研究,只不过是在这几天有所突破吧,不管怎么说,这场战斗的胜负天平已经完全倾斜,从这边倾斜到那一边,变得对小黑炭极为有利。

    然后,我的本体好歹还有个眼高手低的设定,在看到这一幕以后,也明白了为什么小黑炭会那么轻易的被亚马逊逼到死角,落入不得不近战交锋的极度不利境地,虽说她的战斗经验的确没办法和亚马逊相提并论,但按道理来说,也不至于那么快就落入这等下风,和平时的小黑炭相比,有那么一点点发挥失常。

    现在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套路,是萨绮丽和黄段子侍女给小黑炭量身定做的战术套路,虽说她们在给小黑炭做特训的时候,还不知道小黑炭要面对哪个对手,但是四强就四个人,小黑炭要面对的无非就是三个人中的一个,这就好办了,给小黑炭制定三个战术套路,每个对手对应一种不就得了?这对萨绮丽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亚马逊的战斗经验是丰富,但还能丰富得过光是在第三世界就已经混了三四十年的萨绮丽?

    所以说无论在哪个世界,有个好老师在背后支持,都相当于是掌握了一个强力外挂,看看小黑炭,再想想自己,我不禁黯然泪下。

    老酒鬼,腿毛仙人,自己的老师怎么就那么不靠谱呢?威克森爷爷是很靠谱,但他并没有教我太多东西,虽然同样是德鲁伊职业,但是我和他的战术思维简直天差地别,比野蛮人和法师之间的战术差距还要大,与其说他是我的老师,不如说是引导我进入世界之力境界的领路人更恰当。

    远古野蛮人三大爷其实也算是,毕竟他们对我的影响很深,只是三人信奉的是好学生是靠虐出来的,因此把我当成铜皮铁骨的野蛮人后辈足足虐了三个月,令我甚至想封印掉这段惨痛的记忆。

    算了,还是别想了,越想越悲剧……

    这场战斗的最后,小黑炭并没有给对手逆袭的机会,虽然那名亚马逊一度差点还真要逆袭了,但总算是在千钧一发间被小黑炭重新压制回去。一直到取胜为止。

    可以看出,亚马逊的综合实力还是要强过小黑炭不少的,只不过小黑炭背后有一个好老师,用了奇招制胜,所谓实力不够,套路来凑。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看到小黑炭能赢,我也是很高兴的,在擂台上身为公平公正的裁判大人,不能有所偏倚,下了擂台,我立刻就脱下裁判的外袍抱着小黑炭庆祝起来,顺便让她别忘了跟她的好老师好妈妈道谢。

    半个小时过后,伪领域的第二场对战开始。野蛮人vs圣骑士,是一场硬汉之间的较量,肌肉和钢铁的震撼完美演绎。

    正当大家在心里这么期待着的时候,圣骑士却在短短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落败了。

    败给了野蛮人那狂风暴雨一样的凶猛攻击,那是疯狂到哪怕领域强者看到了也会情不自禁打上一个冷颤的暴力,就仿佛是一头被愤怒所控制的远古猛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有点懵,从选拔赛到小组赛一路看到现在。这并非是野蛮人的第一场战斗,经历过那么多场淘汰赛。其中遇到过不少强敌,按道理来说他的招式实力早应该被人摸透了,为什么会这样?

    想来想去也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在选拔赛和小组赛的时候,野蛮人隐藏了实力。

    但是再仔细想想,区区伪领域鶸。难道还能在领域强者和世界之力强者面前隐藏实力?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惊讶过后,我很快就明白了原因。

    要说隐藏了实力,应该也算,只不过野蛮人隐藏的方式有点特殊,他隐藏的并非是力量或者高深的技巧。而是他那狂暴的战斗天赋。

    疯狂嗜血的攻击,看似仿佛一头失去理智的暴走凶兽,却隐藏着可怕的本能,刀斩斧劈之间,看似杂乱无章,却隐藏由繁入简的奥妙。

    看到这个野蛮人的战斗方式,莫名的会想起二师兄,或者准确点说,应该是在十多年前的比武大会之前的二师兄。

    这不,最近俨然化身为战术研究达人,挑了一个好位置观战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就忍不住笑了。

    “西雅图克,他该不会是你教出来的学生吧?”

    “我哪来的时间去教学生,不过说真的,他有点像以前的我,到是的确有点想收做学生。”

    “正好比赛结束了,脆现在就过去问问吧。”卡洛斯建议道,想要找到一名合自己胃口的学生可不容易,在这一方面他特别羡慕自己的老师,也就是老酒鬼卡夏,虽然这么想有点自卖自夸的嫌疑,但是任何人都无法反驳,老酒鬼绝对是史上最强的老师,因为她教出了四个超天才级的学生。

    “还是再等等看吧,我当年算是好不容易迈过了那个坎,否则的话现在说不定已经走向歧途了,等我先了解一下他的底细,想到法子除去他身上的戾气又能保留狂暴敏锐的野兽本能,这样才够格做我的学生。”

    提及以前的自己,西雅图克一脸唏嘘,就仿佛是步入社会若干年后的成功人士回忆起当年那个中二属性满满的自己,羞耻度简直爆表了。

    “你到是谨慎,一点也看不出是个野蛮人。”

    “哈哈哈,那还用说,我西雅图克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机智的野蛮人,注定要超越布尔凯索大人的男人。”西雅图克大笑三声,志得意满。

    “学生的事先放下不说,我们的吴师弟似乎遇到大麻烦了。”微微一笑,卡洛斯的目光落到远处擂台上,沉声说道。

    “没错,上一场莉莉斯能赢,可以说是背后给她制定战术和特训的萨绮丽的功劳,但是这一次可就没那么侥幸了,先不说大家都没想到这野蛮人还隐藏了实力,就算一早看出来了,这样的靠着野兽般的敏锐本能战斗的家伙,也不是那么容易通过事先制定战术套路取胜的对手,对付这种类型的敌人更讲究临场应变,因地制宜,而想做到这一点,最重要的是经验,莉莉斯所缺的正好也是经验。”

    西雅图克作为过来人,对于这种战斗类型的野蛮人有着更深的体会和见解,说出来的话自然一针见血。

    “莉莉斯也是运气不好,如果说之前的亚马逊在职业上克制着她,那么现在她即将要面对的野蛮人,就是在战术上克制着她,难,想赢太难了。”

    卡洛斯不断摇头,以他世界之力强者的身份和眼光,以及不轻易下判断的沉稳性格,说出这一个难字,基本上就已经判了死刑,意味着莉莉斯取胜的机会十分渺茫,除非发生什么奇迹。

    两场准决赛过后,有着长达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正如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所料一样,某德鲁伊正愁眉苦脸,陪他一起愁的还有萨绮丽和黄段子侍女。

    “绮丽阿姨,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

    “抱歉,这次真的没有,面对这种类型的敌人,想要事先制定战术套路去对付他,无疑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反倒会让小黑炭束手束脚,更加难以发挥。”

    萨绮丽摇了摇头,她不是神,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干脆去给小黑炭借上一两件神器好了。”小气巴巴且十分护短的黄段子侍女,一言不合立刻就想走邪门歪道了。

    “虽然比赛没有明令禁止使用神器,但是你这样做只会给小黑炭抹黑。”我一记额头手刀将她敲醒过来。

    “神器不行,高级装备总行了吧。”好吧,黄段子侍女放弃邪门歪道,改为剑走偏锋。

    “即便是换上一身高级装备,实力的差距和战术的克制,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弥补的,再说了,你觉得小黑炭会同意这样做吗?”

    我反问一句,立刻就让黄段子侍女沉默了。

    我们这宝贝女儿,虽然胆怯怕生,寡言自闭,但你绝对不能因为这样,就去怀疑她是否拥有身为一名冒险者的自尊骄傲。

    “算了,也不是非得拿第一不可,我们当初的目标不是进入小组赛就成了吗?如今都已经进入四强,甚至踏入决赛了,为什么要那么贪心?”

    我想通了,小黑炭能战胜亚马逊杀入决赛,固然是值得高兴,但是这么做对小黑炭的未来却有百害而无一利,我们不能为了一时的胜利而尽给小黑炭大开捷径,有时候去挑战一座陡峭的山峰,在攀爬过程中摔倒不得不选择放弃,也是一种难得的经历和成长。

    萨绮丽也想通了这一点,赞同了我的意见,只有黄段子侍女还在嘀咕个不停,这笨蛋侍女呀,要是将她的性格特点搬到荧屏上,我敢保证一定会成为第一反派的护短妈妈那样的角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