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二十一章 我不幸都是菲妮的错
    ***************************************************************************************************

    “怎么会这样!!!”赛场上,一声哀嚎响彻长空。

    “莱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是……是神秘斗篷男和蒂亚一组,这可是一号和十六号,明明相差老远了不是吗?”

    在赛场苦闷的兜转了三圈,我才想起比赛规则都是莱娜这边制定的,于是急匆匆的跑去询问,试图抢救一下。

    “哥哥,八强赛的抽签,是按照新方式排战,一号和十六号,二号和十五号,以此类推一直到八号和九号。”

    “很奇怪不是吗?为什么之前选拔赛和六十四强赛都是按照相邻号数排战,到了八强赛抽签却换了另外一种,呐,现在修改还来得及吧,我觉得按照原来的方式挺好,没必要非得推陈出新。”

    “可是,伪领域组的八强赛抽签已经按照这种方式排战了,现在改的话有点……”莱娜露出为难之色。

    “抱歉,都是我不好,害了哥哥。”

    “不不不,怎么能怪你呢。”我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话听起来就好似在责备莱娜多此一举般,恨不得抽自己巴掌,连忙出言安慰。

    蒂亚就蒂亚吧,可不能伤了宝贝妹妹的心。

    “要怪就怪……”我眼睛四处乱瞄,最后抓住菲妮:“要怪就怪这家伙,没有参加比赛,把我害惨了。”

    “喵,为什么是我。和我有什么关系喵?这样的比赛我怎么可能参加得了喵。”菲妮吓了一跳,被我拎着身子蜷起,一脸委屈无辜。

    “喵喵喵个头,还不都是因为你不够强,没办法参加领域组比赛,才让我在比赛里遇到这种倒霉的事情。限你三年以后突破到领域境界……不,三年以后的话,世界之力境界还差不多,嗯,就这么办吧。”

    没错,准悲剧帝在比赛里倒了霉,那一定是因为真正的悲剧帝没有参加比赛的关系,是我替菲妮承受了这些不该承受的悲剧,所以一定是菲妮的错!

    “太强人所难了喵。根本办不到喵。”

    “没试过怎么知道呢,现在就去给我修炼。”

    “表哥太过分了喵,再这样欺负我,我可要……可要喊人了喵。”

    “哈,喊人?你到是喊呀,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应你。”

    “救命喵~~~谁来救救我喵~~~”

    话刚落音,数十数百名冒险者宛如埋伏在丛林中的猎人一般,从各个诡异的角旮旯里钻出来。黑压压排成一片,用森然的目光死死瞪着我。这些冒险者服装各异,手中的武器也五花八门,唯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上臂处戴着一块袖章。

    出现了,野生的菲妮粉丝团!!!

    “凡长老,你想对菲妮殿下做什么?”

    “难道有了歌姬大人她们还不满足。终于连菲妮殿下也要下手了吗?”

    “堂堂的救世主大人,踏上这条禁忌的道路真的好吗?已经不打算给我们留任何活路吗?”

    “烧死后宫男,烧死后宫男!”

    我:“……”

    完全忘记了,第一第二世界的各路冒险者云集于此,观看比武大会。这也同样意味着天南地北的菲妮粉丝团终于狼狈为奸,蛇鼠一窝,臭味相投,走到了一块,形成了一股不可小窥的势力。

    虽然可以一拳将这些死变态轰飞,但果然还是太麻烦了,犹豫三秒,我拎着菲妮用力一甩,将她当诱饵直接扔了出去,顿时间,惊呼声络绎不断,再也没有人顾得上我,都跑去接他们的菲妮殿下去了。

    总算清净了,看来下次欺负这只小伪娘得找给荒无人烟的地方才行……等等,这种说法有些不妥,应该先把她的嘴巴堵上才……呃,算了,反正无论怎么说在腐女眼中都逃不掉基佬二字。

    说的就是阿琉斯你这家伙啊!

    不过出乎预料,阿琉斯刚才明明看着这一幕,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兴奋的掏出笔记本记录泉涌的灵感,看来菲妮的性别的确已经突破天际,连这只嗅觉敏锐的小腐女都没办法将她当男人看了。

    另外一边,本子娜却和她的好姬友交头接耳,就算不靠近去偷听,我都能猜到她在说些什么。

    无谓就是在怂恿蒂亚,让她在比赛的时候千万别留手,把我打成猪头,这样才是真爱云云,啧,等着瞧吧,有本事你这本子娜别参加世界之力组的比赛,否则的话,就别怪我到时候公报私仇了嘿嘿嘿。

    抽签过后,参赛者迎来了半天休息时间,最后的晋级赛明天开始,既然对战表已经没办法改变,我干脆自暴自弃,将比赛的事情抛到后脑勺,晚上尽情和老马他们狂欢到了半夜。

    清晨的阳光明媚,新鲜空气里包裹着露水的湿气,充满生机勃勃,只是站在门口伸个懒腰,全身的细胞就充满张力,宛如碳酸一样活跃起来,叽叽喳喳脆声唱歌的小鸟成群从头顶上飞过,带来新一天的契机,昨晚的微醉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好啦凡凡,比赛快要开始了,我们快点出发吧。”蒂亚拖抱着某德鲁伊的手臂,哄小孩子一般说道。

    “不去,今天的天气那么好,我打算在家门口多晒晒太阳,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反正领域级小组赛什么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怂成一头狗熊般的某德鲁伊,拼命摇头晃脑,抱着家门口的栏栅就是不肯走。

    “凡凡……就那么不想看我的比赛吗?”蒂亚神色一黯,露出伤心表情,但是很可惜,我可不会吃这一套。

    “应该换我来问,你就那么迫切的想拿我出气,心底里积压了那么多对我的不满么?”

    “才没有这回事。”

    “既然没有这回事就别拉着我去,我要晒太阳,我要呼吸新鲜空气!”

    蒂亚无奈叹气,回过头向大家露出求救目光。

    “熊塔,我记得你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正直的武帝大人率先走过来。

    “自己选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完,应该这样说过吧。”

    “明知道做这种事,迟早有一天会和蒂亚相遇,早知如此当初为什么要报名呢?”小狐狸也应声符合,这对兽娘组合真是越来越默契了。

    “你们在说些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装傻**好。

    “你这还像一个男人吗?有本事就堂堂正正上擂台,然后被蒂亚揍一顿。”本子娜大义凛然的发出偏心之极的喝斥。

    “不不不,在擂台上上演家暴不算什么本事吧。”

    “别和这家伙废话了,大家分配一下,我抓左腿。”蕾奥娜表示没有什么是暴力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更暴力一些。

    “我右腿。”“我左手。”“我右手。”

    堂堂的救世主,就这么被四名少女扛野猪一般拖走了。

    “本来还想一起帮忙的。”红白公主来迟一步,见某德鲁伊已经像死猪一样被四肢扛着,不由的露出沮丧表情,想了想,她觉得自己还是能做点什么。

    “既然如此,吾等就只能负责抬第三条腿了,根据书上所说,这也是男性十分重要的地方呀,可不能疏忽照顾。”

    “倪邹凯!”装死的某德鲁伊怒然瞪向这十万圆污女。

    结果最后还是被大家强行拖到了比武赛场,因为是第一场比赛,我只能急匆匆的以最快速度去上个厕所。

    可恶,在厕所里变身算什么,至少也给我给电话亭啊混蛋!

    数分钟过后,神秘斗篷男pia一声推开厕所大门,迈着无畏的步伐走向擂台。

    果然还是算了回家吧,下一刻,他一转身准备跑人,结果却被跟踪已久的女孩们摁倒在地,宛如奔赴刑场般将其强行押送上了擂台。

    一身黑色斗篷的蒂亚,已经在擂台上等候多时,见神秘斗篷男无精打采的从天而降(其实是被女孩们远远地扔过来),不由噗嗤的笑着,心底甜滋滋的道了一声歉。

    抱歉了,凡凡,我知道你是不想对我举起武器,但是为了证明我已经拥有前往地狱世界的实力,这次就只能委屈你了,以后,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要知道,我的心情和你一样,无论如何也不想将武器对着凡凡你呀。

    没办法,凡凡不愿意承认真正身份更好,我还可以欺骗一下自己,把眼前的神秘斗篷男当成是普通队友而非凡凡,这样的话或许还能勉强举起手中的法杖。

    暗下决心的蒂亚,向前迈出一大步,用眼神示意天使裁判可以开始比赛了。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观众,欢迎观看领域级小组赛八强争夺赛的第一轮比赛,今天已经是比赛的第五天,四强很有可能会在本日之内决出,因此,请允许我隆重介绍擂台两边的两位选手,他们中的一人将拥有极大可能性冲击四强席位,想必通过前面几轮的比赛,大家对二人的身份已经不陌生了,没错,这一场比赛正是诸位期待已久的小队内战,同样来自吴氏家庭冒险小队的凡蒂选手……以及亚凡选手!”……(未完待续。)

    ps:继续加更,这样一来就还欠彼德酱三章,zerothhand酱一章,哼哼哼,就算是咸鱼,小七也是一条刚刚晾干,还残存着梦想的咸鱼,简称咸鱼中的鲜咸鱼!